44.侯府迎媳1
只要侯府世子不待見她,那她要順利離開侯府,就更容易了.

沈冰嬈壓抑下內心冒泡的喜悅,淡淡地說,"韓青,既然侯府不歡迎我們,那我們就先找家客棧住下,等侯府的人上門解釋,如果他們不來,那我們就親自上門,解除婚約."

沈冰嬈的聲音清冷悅耳,似是不帶一絲波瀾.

韓青一聽,心里又閃過一絲不安,總感覺好像要出什麼大事似的.

想到相爺對他的囑托,韓青正想勸說,身為侯府的護衛迎嫁領隊的楊大淮趕緊上前勸說,"沈大小姐,韓隊長,楊某斗膽請二位稍等片刻,請容楊某入內稟報一聲,再請大小姐定奪,行嗎?"

"大小姐,您怎麼看?"韓青現在做什麼事,都全看沈冰嬈的意思,再不敢怠慢一點.

"行!"

韓青得了沈冰嬈的准信,這才對楊大淮點了點頭,又扯過楊大淮的手,到一邊低低說道,"楊兄,咱們的交情是交情,但有些話,咱丑話還得說在前頭,你路上也瞧見了,咱家大小姐可不是一般人,你們侯府要是錯失了大小姐,怕有你們後悔的!"

"我知道!我知道!韓老弟,這事就算你不提醒我,我也一定會對侯爺說明的.你先幫我勸勸沈大小姐,我這就進去回稟."

楊大淮拍了拍韓青的肩膀,急匆匆地往侯爺的住處趕去.

他的心里也在著急,這府里到底鬧的是怎麼一回事啊?這新嫁娘從這麼遠的京城趕來,怎麼這會到了也沒有人接啊?

這事不管怎麼說,那都是侯府的不對啊!

楊大淮還沒有走到侯爺住的"觀云軒"門口,遠遠地,他就聽見侯爺秦成觀的大嗓門在那里嚷嚷著怒罵,"你們還不快帶人去把那個不肖子給本侯押回來!這個混蛋小子,真是氣死老子了,都這個時候了,竟然還在百花樓喝花酒,回來看老子怎麼收拾他!"

楊大淮這下明白了,感情這是世子爺不願意娶這個沈家大小姐,這才又跑到百花樓的紫湘姑娘那個溫柔鄉里躲著快活去了.

唉!難怪侯爺要操碎心了.

不管楊大淮在心里是如何腹誹那個秦大世子爺的,該做的事,他不能耽擱,還是得把事情趕緊上陣侯爺知道啊.

楊大淮和老管家擦肩而過,老管家朝他無奈地搖頭歎息,匆匆而去.

楊大淮則直接走到觀云軒的房門口,清了清嗓子,朝里大聲回報,"奴才楊大淮求過侯爺!"

侯爺秦成觀一見楊大淮回來了,馬上心急地走到門口,拉住他的胳膊急急相問,"大淮,你這一路跟來,覺得那位沈家大小姐怎麼樣?你說世子不在,我們夫妻倆要不要出去把她迎進府里來?"

楊大淮心里暗想,原來侯爺打的是這個主意,他不是不清楚沈冰嬈身為相府嫡女在相府里不受寵的底細,而是不知道她這個人值不值得他這位侯爺紆尊降貴地親自出迎.

楊大淮想到這一路上對沈冰嬈的觀察結果,再想到在客棧初見到沈冰嬈時的驚豔,和她那一種在任何時候都沉穩如山,淡然若水的氣度,他一臉認真地看向侯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