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押回相府2
那青衣男人陰著臉湊到她跟前,冷冷一笑,"大小姐,您就別再裝了!你以為你改了裝換了面我就不認識了?敢情大小姐是忘記了韓某的綽號是什麼了?"

他身旁的一個男人接嘴諷笑道,"就是,韓爺可是大名鼎鼎的獵鷹!想當年,韓爺當捕頭的時候,那些小賊怎麼逃都逃不過韓爺的手掌心呢!"

獵鷹?敢情這男人很厲害?

沈冰嬈心里一驚,表面卻仍不動聲色,冷笑著回啐他,"你少給我來這一套,我管你什麼獵鷹獵犬的,你最好給我讓開!否則,我對你不客氣!"

那青衣男人臉色一沉,冷笑出聲,"大小姐要是不願意配合韓某,那韓某只有如相爺所說的那樣,把大小姐給強押回去!"

沈冰嬈厲喝一聲,"你敢!"

這個時候,她已經從記憶里找出了這個男人的資料.

韓青,現年三十五歲,修為已到武宗境界,原是朝廷名捕,卻因得罪了某些官員而被下放,被沈三思看中,尋機救入府中,現在是沈相府內的護衛隊隊長.

他做事沉穩,小心謹慎,深得相爺沈三思的器重.

沈冰嬈暗暗想著,以她煉氣中期的修為,和他武宗的境界比起來,肯定是他贏她輸!但要她就這麼跟他回府,那是不可能的!

她沖韓青笑道,"行啊!我跟你回去!"

韓青的臉色瞬間柔了下來,正想說話,卻見沈冰嬈一個轉身,施展出輕身術,瞬間朝著城外狂奔而去.

韓青一愣,看著沈冰嬈那跑得飛快的身影,眼底閃過一絲疑惑,這個詭計多端的女子,真的是相府那個以懦弱聞名的大小姐嗎?

但一想到剛才聞到的那個熟悉的氣味,他敢肯定,這個裝扮成村姑的女子,絕對是相府的大小姐無疑.

雖然有些不解,她怎麼會變得這麼厲害,但韓青還是馬上反應了過來,領著手下迅速追了上去.

看著前方沈冰嬈那快速飛掠的身影,韓青越追越是心驚.

難道……這位大小姐是一直隱藏著自己的實力?那她隱藏實力的目的是什麼?

他怕再失了沈冰嬈的行蹤,無法向相爺交待,趕緊腳下加了把勁.

沈冰嬈沒想到這個韓青真的這麼厲害,在她竭盡全力之下,他竟然還能緊追不舍.

不一會,她就被韓青給追上,韓青直接一個鷂子翻身落在她的面前,伸出雙手攔住了她.

韓青直直地看著她,眸光銳利,冷沉著臉,"大小姐,你就別再任性了,你的離開,已經連累了王嬤嬤和玉蘭姑娘挨了二十板子,相爺已經發話,如果大小姐不回去,就處死王嬤嬤和玉蘭她們.大小姐,王嬤嬤和玉蘭可都是真心對你好的人,難道你就真的忍心,眼睜睜地看著她們為你而死?"

王嬤嬤和玉蘭姑娘?

沈冰嬈愣了一下,腦子里轉了幾圈,才從原身的記憶中想起,這倆個女人,一個是這原身的奶媽,一個是原身的貼身丫環.

從原身的記憶來看,這王嬤嬤和玉蘭丫頭,倒是真對原身好的,不管什麼時候,對原身都是拼死相護的.

她能袖手旁觀嗎?能看著別人為她去死嗎?那青衣男人陰著臉湊到她跟前,冷冷一笑,"大小姐,您就別再裝了!你以為你改了裝換了面我就不認識了?敢情大小姐是忘記了韓某的綽號是什麼了?"

他身旁的一個男人接嘴諷笑道,"就是,韓爺可是大名鼎鼎的獵鷹!想當年,韓爺當捕頭的時候,那些小賊怎麼逃都逃不過韓爺的手掌心呢!"

獵鷹?敢情這男人很厲害?

沈冰嬈心里一驚,表面卻仍不動聲色,冷笑著回啐他,"你少給我來這一套,我管你什麼獵鷹獵犬的,你最好給我讓開!否則,我對你不客氣!"

那青衣男人臉色一沉,冷笑出聲,"大小姐要是不願意配合韓某,那韓某只有如相爺所說的那樣,把大小姐給強押回去!"

沈冰嬈厲喝一聲,"你敢!"

這個時候,她已經從記憶里找出了這個男人的資料.

韓青,現年三十五歲,修為已到武宗境界,原是朝廷名捕,卻因得罪了某些官員而被下放,被沈三思看中,尋機救入府中,現在是沈相府內的護衛隊隊長.

他做事沉穩,小心謹慎,深得相爺沈三思的器重.

沈冰嬈暗暗想著,以她煉氣中期的修為,和他武宗的境界比起來,肯定是他贏她輸!但要她就這麼跟他回府,那是不可能的!

她沖韓青笑道,"行啊!我跟你回去!"

韓青的臉色瞬間柔了下來,正想說話,卻見沈冰嬈一個轉身,施展出輕身術,瞬間朝著城外狂奔而去.

韓青一愣,看著沈冰嬈那跑得飛快的身影,眼底閃過一絲疑惑,這個詭計多端的女子,真的是相府那個以懦弱聞名的大小姐嗎?

但一想到剛才聞到的那個熟悉的氣味,他敢肯定,這個裝扮成村姑的女子,絕對是相府的大小姐無疑.

雖然有些不解,她怎麼會變得這麼厲害,但韓青還是馬上反應了過來,領著手下迅速追了上去.

看著前方沈冰嬈那快速飛掠的身影,韓青越追越是心驚.

難道……這位大小姐是一直隱藏著自己的實力?那她隱藏實力的目的是什麼?

他怕再失了沈冰嬈的行蹤,無法向相爺交待,趕緊腳下加了把勁.

沈冰嬈沒想到這個韓青真的這麼厲害,在她竭盡全力之下,他竟然還能緊追不舍.

不一會,她就被韓青給追上,韓青直接一個鷂子翻身落在她的面前,伸出雙手攔住了她.

韓青直直地看著她,眸光銳利,冷沉著臉,"大小姐,你就別再任性了,你的離開,已經連累了王嬤嬤和玉蘭姑娘挨了二十板子,相爺已經發話,如果大小姐不回去,就處死王嬤嬤和玉蘭她們.大小姐,王嬤嬤和玉蘭可都是真心對你好的人,難道你就真的忍心,眼睜睜地看著她們為你而死?"

王嬤嬤和玉蘭姑娘?

沈冰嬈愣了一下,腦子里轉了幾圈,才從原身的記憶中想起,這倆個女人,一個是這原身的奶媽,一個是原身的貼身丫環.

從原身的記憶來看,這王嬤嬤和玉蘭丫頭,倒是真對原身好的,不管什麼時候,對原身都是拼死相護的.

她能袖手旁觀嗎?能看著別人為她去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