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霸氣六爺2
六爺揚起那雙冰冷得近似無情的黑眸,射出兩道冰冷凌厲的寒芒,徐徐地掃射著整個房間,連角落他都不放過.

他大手一揮,冷聲下令,"給本王搜!"

圖騰馬上打了幾個手勢,帶著幾個黑衣武士,迅速在屋子的四周細心地搜查起來.

本王?本王?

聽到他的這個自稱,躲在空間里的沈冰嬈身體又是一僵,腦子連轉了好幾圈,她才又再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

最後,沈冰嬈搖頭歎息,這個男人,果然如她所料,不是凡夫俗子!

他竟然是王爺!

跟她一夜風流的人……竟然是六王爺?

看著他那高大健壯的身軀,沈冰嬈又想到之前做夢一般的感覺,那如火燒如火燎一般的激烈糾纏,感覺又是口干舌燥,氣血又直往腦上沖.

好吧!想開一點說吧,這女人的第一次,能跟一個長得這麼極品,氣質這麼出色的男人在一起共度,這也算不吃虧了!

沈冰嬈自我安慰一番.

待看夠了這個與自己一夜風流的冰山酷男,她這才將視線移到跟在冰山男後面的那個妖嬈男身上.

後者穿一襲紫色的錦袍,衣領和袖邊同樣是用金線繡出龍形,那優雅頎長的身姿,在紫色錦袍的映照下,更顯清貴無比.

當沈冰嬈的視線落到他那張臉上時,瞬間感覺到了驚豔!

這男人,長得可真是……人比花嬌,豔壓群芳!

漂亮!真是漂亮得過份啊!那精美至極的五官,簡直如那藝術品一樣,完美得挑不出一絲瑕疵.

但偏偏,他身上的氣場又很強,雖然人是漂亮得過份,但那一身氣質,妖嬈中帶著一抹如明月般的清冷,風流中又帶著一股男人的灑脫,絕對不會讓任何人誤以為他是一名女子.

此時,他俊臉上的表情是玩味帶笑的,和那冰山臉相反,像是在看一場好戲一般,不帶一丁點的嚴肅,痞痞的,壞壞的,有一股天生的風流不羈.

而他那張絕美的笑臉,只是這麼看著,也都感覺賞心悅目.

沈冰嬈暗歎一聲,這里的風水還真是好,這兩個男人,隨便一個放到現代去,那都是風靡一個時代的人物,絕對能秒殺無數女性同胞!

沈冰嬈又禁不住把視線收回到那張冰山臉上.

隨著搜查的時間過去,他的臉色,好像比剛進門時更陰沉了幾分.

就這麼隔著空間看著他,沈冰嬈都能輕易地感覺到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逼人威壓和寒意.

難怪那個綠荷和圖騰在他的面前,都乖巧得如老鼠見了貓一樣,不敢吱上一聲.

他突然問出了聲,"她什麼時候不見的?"

那冰寒的聲音,沉得能讓空氣凝滯.

綠荷的身子微微一抖,卻還是恭敬地回道,"回爺的話,一刻鍾前姑娘還在的."

這時,圖騰也搜查完了,回到冰山男的面前稟報,"六爺,搜過了,沒人!耳房的窗口和窗外,也沒有人攀爬出去的痕跡."

六爺雙眸一眯,勾唇冷諷,"那她是憑空消失了不成?"六爺揚起那雙冰冷得近似無情的黑眸,射出兩道冰冷凌厲的寒芒,徐徐地掃射著整個房間,連角落他都不放過.

他大手一揮,冷聲下令,"給本王搜!"

圖騰馬上打了幾個手勢,帶著幾個黑衣武士,迅速在屋子的四周細心地搜查起來.

本王?本王?

聽到他的這個自稱,躲在空間里的沈冰嬈身體又是一僵,腦子連轉了好幾圈,她才又再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

最後,沈冰嬈搖頭歎息,這個男人,果然如她所料,不是凡夫俗子!

他竟然是王爺!

跟她一夜風流的人……竟然是六王爺?

看著他那高大健壯的身軀,沈冰嬈又想到之前做夢一般的感覺,那如火燒如火燎一般的激烈糾纏,感覺又是口干舌燥,氣血又直往腦上沖.

好吧!想開一點說吧,這女人的第一次,能跟一個長得這麼極品,氣質這麼出色的男人在一起共度,這也算不吃虧了!

沈冰嬈自我安慰一番.

待看夠了這個與自己一夜風流的冰山酷男,她這才將視線移到跟在冰山男後面的那個妖嬈男身上.

後者穿一襲紫色的錦袍,衣領和袖邊同樣是用金線繡出龍形,那優雅頎長的身姿,在紫色錦袍的映照下,更顯清貴無比.

當沈冰嬈的視線落到他那張臉上時,瞬間感覺到了驚豔!

這男人,長得可真是……人比花嬌,豔壓群芳!

漂亮!真是漂亮得過份啊!那精美至極的五官,簡直如那藝術品一樣,完美得挑不出一絲瑕疵.

但偏偏,他身上的氣場又很強,雖然人是漂亮得過份,但那一身氣質,妖嬈中帶著一抹如明月般的清冷,風流中又帶著一股男人的灑脫,絕對不會讓任何人誤以為他是一名女子.

此時,他俊臉上的表情是玩味帶笑的,和那冰山臉相反,像是在看一場好戲一般,不帶一丁點的嚴肅,痞痞的,壞壞的,有一股天生的風流不羈.

而他那張絕美的笑臉,只是這麼看著,也都感覺賞心悅目.

沈冰嬈暗歎一聲,這里的風水還真是好,這兩個男人,隨便一個放到現代去,那都是風靡一個時代的人物,絕對能秒殺無數女性同胞!

沈冰嬈又禁不住把視線收回到那張冰山臉上.

隨著搜查的時間過去,他的臉色,好像比剛進門時更陰沉了幾分.

就這麼隔著空間看著他,沈冰嬈都能輕易地感覺到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逼人威壓和寒意.

難怪那個綠荷和圖騰在他的面前,都乖巧得如老鼠見了貓一樣,不敢吱上一聲.

他突然問出了聲,"她什麼時候不見的?"

那冰寒的聲音,沉得能讓空氣凝滯.

綠荷的身子微微一抖,卻還是恭敬地回道,"回爺的話,一刻鍾前姑娘還在的."

這時,圖騰也搜查完了,回到冰山男的面前稟報,"六爺,搜過了,沒人!耳房的窗口和窗外,也沒有人攀爬出去的痕跡."

六爺雙眸一眯,勾唇冷諷,"那她是憑空消失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