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絕色天姿2
沈冰嬈明眸一閃,似笑非笑地揶揄著道,"圖騰大人既然這麼說,那小女子也敢問一句,圖騰大人的主子府上又是何處?您說的六爺,又是哪位?"

"這個……"

圖騰的臉上閃過一絲為難,隨即隱晦地說道,"六爺的身份尊貴,在下未得主子允許,不敢亂說,在下只能說,在東蒼帝國,每個女人都想嫁入六爺府,做我家六爺的夫人."

看到圖騰臉上浮現出來的驕傲和自豪,沈冰嬈輕嗤一聲,"是嗎?可惜的是,本姑娘不稀罕!"

圖騰見沈冰嬈這麼不識抬舉,正准備吹眉瞪眼地教訓教訓她,就見綠荷領著人端著飯菜,正朝這邊走來.

圖騰只好按捺下脾氣,壓低聲音說道,"那就請姑娘先進屋歇會,在下馬上去請六爺過來和姑娘親敘!"

沈冰嬈挑眉輕笑,"行啊!等你家六爺來了,小女子會親自告訴他我是誰的!"

圖騰見沈冰嬈神情冷傲難馴,眸底一冷.

但一想到六爺說起她的時候,那張一向冷酷的俊臉上流露出來的極為難得的溫柔時,他又忍了下去,"那在下就先告辭了!呆會見!"

這時,綠荷已經端著放置了幾樣吃食的托盤,走到了他們的面前.

她的身後,還跟著有幾個抬著熱水的小沙彌.

幾個小沙彌猛地見到立在門口的沈冰嬈,那一身甯淡清雅的絕世風姿,一個個滿眼驚豔,之後,竟齊齊念了一聲"阿彌陀佛",然後便一個個羞澀地垂下了頭,紅了耳根和臉龐.

綠荷看著小沙彌們的反應,臉色更是陰沉,低斥一聲,"還愣著干什麼?還不快把水抬進去!"

幾個小沙彌又雙手合十,輕念一聲"阿彌陀佛",趕緊將水抬入了旁邊淨身用的耳房內,隨即便急急地出了門,像是有鬼在他們身後追一樣,匆匆忙忙地離去.

圖騰一直冷眼旁觀,見綠荷已經在屋里擺好了飯菜,他按捺下心里頭的疑惑,走進屋內,對仍守在桌前的綠荷,低聲警告道,"綠荷,你可要看緊了這位姑娘,六爺那頭還等著我去回話,至于這姑娘要怎麼安置,咱們等六爺定奪!你可別擅動心思,知道了嗎?"

聽到圖騰話里明顯的警告,綠荷的心里輕輕一顫,頭垂得更低,掩去眸底的陰冷,恭敬地回道,"綠荷知道了!圖騰大人快去吧,綠荷會侍候好姑娘的."

綠荷低垂的眸中閃過一絲冷笑,圖騰大人,您放心吧,我當然會好好"侍候"她的!

圖騰冷冷地看了綠荷一眼,便轉身大步離開.

綠荷見圖騰走了,馬上走了出來,垂首向沈冰嬈請示,"不知姑娘是先用膳,還是沐浴?"

"先沐浴!"

沈冰嬈丟下一句後,便回身入房.

綠荷有些氣急地看著她纖細的背影,真恨不得在她的背上戳出一個窟窿來,看看這個女人的心是什麼顏色的.

六爺在她綠荷的眼里,那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戰無不勝,無所不能的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