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七九章 蘇邵華
張陽打量這中年男子的同時,他也在打量著張陽.【 .】

看到張陽那明顯還帶著稚嫩之氣的臉孔,他的眼中不自然的閃過道失望,來之前吳有道已經和他打過招呼,要帶一個年輕的神醫來給他看看病,只是沒想到這個人比他想象的還要年輕.

這明顯,就是一個還沒完全長大的孩子嗎.

吳有道帶這樣一個人來給他看病,此時的他有種兒戲般的感覺.

吳有道沒注意到這位老友的眼神,笑呵呵的上前說道:"邵華,你和我還用這麼客氣嗎,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給你提過的張陽,你可不要小看他年輕,他的醫術絕對在我之上!"

吳有道的這個老朋友叫蘇邵華,看起來只有不到五十歲的樣子,實際上已經六十歲,保養的很好.

蘇邵華的生意做的很大,主要做電子,電器方面的生意,長京最大的電視機和空調廠就是他的產業,在全國還有幾家很大的電器連鎖商店,另外,他還在長京辦有幾家民辦學校,這幾家學校收費都不高,名聲也不錯.

蘇邵華是長京有名的富豪,也有人說他是長京首富,不過這個人平時為人很低調,也從沒上過什麼富豪榜,他真正的資產有多少根本沒人知道.

"小張醫生,你好,麻煩你了!"

蘇邵華微笑伸出了手,他說著麻煩,不過語氣很淡,手也只是和張陽輕輕碰觸了一下,便松開了.

他這麼做,純粹是因為吳有道的緣故,不管怎麼說這位老朋友都是在他為他著想,他對張陽的醫術再不信任,該有的禮貌還是要有的.

"是有些麻煩,不過吳老既然開了口,這個忙我肯定會幫!"

張陽微微一笑,淡淡的說了一句,蘇邵華微微一愣,有些驚訝的看著張陽.

吳有道也稍稍愣了下,他知道老朋友不相信張陽,可沒想到張陽會這麼說,這樣的話,很容易被人理解為自大,特別是張陽那麼的年輕.

"好,不愧是年輕人,這個忙你只要能幫上,以後有什麼需要盡管開口,只要我蘇邵華能辦到的事,絕不皺一下眉頭!"

蘇邵華深深看了一眼張陽,突然笑了起來,慢慢的說了一句.

蘇邵華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睛直直的瞪著張陽,身上還帶出一股強大的威勢,這是他久經商場形成的氣場,一般的人在這種氣場下,基本都會低下頭,心跳加快.

這股氣場,全部都落在了張陽的身上.

可惜他這股氣場對張**本沒用,張陽上輩子不知道見過多少比蘇邵華還要有錢,厲害的富豪,也見過很多位高權重的高官,這些人的氣場,哪個不比蘇邵華強,他早就習慣了.

張陽再次咧嘴笑了笑,輕聲道:"蘇先生客氣了,這里可不是咱們說話看病的地方,蘇先生是不是請我們到里面再說?"

"不好意思,是我失誤,有道,張醫生,里面請?"

蘇邵華的眼中帶出一絲驚訝,不過他反應的很快,馬上笑著說了一句,還擺出了一個請勢來,請張陽和吳有道到里面去.

張陽回頭看了他一眼,輕笑著點了下頭,也不客氣,直接就往里去.

蘇邵華眼睛再次一緊,馬上微笑著跟了上去,吳有道這會則顯得有些迷糊,也緊跟著向前走去,他不知道,剛才他的老朋友已經和張陽交了一個鋒.

這一次,好像還是他的老朋友吃了點虧.

別墅的院子很大,載有不少花草盆景,另外還有個小假山,不過並沒有游泳池,這里的空間足夠修建泳池,張陽想著可能是主人不喜歡泳池的緣故,才沒加.

正常情況下,很多這麼大的別墅都會帶有泳池.

張陽走的並不快,一路上還悠閑的看著周圍移植的一些花草和盆景,張陽很早以前就知道,一些富豪可以通過他們住所的布局了解這個人的脾氣性格.

蘇邵華的別墅內,大部分都是些普通的梅竹,也有部分蘭花,價錢都不高.

價錢不高,並不代表蘇邵華沒有錢,以蘇邵華的身價來說完全可以把院子布置的更漂亮,更奢華些,張陽猜測,蘇邵華應該是個不喜歡附庸風雅的人物.

張陽走的慢,吳有道自然跟著也慢了下來,蘇邵華也不好走快,一行人就這麼慢慢的向里面走去.

看著悠閑的張陽,蘇邵華不僅沒有生氣,嘴角還起了絲淡淡的笑意.

剛才想用氣場壓住張陽失敗後,他就對張陽多出了些興趣,此時見到張陽值是慢走幾步,就掌控了整個局面,甚至讓他也不得不放慢腳步跟著,他的興趣變的更大了.

他已經發現,張陽並不像他想的那樣只是個普通的年輕人.

當然,他只是對張陽這個人有些好奇,並沒有因為這些就相信張陽能治好他的病,不過他也沒有像剛才那樣完全不信任,心里多少起了點希望.

張陽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人,或者說不是一個簡單的年輕人,加上吳有道這麼推崇,或者真的可能有些真本事吧.

慢慢的走著,也有走到頭的時候,張陽他們終于進了別墅的客廳,客廳內的裝扮並不像其他別墅那麼的奢華,相反,這里的布置看起來很是簡單.

除了幾套紅木家具之外,只有少數幾個家電.

這也說明,蘇邵華不是個喜歡奢華享受生活的人,這樣的人,通常事業心都更重一些,難怪能做出這麼大的生意來.

"阿福,你去泡壺好茶,送到我書房來,張醫生,有道,我們去書房談吧!"

客廳內,蘇邵華笑呵呵的對張陽和吳有道說了一句,其實他說話的時候一直都是看著張陽,他和吳有道很熟,這話真正問的人也是張陽.

跟著蘇邵華的一個老人馬上點了下頭,還驚訝的看了眼張陽,這才快步離開.

阿福是跟了蘇邵華很多年的老人,也算是他的管家,他對蘇邵華的很多習慣都很清楚,一般來客人的時候,蘇邵華很少請人去書房,都是在客廳內直接談.

能被請進書房的,都是讓蘇邵華認可,或者關系比較近的人.

泡茶也是一個學問,蘇邵華喜歡喝茶,家里有不少的好茶葉,平時他如果只是說泡茶,那就是一般的好茶葉,這些茶喝起來不錯,但也只是不錯而已.

不過蘇邵華如果說是泡壺好茶的話,那就是要拿出一些珍藏的珍品來了,能有這樣待遇的,可都是蘇邵華認識多年的老朋友.

吳有道算是他的老朋友,但阿福很清楚,蘇邵華這次請的絕對不是吳有道,因為吳有道不喜歡喝茶,再好的茶葉在他的嘴里也都是那個味道,所以吳有道平時來的時候,蘇邵華准備的都是一般的茶葉.

也正因為如此,阿福才會多看張陽幾眼,能讓蘇邵華對第一次來的客人用好茶接待的人可不多.

蘇邵華的書房在二樓,進了書房,又是另外一個樣子.

這間書房很大,除了有書房共有的書架外,還有很多古香古色的東西,另外,這里的書桌也很有特色,是一個古代的文案.

連旁邊招待客人的座椅,都是明清時代那種太師椅,看起來有些怪怪的.

"蘇先生,真懂的享受啊!"

打量了一眼書房,張陽就笑呵呵的說了一句,還徑自走到文案書桌前,輕輕的摸了摸那張桌子.

"張醫生見笑了,我這人平時沒什麼愛好,就喜歡鼓搗些老物件!"

蘇邵華微微一笑,他平時最大的樂趣就是喜歡收藏,經常和一些藏友進行交流,他書房內的這些配置,可都是他精心淘換來的古董家具,這也是他平時最大的一個驕傲.

"不錯,明嘉靖時期的寶貝,這東西用了不少錢吧?"

張陽再次點頭,又摸了一把文案.

他這次是真心的贊歎,上輩子的時候,他的爺爺就喜歡弄這些東西,那時候這些老東西還很容易就能找到,價錢也不像現在這麼貴,他的爺爺就經常幫人治了病後,不收診費只要幾件老物件.

從小跟著爺爺的他,也對這些老物件有了很多的了解.

等他工作,成名之後,有時候很多被他治好的病人為了感謝他,也會送一些古玩字畫類的東西,他也沒有拒絕過,這是他爺爺的愛好,爺爺去世後,每次看到這些東西,他就像感受到爺爺的存在,也就全都留了下來.

小時候,外加後來的積累,讓他練就了一雙不錯的眼力,雖說比不過那些真正的專家,但鑒定一些小東西還是沒有問題的.

眼前這個文案,就是個大開門的明朝老物件,他爺爺以前就收藏過一個,只是沒有蘇邵華的這張保存的完整,用料沒這張好罷了.

"好,張醫生,你讓我刮目相看啊!"

蘇邵華眼睛猛的一亮,大聲的說了一句,張陽之前毫不在意他的氣場,只是讓他有些好奇,可張陽一口說出這是明嘉靖的東西,真的讓他很驚訝.

要知道,收藏這類事最重要的就是積累,但只有積累還不行,還得有真正的實踐.

這張文案,看出明代還不算太難,可只看一眼,摸了幾下,就能准確判斷出這是嘉靖時期的東西可就不容易了.

…………

感謝朋友們的支持,今天還有更新,小羽會努力提速!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