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三零章 外聯部的制度
"這個要求很合適,總不能讓張陽在外聯部當一個光杆司令吧!"

蕭斌第一個出聲贊同,他的腦門上可是貼著個'張’字,無論張陽有什麼要求,他都要支持,更何況張陽的這個要求並不過分.|| |

堂堂一個部長,沒有幾個下屬也不行,社團部這麼差,還有好幾名成員呢.

"沒錯,外聯部工作特殊,張陽同學要自己招收成員也沒什麼,只要能把工作做好就行,這樣對大家都有好處!"

技術部的葉展也站出來支持張陽,高傑還有其他幾個人紛紛應和,最後王國華等人也都表示了贊同.

大部分人,都同意了張陽剛才的要求.

周逸塵眼睛中充滿了委屈和憤怒,手指頭輕輕的顫動著,他在極力控制自己的心情,這些人今天是越來越放肆,絲毫沒有把他這個主席放在眼里.

主席還沒發話呢,這些人就爭著表態了.

其實這是他的自私心理在作祟,這些人的表態屬于正常,只是他自己把學生會當成了他的後花園,不允許別人在這里發表和他不同的意見.

他卻不知道,越是這樣,抵抗反感他的人就越多.

張陽微笑看著這一切,所有人的表情盡收眼底,學生會若是也算個小官場的話,只能算是不成熟的一個官場,學生畢竟是學生,遠不如那些真正走入官場的人.

張陽今天只是用了幾個小手法,就已經打破了之前的一切.

當然,他現在只是種下了種子,不過種子種下了,就會生根,發芽,最終還會結出果子來,這個果子張陽要不要,還要看他的心情.

"周主席,你看呢?"

周圍很多人發表了支持之後,張陽又笑眯眯的把問題拋給了周逸塵.

"我沒什麼看法,可以按照你說的去做,不過我有個小小的要求!"

周逸塵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今天是他挫折最大的一天,而且這個挫折還在繼續,他保持不了冷靜的話,很有可能會被張陽抓住把柄.

今天的一切,給他敲了個警鍾.

單從這點來說,他的心理素質還算不錯,沒有被憤怒沖昏頭腦,如果畢業後進入體制的話,很有可能快速的進步,當然,最終肯定也會成為一名蛀蟲.

仿佛是怕張陽反對似的,周逸塵剛說完之前的話,馬上接著說道:"外聯部你招收成員沒有關系,不過贊助任務要給你們加一加,這學期的贊助任務,恩,就定五萬吧!"

五萬,一學期.

蕭斌,高傑,甚至胡濤都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周逸塵.

要知道,這學期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半多,現在已是五月初,就是說離放暑假也只有兩個月的時間,平時一學期都完不成兩萬的贊助任務,讓張陽兩個月內完成,還提高了一倍半的任務額,怎麼看都有點強人所難.

會議室內沒有在意的人,只有張陽,他嘿嘿一笑,慢慢的說道:"只是把任務提到五萬嗎,那沒問題,其實讓我說,定個十萬還差不多!"

所有的人,瞬間又把目光對准了張陽.

五萬他們都已經夠吃驚的了,張陽竟然說要十萬,蕭斌甚至懷疑,張陽的腦子是不是傻了,可怎麼看張陽也不像傻了的樣子,傻子怎麼可能讓他突然變成了社團部部長.

"十萬,張陽你說真的?"

周逸塵也愣住了,不過他反應的最快,反應過來之後,立刻急急的追問了一句.

張陽自己提高任務,他哪有拒絕的道理,外聯部的贊助任務如果完不成的話,懲罰可是非常大的,到時候他就有借口把張陽趕出學生會了.

"十萬每學期,沒一點問題,但我也有個要求,那就是外聯部一切的制度都要維持原樣,在沒有我的同意之下,任何人都不得更改!"

張陽輕聲的說著,周逸塵滿腦子都是十萬這個數字,想都沒想,就答應了張陽的這個要求.

他沒有注意到,張陽的嘴角,慢慢露出一絲特別的笑意.

"好了,我沒什麼事了,現在時間也不早,不如早點散會吧!"

張陽首先站了起來,其他人也都紛紛站了起來,就連周逸塵,這會也有著一種陰謀得逞的喜悅,不自然的跟著站了起來.

張陽,蕭斌首先離開,周逸塵也向外走去,剛走到門口,他就站在了那里,臉上的笑容極其快速的轉為了憤怒.

通知散會,最先離開的人應該是他這個主席才對,今天怎麼變成張陽了,這讓周逸塵心里非常的不舒服.

"周主席,走了!"

高傑從身後走了出來,離開之前沒忘和周逸塵打個招呼,不過打完招呼後他便匆匆離開了.

緊隨其後的,是葉展等人,王國華倒是站在那和周逸塵說了會,不過說的都是無關痛癢的廢話,說完之後,他也離開了.

等這些人走了之後,周逸塵總算是回過了神.

這一次,比張陽代替他通知會議結束還要憤怒.

今天這個會,初衷是總結工作和之後的工作安排,可這些在整場會議壓根一點都沒提,今天這場會,從開始到最後,都是張陽在主導,他有種地盤被張陽給侵占了的感覺.

還不止這些,周逸塵的目的是打壓張陽,他看似做到了,把張陽從秘書處處長的位置上趕走了,可實際上不然.張陽成了外聯部部長,蕭斌成為了社團部部長,張陽還能重新招兩個得力手下,這可比他在秘書處被架空的日子好多了.

若不是外聯部特殊,這樣來看,今天張陽可是賺大了,他反而吃了大虧.

這個虧,還是莫名其妙吃下的.

想到這里,周逸塵的心里是越來越不安,他感覺到張陽變了,變的比以前更厲害,也變的讓有些看不懂.

他又想起了張陽最後的那個要求,外聯部要維持現在的制度.

他雖然不知道張陽為什麼會提出這個要求,可他的心里卻有種不詳的預感,答應張陽這點,似乎是他的一個錯誤,還是一個大錯誤,甚至有可能把張陽調到外聯部也是大錯誤.

"胡濤,快,快給我找找,外聯部現在是什麼制度!"

有了這種想法,他也顧不得其他的事,急忙對胡濤吩咐了一聲.

外聯部的制度,是上屆主席定下的,他上任之後根本沒有過問過,這會自然也不清楚.

主子的吩咐,胡濤自然不敢怠慢,去學生會辦公室找了找,很快,胡濤帶回了一份制度文件,看過這份文件的內容之後,周逸塵和胡濤都有些傻眼.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