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二一章 我只是推了她一下
"你在這胡說什麼,那個人,我沒碰她!"

周逸塵的臉色變的很難看,他沒想到胡鑫會這麼大聲的叫出這件事來,還故意把周圍的人給吸引過來.╞ ╡

胡鑫哈哈一笑,指著周逸塵,輕蔑的說道:"看到沒有,他還在不承認,你沒碰,那你昨天跑什麼?"

旁邊的小呆和米雪,也是一臉鄙視的看著周逸塵,昨天做錯了事,先跑掉本就很丟人,今天竟然還不承認,這個人的人品真是渣到了極點.

米雪這種鄙視的眼神,讓周逸塵很不舒服,他的心里又增加了幾分怨恨.

這一次,周逸塵把所有的人都恨上了,包括胡鑫和小呆.

"我昨天什麼時候跑了?是她自己摔倒,想要訛我,你們作為同學不幫我也就算了,竟然還和外人一起誣陷我,那人到底給了你們多少好處?"

周逸塵慢慢的說著,臉上還帶著濃厚的委屈,米雪和小呆的眼睛又瞪大了.

這個周逸塵,真的很有表演的天份,睜著眼睛說瞎話,臉不紅心也不跳,還說的那麼振振有理,一副事情本來就是如此的摸樣,若不是昨天她們就在現場,恐怕也有可能被這張虛偽的面孔給欺騙.

昨天不在現場的,有很多人.

周圍被胡鑫喊話吸引來的那些同學,此時大都小聲的議論了起來,他們都是學生,很容易就相信了周逸塵的表現.

不管怎麼說,周逸塵也是學生會主席,還是有一點威望的.

圍著的人,開始有少數人對著胡鑫指指點點,學生的情緒很容易被挑動,對他們來說,有同學幫著校外的人欺負本校的學生,是絕對不能容忍的事情.

"你放屁,我們什麼時候幫別人訛你了?"

胡鑫憤怒的罵了一聲,他的性子火爆,被周逸塵這麼一反誣,火氣馬上點了起來.

他還向前走了一步,想要去抓周逸塵,結果被兩個狗腿子給擋在了那里.

有兩個狗腿子在,周逸塵暫時不會有事,他立刻又大叫了起來:"大家看到沒有,我揭穿了他,他就生氣的想要打我,這就是做賊心虛!"

這厮不愧是學生會主席,很會煽動人.

"放你嗎的狗屁,你才是做賊心虛,昨天現場可不止我一個人,小呆,米雪,你們來說說,昨天到底怎麼回事!"

胡鑫繼續大罵著,很多人都向小呆和米雪那看去.

這里是醫學院,大部分都是醫學院的學生,認識小呆的很多,小呆慢慢的點了下頭,把昨天的事簡單的說了下.

很多人的議論,再次有了改變,一些人也都忽忽閃閃的看著周逸塵,眼中帶著點鄙視.

"誰不知道你們的關系,再說了,你們昨天可是一起幫那人來訛詐我,現在你們當然會站在一條線上了!"

周逸塵並沒有任何的害怕,表情反而變的更委屈.

他還看向米雪,眼睛顯得有些發紅,輕輕的說道:"米雪,我知道因為我喜歡你,追求你讓你身邊的這幾個男生不高興,你自己說,他們是不是平時就對我很有意見,不想讓我靠近你,可你也不能和他們一起這樣來對我?"

米雪呆呆的看著他,根本就沒有回話,她的心中還為這個人的無恥在感到惡心.

她怎麼都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有如此卑鄙,如此無恥的人.

周逸塵的表演,讓部分人的想法再次有了改變,不得不說,周逸塵的演技真的很高明,他沒去當演員是演藝圈的一大可惜.

不過當初的他,就是靠著超高的演技,欺騙了很多人,最終贏過張陽,成為了學生會主席.

"放你娘的狗屁……"

胡鑫憤怒的大叫著,拳頭攥的緊緊的,兩個狗腿子都很緊張的看著他.

"被我拆穿了,惱羞成怒想打人啊!"

周逸塵看了胡鑫一眼,話說的更委屈,胡鑫的樣子本來就凶,周逸塵又一副可憐委屈的樣子,這會相信周逸塵的人又增加了不少.

不過還有很多人選擇相信胡鑫,這里面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小呆,小呆在同學中的人氣很高,她是個活潑的女孩子,很多人都喜歡她.

"你,我打你又怎麼了!"

胡鑫紅著眼睛,嚎叫了一聲就想沖過去,他身後突然伸出一只手,直接拉住了他.

胡鑫只感覺這只手像鋼筋一樣,讓他再也動彈不了.

"周主席,別在刺激人家了,讓他在學校動手揍你,你想讓他被開除啊!"

張陽笑呵呵的走了出來,剛才拉住胡鑫的就是他,這個周逸塵比他記憶中的還要卑鄙,難怪之前的'張陽’不是他的對手.

這樣的人,幾乎已經不要臉皮了,對付一個不要臉皮的人,就不能給他講究什麼,任何方法都行.

張陽這麼一說,胡鑫馬上愣了下,隨即又冒出了點冷汗.

他剛才真的有些沖動了,在校內動手打人,那罪可不輕,最低也得來個警告,或者留校察看的處分.

不過他打的不是一般人,是學生會主席,還是在學校有關系的人.

到時候周逸塵稍稍運作運作,弄不好他真的會被開除,這個可能性很大,而周逸塵的心里,抱的可就是這樣的目的.

"張陽,你別假惺惺的在這說話,大家都知道你們是一伙的,同學們可都看的很清楚,誰激他了?我只是闡述事實,他就要揍我,大家說一說,我剛才有沒有說過分的話!"

周逸塵大聲的叫著,這家伙的表演天分真的很高,直接黑白顛倒,來誤導大家.

被他誤導的人不少,畢竟剛才胡鑫一直是凶巴巴的樣子,周逸塵確實沒說什麼過激的話.

還有一點,很多男生都很同情周逸塵,米雪很漂亮,這樣的女孩誰都想去追,可他們也都明白,這樣的女孩很難追到手.

同病相憐的情況下,他們自然對周逸塵有了些偏向.

現在胡鑫被氣的滿臉通紅,拳頭攥的'嘎巴嘎巴’的響,可就是不敢動手.

"你說的很對,你剛才確實沒有說過分的話!"

張陽拍了下胡鑫,依然笑呵呵的看著周逸塵,還主動走到了周逸塵的身邊,眼睛直直的看著他,嘴角帶著點意味很深的笑容.

"張陽?"

胡鑫一下子瞪直了眼睛,很不理解張陽為什麼會幫著周逸塵說話,張陽才是最討厭周逸塵的人.

張陽回過頭,對他淡淡的笑了笑,給他個淡定的眼神.

又轉過來頭,這才對周逸塵說道:"可你知不知道,你昨天那一腳踢在了孕婦的肚子上,讓孩子直接流產,那孕婦接受不了這個結果,現在已經瘋了,一死一瘋,你明白這是什麼罪嗎?"

這次說話的時候,張陽變的很嚴肅,他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還搭在了周逸塵的胳膊上,一股熱力不斷的從他的手中出去.

"你胡說,我昨天只是推了她一下,沒有踢她的肚子,再說了,你們昨天不是叫了救護車,我看那女人上車的時候還一點事沒有!"

周逸塵不知道怎麼變的有些迷糊,聽張陽說到一死一瘋,心里猛的以急,直接脫口叫了起來.

他剛說完,就發現事情有些不對,周圍所有人的眼睛,都驚詫的在看著他.

…………

第一章,下章更新時間稍晚,可能要在十點以後,請朋友們見諒,明天三更!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