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一八章 可遇不可求的天才
"崩既是漏,她的病原來可以這麼治,我明白了,我終于明白了!"

吳有道突然拍了下桌子,帶出一陣恍然的神色,今天那擔架車的女孩,所犯的病屬于崩漏的一種,他們之前的會診,所想的治療方法都沒有脫離這個范疇.┌ *| ┐

張陽剛ォ所說的話,卻給他們提供了一個新的思路.

張陽停下剛ォ說的話,微笑看著他,這位吳有道老中醫懂的東西確實不少,幾個問題差點沒把他給問倒.

好在張陽也不是普通人,他除了豐富的理論知識外,還有吳有道所不能比的後世十幾年的經驗.

可不要小看這十幾年,上輩子張陽就是在這十幾年里真正的成長起來的,他參加過很多次中醫研討會,也參與過很多的中醫課題,後世一些攻克了的難題,就有他的功勞.

此時他只是把一些後世攻克了的小問題,在這里簡單的說了一下,就讓吳有道激動的拍了桌子.

"凡非時血,淋漓不斷,謂之漏下;急然暴下,若山崩然,謂之崩中,老祖宗們以出血量來定分'崩’,或者'漏’.但'崩’和'漏’並沒有明顯的界限,通常可以轉化,可張陽你卻把'崩’和'漏’卻連在了一起,以一個'流’字來形容,開創了一個我們想不到的醫治方法啊!"

王國海也感歎的說了一句,他是婦科主任,對婦科中的中醫也了解不少,剛ォ張陽所說的話,讓他也感覺到受益匪淺.

"王主任您過獎了,小子不過看過幾本醫書,從書上學來的罷了!"

張陽微笑搖搖頭,剛ォ胡鑫他們出去的時候,這幾個醫生可把他逼迫的不輕.

王國海之前問的那個問題,每個醫生都想弄明白,這可是一個難題,甚至可以說是一個醫學難題,弄明白了,等于他們也攻克了一個難題.

如果想的話,他們可以為此寫出篇醫學論文,這篇論文直接影響他們的以後.

當然了,如果寫論文的話,這篇論文肯定要多一個署名,那就是張陽,這畢竟是張陽提供出來的知識,不為張陽加署名的話,只能說這個醫生沒有最基本的品德.

"你太謙虛了,你說的書,是祖傳的吧!"

吳有道輕輕搖了下頭,大有深意的看著張陽,他的眼中,還帶著一股羨慕.

張陽稍稍低下頭,眼睛忽閃了幾下,慢慢說道:"我也不清楚,就是家里幾本老書,沒事的時候看一看,也就知道了!"

說話的時候,張陽不自然的有一點心虛.

他家里有老書沒錯,但絕對沒有這個治療方法的內容,他之前所說的那些,是後世的一個研究成果,也是張陽自己所參與的.

這些老醫生老是追問他是如何治好之前擔架車女孩那種緊急病例,他被逼的沒有辦法,ォ拿出來應急.

至于真正救治的方法,張**本沒有辦法解釋,他總不能告訴這些人,自己身上有祖傳的氣功,是靠氣功配合ォ治療好的,讓那女孩停止了大出血.

這一點,他不會告訴任何人,就像他在穿越之前,祖傳氣功同樣沒有告訴過身邊其他人一樣,這是他的一個秘密,也算是他的一大後手.

"幾位前輩,今天時間不早了,我們還都要回去,今天就到這里吧,我相信那女孩的病情不會再有反複,大家放心治療就是!"

見吳有道還想繼續說話,張陽急忙站了起來,沖著幾位老先生抱拳笑了笑.

吳有道微微一愣,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微笑點了點頭,直接說道:"也好,今天是我們麻煩了你,改天有機會,我們再好好的表示一下!"

"吳老,您太客氣了,那我們就先走了!"

張陽輕輕一笑,這次不等吳有道回話,就回身走到米雪他們是身邊,同學六個人,和屋子內的這些老醫生,老教授打過招呼後,全都離開了辦公室.

張陽幾乎是逃出來了,這會他可不敢在繼續和這幾個醫生在一起了,省的被他們追問露出什麼馬腳來.

幾個人臨走之前,沒忘記去病房那看一眼,周老板和周嫂都在那邊,他們正沉浸在幸福的喜悅之中.

兩個人,偎依在一起,甜甜的看著剛出生的寶寶.

"張陽,你沒事吧!"

見張陽他們進來,周老板急忙站了起來,想伸手和張陽握一握,可伸到一半又縮了回來,尷尬的站在那里.

張陽還沒說話,米雪已經搶先站了出來,輕聲道:"周大哥,剛ォ醫生已經說明白了,他之前紮針沒有危險,是那些醫生自己搞錯了,你不信回頭可以問一問他們?"

"真的,那太好了,張陽對不起,我不該誤會你!"

周老板微微一愣,隨即露出了喜悅的神色,他之前的確被醫生嚇住了,可看到老婆孩子母子平安後,又覺得有些對不起張陽.

不管怎麼說,張陽之前所所的一切,都是為了他.

拋開紮針不說,若不是張陽沉著冷靜的指揮,靠慌了神,完全六神無主的他,真不知道會出什麼樣的亂子來.

周老板是個老實人,他認為自己有些對不起張陽,所以ォ會有現在尷尬的表現.

"沒事了,周大哥,我們都是關心周嫂!"

張陽笑了笑,他的心里,根本就沒有責怪過周老板一點.

不懂的人,提出質疑很正常,周老板不僅不懂,還被醫生嚇住過,最後能幫張陽主動說話就已經很不容易了,至少這個人本質是好的.

對這樣的人,張陽不會有一點討厭.

此時的張陽終于明白,為什麼之前的'他’和米雪他們,和這周老板周嫂關系這麼好,周老板這樣的人,的確值得人去交往.

看了會孩子,張陽他們就離開了,王國海還親自出來送他們出了醫院遠門.

等他們離開之後,王國海ォ返回辦公室,其他幾個醫生還在討論著之前張陽所說的那些話,每個人越體會,越覺得收獲大.

張陽上輩子的名醫,可不是白當的.

"吳老,您怎麼就這麼讓他走了,我剛ォ問了他住哪,可他就是不說,這樣讓他走了,下次怎麼找他?"

回到辦公室,王國海就對著吳老說了一句,臉上還有些著急.

剛ォ送張陽一行人的時候,他的確詢問了張陽的聯系方式,可惜張陽轉移了話題,委婉的表示自己不想被人打擾,讓他也不好說什麼.

這不一回來,就說起這件事來,在他看來,張陽這麼年輕就有這麼好的醫術,絕對是可遇不可求的天ォ,他們醫院要好好把握ォ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