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零一章 穿越了
張陽握著鏡子,看著床邊的女孩,一臉的呆滯.┌ | ┐

他正在一所醫院的病房內,這是很普通的老式病房,四張病床,那女孩躺在最里面的那張上面,正甜美的睡著.

女孩額頭上綁著白白的紗布,紗布下她的眼睛微微的閉著,那兩條纖長卷翹的睫毛,說不出的優雅,可愛.

女孩很美,她的臉頰潔白光潤,瑩澈剔透,皮膚很好,細膩嫩滑,吹彈可破,可惜的就是人頭那一卷白白的紗布破壞了這美麗的畫面,任何人看到這樣一個女孩打著紗布,恐怕都會心疼.

如果是平時,見到這麼美麗漂亮的女孩子,張陽肯定會很開心,甚至主動上去搭訕聊天,看看能不能有機會一親芳澤,可此時此刻,他根本沒有這個心思.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為什麼和這個女孩子一樣,頭上,肚子上還有腿上都打著紗布,胳膊也有兩處受傷,好在沒傷到筋骨.

簡單來說,現在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誰.

剛剛醒來的時候,他正好看到那女孩在看鏡子,也從鏡子中見到了自己,這絕對是一張陌生的面孔,一張只有十**歲,很稚嫩,但卻很有朝氣的年輕人樣子,而他,大學畢業都已經十幾年了.

鏡子里的人,根本不是他的樣子,在拿到鏡子看到鏡子里一切的時候,他就完全呆在了那里.

張陽記得,他是國內最重要的醫科大學的中醫教授,校附屬醫院副院長,主任醫師,年紀輕輕,三十多歲就成為了教授,副院長,這樣的人,無疑是上蒼的寵兒.

最讓張陽驕傲的是,他用祖傳的針法救過不少的人,還破解過很多的疑難雜症,是整個醫院最有名的中醫醫師,沒有之一.

他們醫院,可是在國內排名前三甲的著名醫院,就算是在國際上,也有著不小的名氣,張陽坐鎮的中醫科,更是全國第一,世界知名.

能在這樣的醫院有這樣的地位,本身也證明了他的實力.

可是他此時並沒在自己的醫院,這個女孩也不是他的病人,他甚至不知道這里究竟是哪,為什麼這漂亮女孩一直守著他,成為他睜開眼睛後第一個看到的人,並且看到自己醒來之後,還甜甜的叫了他的名字,隨後倒床便睡.

女孩即使睡著的時候,也是面對著他.

"這是什麼地方?我怎麼變成這個樣子?"

張陽的頭又痛了起來,無比的痛,他使勁的抱著腦袋,用力的抓著自己的頭發.

他的思維還有些混亂,除了自己的身份之外,很多事都不再記得,他很想回憶起這些事情,可無論怎麼想都想不起來,這種迫切想要得到,卻得不到的心情,差點沒讓他發狂.

"啪!"

鏡子掉在了地上,這只是一個小女孩常備的化妝鏡,很小,掉在地上便直接摔碎了.

"張陽,你怎麼了?"

鏡子的聲音,驚動了對面床上睡著的女孩,女孩一下子醒了過來,並且焦急的拉住張陽的手,滿臉的慌張.

張陽愣在了那里,一幕幕記憶,飛快的在他腦海中穿梭.

他想起來了,他前不久應邀去國外給一位著名富豪治療隱疾,在治療結束之後,富豪很慷慨的請他在當地玩了一個禮拜,今天是他從國外回家的日子.

著名的國醫聖手出門,自然都是頭等艙.

他還記得這家國內航空公司的空姐有一個很漂亮的女孩,不停的和他眉目傳情,勾的他心癢癢,想著是不是下了飛機,再和這空姐聊一聊壯麗人生的問題,恩,地點可以設在五星級賓館.

可惜還沒到下飛機的時候,他就遭遇了事故.

空難.

想到這兩個字,張陽猛然打了個哆嗦,他終于全部想了起來,他乘坐的飛機最後發生了事故,在大海上迫降的時候直接解體,在解體的那一瞬間,他仿佛被一團熱浪給完全的包圍住了,之後的事,就再也不記得.

一架半空中解體的飛機,一團熱浪,張陽別說是個醫生了,就算是個普通人,他也明白,在這樣的事故中不在可能生還.

"張陽,你不要嚇我,醫生,醫生快來啊!"

女孩看著發呆,眼中不自然流露出極度驚恐的張陽,直接嚇的哭了起來.

還好她記得這是醫院,慌忙的跑出去,用哭泣的聲音去叫外面的醫生,現在是白天,醫院內的醫生不少.

兩分鍾不到,外面就進來一位穿著白大褂的醫生,身後還跟著一名護士.

張陽機械的讓醫生不斷的給他檢查,腦袋還停頓在空難的那一瞬間,這個震驚對他來說太大了,以至于這會都沒有恢複過來.

"他沒事,只是有些驚嚇過度,我建議回頭再做一個腦部的詳細檢查!"

醫生把張陽的腦袋翻看了半天,最後點了下頭,張陽除了發呆,各方面的體征表現還都是很不錯的.

"謝謝您,醫生,等錢到了,下午我們就會去檢查!"

女孩感激的送走兩人,又走了回來,坐在張陽的身邊,很緊張的看著他.

慢慢的,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張陽總算是回過了神,他從地上撿起鏡子的一塊碎片,又仔細的看了自己一眼.

借尸還魂?這個他之前從沒想過的問題,突然出現在他的腦子里.

不對,不是借尸還魂,是穿越,確切來說他是穿越了,這兩個平時根本和他不搭邊的詞,此時猛然出現在他的腦海里.

剛才,張陽注意到那小護士手上帶的電子表,上面清晰的顯示,現在是1998年5月3號,他乘坐飛機的那一天,卻是2012年的12月.

張陽是國醫聖手沒錯,不過他很喜歡一些新鮮的東西,曾經他在上看過不少的絡書籍,還成為過很多作品的盟主.

所謂盟主,就是打賞一些金錢,張陽醫治過很多富豪,對金錢從沒有過發愁.

嚴格來說,張陽之前的生活過的很舒適,銀行內的存款達到了八位數之多,房產好幾處,豪車不下五輛,典型的鑽石王老五.

可現在他不是在看書,他偷偷的掐過自己,這些是真真正正的存在,直到那漂亮女孩第三次叫自己,張陽才不得不接受這個現實.

他穿越了,真的穿越了,他的靈魂,依附在了這個年輕人的身上,他現在連這個年輕人是誰都不知道.

"你剛才叫我什麼,張陽?"

張陽終于正眼去看那個女孩,心中也不禁為這個女孩的甜美而有些小小的心動.

可也僅僅是心動而已,他現在的狀況,讓他根本沒心思去想別的.

"是,張陽你怎麼了,不要嚇我!"

女孩的眼睛里還帶著淚珠,見張陽終于和她說話,心里稍稍安穩了些,不過張陽說出的話,又讓她有了新的擔憂.

一個正常的人,誰會問這樣的問題.

"我沒事,剛才有些迷糊,有些事我想不起來了,你告訴我,究竟是怎麼回事!"

看看自己胳膊上的白色紗布,又看看女孩額頭上的紗布,張陽立刻問了一句.

他是個聰明的人,不聰明只靠醫術,絕對不可能成為那麼重要醫院的副院長,還主管著整個中醫部.

剛才他有些弄不清楚現在的狀況,才下意識的問了一句,現在反應了過來,自然不會再去問那麼讓人容易懷疑的問題了.

女孩不疑有他,馬上講起了他們的事,這會的張陽,也接受了現在這個新的身份.

穿越了,總比完全死亡要強,至少他還活著,一個經曆了空難的人,更明白活著的珍貴,能活著,比一切都好.

什麼空姐,什麼富豪,這會全他嗎都是浮云.

張陽現在最想坐的事,就是弄清楚自己此時的狀況.

通過女孩的介紹,他很快知道,這具身體的主人也叫張陽,和他同名同姓,這點讓張陽稍稍舒了口氣,至少他不用換名字了.

他現在是長京大學醫學院大三的一名學生,學的是臨床醫學.大學對張陽來說已經是很遙遠的記憶,沒想到還有重新做一個大學生的機會.

至于他們為什麼會在這里,通過女孩的描述,張陽很快也都有了了解.

原來,昨天晚上他們幾個同學一起聚會,吃過飯後去家ktv唱歌,從ktv出來的時候,張陽主動送眼前這個女孩,可就在送她的路上,遇到了幾個小流氓.

之後的事情很狗血,至少張陽自己是這麼認為的,那個有著英雄夢的'他’,也就是昨天的'他’並沒有逃跑,反而主動和流氓搏斗了起來,在美人面前好好的表現了一次.

可惜雙拳難敵四手,在搏斗的過程中,張陽被幾個小流氓打成了重傷,連那女孩也被人砸了一啤酒瓶,腦袋上才會綁著那些紗布,和他一起住進了醫院.

對了,這個女孩名叫米雪,很好聽的一個名字.

昨晚被送到醫院的時候,張陽就已經昏迷了,好在他之前成功的用勇猛嚇退了那些小流氓,不然米雪可能就要慘了.

這也是他昨天最大的功勞.

一直昏迷的張陽,直到今天早上才醒來,醒來之後,卻已經換了個人,身體里面,裝著另外一個人的靈魂.

而米雪,就一直守在他的床邊,一夜沒睡,直到他醒來之後,才躺在床上睡覺.

"辛苦你了,這些事,我好像都不記得了,我慢慢想想,你先睡吧!"

張陽輕聲說了一句,他要慢慢消化下這些問題.

"張陽,你醒了,太好了!"

他剛說完,病房外就走進來三個男生和兩個女生,見到張陽後立刻開心的叫了一聲,其中個子最高的那個男生,還直接快步走到了張陽的身邊.

張陽注意到,兩個女孩,每人抱著一束鮮花.

看到這五個人,張陽眉角本能的跳了跳,這五個人他很陌生,根本不知道他們是誰.

可他的心里,卻有著另外一個感覺,感覺和這幾個人很熟悉,關系很好,熟悉的他都想上去擁抱一下.

這種陌生和熟悉的矛盾感,不斷充斥在他的腦海,沒一會,張陽的腦袋又痛了起來,這一次,比剛才更痛.

猛然間,張陽有著被重錘砸在腦袋上一般的感覺,下一刻,他的意識又完全消失了.

…………………………

新書上傳,希望新老朋友能繼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