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愛你入骨·隱婚總裁,請簽字
後續【終】壞男人是怎麼煉成的

挨了打的郁景承,捂著自己的腦門,哀嚎著,邁動兩條肥肥的腿,上樓找哥哥去告狀.

白筱瞧著頭疼,想到自己肚子里還有一個,越發煩惱,這要生下來,以後家里還不掀了屋頂?

繼而想到自己擱置一旁的學業,她低頭,拍了拍還不是太明顯的肚子:"你就不能再晚一年嗎?"

可惜,的胚胎還聽不懂此刻媽媽的嫌棄,要不然非得好好折騰一番不可.

……

白筱回到臥室,房門虛掩,瀉出幾道昏黃的光線,她進去,看到仰躺在*上的男人,拖鞋也沒有脫掉.

原本不想理會他,但走到衛浴間門口,她又折回去,踢了下他的腿:"洗個澡再睡."

郁紹庭躺在那里一動不動.

"去換一套衣服."白筱俯身,想把他拉起來:"快點起來,先不要睡."

男女力氣懸殊,白筱見他一直沒醒,又聞到他身上的酒氣跟煙味,覺得他應該是真的喝多了,沒把他拖起來,自己先弄得氣喘籲籲,她索性松了手,蹲在他的長腿邊,替他脫了拖鞋跟襪子.

站起來時,白筱想著他坑騙自己的事,孩子氣地伸手,在他的腰上不輕不重地掐了一下,叫你騙我……

結果手腕被捏住,等她反應過來,人已經躺在*上.

郁紹庭沉穩的手臂搭在她身上,緊緊地摟著她,眼睛依舊閉著,仿佛這是在夢中做出的無意識動作.

白筱被他壓得呼吸不暢,雙手抵著他結實的胸膛,使勁想要推開他,嘴里道:"郁紹庭,你醒醒,壓到我了!"

但他沒有一點反應.

倒是郁老太太,得知兒子兒媳婦已經回來,又聽李嬸三喝多了,特意披了睡袍過來瞧瞧.

結果這一瞧,就瞧見兒子像死豬一樣半壓著兒媳婦不放.

"怎麼能這麼壓著孕婦?"郁老太太急了,立刻跑過來,跟白筱合力搬開郁紹庭,忍不住責備:"沒事喝那麼多酒做什麼?大晚上,還要孕婦來照顧你……"

著,老太太主動去衛浴間放水,讓白筱叫醒郁紹庭,這樣睡覺總不是個辦法.

白筱又叫了他幾聲,他才幽幽睜眼,眉頭緊鎖,滿臉通,應該是酒氣上來了,她忙關心道:"沒事吧?"

郁紹庭也不做聲,但那樣子看上去不好受.

郁老太太從衛浴間出來,看到兒子醒了,催促他快去洗澡,自己則不打擾兩口,掩上門出去.

……

郁紹庭剛坐起來幾秒鍾,在郁老太太離開後又倒回*上.

白筱沒辦法,只好自己動手給他脫衣服,從西褲里扯出襯衫,替他打開襯衫紐扣,露出精壯偏白的胸膛,盡管兩人結婚好幾年了,但很少像現在這麼安靜地瞧他的身體,特別是他的腰線,很漂亮,她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解開皮帶跟西褲紐扣,她的目光更加不自然,盡管沒有正眼盯著瞧,但眼角還是不自禁地瞟向拉下西褲拉鏈後露出的白色短褲,那處凸起的男性象征正被布料包裹著,呈現出性感又撩人的架勢.

她清了清嗓子,臉頰微微發燙,下了*,碰了碰他的腿:"快起來,剩下的你自己脫."

完,轉過身去,眼睛左看右看,不讓自己集中注意力去想剛才瞧見的.

*上的男人,揉著額角坐起來,聲音有些沙啞:"你扶我起來."

白筱立刻過去扶他.

起身時,郁紹庭一個不穩,眼看又要跌倒,她忙伸手圈住他的腰,牢牢抱住他,兩人險險站穩:"當心點."

"頭有些疼."他高大的身體依著她,一手摟住她的肩,一手貼在她的後背.

白筱怕他再次摔倒,任由他把大部分重量都壓在自己身上,雙手摟著他問:"要不再坐會兒?"

郁紹庭的呼吸滾燙沉重:"沒事……去洗吧."

白筱看他這麼難受,家里又沒解酒藥,邊扶著他去衛浴間,邊道:"你洗澡,我給你去煮點醒酒的東西."

"不用……"他拉住她要縮回的手,不著痕跡地擋住了去路,擁著她:"過會兒就好了."

白筱不疑有他,架著他進衛浴間,然後一手扶住他,另一手去關了還在放水的蓬頭,彎腰時還要注意著身邊的男人會不會摔倒,因為懷孕,體力越發不濟,這麼忙碌了一下,整個人累得喘氣.

外間,李嬸送解酒藥上來,是特意去隔壁政委家討來的.

郁紹庭在白筱的耳邊,吐著氣,讓她給自己拿條浴巾,白筱在心里嘀咕,喝醉了還知道羞恥心.

李嬸看到衛浴間里摟成一團的兩人,有些不好意思,但也忍不住道:"三少的酒量頂好的,怎麼也被灌醉了?"

"誰知道呢?"白筱扶得吃力:"估計他今晚上太開心了."

原本靠著她的男人,忽然抬頭瞅了她一眼.

等李嬸一走,白筱扶郁紹庭到浴缸邊,自己先試了下水溫,才:"你泡個澡,有事喊我."

他卻扯著她的手臂,聲音迷糊:"你幫我洗,我現在沒什麼力氣……"

白筱瞧他這樣,也怕他在浴缸里睡著,答應了,但看到他扯完浴巾,又要脫短褲,忙阻止:"那個你先別脫!"

"誰洗澡還穿著短褲……"郁紹庭不聽她的,直接就脫了個精光.

白筱臊了臉,視線盡量不往下移,等他躺進浴缸,往浴球上倒了沐浴露,過去要幫他搓背.

蹲著太累,她下意識去找擺在衛浴間里的板凳,但一時沒找到,咕噥:"去哪兒了……"

"昨晚上承承拿走了."郁紹庭隨口道.

白筱搓背的動作一頓,哪來還看不出他剛才是裝醉,其實腦子清醒的很,她嚯地起身,覺得又生氣又好笑:"虧你好意思,一個大男人裝模作樣,讓我個孕婦來伺候你."

"誰我裝,頭還暈著呢."郁紹庭抬頭看她:"你要不願幫我洗,也進來一起洗洗,也節約水跟時間."

白筱眼梢余光瞟見他浸在水中的身體突然發生了某種變化,一張臉通,又羞又惱,直接把滿是泡沫的浴球往他身上一砸,丟下一句'臭*’,落荒而逃.

————————————

臭*郁紹庭洗完澡出來,除了腰間圍了條浴巾,身上再也無其它衣物.

臥室亮著燈,但沒有人.

自從跟白筱在一起,有些習慣潛移默化地改了,換做以前,洗完澡,他會用打火機點一根煙,站在陽台上,靜靜地看著漆黑的前方,偶爾抽一口香煙,在嫋嫋煙霧里,或放松自己,或想著事.

有時候,來了煙癮,還會靠坐在*頭,抽完一兩根煙後再休息.

只是現在,每每入夜,身邊多了一個人,加上……只要他在臥室里一抽煙,立刻會有一雙眼瞪他.

郁紹庭四下看了看,又拉開衣櫃,然後房門開了,白筱進來,正好跟他來了個四目相對.

他不動聲色地關上了櫃門.

白筱的頭發盤起,身上穿了睡衣,懷里抱著換下的髒衣服,剛從外面洗完澡回來.

不想搭理他,她直接越過他,去了衛浴間,把衣服放到簍子里.

再出來,郁紹庭已經靠在沙發上,手指揉著太陽穴,聽到腳步聲,抬眼看她,:"解酒藥在哪兒?"

"……"

白筱掀了被子,睡覺,輾轉了個身,拿後腦勺對著他.

郁紹庭又坐了會兒,才起身到梳妝台前,拿了一顆解酒藥,握著杯子側頭問她:"開水壺你放哪兒了?"

見她不出聲,他又到茶桌邊,給自己倒了杯開水.

吃了藥,上/*,貼過去,想要去摟她,白筱嫌棄地推開他:"一身煙酒味,難聞死了,別碰我."

"我都洗過澡了."他不放棄,又蹭過去.

白筱不讓他碰,抱著被子一個翻身,嘴里不忘擠兌他:"臭豆腐放到水里浸半時,難道就不臭了嗎?"

"……"

郁紹庭牢牢抓著她亂動的雙手,身體貼上去,在她耳蝸邊噴氣:"還跟我鬧?你的心眼就這麼點?"

"我之前,先反思一下你自己."

白筱的手被鉗制,只能用腳,踢了踢他的腿肚:"放開我,你不要睡,別打擾到我."

他把她撈到自己懷里,溫香軟玉在側,嗓音更沉了幾分:"是不是我平日太縱著你,現在越來越無法無天了."

"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你的手往哪里放呢?!"白筱臉漲,想要把他伸到自己衣服里的大手扯出來.

"我摸自己的老婆怎麼了?"

白筱被他揉得呼吸急促,又掙脫不開他的雙臂,心想,自己還生著氣呢,立刻穩了氣息,淡淡道:"我不願意,你就不能勉強我,在婚姻法里,你這樣的行為是非法的."

郁紹庭低聲笑了,薄唇貼著她的耳朵:"那法官問你,不願意還懷孩子了,你怎麼回答?"

"……那是因為被你騙了."

"你都幾歲的人了,還被人騙,"他的聲音越加喑啞:"這話出去,人家都要帶有色眼鏡看你."

白筱被他弄得呼吸凌亂,剛想要反駁他,忽然被子下的身體一涼,睡褲被他剝下去,連帶著……她忍不住又微微掙紮,他滾燙的身子已經貼上來,抵著她,輕咬她的耳垂:"現在還不願意?"

"不願意."白筱不服軟.

他雙手扣著她的腰,蓄勢待發,換來她一聲低吟,他的鼻息也跟著沉重:"沒事,等會兒就願意了."

……

事後,白筱累得動不了一根手指,郁紹庭的手掌,貼著她汗淋淋的背,輕撫,他的精神倒是非常充沛.

"熱,別碰我."白筱眯著眼,語氣格外嫌棄.

他低頭,親吻她的蝴蝶骨,手指撫過她胳肢窩下的曲線,惹得她一個戰栗,聲音低緩又溫柔:"你,你給我擺了多少天臉了?對著其他男人有有笑,跟我話就一副陰陽怪氣的樣,是不是存心給我不痛快?"

白筱懶得回答這個問題,輕聲哼哼,但也漸漸清醒了,又踢了他一腳:"你下去."

郁紹庭非但沒下去,反而摟著她一陣挫揉:"以後再這樣,有的是辦法收拾你."

"討厭死了!"白筱扯過被子,蓋住自己的腦袋,"都要睡覺,你再啰嗦一個字,我就把你踢下去."

郁紹庭:"……"

他深吸了口氣,克制著自己的脾氣,伸手去扯她頭上的被子:"你把頭露出來,我們好好話."

"……"

"我跟你話,聽到沒?"

白筱突然掀了被子,把他壓倒在*上,閉眼抱著她,臉貼著他的手臂,低低了句:"還有完沒完了?"

"你再,明天我把門鎖了,讓你睡書房去."

郁紹庭心突然就好了,張開胳膊摟緊她,彎下頭親了親她額頭:"你舍得?"

"不舍得."她眼皮沉沉的,輕聲嘀咕:"這下,可以睡覺了吧?"

返回:愛你入骨·隱婚總裁,請簽字
上篇:後續【八】三個男人一台戲
下篇:咸咸公主的自白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