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愛你入骨·隱婚總裁,請簽字
大結局篇【十八】

郁紹庭站在房間門口,沒有離開,他瞟了眼客廳里的孩子,放低聲對著里面的人道:"你先把門打開."

白筱已經掛了電話,她站在門邊沒吭聲,但一直注意著門外的動靜.

客廳里的電視機傳來動畫片的聲音.

她握著門把手,輕輕地旋轉,打開了一條門縫,往外看,還沒看清楚,橫進來一條手臂.

骨節分明的大手牢牢地握著門邊緣.

白筱被嚇了一跳,下意識地去關門,力道沒把握好,可能郁紹庭也沒想到她真狠得下心,他的手被夾住,悶重一聲,四根手指瞬間出現了一道痕,他因為疼痛皺起眉頭,但門也開了.

"你怎麼不收手!"白筱跑出來抓著他的手查看傷勢,驚魂未定.

郁紹庭順勢一把摟住她,往自己懷里帶,也不顧自己受傷的手,只是低聲問她:"不生氣了?"

白筱不作聲,一根根地掰看他的手指.

郁紹庭往客廳看了一眼,然後摟著她進了臥室,順手關上門.

白筱身上還沒穿衣服,裹著一條*單,被他半抱半推地走到*邊坐下,仿佛剛才的關心不過是幻覺.

"……因為工作上的事才接觸的,辛柏你以前見過,鍾琪是他的女朋友……"郁紹庭身上的襯衫紐扣才系了幾顆,他摟著她,拉過她的手解釋,展現出罕見的溫柔.

"不過是一篇八卦報道,你又不是沒見識過那些記者胡扯的功力,沒有必要當真."

白筱其實心里也明白,自己不相信郁紹庭會在外面跟女明星開/房,如果他真的喜歡那些娛樂圈的女人,當初也沒必要那麼想方設法跟自己結婚,她覺得自己今天使性子包括離家出走,是懷孕後身體里的黃體酮分泌不足引起的.

"我不想舉行婚禮."白筱抿著唇角,終于開了口,語氣頗為別扭.

"……"

郁紹庭知道,懷孕的女人需要哄,把她抱到自己腿上坐著:"昨天不是還好的,怎麼又不想了?"

她一直都不想現在舉辦婚禮,好的也只有他跟老太太.

門外,傳來郁景希的聲音:"爸爸,如果我們今天晚上睡在這里,那我的房間呢?"

白筱要從他身上起來,卻被他緊緊擁著,不放手.

郁紹庭吻了會兒她的唇角,也不管她的反對,然後抬頭對外道:"我跟你白商量點事,好就回去."

"不要臉."白筱想到他上來找自己時,還從便利店揣了一盒岡本,一張臉燙得通.

擱在*頭櫃上的手機又響了.

郁紹庭拿過,接起,那邊不知道了什麼,他看向懷里面耳赤的女人,話是對電話那頭的人的.

"嗯……沒事,先這樣,下回再."

白筱的目光落在手機上時,他已經主動交代:"是辛柏,就是那個女明星的男朋友."

"不用你提醒,我知道."

郁紹庭笑了,親了親她泛的耳根:"是呀,你都知道,是我啰嗦,行了吧?"

白筱犯了矯,不搭理他.

"還有婚禮的事,媽都已經通知了親朋好友,就差喜帖沒發出去,大家都知道,郁家月底要辦喜事."郁紹庭收了收臉上的神色,不像是玩笑:"老太太這麼急著辦婚禮,也是想要孩子出生時堵住其他人的嘴."

"沒幾天就月底了."

白筱心里還沒做好充分的准備,別人從確定婚禮到實施都要好幾個月,到她這里濃縮成了幾天.

其實到底,就是緊張.

郁紹庭摟著她,耐著性子對她循循善導:"當初領證時,我要辦婚禮,是你不肯辦,現在肚子越來越大,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未婚生子."

"……我們不就是未婚生子,景希都那麼大了."白筱突然反駁了他一句.

郁紹庭愣了下,然後捏著她的臉頰,笑:"什麼時候嘴皮子這麼厲害了,還是,你也就在我這里橫一橫."

"爸爸……白……"家伙在外面,輕輕地敲了敲門,用氣音喊著商量得沒完的兩人.

郁紹庭緊了緊擱在她腰間的手:"景希都等著急了,婚禮的時候,讓景希給你當花童."

白筱輕聲咕噥:"現在肚子大了,穿不下婚紗."

"以前你太瘦了,現在這樣剛剛好,至于婚紗好不好,明天試了才知道."

郁景希坐在沙發上,百無聊賴地看動畫片,然後臥室的門開了,爸爸出來了,身後跟著白.

"把電視關了,准備回家."郁紹庭對兒子.

郁景希不知道他們在屋子里都聊了什麼,但他也明顯察覺到,白好像不生爸爸的氣了.

下樓後,兩人在車上還眉目傳來著.

……

除了郁景希,夫妻倆午飯和晚飯都沒吃,和好後,直接回沁園讓李嬸重新做了晚餐.

郁紹庭到家後,先上樓沖澡,白筱則輔導郁景希做作業.

郁老太太也打電話過來,先安撫了兒媳婦一番,然後責備郁紹庭給兒媳婦消氣:"筱筱,你要不想跟三一起住,沒關系,搬來跟媽一起住,就是別意氣用事,搞離家出走,你可嚇壞媽了."

這要是一不留神,又被什麼人綁去了可怎麼辦.

"媽,我今天沖動了,以後不會再這麼做."

白筱很喜歡郁老太太,老太太是真的掏心掏肺地對她好,以前她跟蔣英美的關系也好,但在蔣英美身上,她沒有感受到郁老太太的這種實誠,郁老太太對她,從來都沒有過什麼算計.

跟郁老太太的相處模式更像朋友,白筱將之定義為'忘年之交’,盡管老太太從沒認為自己是老人群體.

而白筱也答應了老太太,等孩子出生就搬回大院去住.

——————————

懷孕後的白筱比較嗜睡,郁紹庭起來接電話時,她窩在他的臂彎里,閉著眼沒有醒.

"什麼事?"郁紹庭掩上書房的門,才接起電話.

顏靖在電話那邊,陸崇揚來了豐城,托人是想跟郁紹庭見一面,為的是什麼,大家都心知肚明.

郁紹庭望著窗外皎潔的月色,沒想到陸崇揚能博新太太歡心能做到這一步.

"三哥,如果你不想見,我去回絕掉."

這趟來豐城的,應該還有夏瀾,上頭督促著,檢察院那邊的效率不低,很快就能到法庭審理這一步,夏瀾就算想通過關系來打點,恐怕也來不及,現在,無非是想用最直接的方式,讓他放過徐蓁甯.

"你找個時間安排,到時通知我."郁紹庭道.

顏靖好,也知道陸崇揚這一方折騰不出幺蛾子,見他們,也不過是徹底打消他們的希望.

這種落井下石的事,郁紹庭也只在年少時干過.

——————————

第二天,郁紹庭真的到做到,帶著白筱去豐城最大的禮服中心選婚紗.

工作人員拿出了一個很大很精致的行李箱.

白筱不解地看向旁邊的男人,他興味地撫著她的後背,讓她過去打開,看看喜不喜歡.

箱子里裝的是一件白色的裹胸婚紗.

手指摸著婚紗胸口的珠片,白筱被震驚到了,不知道郁紹庭是怎麼做到的,不過是一晚上,居然弄到一件完全符合她以前身體尺寸的婚紗.

試穿婚紗時,發生了一點尷尬——

白筱如今懷孕,腰上長了肉,婚紗的後背拉鏈有些拉不上,工作人員只好給她放了兩針,但不影響她的好心.

婚紗的款式很簡單,別樣的雅致,恰好遮掩住了她凸顯的腹線條.

工作人員摘下她的頭繩,柔黑的長發落在肩上,白筱望著試衣間里的落地鏡,仿若置身在一個美夢里.

她曾經一度以為,她這一生都沒有機會穿上漂亮的婚紗,挽著父親的手臂走去新郎的身邊.

現在,她所渴望的全都實現了——婚紗,婚禮,父親,還有……屬于她的新郎.

白筱看到鏡子里那個美麗的新娘,微微上揚唇角.

……

試衣間的布簾拉開,白筱懷揣著緊張,雙手揪著婚紗的裙擺,看向雙腿交疊坐在那里的男人.

郁紹庭聽到'唰’的一聲,從雜志上抬起頭——

周圍,已經有工作人員歆羨地贊歎:"好漂亮!"

婚紗出自米蘭一位著名婚紗設計師之手,加上白筱本身清雅的氣質和精致的五官,出來的瞬間,驚為天人.

她從台階上下來時,腳崴了下,身形踉蹌——"心!"

郁紹庭及時扶住了她,一手攬著她的腰,一手抓著她纖細的手臂,白筱的雙手,按在他挺括的西裝上.

兩人緊貼的身體,她的心跳砰砰加速,也清晰地感受到郁紹庭沉穩的心跳.

"謝謝."白筱收回手,微微著臉,離開他的懷抱.

"兩位再看看,我們這邊有手藝很好的縫紉師,哪兒不合身,可以告訴我們."工作人員完,識趣地退下了.

白筱還在鏡子前看身上的婚紗,她自然也發現了,這件婚紗跟擺在櫥窗里那些婚紗的差別.

即便款式簡單,但很多細節處理都很棒……

圓潤的肩頭被一雙大手握住,身體被轉過去,白筱抬頭,郁紹庭正好彎下頭,親了她的嘴角:"喜歡嗎?"

"你是怎麼做到的?"白筱還是問出了自己的疑惑.

郁紹庭饒有興致地望著她一副大驚怪的樣子,執起她的手,蜻蜓點水地吻她的手背,然後上前一步擁住她,薄韌的雙唇,在她細長的脖頸處磨蹭,他:"很久以前就訂好了,最近才剛拿到."

"很久以前,是什麼時候?"

郁紹庭似笑非笑:"真的想知道?"

白筱窘著臉,點頭,看著身上婚紗的心,激動也更加複雜,然後聽到他:"第一次跟你做了以後."

"……"

不過是稍稍失神的刹那,已經被封住,白筱猛地回神,雙唇已經被撬開,並不算單純的吻.

她的後背拉鏈被拉開大半截,露出白希的背部線條.

白筱的雙手下意識地圈住他的脖子,因為身高差距,她踮著腳,彼此的身軀緊緊地貼合.

分開的時候,他貼著她的耳朵,啞著聲:"每回看你袒肩露背,都跟喝了鹿血一樣,精/蟲上腦似地."

白筱沒想到他話這麼露骨,臉更,雙手抵著他硬邦邦的胸膛就要推開他,他卻牢牢地拉著她,額頭抵著她的,眼底有笑意,瞧著她:"那時候,一邊著跟我劃清界限,一邊買避/孕套讓我跟你做,哪有姑娘像你這樣的."

白筱撇開眼,不話,心里臊到不行.

現在再去回想當時自己的行,她都懷疑那會兒是不是腦子抽了,不然怎麼會做出這種荒謬的事來.

工作人員敲了敲門,臉上掛著職業化的笑容:"打擾一下,新郎的禮服已經送來了."

——————————

晚上,一家三口在大院吃的晚飯.

郁景希得知爸爸跟白瞞著自己去試禮服,表示非常生氣,走起路來,故意把鞋跺得陣陣響.

到最後,家伙癟著嘴,佯作要哭地瞅著郁老太太,看得老太太于心不忍,立刻答應也給他趕做一套禮服.

飯桌上,郁老太太:"明天天氣不錯,筱筱,你有時間嗎?我想去廟里一趟."

白筱點頭,莞爾:"我陪媽一起去."

郁景希豎著耳朵聽著,一聽到又有安排,飯也顧不上吃了,嚷著也要一同去看菩薩.

至于郁紹庭,他抬眼瞧見六道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道:"我明天約了人打高爾夫,空不出時間."

郁老太太不勉強,自家兒子素來不喜歡鬼神之,推脫不去也正常.

晚飯後,郁景希被老太太叫去房間,待了大概半時才出來,然後挺著肚子出來,不知道神神秘秘了什麼.

……

回到沁園,家伙甩了皮鞋,光腳跑上樓,然後在二樓樓梯口對白筱:"你上來一下,我有話."

白筱進了臥室,郁景希正站在*上,表嚴肅地瞅著她.

"有事?"不知為何,白筱被他看得心里發毛.

郁景希突然從*上跳下來,發現個子比她矮了一截,又爬上椅子,指著白筱:"你你,有事跟我,干嘛去找我奶奶跟外婆她們,這樣子能解決問題嗎?"

"……"白筱聽得一頭霧水.

家伙一臉怒其不爭:"我知道你想讓我喊你媽媽,但你不能讓她們來騙我,你是我的親生媽媽."

"不是……這里面是不是有誤會?"

白筱蹙眉,像是料想到什麼,又聽到郁景希:"你們以為這麼,我就會相信嗎?我又不傻……"

"她們都跟你了什麼?"白筱望著坐在書桌上的孩子,心頭一陣酸澀的柔軟.

郁景希晃著自己的腳,從口袋里摸出一顆奶糖,剝了包裝紙,塞進嘴里,口齒不清地道:"外婆讓我以後喊你媽媽,剛才,奶奶也這麼跟我,等你跟爸爸舉行好婚禮,讓我不要再喊你的名字."

"那你呢,你是怎麼想的?"

"我覺得現在這樣很好,為什麼一定要喊你媽媽?"孩子晶亮漆黑的大眼睛望著她,透著乾淨的困惑.

白筱輕輕地抱住他,親了親他的額頭,家伙仰起腦袋,問她:"白,是不是我不叫你媽媽,以後等你有了弟弟,就不會對我好了?"

"不會."白筱的眼圈突然一熱,她望著他的眼睛:"景希,如果我,我真的是你的親媽媽呢?"

返回:愛你入骨·隱婚總裁,請簽字
上篇:大結局篇【十七】
下篇:大結局篇【十九】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