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愛你入骨·隱婚總裁,請簽字
大結局篇【十】

"在哪里?"

聽到電話那頭的熟悉男聲,白筱忐忑不安的緒,有短暫的緩和,然而,身處荒郊野外,懷里的梁惠珍又止不住血,令她整個人都有些慌亂,對著郁紹庭只了一句:"淑媛的媽媽受傷了."

郁紹庭從她的聲音判斷出她相安無事,捏著手機在耳邊:"你們還在郊外那個舊房子里?"

"……沒有,他們發現事敗露,把我們帶走了."白筱話時,聲帶有輕微的顫抖.

郁紹庭也顧不上交通違規,暫時把車停在了路邊:"把地址告訴我,我馬上過去."

梁惠珍的身上不僅僅是血,還是因為疼痛滲出的冷汗.

白筱見她況不好,更加擔憂,聽到郁紹庭這麼問,才想起自己還沒她們在哪兒,立刻告訴了他.

郁紹庭重新發動車子,在前面的十字路口,掉轉了車頭,邊對白筱:"別慌張,我已經在去的路上."

"你好好開車,不要講電話了."

白筱擔心他,郁紹庭聽了,臉色稍緩,知道她害怕,放柔聲音安撫她:"梁局吉人自有天相,不會有事的."

她的左手還牢牢捂著梁惠珍的傷口,但因為失血過多,梁惠珍的臉色蒼白,意識也變得不太清醒.

白筱忙低頭叫喚梁惠珍,不讓她這麼睡過去.

"是怎麼受傷的?"郁紹庭不敢掛電話,這個時候的白筱,需要精神上的支柱.

他雖然不住在首都,但也知道,歹徒把她們放下的地方,人煙罕至,況且,她又剛經曆了綁架.

白筱話還沒,眼底已經湧起淚水.

因為慌張,因為擔心,也因為內疚,要是為了救她,梁惠珍也不會出事.

郁紹庭見她久久不話,聽出她可能在哭.

"你別哭,"他剛用另一部手機通知郁戰明,這會兒有電話進來,還在通話的手機,也有好多條短信進來,轎車內,也彌漫了血腥味,他的左手臂,也沒包紮,他對白筱道:"你一哭,我沒辦法專心開車."

白筱聽他這麼,努力止住眼淚,不讓他分心.

"你還要照顧梁局,你如果只顧著哭,她怎麼辦?我很快就到了,你乖點,在那里等我."

白筱低低地嗯了一聲,結束通話,她丟下手機,雙手都按著梁惠珍出血的傷口.

她在梁惠珍的耳邊輕輕道:"堅持住,救護車很快就來了."

梁惠珍原本快暈過去,聽到耳畔溫柔又關切的聲音,幽幽睜開眼,視線渙散,望著白筱有片刻的失神.

她動了動因為失血過多而發白的嘴唇.

白筱聽不真切:"你什麼……"她低下頭,把耳朵湊到梁惠珍的嘴邊,然後自己的手被牢牢地握住.

她聽到梁惠珍了兩個字——淑媛.

梁惠珍的手攥著她,氣虛不穩,像是自嘲地喃喃:"我是不是……出現幻覺了,淑媛……你不是早已經……"

白筱看出,梁惠珍應該是把自己誤認成了徐淑媛,她聽過,人在彌留時才會出現這種幻覺.

見梁惠珍的臉色越來越不好,白筱緊緊地反握住她的手.

"不是幻覺,我在這里."白筱聽到了救護車的聲音,心中一喜:"醫生到了,再忍忍,會好起來的."

梁惠珍沒力氣再話,但始終握著白筱的手,因為白筱一直在旁邊話,她才沒有睡過去.

——————————

救護車到的時候,徐敬衍他們也到了,還有緊隨的警車.

醫護人員把梁惠珍放置到擔架上,徐敬文一下車,沖過來詢問:"我太太她,有沒有什麼大礙?"

"我們盡量施救."

徐敬文跟著上了救護車,一路都緊緊握著梁惠珍的手.

"筱筱,你有沒有怎麼樣?"徐敬衍臉色不好,搭在白筱肩上的手,因為後怕還在微微的顫抖.

白筱搖頭,她的臉頰腫著,脖子上也有傷,她的視線,落在那輛救護車上.

徐敬衍也擔心大嫂的況,梁惠珍是因為白筱受的傷.

"爸,你跟著一起去吧."白筱,現在的徐敬文關心則亂,需要再有個親人在旁邊.

救護車里醫護人員不少,還要進行搶救,她是孕婦,上車只會給他們添亂:"紹庭他已經往這邊趕了."

見徐敬衍不放心,白筱又道:"警察同志也都在,不會再有事的."

……

等救護車走了,白筱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一陣刺疼.她忘了跟醫護人員要一些紗布.

警方在查看現場的況,白筱也被詢問了那群歹徒的相貌特征.

想到梁惠珍的傷勢,她沒有隱瞞,據實告訴警方,還特意交代了一句:"有任何問題,可以再聯系我."

白筱在筆錄紙下方寫了郁紹庭的手機號碼,她的手機丟了,SIM卡需要去掛失補辦.

……

一輛掛著軍牌的轎車在路邊停下.

白筱看到下車來的男人,強撐的淡定在這一瞬土崩瓦解,望著他越走越近,突然有種想哭的沖動.

郁紹庭在車里就瞧見了跟警察在話的白筱.

她的樣子有些憔悴,身上衣服也有血跡,但她不似跟他講電話時的柔軟,只是臉色顯得蒼白.

他下車,甚至沒有關車門,快步過去,在距離白筱幾步遠時,她已經撲進了自己的懷里.

郁紹庭的雙手,放在她的腰際收緊,低聲問她:"有沒有受傷?"

白筱用盡全力地,擁著他,回想著歹徒的那番話,依然心有余悸,如果不是梁惠珍在,她現在恐怕不能這麼安然無恙,梁惠珍滿身鮮血的樣子,盤旋在她的大腦里,她閉著眼,把頭依偎在他的懷里.

郁紹庭朝記筆錄的警察點頭,後者見夫妻倆這樣,也很識趣地走開了.

"沒事了."郁紹庭低頭,親吻了下她的發頂,摟著她,骨節分明的大手輕撫她的後背.

白筱聽著他低醇沉穩的嗓音,心頭安然,然後看到了他左手臂的傷口,深色襯衫被血染得猩一大塊.

"怎麼回事?你怎麼也受傷了?"她想去碰他的傷口,又怕弄疼他,緊張地看著他,"怎麼不包紮一下?"

他的傷口,不像是才傷到的,血液凝固了,應該有了一段時間.

白筱覺得他可能是知道自己出事後,連自己的傷勢都顧不上,直接開車往這邊來,她看著那道長長的口子,即便有襯衫擋著,她都能想象到猙獰的傷口,口鼻呼吸間也是濃濃的血腥味.

她抬起頭,看到他略顯蒼白的俊臉,白筱的眼淚掉了下來.

"只是不心撞到了."郁紹庭柔聲道,捧著她的臉,用指腹揩掉她的淚痕:"不是多大的事."

這麼大的一道口子怎麼可能是撞到的?

白筱忍不住反駁他的辭:"這邊這麼多的樹,你給我再去撞一道一模一樣的傷口出來."

郁紹庭低頭,凝著她水漉漉的眼眸,長發有些亂,狼狽中又平添了幾分楚楚動人,他重新把她摟進懷里:"你舍得我再流這麼多血?"

"嘶……"懷里的女人突然倒吸了口涼氣.

郁紹庭忙松開她:"怎麼了?"

剛才他一時沒注意到,她其實也受了傷,左臉頰腫,脖子上一處劃痕處滲出血絲.

"馬上去醫院."他作勢就要抱她.

白筱考慮到他肩膀處的傷,手指揪著他的襯衫:"我自己能走."

……

去醫院的路上,白筱的左手,一直被他握在手心里,干燥的溫熱讓她心底那一絲絲的恐懼也褪盡.

郁紹庭沒有再問關于這件綁架事件,怕又引起她的不安,他不問,白筱也沒有主動,她知道,憑借郁紹庭的能力,不用她在這里細來龍去脈,他很快也能調查清楚.

郁戰明的電話很快來了.

"嗯……已經找到了……沒什麼事."郁紹庭著,看了一眼白筱:"只是受了點皮外傷."

關于白筱在首都被綁架,沒有告訴豐城那邊,怕家里人受到驚嚇.

白筱忽然想到郁紹庭中午是接了個電話出去的,他沒去干嘛,她以為是公事,但現在見他受了傷,她又懷疑不是工作上的事,忍不住問他:"你剛才去見誰了?"

郁紹庭怕她想太多,沒有徐蓁甯的事,只是道:"工作上的合作伙伴,不心割破了手臂."

白筱又像是想起了什麼,她擰著眉,郁紹庭瞟了她一眼:"怎麼了?"

"……我懷疑,是徐蓁甯在背後唆使那群歹徒."

話雖這麼,但她又沒有具體證據,想到徐蓁甯會逍遙法外,白筱心里難免不甘心,還有那些錄音……方才太緊張,居然忘了還有這件事,她抓著郁紹庭的衣,焦急道:"她手里有徐淑媛以前關于代孕的錄音."

"放心吧,那些錄音,不會流傳出去."

郁紹庭這話時,語氣斬釘截鐵,白筱困惑地看著他,他解釋:"她也給我打了電話,我把通話內容錄了音,交給了警方處理,現在,她居住的地方應該已經被警方取締了."

——————————

盡管徐蓁甯此刻的況,跟郁紹庭告訴白筱的要糟糕不知多少倍,但她的住所確實迎來了一群警察.

夏瀾端著水果沙拉從廚房出來,久不見徐蓁甯回來,給她打了個電話.

沒有人接.

蹙眉,對這個女兒,夏瀾也有不耐煩,淨知道惹事,正想著要不要去樓下看看,門鈴響了.

算算時間,陸向前也應該到了.

"來了!"夏瀾摘了身上的圍裙,路過洗手間時照了照鏡子,整整儀容,微笑著打開了公寓門:"向……"

一個'前’字卡在了喉底.

她看著門口穿著警服的幾個男人,一臉不解:"警察同志,你們有什麼事嗎?"

"這里是不是徐蓁甯的住所?"

夏瀾點頭,心里生出不安:"她是我女兒,她出什麼事了?"

"我們是XX區派出所的,徐蓁甯涉嫌綁架勒索,搶劫跟故意殺人多宗罪,現在對她的住所進行搜查."

警察的話音未落,夏瀾手里的手機'啪嗒’一聲掉在了地上.

——————————

醫院.

等郁紹庭手臂處的傷口包紮好,白筱便迫不及待地去了手術室,梁惠珍剛剛動手術取腹部的長刀.

手術室外已經一片擁擠.

不徐家,梁家那邊也來了不少人,就連徐宏陽也坐在輪椅上等著手術結果.

一名戴著口罩的醫生出來,告訴圍上去的家屬,傷者救治時間有些耽擱,現在急需要輸血.

"那就輸,只要能醫好我的兒媳婦就行."徐宏陽開腔.

"這不是救不救的問題,傷者是RH血型,又叫熊貓血,血庫里這種血本來就少,今天凌晨,正好有個RH血型的孕婦生產大出血,都已經用完了."

徐敬文的大腦嗡地一下,幸好旁邊的徐瑞玲扶住他,但一干人都安靜下來,在場的誰也不是熊貓血.

"輸我的吧,我正好是這個血型."一道清柔的女聲突然響起,伴隨著高跟鞋踏地的聲響.

返回:愛你入骨·隱婚總裁,請簽字
上篇:結局倒計時【六】郁紹庭絕對不會給他懺悔的可能.
下篇:大結局篇【十一】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