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愛你入骨·隱婚總裁,請簽字
大結局篇【二】

"老六這些年過得不開心,他一直沒有自己的孩子,這對他來,也是懲罰."

徐宏陽剛完這句話,徐瑞玲跟推著推車的護士一前一後進來.

白筱退到一旁,看護士給他掛水,徐瑞玲切好半個蘋果遞給徐宏陽:"爸,你午飯也沒吃多少,吃點水果吧."

徐宏陽沒什麼胃口,倒是趕著徐瑞玲回去工作:"我有手有腳,不用人二十四時看著我."

徐瑞玲面露為難,剛張嘴,白筱忽然開口:"您去吧,我今天下午在醫院."

此話一出,不僅是徐瑞玲,就連徐宏陽也轉頭瞅向白筱.

白筱完這句話,拿了*櫃上空空的熱水壺,"我去打壺水."

等她出了病房,徐瑞玲收回視線,含笑地看向父親:"老六要是知道,估計今天晚上睡不著了."

——————————

白筱去醫院食堂買了粥,才拎著熱水壺回到病房.

徐瑞玲已經回去,倒是來了幾個軍裝筆挺的人,四五十歲的模樣,正坐在沙發上跟徐宏陽話.

瞧見白筱,有人詫異地問:"這位是——"

徐宏陽笑呵呵地,看了眼沒話的白筱,神色自然地介紹:"是我家的孩子,今早剛從豐城過來的."

護士拿了一疊紙杯和一罐茶葉進來,白筱接過,道:"我來吧."

有一位中將接過杯子時,笑著對徐宏陽道:"徐老好福氣,不像我,就生了個兒子,兒子又生了孫子."

"所以啊,還是女孩貼心,懂得對你噓寒問暖."有人跟著道.

白筱進了洗手間,剛合上門,隱約聽到外面的聲音:"徐老,你這孫女,現在有沒有對象?"

"瞧這老吳,又想給他那兒子找兒媳婦了!"

徐宏陽笑了笑,拿起杯子喝了口白開水,白筱給所有人泡茶,除了他:"她已經嫁人了,就是戰明家的老三."

"嫁給郁總參三兒子的不是您的——"有消息不靈通的耐不住好奇追問.

徐宏陽點頭,沒有任何尷尬,也沒避諱:"這是我最的孫女."

知的人互看一眼,沒想到那些報道內容居然是真的,隨即紛紛笑著:"那我們先在這恭喜徐老了."

……

白筱打開洗手間的門出來,外面,客人走了,只有徐宏陽還坐在那里慢慢地喝水.

她剛才買來的那碗粥還原封不動地擺在*櫃上.

要不是徐瑞玲在電話里跟她大概提了下徐宏陽的病,白筱也不相信,精神這麼好的老人,已經身患癌症晚期,有護士進來查看徐宏陽的況,得知徐宏陽中午沒吃什麼,勸道:"您還是得吃飯,不然這身體怎麼會好呢?"

"你們不告訴我,我得了什麼病,但我自己的身體自己清楚."徐宏陽道.

護士望著性子倔強又威嚴的老爺子,不知道該怎麼勸,上頭讓她專門負責照顧許老爺子,但老爺子顯然不聽她這個*的話,只好求助地看向白筱.

白筱端著粥,沒像護士那樣子軟話勸,而是——"那你看,你自己得了什麼病?"

徐宏陽臉色一變,卻硬是沒有接話.

"你的自己好像什麼都知道,但實際上,其實是自暴自棄,白了,就兩個字,怕死."

徐宏陽拿眼瞪白筱,神也有些尷尬,白筱已經把粥推到他的面前:"到時候,哪怕身體沒事,每天都跟自己,我快要死了,沒病也能把自己折騰到一只腳邁進棺材里."

護士原以為徐老聽了這些話會大怒,誰知,徐宏陽笑了,讓護士去拿一雙筷子來.

"食堂給了勺子."白筱從袋子里拿出一次性勺子.

徐宏陽吃得很慢,白筱也不催,盡管他神色如常,但她知道,胃癌晚期不好受,吃東西時會出現不同程度的反胃症狀,他吃了大半放下勺子,白筱沒再讓他吃,這大概已經是他的極限了,隨後她又把水杯端給他.

"這是老爺子住進醫院後吃的最多的一次."白筱去扔垃圾,護士跟她一起出去.

關于徐宏陽的具體病,白筱還不知道,趁這會兒問了護士幾句,護士也沒隱瞞:"醫院這邊打算安排老爺子做化療,但老爺子可能不願意,昨天一住進來就嚷著要回家.不接受治療的話,這個病拖不久的."

白筱點頭,跟護士了謝謝,丟了垃圾轉身,瞧見了從電梯出來的徐敬衍.

——————————

徐瑞玲在去上班的路上,終究是沒忍住,給弟弟打了個電話,告訴他,白筱在醫院照顧爸爸.

徐敬衍掛了電話,匆匆忙忙地趕過來,真在走廊上看到了白筱.

二姐沒有騙他,望著站在不遠處的孩子,原本想好要的話卻因為激動卡在喉嚨里出不來.

倒是白筱先打破了沉默,推開病房的門:"先進去吧."

傍晚時分,白筱起身准備離開,徐宏陽突然道:"老六,你跟你女兒一起回去,這邊,你大嫂過會兒就來了."

剛走出醫院,白筱接到郁戰明的電話,郁總參謀長告訴她,晚上不要回家了.

"我等會兒要下部隊,保姆家里有事請假,勤務兵也跟我走了,沒鑰匙你怎麼進去?"

白筱出來時沒帶自己的包,身上只有幾十塊錢:"爸爸,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

郁戰明在那頭,中氣十足地道:"你這是在質問我嗎?就這樣,我要走了."

完,啪嗒一下掛了電話.

"筱筱."在她身邊的徐敬衍忽然開口:"要不,今晚上到家里去住."

白筱轉過頭看他.

徐敬衍以為她不願意跟自己同住一個屋簷下:"我去老宅睡,家里只有一位保姆,沒有其他閑雜人."

徐敬衍久久沒等到她的答複,失落是一定的,剛想,我給你去酒店開個房間——

白筱卻'嗯’了一聲,視線落在不遠處的停車位上,像是不經意地:"你是不是自己開車過來的?"

……

徐敬衍是自己開車過來的,一路上,還闖了好幾個綠燈.

白筱跟他回了別墅,家里的保姆是新請的,外省人,看到白筱,熱地拿了拖鞋給她:"姐好."

徐敬衍讓保姆准備一個房間.

至于他自己,拎了一個袋子要去倒垃圾,便出去了.

白筱坐在客廳里,保姆給她倒了杯水,然後就上樓去收拾房間.白筱抬頭,環顧了一圈別墅,很多家具都是新的,她以前沒有來過,但也看出,換掉了不少舊物,她在這里,沒有找到一點夏瀾留下的痕跡.

白筱的手機響了.

來電顯示,是郁紹庭的名字,她接了,聽到那頭傳來輕淺的呼吸聲,彼此沒有立刻開口話.

有時候,覺得這樣靜靜地,聽著彼此的呼吸,都異常的安心.

不知過了多久,他低緩的嗓音才從聽筒里傳出來:"吃晚飯了沒有?"

"還沒."白筱看了眼掛鍾,"才五點,早了些."語速頓了頓,問他在干什麼.

郁紹庭:"剛從公司出來,去沁園接了景希,准備去大院吃飯."

白筱把自己在徐敬衍家里的事也一並告訴了他,即便不是有意為之,但也算變相在他面前告了郁戰明一狀.

那頭,低低的笑聲隨之響起:"等會兒,我把這事告訴媽,讓媽替你出氣."

——————————

白筱剛跟郁紹庭結束通話,別墅的門開了,徐敬衍進來,外面下了雨,他的頭發跟衣服都有點濕.

他的手里,拎了兩大袋的東西,有蔬菜從袋口露出來.

是去倒垃圾,卻跑到區旁邊的超市,采購了不少生活用品跟做晚飯要用的食材.

白筱覺得他應該快把超市里的食材都買了一遍.

"我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覺得這些不錯,就全買了."徐敬衍這話時,帶了些討好的意思.

白筱翻看另一個袋子,看到牙刷牙膏,都是進口的牌子,還有洗發水沐浴露這類的,新買的毛巾印著可愛的卡通圖案,其實這些洗漱用品家里都有,但他還是想親手為她准備這些,帶著為人父的歡喜心.

他還特意為她買了一套少女系列的睡衣,看著衣服上圖案,白筱有種回到少女時代的錯覺.

晚飯,白筱吃了一碗飯,不多不少,徐敬衍問她,是不是菜不合口味?

就連保姆都有點擔心,她絕對相信,只要白筱一點頭,自己就會因為廚藝不合格被主人家辭退.

但白筱搖頭,不是飯菜問題,她懷孕後,有時候胃口不好,吃不多.

她只是隨口,徐敬衍卻放在了心頭上,在她上樓洗澡的時候,他又拿了車鑰匙,出去買了一大袋話梅回來.

"我問過二姐,她,懷孩子反胃,吃這些會好點."

他站在客房門口,把東西遞給她,又擔心她睡不習慣:"要是有事就叫我,我就在旁邊."

白筱看他殷切的樣子,覺得他都有把*墊搬到她房間門口來睡的可能.

……

夜晚,白筱躺在*上輾轉,久久沒有入睡,她起來,去廚房倒水喝,不心絆到門邊的垃圾桶.

主臥的門很快開了,徐敬衍匆匆地從二樓下來.

看到她呆呆地站在廚房里,腳邊是一個倒翻的垃圾桶,大半夜的,他把別墅里所有的燈都開了,護著她上樓,生怕她碰到磕到,白筱真的很想對他一句:"不用這麼題大做,我可以自己走."

但是,回頭看到他心翼翼的動作,所有的話都噎回了肚子里.

白筱睡覺時,想著蘇蔓榕過的話,想著郁紹庭那晚摟著她的,還有外婆,他們都在直接或是間接地告訴她,如果她願意給機會,他一定會是個好爸爸.當年的事,他所遭遇的苦痛不比她來的少.

原以為幸福和樂的家庭,是建立在一個個欺騙的事實之上,枕邊人是害的自己妻離子散的罪魁禍首……

他已經起訴離婚,現在只有一個人了.

白筱望著頭頂的天花板,想著一晚上徐敬衍的表現,心頭泛酸,她轉頭,把臉埋進了枕頭里.

——————————

第二天早上,白筱下樓,保姆,先生出去了,她等了會兒,徐敬衍回來了.

他怕她吃不慣北方的餐點,特地開車穿越大半個首都城,去一家出名的南方餐館排隊買早餐.

白筱望著那些還冒著熱氣的早餐,即便昨晚還有一點心結,在這一刻,也徹底解開了.

徐敬衍從廚房拿了筷子出來,白筱突然抬頭,問他:"爸,家里有醋嗎?"

手里的筷子掉落在地上,徐敬衍以為自己幻覺,眼圈卻不由一,他又聽到白筱話:"我想沾著醋吃,要是家里沒醋的話算了,還有一件事,我可能要在首都多待幾天,所以,這些日子,都會住在家里."

——————作者有話——————

先更一章,凌晨再傳一章,算今天加更,大家明天早上來刷新再看,跪求了,不然你們熬夜有了黑眼圈,我其罪可誅,救命啊~~~

返回:愛你入骨·隱婚總裁,請簽字
上篇:大結局篇【一】
下篇:大結局篇【三】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