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愛你入骨·隱婚總裁,請簽字
醫生說,可能需要截肢處理!

"在里面,你進去吧."楊曦指了指旁邊的病房,"護士在里面替他包紮傷口."

白筱順著楊曦所指的方向看去,突然,不敢抬起腳進去,楊曦看出她的擔憂,道:"沒什麼大礙."

"就是頭部受了點傷,所幸,最後徐姐方向盤打轉開了,不然,後果真的不敢設想."

"徐姐?"

"徐蓁甯徐姐,她來公司找郁總,不知怎麼的,郁總下車,沒把車鑰匙拔走."

"……"

白筱大概能從楊曦的話里,了解到事的大致況,無非是徐蓁甯跟郁紹庭發生了爭執,最後,徐蓁甯開車撞郁紹庭,楊曦歎了口氣,:"攬勝撞到路邊的護欄,車速太快,徐姐受傷比較重,還在搶救."

"麻煩你了."白筱是真心跟楊曦道謝,楊曦笑:"快點進去吧,郁總可能還需要你的安撫."

白筱從她的打趣聽出郁紹庭傷得應該不重,安了心,推開病房的門進去.

病房里,只有郁紹庭冷硬的聲音:"……我不是她什麼人,簽字,不合適……我可以不追究……"

白筱看到他站在窗邊,沒有讓護士包紮,拿著手機在打電話,臉上神冷肅,額頭,破了,流了血,身上的襯衫也有些亂,子挽起,有一些些的狼狽,但看精神,倒是沒什麼問題.

護士拿著棉簽欲又止地站在旁邊,想上前卻又不敢,生怕惹惱這位脾氣顯然不的男病人.

郁紹庭的手指間,夾了一根煙,青白色的眼圈嫋嫋地往上飄動,他沒有注意到門口的人,對電話那頭的人,話不客氣,也很生硬:"這事不跟我……你們徐家馬上派人過來,該怎麼做就怎麼做."

他著,抽了口煙,一轉頭,就看到了不知何時站在那里的白筱.

郁紹庭身上的戾氣頓時收斂不少,臉色緩和,跟電話那頭又了兩句就掛了.

"先生,您額頭的傷,先包紮一下吧."護士.

白筱走過去,跟護士:"我來吧."

護士猶豫,白筱解釋:"我以前學會護理,你要不放心,在旁邊看著,指點我."

"……"護士看了看郁紹庭,覺得自己可能是搞不定這位病人,交代了兩句就把棉簽遞給了白筱.

結果,郁紹庭比護士想象的要難搞很多,直接讓她出去,護士被他看得頭皮發麻,不得不掩了門出去.

病房內,一時間只剩下兩個人.

白筱此刻見到他,原本忐忑不安的緒突然就消失了,整個人也平靜下來.

走到推車旁,用棉簽重新沾了沾藥水,她對郁紹庭:"過來,把傷口處理一下,免得感染了."

郁紹庭的額頭傷得不重,他坐在*邊,白筱撩開他的頭發,用藥水清洗他的傷口,雖然她學過護理,但卻有暈血的毛病,這會兒就近看著他血淋淋的傷口,白筱有些腿軟和反胃,但還是不讓自己閉眼.

她抿著唇,細心地替他的傷口消毒,又拿了紗布替他纏上,剛要探身去拿膠布,手忽然被握住.

白筱低下眼睫,郁紹庭握緊了她的手,沒有看她的雙眼,雖然他沒多什麼,但她還是從他的動作體味到他的安慰,莫名地,白筱了眼圈,上前,摟住了他的雙肩:"我剛才好害怕,怕你出什麼事."

這一刻,她不想再故作堅強,她想告訴他,自己的擔憂,她想要他一直都好好的.

郁紹庭回抱著她,緊緊地摟著……

"現在不是沒事了嗎?"

他這麼一,白筱的眼淚差點掉下來,卻又不想讓他擔心,唯有,抱緊他,真實地感受到他的體溫.

他放開白筱接電話,語氣跟之前那通電話時沒什麼差,態度也十分強硬,白筱聽出大概是徐蓁甯手術的時,剛才楊曦徐蓁甯傷得有些重,她不知道,所謂的'有些重’,到底是有多重?

這通電話,白筱猜,應該是那位在豐城工作的徐家人徐琤捶茠.

……

白筱坐在*邊,看郁紹庭站在那打電話,突然,她的肚子有點疼,下面,仿佛有什麼在流出來……

她像是意識到了什麼,嚇得連忙喊郁紹庭的名字,臉色也瞬間沒了血色.

郁紹庭聽到她驚慌的叫聲,回頭,看到白筱難看的臉色,尤其是看到她的手搭在肚子上,立刻按了電話過去.

"肚子痛?"他俯下/身,面上冷靜,心里也有些慌.

楊曦剛好開門進來,郁紹庭抬頭,沖她道:"快去找個婦產科醫生過來!"

"好."楊曦會意,立刻跑著去找醫生,沒一會兒,就帶了兩位醫生回來.

郁紹庭坐在*邊,一手搭在白筱濕濕的額頭,她靠在他身上,兩人的手牢牢相扣,手心的汗,不知道是誰的.

醫生給白筱做了詳細的檢查,問:"剛才,是不是劇烈地運動了?"

白筱點頭,唇瓣蒼白,:"我剛才跑了,肚子隱隱有些疼,孩子會不會有事?"

醫生原先還想責備幾句,但看到這對相擁的男女,看到郁紹庭頭上的傷,大概也猜到是什麼讓一個孕婦慌慌張張地跑來,所以只是了白筱現在的況:"回去多臥*休息,不要再這麼莽撞,除非你們不想要孩子了."

郁紹庭讓楊曦送醫生出去,他則抱著白筱去了洗手間.

白筱要脫褲子,見他杵在旁邊不走,頗為尷尬,讓他出去一下,怎麼也是女生的私/密.

"你那里我又不是沒看過."郁紹庭沒有回避的意思,明明是很露/骨的話,卻硬是被他得一本正經.

白筱不願意,最後是郁紹庭做出讓步,背過身去.

……

剛才醫生的話,讓她心有余悸,白筱看了看,果然,內/褲有血跡,雖然不是很多.

等她做好清潔工作,才讓郁紹庭回過身,他要過來抱她,白筱考慮到他自己也受傷了,沒讓.

"我還沒虛弱到那個地步."

但郁紹庭執意要抱她,他記得剛才醫生的叮囑,她現在有先兆流產的可能.

把她抱到*上,郁紹庭依舊不放心,讓楊曦去跟醫生,要給白筱做B超檢查.

——————————

白筱躺在做B超的台子上時才想起了另一件事——她當時慌慌張張,把郁景希忘在了學校.

也不知道,家伙現在怎麼樣了,也沒給她打電話.

白筱請護士幫忙,讓她告訴等在外面的郁紹庭,給郁景希打一個電話.

"你放心吧,你先生已經讓人去學校接孩子了."護士回來.

等白筱做完B超出來,郁老太太已經站在門外,從兒子那知道兒媳婦差點流產,嚇得不輕,拉著白筱從頭打量到腳,比起得知兒子出事時更擔憂,確定白筱沒事後,老太太雙手合十,一遍遍著'菩薩保佑’.

白筱感受到兩道目光的注視,一回頭,看到坐在那里的家伙.

郁景希板著臉坐在走廊椅子上,兩條胳臂環著胸,用他的話來,這兩人關鍵時候就給他掉鏈子!

等他跟著隊伍興致勃勃地上台,往下面一瞧,別郁紹庭,就連白筱也沒了人影.

一首歌下來,唱錯了不少的歌詞,被其他同學指責他也聽不進去.

原本他非常非常地生氣,一個人坐在池塘邊,後來景行叔叔來了,告訴他爸爸出了車禍,白差點沒了弟弟,郁景希立刻由氣憤轉為擔憂,跟景行來醫院,不敢多一個字,生怕被嫌棄後找不到爸爸跟白.

這會兒看到白筱相安無事,家伙又生氣了,氣鼓鼓地跟她大眼瞪眼.

"瞧這孩子,剛剛不是還問你媽……白老師有沒有事,這會兒,怎麼又擺臉了?"郁老太太摸著孫子的腦袋.

郁景希哼了一聲,扭開頭,假裝不理會白筱.

白筱在他身邊蹲下來,拉著他的手,晃了晃:"真不是故意的,我也是急壞了,原諒我吧."

郁景希橫了她一眼,抿著嘴,但很明顯,已經不生氣了.

"別蹲著,對肚子里的孩子不好."郁老太太現在最關心的就是白筱的肚子,生怕出什麼意外.

白筱沒看到郁紹庭,郁老太太:"他看我來了,就到手術室那邊去了,剛才手術結束,徐琱]來了."

"……她怎麼樣了?"白筱問的,自然是徐蓁甯.

郁老太太歎息:"還能怎麼樣.傷得蠻重的,況不是很好,醫生了,可能需要截肢."

"怎麼會這麼嚴重……"

"還不是自己造的孽,也算她有點良心,要是我家三真出什麼事,我一定找她拼命!"

郁老太太對徐家老六這位繼女算是徹底沒了好感,但到她的傷勢時,還是不免唏噓:"車子撞到護欄,撞擊力太大,我聽,車頭都變形了,她的右腿腿部分被卡主,反正,基本可以,沒得治了."

對一個女孩來,沒有什麼比失去身體的一部分來的更殘忍.

"首都那邊,她父母已經往這邊趕了,"到這個,郁老太太也有些煩惱,"到時候估計有的鬧."

白筱也不由擔憂,現如今,就像是暴風雨前的甯靜,郁徐兩家的矛盾越來越深……

而這一切,起來,她就是那個始作俑者.

——————————

與此同時,徐蓁甯所在的病房,麻醉劑的效果散去,她緩緩地睜開了眼睛,耳邊是人話的嗡嗡聲.

她還記得出事前,自己開著郁紹庭那輛攬勝,一腳踩下油門,橫沖直撞地開過去.

然而,卻在快要撞到他的時候,終究是舍不得他死,哪怕她已經抱定了同歸于盡的念頭.

她飛快地打著方向盤,聽到一聲巨響,隨即,渾身傳來劇烈的痛楚,失去了意識.

"既然你執意這麼要求……那就等首都那邊專家來了再……但以我從醫這麼多年的經驗……這條腿被卡在車里太久,局部缺氧缺血導致了壞死,要是不截掉……"

人剛從死亡邊緣被拉回來,感官都會變得格外靈敏,徐蓁甯忽閃了下眼眸,那些話越來越清晰.

她聽到有人要截肢,還有人不能截,也有人不截掉會造成嚴重的感染……

徐蓁甯想要起來,抬腿的時候,察覺到了異樣,右腿怎麼也動不了,一點知覺都沒有.

怎麼會這樣……她慌忙掀開被子,看到的是被厚厚的紗布纏繞的腿.

門口,幾道身影晃動,還有他們的話聲.

她的耳邊仿佛回響起剛才那個男人的話:"要是不截肢,會造成大面積的嚴重感染……"

徐蓁甯原本平淡的臉上,表逐漸被迷茫,驚恐取代,她雙手十指,插入發間,尖銳的叫聲響徹了整個病房.

——————————

白筱沒有去病房探望徐蓁甯,她不認為徐蓁甯醒過來會想看到自己,就在原先的病房等郁紹庭回來.

郁景希餓了,郁老太太帶孫子去餐廳買吃的還沒回來.

白筱在等待的時間里,想了很多,包括前幾天她收到的徐敬衍特地從首都寄來的新婚禮物.

如果徐蓁甯真的要截肢——

白筱不敢往下想,忽然覺得全身發涼,忽然,肩上輕輕地一沉,她轉過頭,看到了立在身後的男人.

而她的肩上,多了一件西裝.

白筱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裴祁佑,也沒發現,他是怎麼進來的,她伸手去扯他的衣服.

裴祁佑看著她蒼白的臉,看著她把西裝遞還給自己,看著她對自己的避嫌,卻沒有伸手去接.

白筱把西裝擱在病*上,起身,就要出去,但因為氣得太急,眼前一暗,暈眩感襲來.

等她緩過神,發現自己正靠在裴祁佑的懷里,他的手,正摟著她的腰.

"放開."白筱邊邊去推他.

那邊,虛掩的病房門卻突然開了,白筱循聲回頭,對上的是郁老太太跟郁景希祖孫倆.

……

"奶奶,我覺得下次買雞丸會比較好."郁景希牽著郁老太太的手,另一只手里是一串魚丸.

郁老太太慈愛地看著孫子:"明天去奶奶家,讓張阿姨給你做青菜雞丸燙."

著,郁老太太推開了病房的門,然後,瞧見了里面的一幕,一時笑容有些僵硬了.

郁景希也忘了吃魚丸,看到摟著白筱的裴祁佑時,頭頂差點蹭出兩簇火苗來.

"……這."郁老太太看看白筱,又看看裴祁佑,一時腦子沒轉過彎來.

白筱怎麼也沒想到,這一幕會被郁老太太看到,她張了張嘴:"媽……"想要解釋,卻又不知道從何起,她怕越越亂,但不,勢必會讓老太太察覺到什麼,盡管裴祁佑已經放開了她.

以前,她需要他關心的時候,他眼睛也不眨一下,現在,她已經不需要了,他卻總是出現在她的視線里.

郁老太太抬手,指著對面的兩人:"你們這是……"

"怎麼站在門口?"老太太的身後,突然響起郁紹庭低沉又有磁性的聲音.

白筱看到郁紹庭,原本一顆懸著的心就放下來.

那邊,郁老太太瞧見兒子來了,很詫異,隨後又關切地問:"那邊怎麼樣了?"

郁紹庭深沉的視線,越過老太太,落在裴祁佑身上:"到了?"

語氣就像是老熟人打招呼,簡簡單單的兩個字,聽在旁人耳里,那意思就是——裴祁佑是郁紹庭叫過來的.

裴祁佑回望著郁紹庭,垂在身側的雙手,漸漸地握緊,他臉上沒有任何的表,白筱就站在他身邊,他們兩人的距離不到十公分,剛才,他抱著她的時候,仿佛回到了曾經兩人熱戀時的悸動.

返回:愛你入骨·隱婚總裁,請簽字
上篇:我只問你,郁紹庭,你愛她嗎?
下篇:郁紹庭,你個卑鄙人!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