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愛你入骨·隱婚總裁,請簽字
後媽要把後兒子賣掉了!救命!【重要人物登場】

"今天上午十一點的動車?"白筱看了看身邊撚著草莓吃得津津有味的郁景希.

電話那頭,聽出白筱的不願,連忙懇求:"白老師,你就發發善心吧,這次活動有重要嘉賓!"

郁景希好奇地看白筱,歪著腦袋,好像在問誰的電話呀?

白筱一邊聽著對方講話,一邊張開嘴,眼神示意家伙,郁景希立刻狗腿地選了個大草莓送到她嘴邊.

"要是一般的活動我們也不會趕到C市去了,但這次意義非凡啊!"

C市?白筱咀嚼著草莓,心里想的是——如果她沒記錯,郁紹庭也是去了C市出差.

"你是學提琴的,應該也聽過著名的華裔提琴家JY吧?JY前幾天回國了,他還在訪談上提到這次活動,想要在年輕一代里選一位學生,親自授課教學.這次不僅僅是學校的意思,還有那些家長,都希望我們能帶學生過去試試."

"臨時要我去哪兒找位熟悉又放心的提琴老師?白老師,看在咱們同事這麼久的份上,幫我這一次."

當初白筱能進藝術中心,這位負責人放了一定的水,如今看他這麼為難,想了想,還是答應了.

"那你把相關信息都發到我郵箱里."白筱看了看時間,距離開車還有兩個多時.

郁景希看她掛了電話,湊過來:"誰呀?是不是有什麼急事?"

"景希,我有急事要出差,先把你送到你奶奶家,明天我回來後去接你."白筱邊用皮筋紮頭發邊.

"那你去哪兒?"郁景希滑下沙發,捧著淘籮,跟在她後面.

白筱拿了個行李箱,往里面裝了一套睡衣和內/衣褲:"C市,帶幾個學生去參加活動."

郁景希黑琉璃般的眼珠子骨碌碌一轉,看白筱蹲在那整理東西,乖巧地:"那我也去收拾自己的東西."

完,一溜煙地跑出了主臥.

白筱欣慰于郁景希的懂事,等她拎著行李和提琴琴盒出來,郁景希已經背著大書包坐在沙發上.

看到她下樓,家伙站起來:"好了嗎?"

"嗯."白筱摸了摸郁景希的頭,看了眼肥嘟嘟的'肉圓’:"准備好咱們就出發吧."

郁景希很積極地跑到玄關處開始換鞋,白筱拿來狗鏈子,剛要給'肉圓’戴上,郁景希道:"那個,不用帶上肉圓的,梁叔叔在家呢,他會照顧好肉圓,還有那兩只倉鼠."

"不把肉圓帶到你奶奶家去嗎?"平日里,家伙是能帶著'肉圓’就絕不錯失機會.

郁景希撓了撓耳根子:"你不是趕時間嗎?帶著狗不方便,梁叔叔照顧狗很有經驗的."

時間緊迫,白筱不疑有他,讓梁司機送他們先去軍區大院.

結果上了車,郁景希趴著駕駛座:"梁叔叔,先去車站吧."

"不行,我先送你去你奶奶家."白筱雖然趕時間,但對她來,看到郁景希安全到大院才是最重要的.

郁景希坐回到她的身邊:"沒關系的,先去大院你要是遲到了怎麼辦?"

白筱還是不放心.

"以前你沒在,梁叔叔也經常送我去奶奶家,你是不是,梁叔叔?"

梁笑,"是呀,白姐,你放心吧,等會兒我一定把少爺送過去."

白筱這才答應先去車站.

——————————

藝術中人的負責人和四位學生已經都到了車站.

白筱下車拿了行李,郁景希也從車里爬出來,亦趨亦步地跟著她就要往火車站里去.

"景希,你跟梁叔叔去大院吧."白筱,那邊梁也下了車.

郁景希抿著嘴,搖頭:"我送你上車再走."

家伙的表現很好,也不多話,一直乖巧地跟在白筱身邊,不讓白筱因為他多操一份心.

進了候車廳,白筱找到其他人,其中有人認出了郁景希:"這不是——"

郁景希背著大書包,緊貼著白筱而站,白筱摸著他的腦袋瓜,笑道:"景希是來送我的."

白筱也沒郁景希跟自己什麼關系,藝術中心負責人看出白筱不想多,也就沒再八卦地追問,開始跟白筱討論這次活動的注意事項,到十點五十分時,開始排隊檢票,白筱打電話給等在車里的梁,讓他來帶走郁景希.

見梁來了,郁景希趴在白筱的行李箱上,怎麼也不肯撒手,手緊緊地攀著拉杆:"我也要一起去!"

"景希乖,我明天下午就回來,還給你帶禮物好不好?"白筱有點急,檢票快要開始了.

梁去抱開郁景希,家伙蹬著腳耍無賴:"後媽要把後兒子賣掉了!救命!"

最後兩個字喊地短促又尖銳,一下次吸引了不少乘客的矚目.

"……"白筱頭疼,在家伙跟前蹲下:"老師有要緊事,你剛才不是答應的好好的嗎?"

郁景希掙脫了梁的束縛,一把圈住白筱的脖子,撞得她差點坐在地上:"我現在後悔了,你不去我就不去!"

恐怕不是後悔,是一早就謀劃好了吧?

藝術中心的負責人在旁邊搭腔:"如果白老師能照顧得過來,再帶上一個孩子其實也沒關系."

"照顧得過來,照顧得過來!"不等白筱回答,郁景希已經嚷嚷上.

白筱無奈:"就算我想帶你去,買車票要身份證或戶口本——"

她話還沒完,郁景希放開她,扒拉開大書包的拉鏈,從里面拿出了幾個證件,甚至連出國護照都有.

白筱:"……"

——————————

郁景希如願以償地坐上動車,愈發乖巧,拎著白筱的提琴琴盒,一邊嘴甜地叫男乘客幫白筱把行李箱擱到上方的架子上,然後手拉了拉白筱的衣服:"白,你生氣了?"

"沒有."白筱好歹地跟別人換了座位,才跟家伙坐在一塊兒.

郁景希挺著肚子,在座位上扭來扭去,看到旁邊有孩子吃冰淇淋,立刻湊到白筱跟前:"我也想吃."

白筱輕敲了他的額頭,在推車過來時,還是買了一份哈根達斯.

家伙喜滋滋地吃著冰激凌,趴在窗邊看風景,瞪大的眼睛里滿是驚奇,把整張臉都貼在了玻璃上.

白筱拿出手機,算著時間,郁紹庭應該快到C市了,但又怕他還在開車,猶豫了會兒還是沒打電話.

郁景希轉回頭就看到白筱糾結的樣子,"白,你干嘛呢?"

"沒什麼."白筱收起手機,翻看剛才負責人給他的活動宣傳冊.

負責人這麼重視這次活動,白筱也只能臨時抱佛腳,趁著這幾時的車程多了解一些,她一頁頁看下去,翻到特邀嘉賓那一頁,JY徐?白筱的視線落在那張照片上,是個溫文爾雅的中年男人.

白筱自然知道這位JY徐,她學琴那會兒,沒少聽人誇贊這位堪稱神童的提琴家,只是,她不是專業拉提琴的,所以也不會刻意跑去結交這些大家,這回,還是她第一次見JY徐本人.

"白,如果我我認識他,你會不會很激動?"家伙把勺子伸過來,點在圖片上.

眼看照片上沾了冰激凌,白筱一拍家伙的肉手:"別搗亂,要是弄髒了,就把你從動車上扔下去."

"後媽."郁景希哼唧著,舀了一大勺冰激凌放進嘴里,轉開了頭.

郁景希活躍了一陣,吃完冰激凌就趴在白筱腿上睡著了,睡前沒忘記交代:"到了記得喊醒我啊."

白筱低頭看著家伙粉嘟嘟的嘴,又望向窗外後退的路景,忽然間,很想念他.

已經下午一點多,應該抵達酒店了吧?

白筱捏著手機遲疑再三,終究還是撥了他的號碼,屏住呼吸等待著……

"到C市了嗎?"那頭一接起,白筱就迫不及待地開了口,完才意識到自己的急切,窘然.

"等等……我去外面接."電話里,他的聲音很客套,白筱猜到他現在應該不方便.

想跟他不用出去了,想要就這樣掛了電話,可又舍不得,直到他的聲音又響起,不再是方才公事公辦的語調,"怎麼突然打電話?"

白筱抿了抿唇,不上來理由,只好隨便扯了一個:"你把外婆送回家了嗎?"

"……嗯,沒別的事了?"

白筱:"你在干嘛?"

"……"

白筱通過聽筒,聽見他跟人的寒暄聲,忍不住問:"我是不是又打擾你工作了?"

"沒有……這兩天家里李嬸不在,要不想做飯就去大院吃,我跟那邊過了."

白筱很少聽他一下子這麼多話,握著手機,舒適地靠在座位上:"你先去忙吧."

"……好."完,卻不見他掛電話.

白筱也沒掛,兩個人也不話,就這樣,安靜地聽著對方的呼吸聲.

"怎麼不掛電話?"白筱道.

"……現在在做什麼?"

白筱看了眼睡得流口水的郁景希,突然不想告訴郁紹庭自己在去C市的動車上,她想要給他一個驚喜.

"話."

白筱隨口謅道:"正准備做午飯."

"這都幾點了,你才剛做午飯?"

"……"白筱臉,卻是不答反問:"你在C市住哪兒?那邊條件怎麼樣?"

"你問這些想干什麼?"

白筱想到憑郁紹庭的警惕跟處事經驗,再問恐怕會被覺察到什麼:"關心關心你,難道不可以嗎?"

那邊傳來他一聲輕笑,過了會兒,他:"去做飯吧."

——————————

動車下午三點抵達C市,主辦方特意派了巴士來接這次來參加活動的學生,下榻的是一家四星級酒店.

具體活動時間是在周日上午.

把行李放在房間,白筱接到負責人電話,就帶郁景希一起去舉辦活動的那個大宴會廳.

郁景希一開始表現很好,但漸漸地,就開始原形畢露.

進了宴會廳,看著那些拉提琴的學生跟幾位正在教學生的老師,嘰嘰喳喳地開始評頭論足.

"白,你看那個人,好好笑,拉得比二胡還難聽."

"還有那個那個,白,拉提琴的可以長得那麼黑嗎?要是不開燈,會不會看不到他呀?"

家伙的毒舌是襲承了郁紹庭的基因,白筱看他沒壓著聲,忙捂住他的嘴:"郁景希,注意你的辭."

"唔唔……"郁景希睜大眼,一臉的委屈.

"不能這樣知道嗎?"白筱低聲道:"你要再這麼亂話,我明天就不能帶你過來了."

家伙眨了眨眼,白筱松了手,他提了提褲子,撇著嘴角:"我尿急."

"我帶你去洗手間."正巧,負責人喊白筱,讓她過去指導一個學生.

"去吧去吧,我認得洗手間在哪兒."

洗手間就在宴會廳旁邊,剛才過來時白筱也看到了,但還是不放心:"你等等,我跟他們一聲."

白筱跟負責人交代完,一轉身,哪里還有郁景希的人影?!

整個宴會廳里也沒有那道的身影.

想到他剛要尿尿,白筱忙跑去洗手間,她不好進男廁所,只好請一個男士幫忙.

過了會兒,男士出來,搖頭:"里面沒有孩子,我喊了名字,也沒人應."

白筱道了謝,又在附近找了找,也問了人,都沒看到孩子,想到了什麼,她上了樓梯,幾乎是同時,電梯門開了,白筱正焦急在尋找的人兒提著褲子從里面出來,東張西望地走去宴會廳.

——————————

白筱剛上二樓,就跟迎面下樓來的女人撞到了一塊兒.

"徐姐,你有沒有怎麼樣?"旁邊有人緊張道.

白筱抬頭,是一個打扮干練又漂亮的女人,一頭黑短發,精致的五官透著一股英氣,穿著淺綠色的西裝外套,白色的腳褲,此刻正被身後的人扶住,有人沖白筱不悅道:"你難道沒看到前面有人嗎?"

"不好意思."白筱道歉:"我急著找人,沒注意."

"沒關系,ELVA,走吧."那位"徐姐"扭頭制止了還要指責的下屬.

等她們從身邊走過,白筱才跑著去二樓洗手間,拉了人問,對方剛看到一個孩坐電梯下樓去了.

白筱手機響了,接起:"喂,你好."

聽到郁景希的聲音,白筱更急了:"你在哪兒?不是過讓你別亂跑嗎?!"

郁景希聽出白筱不高興,"我在一樓貴賓室,白你過來找我好不好?"

掛了電話,白筱匆匆下樓,又遇到了那位跟她撞一起的"徐姐",她正跟幾個男人在邊上話.

白筱依稀記得,這幾個男人剛才在宴會廳也出現過.

但這會兒,白筱滿腦子都是郁景希,哪還有閑工夫去想別的,甚至都沒思考郁景希為什麼會去貴賓室.貴賓室就在宴會廳旁邊,白筱沒有貿然進去,而是敲了敲門,然後才輕輕地推開門.

郁景希正坐在沙發上,一邊吃蛋撻一邊看電視,還發出呵呵的笑聲.

真是個沒心沒肺的壞蛋!

聽到開門聲,郁景希轉頭,看到板著臉的白筱,立刻丟下蛋撻,跑過來:"白,來了啊."

"你怎麼到處亂跑?"白筱忍不住訓話:"我都了會帶你去洗手間,你這樣不跟我一聲就走了,要是被壞人拐走了怎麼辦?郁景希,你以後要再這樣的話,我真的沒辦法再帶你出來."

"我的樣子長得像壞人?"一道溫潤低沉的男聲在白筱身後響起.

郁景希看到來人,就像看到了救星,高聲喊道:"外公!"

返回:愛你入骨·隱婚總裁,請簽字
上篇:後媽要把後兒子賣掉了!救命!【重要人物登場】
下篇:姓白啊,這個姓氏可不常見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