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愛你入骨·隱婚總裁,請簽字
半夜出現在家門口的男人

"你確定以及肯定要離婚?不會後悔?"葉和歡又問了一遍.

白筱很認真地點頭:"都到這一步了,我還有什麼好後悔的."

葉和歡也嚴肅了表,"如果你真這麼定了,那明天我就幫你去公司問問,有誰認識好的律師."

倘若裴祁佑是個普通的男人,那隨便找個律師就可以了,但對方是以裴氏為基礎的少總,白筱在這場婚姻里受了那麼多委屈,作為朋友絕對不能看著她在離婚的事上也吃虧.

"這回一定幫你請個大狀!該給你的一樣也不能少!而且他是過錯方,必須多宰一點!"

白筱轉動著手里的杯子,"其實不用那麼麻煩,只要能順順利利離婚就好了."

"你們是在討論離婚財產分割問題嗎?"郁景希忽然回過頭插話.

葉和歡:"大人話,孩子插什麼嘴?"

郁景希抿了抿嘴,看向白筱,"白,你一直跟大嬸住,你老公不會不開心嗎?"

白筱語塞,倒是葉和歡替她回答了:"你家白跟她老公就沒真正*過."

葉和歡特意在"*"兩個字上咬了重音,然後子被扯了下,是白筱警告的眼神.

"他個屁孩才幾歲,哪聽得懂,你就別瞎操心了."葉和歡不甚在意地擺手.

郁景希已經放下鉛筆站起來,"不好意思,我去上趟廁所."

白筱主動讓開道,"去吧."

"白,我想順便把書包放到你房間,所以……可以用你房間里的廁所嗎?"

白筱笑著摸摸他的腦袋,默許了.

等郁景希抱著大書包進了臥室,葉和歡對白筱:"你這樣,很容易惹禍上身的."

"他不過是缺乏母愛,剛好我最近心也糟糕,有他陪著我總好過我胡思亂想得抑郁症."

葉和歡望著不以為然的白筱,歎了口氣,"那你到時被坑了別來找我哭."

白筱偏過身跟葉和歡面對面,雙手搭在好友的肩上,"和歡,我知道你關心我,但景希是個好孩子."

————————

與此同時,白筱口中的"好孩子"提著褲子從衛浴間里出來.

他趴到臥室門口偷聽了一陣,然後到*邊坐下,從口袋里掏出一支迷你手機.

這是今天放學郁家老太太特意帶了孫子去商場里買的,一個買得開心,一個收得滿意.

雖然跟郁紹庭之間存在不可調和的矛盾,但現在有求于人家,郁景希還是決定舍下面子.

在撥通電/話前,郁景希清了清嗓子.

原以為要打好幾次才會通,結果響了兩聲就被接起,"什麼事?"

低沉的男中音極富磁性,郁景希愣了一下,隨即正襟危坐,"爸爸,能幫個忙嗎?"

"……什麼忙?"

郁景希往門口方向看了看,對著話筒輕聲:"白要離婚,你讓沈伯伯幫她打官司吧."

"……"

以為自家老爸不答應,郁景希緊接著道:"爸爸,我知道你對白有誤會,但剛才我聽她們話,原來白一直都沒跟她老公一起住過,而且也是那個男人對不起白,所以白還是好姑娘."

郁景希在*上挪了挪屁股,抬頭透過窗戶,看到陽台上晾著的衣服.

一條印著喜洋洋的四角短褲正迎風飄動.

看郁紹庭還是沒爽快地答應,郁景希很緊張:"爸爸,我不想辜負給我洗內/褲的女人."

"……你在哪?"

郁景希:"……白家."

下一秒,手機里傳來忙音.

————————

機場門口,秘書景行推著行李箱出來:"郁總,行李已經拿到了."

郁紹庭收起手機,就直接上了車.

車子開去了軍區大院.

下車時看到司機去後備箱拿行李,郁紹庭側頭交代:"放著吧."

————————

郁紹庭一進屋子,老太太就笑容滿面地從樓上下來:"出差回來了?"

輕應了一聲,郁紹庭解開領帶在客廳沙發坐下,老太太已經走到他旁邊.

"以後少往國外跑,男人年紀大了就該著家,不然媳婦跟人跑了,就跟你二哥一個德行."

郁紹庭管自己倒了杯水喝,沒理會老太太.

老太太也不介意,語重心長地:"三啊……"

郁紹庭終于抬了頭,"媽,我已經了很多次,不要喊我三."

老太太被兒子不耐煩的口吻傷到了,了眼眶:"我生你養你,現在連乳名都喊不得了?時候,我一喊三,你就穿著開襠褲笑呵呵地跑過來,纏著我一聲又一聲喊媽媽,現在是兒大不由娘了."

"……"

老太太多愁傷感的性子過去就過去,拽著郁紹庭的子,"三哪,既然跟白老師看對眼了,什麼時候有空帶人家到家里來坐坐,你爸爸也想見她呢."

郁紹庭喝了口水潤喉:"誰告訴你我跟什麼白老師看對眼了?"

老太太一怔,一頭霧水:"難道不是嗎?不然你找你路叔叔大半夜給人家外婆看病?"

郁紹庭跟殷切望著自己的老太太對視三秒,然後移開眼,擱下被子,拿了外套就起身,"我先回去了."

"噯,我話還沒完呢!"但回答老太太的是合上的門聲.

————————

"郁總,是回沁園嗎?"一坐進車里,司機就扭過頭來詢問.

郁紹庭靠在座位上閉目養神.

過了一會兒,他又睜開眼,"在前面路邊停車,然後你自己打車回去."

————————

白筱正坐在客廳長毛地毯上,輔導郁景希做功課,門鈴就響了.

她回頭看了看時間,這麼晚了,怎麼還有人來?

當她打開門看到仿若天降的郁紹庭時,愣是沒有反應過來.

純黑的修身西裝,筆挺如刀裁,勾勒出他頎長英挺的身形,白得像被漂過的襯衫,沒有系領帶,他一手抄在褲袋里,一手拖著拉杆箱,抿著薄唇,微蹙眉頭,站在那里,給人高不可攀的矜貴氣度.

經過上回的事,再見到郁紹庭,白筱有種不出來的別扭跟尷尬.

"白,誰來咱們家了?"郁景希一副男主人架勢地過來,看到郁紹庭時下意識地縮了縮脖子,"爸爸."

郁紹庭"嗯"了一聲,就沒有了下文.

三個人就那麼僵持在公寓門口.

郁景希從白筱身後探出頭:"爸爸,你到這里來干什麼?"

語氣里的嫌棄跟不滿就連白筱也聽出來了,郁紹庭的臉黑了一半,"收拾東西,跟我回去."

"啊?"郁景希抓緊白筱的裙子,"可是我今晚已經決定跟白睡了."

郁紹庭的視線投向白筱,白筱像是受到某股力量的牽引,抬頭就對上他深邃的黑眸.

不可否認,郁紹庭的眼睛是白筱見過最好看的,又黑又有神,卻又令人揣摩不到他眼底的那抹幽深,當他直直地望著你的時候,你會覺得自己仿佛面對一部透視儀,將所有秘密都暴露在他眼皮底下.

而此刻,白筱想起的是那天在洗手間里,他吐出煙圈,在煙霧嫋嫋後那雙半眯起的眼睛.

所有旖旎緋的畫面重新組合清晰地映入她的大腦里.

轉開眼的時候,白筱的臉跟脖子已經透,她的手指緊緊地攥住門框.

"喲,白你家來客人了?"住在隔壁的鄰居下班回來.

白筱沖她笑了笑,發現對方還盯著自己看,才想起了什麼,抬頭看郁紹庭,"要進來坐坐嗎?"

郁紹庭睜著一雙漆黑的眼睛看她.

鄰居還在那里開門,偶爾還往白筱這邊看一眼.

本把門口擋得嚴實的白筱只好讓開道,硬著頭皮又問了遍:"外面冷,進來坐會兒吧."

其實白筱心里想的是郁紹庭禮貌地點下頭,然後冷冷地回絕:"不用了."之後領著郁景希離開.

但實際況是——

郁紹庭什麼也沒,拎起拉杆箱,越過她徑直走進了公寓.

白筱:"……"

郁景希跟在白筱後面吹鼻子瞪眼,爸爸真是越來越不要臉,為了阻止他跟白居然都上/門來了!

返回:愛你入骨·隱婚總裁,請簽字
上篇:腳踝處的曼陀羅
下篇:喜歡,有多喜歡?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