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9章
提彬的“獵鷹者”號飛機那幾乎稱得上完美的機艙,此刻已被覆蓋了一層薄薄的鋼片。空氣被壓縮了,散發出一股丙烷的味道。貝祖·法希將所有人都打發走,他獨自一人坐著,手拿著飲料以及在提彬保險櫃里找到的沉重的木盒。 他的手指滑過那朵鑲嵌的玫瑰,並把那裝飾精美的蓋子舉起來。他在里頭發現了一個上面標有字母轉盤的圓石筒。這五個字母拼起來就是SOFIA。法希盯著那五個字母,看了很長時間,然後把那圓柱體從襯墊上拿起來仔細的檢查,生怕漏掉其中的某個部分。 法系將圓柱體放回了木盒,然後透過飛機的窗口,茫然地看著外面的停機庫,腦子里還在想剛才跟索菲進行的簡短談話,以及剛從維萊特莊園PTS那里發來的消息。突然一陣電話鈴響,才將他從白日夢中驚醒過來。 電話是法國中央警署的接線總機轉過來的。調度員一上來就不停地道歉,說蘇黎世儲蓄銀行的總裁不斷地打電話過來,盡管他們反複地告訴他中尉出差到倫敦去了,但他仍舊打電話來。法希很不情願地讓接線員把電話接過來。 “韋爾內先生,”法希還沒等那人開口,就先說道:“我很抱歉剛才沒打電話給你。我總是很忙。我已經答應過你,不會讓你銀行的名字出現在各家媒體上。所以,你還有什麼放心不下的呢?” 聽得出韋爾內的語氣里有些不安,他告訴法希,蘭登與索菲如何將木盒子從銀行里弄出來,又是怎樣說服他協助他們逃跑。“然而當我聽說他倆有罪在身時,我就把車開到路邊,要他們把盒子還給我,但他們卻攻擊我,並開著我的車走了。” “原來你還在關心紫檀木盒子啊。”法希看了看鑲嵌在蓋子上的玫瑰,然後又輕輕地揭開蓋子,露出那白色的圓柱體。“那你告訴我,里面都放了些什麼東西?” “里面倒沒有什麼好東西。”韋爾內情緒激動起來:“我只是擔心銀行的名聲會受到損害。此前我們銀行還從沒遇到過搶劫事件,從來沒有。如果我不能幫客戶找回這件東西,我們的名聲就會毀了。” “你剛才說索菲和蘭登有密碼,也有鑰匙,那你憑什麼說他們盜走了盒子呢?” “他們今晚殺了人,也包括索菲·奈芙的祖父在內。他們的鑰匙和密碼,很明顯是通過非正當手段得到的。” “韋爾內先生,你的背景資料和興趣愛好我手下的人都已經調查的很清楚了。顯然你是位頗有教養並且情趣高雅的人。我也想象得出,你跟我一樣,是一位很講信義的正派人。這樣吧,我以警察局上尉的名義向你保證,不單是你的盒子,就連你銀行的信譽問題,都不會有絲毫的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