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6章
蘭登看到,索菲還沉浸在講述目睹“神婚”經曆時顫栗的情緒里。對他而言,他聽到她的講述後大為驚奇。索菲不但親眼看到儀式的整個過程,而且還親眼看到她祖父自始至終是該儀式的參與者……郇山隱修會的大師。這可是很有智慧的一幫人。達·芬奇、波提切利、埃撒克·牛頓、維克多·雨果、讓·考克托……還有雅克·索尼埃。 “我不知道我還能跟你說些什麼。”蘭登輕輕地說。 索菲雙眼放出綠光,充滿了恐懼。“他待我就像待自己的親生女兒一樣。” 蘭登終于明白他們談話時索菲眼里流露出的情感——是懊悔,讓人覺得寥遠而又深沉。此前,索菲·奈芙一直在回避她的祖父,然而現在,她總算學會以一種全新的眼光去看待他了。 艙外,黎明的腳步是越來越快了,那粉紅色的氤氳,正從飛機的右舷彌漫開來。而他們下面的那個星球,依舊是漆黑的一片。 “我說伙計,要不要吃點什麼?”提彬又回到他們中間,頗有幾分自得。他拿來了幾聽可樂,還有一盒陳放了很久的餅干。他一邊分東西給他們,一邊為東西不多而拼命地道歉。“我們的伙計修道士還沒開口招認呢,”他唱歌似地說道:“不過,還是多給他一點時間吧。”他咬了口餅干,看著那首詩:“親愛的,有什麼進展沒有?”他望著索菲:“你祖父到底想告訴我們什麼呢?那塊基石,那塊被聖殿騎士歌頌過的基石究竟在哪里呢?” 索菲搖搖頭,一言不發。 就在提彬再次揣摩那首詩的當兒,蘭登開了一罐可樂,轉身面對著窗戶。他的腦海里又浮現出那些秘密儀式和尚待破譯的密碼。“聖殿騎士贊美的基石,就是開啟此門的鑰匙。”他呷了一大口可樂。聖殿騎士贊美的基石。可樂還有點熱呢。 黑夜的面紗很快被曙光揭去,蘭登目睹了晝夜的更換,他看到了飛機下面波光粼粼的海洋。到了英吉利海峽,就不用等上那麼久了。 蘭登倒是希望這黎明的曙光能夠將他混沌一片的思維點亮,然而艙外越是明亮,他對真相的把握就越是迷惘。他仿佛聽到了五步抑揚格的節奏以及人們反複的吟唱,“神婚”與神聖儀式上的聲音,在和著飛機的轟鳴聲回響。 聖殿騎士贊美的基石。 飛機再次著陸了。這時,蘭登的腦海里突然閃過感悟的光芒。他狠命的把喝光的可樂罐子砸了下去。“你不會相信的,”他轉身對其他人說:“這塊聖殿騎士贊美的基石——我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 提彬看著著碟子:“這麼說你知道基石在哪里了?” 蘭登笑了笑:“我不知道它在哪里,可我知道它是什麼。” 索菲俯身過來傾聽。 “我認為headstone就取它的字面意義,是指石頭,而不是什麼墳墓的基石。”蘭登解釋說,內心充滿了某人在學術上取得突破進展時特有的那種熟悉的喜悅。 “你是說石頭?”提彬緊跟著問。 索菲似乎同樣感到茫然。 “雷爵士,在宗教法庭肆意鎮壓異教徒期間,教會不是誣蔑聖殿騎士們都是異教徒嗎?”蘭登轉過身子說。 “對呀,他們羅列了許多罪名,什麼雞奸啦,往十字架上撒尿啦,瞎搞鬼神崇拜啦,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在這些罪名里不是還提到盲目崇拜神像這一項嗎?具體說來,就是教會指責聖殿騎士們秘密舉行向石像祈禱的儀式……而這座石像,就是異教神……” “你是指鮑芙默神!”提彬失聲叫了出來:“天哪,羅伯特,你說得太對了!你說的就是那塊被聖殿騎士贊美過的石頭!” 蘭登趕快給索菲解釋,告訴她鮑芙默神是異教徒掌管生殖的神,是與人類的生殖能力聯系在一起的。鮑芙默神的頭是羊的形狀,羊是具有旺盛生命力的普遍標志。聖殿騎士們圍著它的頭部石像,念著祈禱詞,以此來表達他們對鮑芙默神的敬意。 “鮑芙默神,”提彬嗤嗤地笑道:“舉行這種儀式就是歌頌通過性的結合來創造生命的神奇,可是克雷芒教皇卻讓大家相信鮑芙默神的頭其實是魔鬼的頭。這位教皇利用鮑芙默神的頭大做文章,把它當作反對聖殿騎士的重要突破口。” 蘭登對此表示贊同。現代人信仰一種長角的被稱作撒旦的鬼神,其曆史可追溯到對鮑芙默神的崇拜上,教會企圖將這尊長角的象征生命力的神貶為邪惡的標志。教會很明顯取得了成功,盡管不是全面意義上的。在美國人慶祝傳統的“感恩節”的餐桌上,仍然可以看到帶有異教色彩的、各種長角的具有旺盛生命力的東西。裝滿花果象征豐饒的羊角,是獻給鮑芙默神生命力的禮贊,這在天神宙斯受到一只山羊的哺育以後就有了。這只山羊折斷了角,但它的角卻變戲法似的裝滿了水果。鮑芙默神也出現在群像里,有些愛開玩笑的人,在朋友的腦後伸出兩根手指,作出V字形的手勢。當然,這些愛搞惡作劇的人,又有幾人會意識到他們作出俏皮的手勢,其實是在為被他們嘲弄的人的旺盛的生命力做廣告呢? “是的,是的。”提彬激動地說。“鮑芙默神一定是詩里所提到的,那塊被聖殿騎士們贊美過的基石。” “好啦,”索菲接過話:“但如果鮑芙默神就是那塊被聖殿騎士們贊美過的基石的話,那我們就又碰上了一個進退兩難的難題了。”她指著密碼盒上的刻度盤。“鮑芙默這個詞有八個字母,但我們要找的只是五個字母的詞呢。” 提彬笑得更歡了。“親愛的,這樣一來,埃特巴什碼就能派上用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