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4章
提彬坐在靠背長沙發上,把那個木盒攬在膝蓋上.慢慢地欣賞著鑲在盒蓋上的那朵精美的玫瑰。今晚成了我一生中最奇特、最不可思議的夜晚。 索菲靠著蘭登站在提彬的身後,輕聲說道:“打開蓋子吧。” 提彬微笑了起來。別催我呀。他已經花了十幾年時間來尋找楔石了,現在要好好地珍惜每一秒。他撫摸著木質的盒蓋,感覺著玫瑰花紋的質地。 “玫瑰花,”他輕聲念道。玫瑰就代表著抹大拉,就代表著聖杯。玫瑰就是指引方向的羅盤。提彬覺得自己真愚蠢。多年以來,他遍訪了法國的天主教堂和基督教禮拜堂,為他那附帶特殊要求的參觀花費了大量的金錢。他仔細地查看了幾千個玫瑰窗格下的拱門,為的就是尋找一塊刻著密碼的楔石。玫瑰花標記下的一把石頭鑰匙。 提彬拔開盒蓋上的閂子,將盒蓋掀開。 當他看到盒里的東西時,馬上就肯定那是楔石。那是一個石頭做成的圓筒,由幾個刻滿字母的環形轉盤疊加而成。出乎意料,他竟覺得自己對這個裝置非常熟悉。 索菲說道:“這是根據達,芬奇日記上的記載制作的。祖父非常喜愛制作這種東西。” 當然了,提彬一下子明白了過來。他見過密碼筒草圖和後來的設計圖。尋找聖杯的關鍵線索就在這個石筒里。提彬把沉甸甸的密碼筒從盒子里輕輕地取出,慢慢地舉起來。雖然他不知道怎樣打開它,可他覺得自己的命運也藏在里面。當遭受挫折的時候,提彬曾懷疑他畢生的追求能否得到回報。現在,這些疑惑都煙消云散了。聖杯傳說創立時的古老的詞句在他耳邊響起: 你不用去找聖杯,聖杯會來找你。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今晚,聖杯的秘密主動進了自己家門。 索菲和提彬坐在沙發上拿著密碼筒討論里面的醋、外面的轉盤和破解它的密碼,蘭登則拿起那個紫檀木的盒子,穿過房間,走到一個光線很好的桌子旁,仔細地端詳起來。提彬的話在他耳邊回響: 尋找聖杯的線索就藏在玫瑰的標記下面。 蘭登端起木盒,湊近燈光,仔細地查看著盒蓋上的玫瑰。雖然他對木工和鑲嵌藝術不是很在行,但看著這朵玫瑰,他還是回想起了馬德里城外一座西班牙寺廟里的瓦片天花板。那里的天花板世界聞名,因為在寺廟建成三百年之後,天花板上的瓦片開始脫落,露出了三百年前書寫在石膏下面的經文。 蘭登又看了看這朵玫瑰。 玫瑰下面。 五瓣玫瑰。 秘密。 他身後的走廊里突然傳來“嘭”的一聲,蘭登轉身一看,除了陰影什麼也沒有。“可能是提彬的男傭剛剛走了過去。”蘭登想道。他轉回身看著盒子。他用手指摸著那朵光滑的玫瑰,心想:“能不能把玫瑰撬出來呢?’,可是盒子制作精良,蘭登懷疑只有用剃須刀那樣薄的刀片才能伸進玫瑰和盒蓋之間的縫隙里。 他打開盒子,仔細地查看了蓋子的里層。里面也很光滑。他把盒子轉了一個方向,突然,他發現好像有束光從盒子正中央穿了進來。他合上蓋子,從外側檢查那朵嵌進去的玫瑰。沒有孔。 它不透光。 蘭登把盒子放在桌上,掃視了一下周圍,看見堆紙上有一把裁紙刀。他拿起裁紙刀,走回盒子旁邊,打開盒蓋,又仔細地研究起那個小孔來。他將刀頭塞進小孔里,輕輕一推。根本沒費什麼勁,他就聽到一個東西“嗒”一聲輕輕落在桌上。他蓋上盒蓋,打量那個掉落下來的小玩意兒。那是一塊小小的木頭,有骰子那麼大。原來鑲嵌在盒蓋上的木質玫瑰彈了出來,落到了桌上。 蘭登驚異地望著原先鑲嵌玫瑰的地方。那里刻著四行雋秀的文字,而這些文字蘭登從未見過。 蘭登琢磨著,這像是閃族語,可我不認識。 突然,蘭登發覺身後有動靜。不知什麼東西猛地擊中了他的頭部,使他跪倒在地。 倒下的瞬間,他好像看到一個舉槍的白面鬼在頭頂上盤旋。接著,他失去了知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