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章
“雷,我是被冤枉的。”蘭登說道,盡量保持著鎮定。“你是了解我的。我絕對不會殺人。” 提彬的口氣依然嚴厲。“羅伯特,你殺人的事已經上了電視。上帝啊,你知道當局正在通緝你嗎?” “知道。” “那你就濫用了我對你的信任。你竟然跑到我這里來,還藏在我家里跟我大談聖杯。你這樣給我帶來危險,真讓我吃驚。” “可我沒殺人。” “雅克·索尼埃遇害了,警察說是你干的。”提彬看上去非常傷心,“這樣一個對藝術作出巨大貢獻的人……” “先生?’’男傭走到書房的門口,抱著胳膊站在提彬身後。“要我把他們趕出去嗎?” “請允許我這樣做。”提彬蹣跚著穿過書房,打開玻璃門上的鎖,猛地將門向外推開。“請去找你們的車,然後離開。” 索菲沒有動。“我們有關于隱修會楔石的消息。” 提彬瞪著她看了幾秒鍾,輕蔑地說:“垂死掙紮。蘭登知道我非常想找到它。” 蘭登說道:“她說的是真的。這就是我們來找你的原因。我們想跟你討論關于楔石的事情。” 男傭插話道:“離開這里,否則我要報警了。” 蘭登輕聲說:“雷,我們知道它在哪里。” 提彬渾身顫抖了一下,幾乎失去平衡。 雷米氣勢洶洶地穿過房間,走了過來。“馬上離開!否則我要強行……” “雷米!”提彬轉過身,呵斥道。“讓我們單獨呆一會兒。” 男傭張口結舌。“先生?我必須要保護您。這些人是……” “你先出去,我自己處理這事。”提彬指著走廊說道。 雷米愣了一會兒,像喪家之犬一樣垂頭喪氣地走了。 清涼的晚風從打開的門里吹進來。提彬轉過身,將信將疑地問索菲和蘭登:“你們最好說真話。關于楔石,你們都知道些什麼呢?” 書房外面茂密的灌木叢中,塞拉斯緊緊地攥著手槍,瞪大雙眼朝玻璃門里張望。他剛剛繞著這座房子轉了一圈,發現蘭登和那個女人正在那間寬大的書房里談話。他正想往里闖,一個拄著拐杖的男人走了進去,沖著蘭登大聲喊叫並猛地推開房門,叫他們離開。然後,那個女人提到了楔石,接著一切都改變了。喊叫變成了低聲私語。氣氛融洽了。而且玻璃門也迅速地被關上了。 現在,塞拉斯蜷縮在陰影里,透過玻璃朝里偷窺著。楔石就在這座房子里。塞拉斯能感覺到。 他在陰影里朝玻璃門慢慢地挪動,急切地想聽到他們在說些什麼。他將給他們五分鍾。如果到時他們還沒能表明楔石在什麼地方,他就闖進去逼他們說出來。 蘭登站在書房里,完全能理解提彬的疑惑。 “隱修會領導人?”提彬看著索菲,吃驚地問道:“雅克·索尼埃?” 索菲點點頭,看得出他很驚訝。 “但你不可能知道這種事!” “雅克·索尼埃是我祖父。” 提彬拄著拐杖向後倒退了幾步,疑惑地看著蘭登。蘭登點點頭。提彬轉身對索菲說:“奈芙小姐,我無話可說。如果這是真的,我為你失去親人而感到難過。我得承認,為了研究的需要,我這里保存著許多名單,名單上的人極有可能是巴黎的隱修會成員。但是你說‘隱修會領導人’?這太不可思議了。”提彬沉默了一會兒,又搖搖頭說道:“但這仍然沒什麼意義。即使你祖父是隱修會的領導人並且制作了楔石,他也絕對不可能告訴你怎樣找到它。楔石表明的是通往隱修會的寶藏的路線。就算你是他的孫女,也沒有資格知道這個秘密。” 蘭登說:“索尼埃先生講出這個秘密的時候,就快要死了。他別無選擇。” 提彬爭辯道:“他根本就不需要選擇。還有三個隱修會成員也知道這個秘密。這就是隱修會制度的好處。三個人中的一個會升任領導人,然後再選一個候選人來共同保守楔石的秘密。” 索菲說:“我想您沒有看完電視上的新聞報道。除了祖父,其他三位巴黎的社會名流也在今天被害了,而且看得出他們都被審訊拷打過。” 提彬驚訝地張大了嘴巴。“你認為他們都是……” 蘭登說道:“隱修會成員。” “但是,這怎麼可能呢?一個凶手是不可能知道郇山隱修會四個頭號人物的真實身份的!雖然我已經找了他們好幾十年,可是到現在連一個隱修會成員的名字都不知道。三個頭號人物和領導人在一天之內被發現然後被殺害,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索菲說:“我懷疑這些信息不是在一天之內收集起來的。這看上去像是一個安排周密的行動。我們用一種技術來打擊組織嚴密的犯罪集團。如果警方想打擊某個團伙,會先悄悄地竊聽和監視幾個月。等確定了所有的犯罪頭目後,他們就突然出動,同時襲擊這些頭目,把他們當場擊斃。沒有了首領,這個團伙就會亂得一團糟,其他的秘密就會被泄露出來。所以我認為,極有可能是有人耐心地監視了隱修會的活動,然後突然襲擊,期望那些領袖人物能泄露出楔石的所在地。” 提彬看上去並不相信。“可是那些人是不會說的。他們都發過誓要保守秘密。即便是面對死亡,也不會吐露秘密。” 蘭登說道:“沒錯。但設想一下:如果他們都沒有泄露這個秘密,而且全部遇害’,那麼……” 提彬吃驚地說道:“那麼,就永遠沒人能知道楔石的隱藏地了。” 蘭登補充道:“以及聖杯的埋藏地。” 提彬的身體似乎隨著蘭登沉重的話語晃動起來。他似乎累得站不住了,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兩眼直勾勾地望著窗外。 索菲走過去,溫柔地說:“祖父在徹底絕望時,有可能把這個秘密告訴隱修會之外的人。一個他可以信任的人。一個家里人。” 提彬的臉色煞白,他喃喃地說:“但是,能夠發動這樣的襲擊的人…”,能夠發現這麼多關于隱修會秘密的人……”他突然停了下來,一陣新的恐懼籠罩著他。“只有一種力量能做到。這樣的襲擊只能來自隱修會的宿敵。” 蘭登抬起頭:“羅馬教廷。” “還能是誰?幾個世紀以來,羅馬教廷一直在尋找聖杯。” 索菲對此表示懷疑:“你認為是羅馬教廷殺害了祖父?” 提彬答道:“這已不是羅馬教廷第一次通過殺人來保護自己了。聖杯文件就像烈性炸藥,羅馬教廷多年以來一直想把它們銷毀。” 蘭登不同意提彬的推斷,認為羅馬教廷不會大張旗鼓地通過殺人來獲取文件。蘭登曾見過新教皇和其他紅衣主教,覺得他們都是很高尚的人,絕對不會采用暗殺的手段。無論成敗都不會采用這一手段。 索菲似乎也有同樣的想法:“有沒有可能是羅馬教廷以外的人殺害了隱修會的成員呢?那些不理解聖杯含義的人?畢竟,耶穌的聖杯是個非常誘人的寶貝。那些尋寶者肯定會殺死跟他們爭寶貝的人。” 提彬說道:“根據我的經驗,人們甯可壓抑自己的欲望,也不會靠近恐懼。我感到這次對隱修會的襲擊是絕望的掙紮。” 蘭登說道:“雷,你的說法自相矛盾。為什麼天主教的牧師們會為了尋找他們眼中的偽證而殺害隱修會的人呢?” 提彬抿嘴笑道:“羅伯特,象牙塔把你變得愚蠢了。沒錯,羅馬的牧師們是有著非常虔誠的信仰。他們的信仰可以經曆任何風雨,包括與他們的信仰完全相抵觸的那些文件。可是,世界上的其他人呢?那些信仰沒有如此堅定的人會怎麼想呢?那些看盡了世間的冷漠而詢問‘上帝在哪里’的人會怎麼想呢?那些發現了羅馬教廷的丑聞而質問‘宣講耶穌真理的人,為何撒謊掩蓋牧師對兒童進行性侵犯’的人會怎麼想呢?”提彬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羅伯特,如果有人發現足夠的科學證據來證明羅馬教廷關于耶穌的故事是不准確的,而且能證明被傳誦的耶穌的偉大事跡不過是謊言,他們會怎麼想呢?” 蘭登沒有回答。 提彬說道:“我來告訴你那些文件被發掘出來的後果。梵蒂岡將會面臨兩千年來從未有過的信仰危機。” 蘭登沉默了良久,說道:“但是,如果確實是羅馬教廷發動了這次襲擊,那他們為什麼到現在才動手呢?為什麼要等這麼多年呢?這些年來隱修會一直收藏著聖杯文件。他們對羅馬教廷並沒有構成直接的威脅啊。” 提彬歎息道:“羅伯特,我想你應該很熟悉隱修會的最終職責。” 想到這點,蘭登噎住了。“是的。” 提彬說:“奈芙小姐,這麼多年來羅馬教廷和隱修會一直保持著一種默契。那就是:羅馬教廷不進攻隱修會,而隱修會則保守著聖杯文件,不向外界宣揚。”他停了一下,接著說道:“然而,隱修會一直都有揭露這個秘密的計劃。當特定的曆史時刻來臨時,隱修會就會打破沉默,向世人宣布聖杯文件的存在並宣講耶穌基督的真實故事,從而獲得徹底的勝利。” 索菲默默地看著提彬。最後,她也坐了下來。“而且您認為那個曆史時刻就要來臨了,是嗎?並且羅馬教廷也知道此事?” 提彬說道:“只是一種推測。但這足以促使羅馬教廷來發動一場全面的進攻,從而在為時未晚的情況下找到聖杯文件。” 蘭登頗感不安,他認為提彬說的沒錯。“你認為羅馬教廷真的能夠找到足夠的證據來證明隱修會披露秘密的時間?” “為什麼不能呢?如果羅馬教廷能發現隱修會成員的真實身份,那他們肯定已經知道丁隱修會的計劃。即使他們不知道確切的時間,他們的迷信也會幫他們的大忙。” “迷信?”索菲不解地問。 提彬說道:“根據預言,我們正處在一個發生巨大變化的時代。千禧年剛過去,隨之而結束的是長達兩千年的雙魚時代,要知道魚也是耶穌的標記。正如星宿符號學者所言,雙魚星座的理念是,人類必須由比他們更強大的事物來告訴他們應該做些什麼,因為人類自己不會思考。因此,那是一個充斥著強烈宗教信仰的時代。可是現在,我們進入了寶瓶時代。而這個時代的理念是人類會掌握真理,會獨立思考。觀念上的轉變是如此之大,而這種轉變正在發生。” 蘭登顫抖了一下。他對星宿預言一直不感興趣,而且也不太相信。但他知道羅馬教廷里有些人對此深信不疑。“羅馬教廷把這個轉變時期稱作‘末日’。” 索菲疑惑地問道:“你是說寶瓶時代就是世界末日嗎?” 蘭登說道:“不是。這是很常見的誤解。許多的宗教都會提到‘末日’,但那不是指世界的末日,而是指時代——雙魚時代——的終結。要知道,這個雙魚時代是從耶穌降生的那年開始的,曆經兩千年,在千禧年過後就結束了。現在,我們已進入了寶瓶時代,雙魚時代的末日已經到了。” 提彬補充道:“許多研究聖杯的曆史學家認為,如果隱修會真的打算披露這個秘密,那麼,這一曆史時刻確實是具有象征意義的時機。許多研究隱修會的學者,包括我在內,曾預測隱修會在千禧年披露這個秘密。現在看來,他們並沒有那麼做。當然,羅馬日曆並不能和星宿標志完全吻合,所以預測結果還懸而未決。是否現在羅馬教廷得到了內幕消息說確切的日期即將來臨,或只是由于對星宿預言的迷信使他們變得非常緊張,對此我不能確定。然而這並不重要。這兩個假定中的任何一個都足以說明為什麼羅馬教廷要對隱修會發動先發制人的襲擊。”提彬皺起了眉頭,“相信我,如果羅馬教廷找到了聖杯,他們會毀了它。他們會把那些文件和可敬的瑪利亞·抹大拉的遺骨一起銷毀。”他眼圈紅子。“然後,親愛的,隨著聖杯文件的消失,所有的證據都沒了。羅馬教廷將會打贏這場世紀之戰,從而改寫曆史。曆史的真相將永遠被抹去。” 索菲緩緩地從毛衣口袋里拿出那個十字形的鑰匙,遞給提彬。 提彬接過來,仔細端詳著。“上帝啊,隱修會的標志。你是從哪里得到它的?” “今晚祖父臨死之前給我的。” 提彬摸著這把十字形的鑰匙。“這是一把教堂的鑰匙吧?” 她深吸了一口氣:“這把鑰匙讓我們找到了楔石。” 提彬猛地抬起頭,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這不可能!我錯過了哪個教堂?我把法國所有的教堂都搜遍了!” 索菲說道:“楔石沒在教堂里,在一家瑞士儲蓄銀行里。” 提彬臉上的興奮消失了。“楔石在一家銀行里?” 蘭登說道:“在一個金庫里。” 提彬使勁地搖著頭。“銀行的金庫?不可能。楔石應該藏在玫瑰標記的下面。” 蘭登說道:“沒錯。它在一個鑲著五瓣玫瑰的紫檀木盒子里。” 提彬大吃一驚。“你們看到過楔石?” 索菲點點頭。“我們去了銀行。” 提彬朝他們走過來,眼里充滿了恐懼。“朋友們,我們得做點什麼。石正處于危險之中!我們有責任保護好楔石。如果還有別的鑰匙怎麼辦?也許是從其他死者身上偷來的。如果羅馬教廷能像你們一樣進入銀行……”索菲說道:“那他們就晚了一步。我們拿到了楔石。” “什麼!你們已經把楔石從原來的地方拿走了?” 蘭登說道:“別擔心。楔石現在藏在一個很安全的地方。” “我希望絕對安全!” 蘭登抑制不住臉上得意的笑容。“那要看你多長時間打掃一次沙發了。” 別墅外面的風大了起來。塞拉斯趴在窗戶邊上,長袍在風中飄舞著。雖然他沒聽到多少談話的內容,但“楔石”這個詞卻無數次地透過玻璃飄了出來。 它就在里面。 “導師”的話依然在他耳邊回響。“潛入別墅。拿走楔石。不要傷害任何人。” 現在,蘭登和其他人突然停止了談話,轉移到另外一個房間里去了。走之前,他們把書房的燈關了。塞拉斯像獵豹躡手躡腳地靠近獵物一樣,慢慢地爬到玻璃門前。他發現門沒鎖,“嗖”地鑽了進去,然後把門悄悄地掩上。他能隱隱約約地聽到從隔壁房間里傳來的聲音。塞拉斯從口袋里掏出手槍,拔掉保險栓,慢慢地向走廊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