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7章
科萊中尉站在蘇黎世儲蓄銀行外的路障旁,琢磨著究竟是什麼耽擱了法希,讓他拿一個搜查令也用了這麼長時間。那些銀行的高級職員顯然隱瞞了什麼。他們聲稱蘭登和奈芙早些時候來過銀行,但是由于不能提供正確的賬號,被趕了出去。 那為什麼不讓我們進去搜查呢? 科萊的手機終于響了起來。不過,電話卻是從盧浮宮案發現場的指揮部打來的。“拿到搜查令了嗎?”科萊急忙問。 那個警察說道:“中尉,別管銀行了。我們剛剛得到線索,知道蘭登和奈芙的藏身之處了。” 科萊一屁股坐在車蓋上。“你在開玩笑吧?” “我得到一個郊區的地址,在凡爾賽附近。” “法希局長知道這件事嗎?” “還不知道。他在忙著接一個重要的電話。” “我馬上去。他打完電話,就馬上通知他。”他記下那地址,跳上了車。當他開著車離開銀行時,他突然想起剛才竟忘了問是誰向警署透露了蘭登的藏身之地。但那並不重要。他現在遇到良機來彌補因多疑而犯下的大錯了。他要開始職業生涯中最令人注目的一次逮捕行動。 他用無線電對講機通知其他五輛車上的人。“別拉警報,伙計們。蘭登不可能知道我們要去。” 五十公里以外的一條鄉間公路上,一輛黑色的奧迪車停在了田地旁的樹影里。塞拉斯下了車,透過大院外的鐵柵欄朝里張望。月光下,他順著長長的斜坡向上望去,看到了遠處的別墅。 別墅的底樓燈火通明。“這個時候還亮著燈,定有蹊蹺。”塞拉斯想著,不禁偷笑了起來。“導師”告訴他的消息一點兒也沒錯。“我一定要拿到楔石才能離開這里,”他發誓道,“我決不能辜負了主教和‘導師’的期望。” 塞拉斯檢查了一下赫克勒·克奇手槍的子彈夾,子彈夾中裝著十三發子彈。他把手槍塞過柵欄,扔到院子里那長滿青苔的地面上。接著,他抓住柵欄,一躍而起,翻了過去,落到柵欄內。他顧不得毛布襯衫里鞭傷引起的陣陣疼痛,撿起槍,順著長滿青草的長長斜坡向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