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9章
雖然布呂耶爾街上那褐色的斯巴達克式石屋已經見證了無數的苦難,但塞拉斯卻覺得他現在的痛苦才是世間最難堪的。我被騙了。一切都完了。 塞拉斯被騙了。隱修會的教友們甯願選擇死亡也不願泄露秘密。塞拉斯連打電話給主教的力氣都沒有了。他不僅殺了知道楔石隱藏地的四個人,還殺了一個聖敘爾皮斯教堂的修女。她與上帝作對!她蔑視天主事工會! 修女之死把問題變得更加複雜了,這都是塞拉斯一時沖動惹的禍。阿林加洛沙主教曾打電話向修道院院長打了招呼,讓塞拉斯進入聖敘爾皮斯教堂;但如果修道院院長發現修女死了,又會怎麼想呢?雖然塞拉斯已經將她的尸體放在了床上,但她頭部的傷痕是非常明顯的。他也曾試圖修複那塊被砸碎的地磚,但那破壞的痕跡無法掩飾。他們一定會看出有人去過那里。 塞拉斯本想在完成任務後躲進天主事工會。阿林加洛沙主教會保護我的。在塞拉斯眼中,最幸福的生活方式莫過于整日在紐約的天主事工會總部里冥思和祈禱。他將再也不踏出那里半步。他的所有需求都可以在那個聖地得到滿足。沒有人會想起我。但此時,塞拉斯意識到,讓阿林加洛沙主教那樣的名人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可不容易。 我給主教帶來了危險。塞拉斯茫然地看著地面,琢磨著如何逃生。畢竟,是阿林加洛沙給了塞拉斯新生……在西班牙的那個小教區時,阿林加洛沙教育他,給了他生活的目標。 “我的朋友,”阿林加洛沙告訴他,“你生來就是一個白化病人。不要讓別人因此而瞧不起你。你不知道這讓你多麼地與眾不同嗎?你還不知道諾亞就是個白化病人吧?” “是‘諾亞方舟’傳說里的那個諾亞嗎?”塞拉斯從來沒有聽說過。 阿林加洛沙微笑著說:“沒錯,就是‘諾亞方舟’里的那個諾亞。和你一樣,他的皮膚像天使一樣白。想想看,諾亞挽救了地球上的所有生命。塞拉斯,你注定要做出壯舉。上帝將你解救出來,就是因為你有你的使命。上帝需要你去完成他的旨意。” 一時間,塞拉斯學會了以新的眼光來看待自己。我是純潔的,我是潔白的,我是美麗的,就像一個天使。 此時,父親那失望的聲音又從遙遠的過去傳來,傳到他的房間里。 你是個禍星,一個幽靈。 塞拉斯跪在地板上祈求寬恕。然後,他解下長袍,伸手去拿那本戒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