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一波三折

人飛身來到卡爾費特家後,韓碩才認識到老刺客拉奇個合格的刺客,在沒有動手刺殺目標之前,一直要保持隱秘,只有在動手的一霎那,才可以讓對方感應到他的存在。

在這一方面,拉奇表現的非常稱職,一進入卡爾費特家,拉奇先是趴伏在屋頂,將整個建造物的布局望了一眼,便向韓碩指出這卡爾費特家每個房間大致的用途,什麼地方是客廳什麼地方是主臥室,包括梳洗的房間都隱隱的向韓碩指了出來。

看樣子拉奇對于各種風格的建築物,有著非常詳細的了解,一定是下過大工夫研究過的,否則不可能一到這兒,只是看了一下建造布局就能夠得到那麼多訊息了。

一件灰褐色的長袍被拉奇換上,他長袍的顏色與整個建築物牆壁的顏色一致,貼著牆壁慢慢行走的時候,即使在明亮的月光照耀下,也沒有人能夠察覺到任何異常。

在拉奇的注視下,韓碩同樣是取出了一件差不多顏色的袍子披上,跟隨是在拉奇的身後,往***通明的大廳屋頂接近。

慢慢靠近大廳的時候,韓碩的呼吸變得悠長平穩,心跳的跳動節奏忽然變得非常緩慢,同他的呼吸保持一致。就連身體內散發的熱量,也在接近大廳屋頂的時候,一步步的發生著變化,快要到達那兒的時候,韓碩整個人如果不是在移動,一定會被當成屋頂的一個瓦片。

拉奇吃了一粒藥,身體的狀態依舊無法達到韓碩這種隱匿地地步。在終于到達屋頂上面後,拉奇難以置信的望著韓碩,非常驚訝韓碩對于身體的超凡控制力。

進階到真魔以後,韓碩的確感覺到身體比以前更加的靈活好用,通過自己的調整,可以將身體轉變到各種狀態,像這種隱匿氣息的狀態,韓碩調整起來顯得非常輕松。

因為大廳里面可能會有克拉克存在,兩人並不敢輕舉妄動的掀開屋頂的瓦片注視,都是將臉頰貼在屋頂上面。試圖聽清楚里面幾人的講話。

“恩,就這樣吧,最近一段時間你自己小心點。勞倫斯似乎出現在了瓦倫城,說不定會找你地麻煩。”克拉克的聲音響起,叮囑卡爾費特要小心一點。

“勞倫斯只是帝國財政大臣的兒子,他過來瓦倫城對付我不是送死嗎?”卡爾費特並不在意,聲如洪鍾地哈哈大笑起來。

“卡爾費特叔叔,勞倫斯的身份沒有那麼簡單。總之你一定要提防提防,過兩天我父親會派人過來暗中保護你。”克拉克接著叮囑卡爾費特說。

“讓軍團長大人勞心了。呵呵,天色已經太晚了,你今天就在我這兒休息一下吧,我為你准備了特別的節目。”卡爾費特呵呵笑著說道。

“不了,多謝叔叔了。但是最近瓦倫城里面多了一些陌生人,我還有很多事情要辦,今天就不留下了。”克拉克站起來推遲了一下。似乎就打算離開了。

耳朵離開瓦片,韓碩站起來對拉奇使了個眼色,兩人悄無聲息的離開原地,然後快速的往外轉移。

克拉克既然立即要走,瓦倫隨之改變了策略,打算在路途當中下手。從卡爾費特家出來以後,必將經過一條街道,那一條街道周圍有著各種建築物,還有幾顆茂盛的大樹,周圍四通八達是個下手地好地方。

“你藏在一棵樹上等候,在我先動手後你把握好時機,對克拉克進行攻擊。”拉奇吩咐了一聲,自己像是壁虎一樣趴伏在街道旁邊一個牆壁上,與暗夜達成了一致的顏色。

出手地時機拉奇沒有辦法事前叮囑韓碩,那種電光火石一霎間的出手時機,是根本無法事前教導的,拉奇只能讓韓碩自己把握。

一會兒的功夫,一輛馬車從卡爾費特家的方向行了出來,踏踏地聲音在寂靜的黑夜里面,顯得非常的刺耳。馬夫是一名體壯地侍衛,手中揮舞著缰繩鞭策奔跑的馬兒,在馬車剛到拉奇藏身之地的時候,從隱匿的角落里面,閃電般竄出一個人影,仿佛沒有重量的飛絮般,黏在馬車的底下。

這一切都被遠處觀望的韓碩看的一清二楚,眼見著馬車快速的接近自己所在的大樹,韓碩深吸了一口氣,平息凝神的冷眼注

握住戮魔鋒的手緊了緊。

倏地,一聲“噼里啪啦”的爆響,猛然從馬車底部傳來,一霎那間馬車四分五裂,木屑夾雜著沙土到處亂飛。乳白色的劍芒爆射兩米,從四分五裂的馬車上面綻放,那些爆射的劍芒像是一個刺猬滿身的尖刺一般,而拉奇就像是刺猬的身體被劍芒裹在最里面。

這個時候,韓碩才發現拉奇居然也是一名有著劍師實力的刺客,乳白色的劍芒一閃而逝,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轉眼不見。一輛完整的馬車,頃刻間飛裂的到處都是,馬車里面的一個人渾身布滿血孔當場氣絕,前方的馬夫放開兩腿沒命的逃跑。

一開始,韓碩心里面非常的驚奇,還以為拉奇這麼快便得手了。然後等韓碩凝神去望那具尸體的時候,才發現這個人完全陌生,根本就不是克拉克,隨後凌亂的腳步聲從四面八方快速的接近,立即讓韓碩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上當了,立即撤走。”上方大樹上面的韓碩,猛地低喝了一聲,從茂盛的樹叢里面迅速躍了下來。

拉奇臉上的表情依舊冷靜,兩眼環顧四周看了一圈,輕喝道:“我們分開逃逸,從周圍的房屋里面穿梭。”

韓碩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身子騰空躍起停留在一個房頂,當空一望的時候,發現拉奇居然神奇的消失無蹤了。

越是到了這個時候,韓碩的一顆心反而越是平靜,冷眼注意了一下四周,發現從街道前後突然多了一些軍兵,這些人騎著戰馬呼嘯而來,還有人拉開手里面的長弓,對著屋頂上面的自己射來。

從卡爾費特家的方向,一臉從容不迫的克拉克,與一個體魄寬闊的中年騎士走出來,兩人目光都是盯在了韓碩的身上,驅動身下的戰馬沖了過來。

四周有著許多間房屋,不過在韓碩凝神傾聽的時候,卻發現屋內似乎並沒有什麼人居住,不知道是不是已經事先被安排走了。這個時候,韓碩才有些懊悔沒有利用自己聰慧的五官事前仔細的探察周圍,因為太過注意殺死克拉克,反而將一些細節沒有仔細觀察清楚。

箭矢射來後,韓碩身子靈活的避開,然後發現周圍更多的軍兵接近。心里略微思量了一下,韓碩施展出“魔動九天術”整個人猛然間破空飛起,像是一只鷹隼般往外面扶搖射去。

眾多的弓箭呼嘯過來,被韓碩使用戮魔鋒破去,眨眼之間已經飛出了包圍圈,落在了遠處的一顆大樹上面。

“魔動九天術”雖然韓碩還沒有能夠徹底運用熟練,但是簡單的禦空飛翔已經不成問題,正是因為這個“魔動九天術”的運用,韓碩才能夠在那些軍兵的包圍中插翅飛出。

另外,韓碩發現“魔動九天術”于這個世界上面魔法師到達魔導師境界後掌握的漂浮術相比,技巧上面高出不止一點半點,漂浮術由魔導師施展開來,遠遠達不到韓碩“魔動九天術”的靈活與快捷。

深吸了一口氣,韓碩站在遠處凝望四周,發現克拉克那兒共有著近百名的軍兵,這些人訓練有素地毯式的挨個房間的搜尋著拉奇,在韓碩離開以後他們放棄了追逐,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追逐拉奇身上。

韓碩正在為拉奇擔憂的時候,極遠處一道人影使用漂浮術,快速的接近過來。一瞬間月亮被一團黑霧遮住,本來就不明亮的天空一瞬間徹底的黑暗下來,那個人影接近以後,寬大的袖子里面伸出一根白骨法杖,揮了揮手低聲吟唱了一個魔法。

忽然之間,眾多的骷髏戰士僵尸戰士食尸鬼,包括天空呼嘯的石像鬼與壯大的憎惡戰士轉眼之間出現,朝著那些軍官沖擊過去。

又是一聲吟唱,滿空骨箭亂射,湧進那些軍官當中,瞬間造成那些軍官發出淒厲的慘吼聲。

“哦,天哪,居然是魔導師級別的亡靈法師。”卡爾費特猛然間驚呼了一聲,大聲的嚷嚷出來。

韓碩吃了一驚,目光熠熠的注視著那個天空出現的亡靈法師,為這個同行殺傷力巨大的亡靈魔法所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