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我們還沒有上過床呢!

干嘛這麼看著我?”菲碧又飲了一杯晶瑩剔透的紅酒著奇妙的光芒,瞥了韓碩一眼,低聲說。

“沒……沒什麼。”韓碩一慌,有些結巴的說。

“那你為什麼會流口水?”菲碧指了指韓碩的嘴角,俏皮的輕笑說。

一摸小巴,不知道怎麼一回事真的有些水跡,韓碩大窘尷尬的說:“呃,不是口水是酒水,真是酒水!”

“哦”了一聲,菲碧好笑的說:“原來是酒水啊,你這麼大的人了,怎麼連喝酒都會喝漏掉,這還真是有趣呀!”

總覺得氣氛有些不對勁,韓碩聽著菲碧的柔聲細語,心里面感覺倒是很舒服,腦子里面浮想聯翩,眼睛又不由自主的朝著那個假山的縫隙處望去。

“從吃飯開始,這一會兒的功夫,你已經朝著左邊那個假山裂縫看了九次,那兒到底有什麼東西值得你留意的?”菲碧美眸一轉,滴溜溜的落在韓碩的身上,開口輕聲問道。

心中一慌,韓碩吐口而出說:“你怎麼知道我老是看那兒,居然還知道我看了九次?”

這句話一問,菲碧的臉頰更紅了,輕啐了一下低聲說:“你賊頭賊腦的亂看,我就坐在你對面當然全部看見了,我知道你亂看那兒的時候,心里面想著什麼壞心思。”

“那你說我想什麼壞心思了?”經曆了剛剛的事情後,韓碩忽然覺得自己有些被動。修魔者曆來不懼一切俗套,心中所思所想能夠達成乃是最為暢快地,哪管別人怎麼看怎麼說,恍然悟出的韓碩,倒是不再遮遮掩掩的亂看,眼瞳直直的盯著菲碧笑著詢問。

菲碧一呆,臉蛋上的紅暈都蔓延到了修長的白皙脖頸上,支支吾吾了半天,紅著臉沒有憋出一個清楚的字出來。神色扭扭捏捏的比韓碩剛剛還不堪。

一見菲碧這個模樣,韓碩暢快的哈哈一聲大笑,只覺先前地郁悶被動一掃而空,笑眯眯的說:“沒想到菲碧小姐這麼在意我。居然連我看了幾次都記在心里面了,我真是受寵若驚啊。”

“布萊恩你給我閉嘴吧,我發現你一肚子的壞水,看樣子以後和你做生意。我一定是虧本的多。”菲碧惱羞成怒,狠狠地瞪了韓碩一眼,抱怨的說。

給菲碧這麼一說,韓碩忽然想起了麥迪文商會的事情。臉上的輕挑變成正經地神色,對菲碧說:“說起做生意我忽然想起來一件事情,上一次你提過麥迪文商會的事情。說這個商會是你們的競爭對手。是不是?”

韓碩忽然提起了這件事情。倒是讓菲碧有些詫異,愕然的望著韓碩。菲碧點頭回答說:“不錯,這麥迪文商會是巴特商盟地人,最近一段時間經常前往我們蘭斯洛特帝國做生意。他們運輸的東西,沒有從帝國的城鎮走,所以不必向帝國繳納關稅,貨物到了帝國以後價格壓地很低,對于我們商會造成了一些影響。”

微微一笑,韓碩說:“不通過正規地途徑,地確可以獲得豐厚的利潤,尤其是一些帝國禁止地暴利行業,更是能夠得到嚇人的報酬,麥迪文商會倒是敢做敢闖。”

“你忽然提起這個麥迪文商會干什麼?”菲碧不解的望著韓碩,開口詢問說。

“我有一個朋友在幽暗森林,我這個朋友做特殊的行業,最近搶了麥迪文商會的車隊,得到了許多奢華的物品,他想要找我處理出去,不知道能不能通過你來辦?”

“做強盜就做強盜了,還什麼特殊行業。在幽暗森林里面,最多的就是各種各樣的強盜了,沒有什麼奇怪的。呵呵,麥迪文商會不敢從帝國大城走,是為了避開昂貴的關稅,不過這樣危險性自然大增,但是他們麥迪文商會有著私人的侍衛,基本上很少有不開眼的強盜動他們,你這個朋友能夠從他們商會的手里面將貨物搶走,倒是有些不簡單啊!”

“那是當然,對了,麥迪文商會的貨物,你敢不敢收?”

“只要不是戰爭攻城用的貨物,我們商會都敢收,據說最近帝國查這方面查的緊,因此如果是攻城用的戰爭器材,那就算了。”

菲碧這麼一說,韓碩想起艾米麗提起的事情,心里面隱隱知道了點什麼。不過那批戰爭的物資,韓碩早就答應了艾米麗,打算出售給菲碧的只是一些貴族使用的物品,倒是沒有什麼顧慮。

“放心吧,我不會讓你為難的。今天我已經吃好了,過幾天我再來找你,你幫我把我的事情盡快處理吧!”韓碩寬慰了菲碧一句,起身站了起來,准備離開這兒。

眼看韓碩要走,菲碧猶豫了一下,有些難為情的對韓碩說:“其實,我也有一件事情想要麻煩你。”

愕然的望著菲碧,韓碩說:“什麼事情?”

“五天後,我要出席一個宴會。如果我單身前往那個宴會的話,可能會有一些討厭的人會糾纏我,我想要讓你同我一起出席,還是和上一次一樣,作為我的男朋友。”菲碧羞赧的打量了韓碩一眼,輕聲說。

一臉苦笑,韓碩搖了搖頭說:“算了吧,我可不想再做你的擋箭牌了。要是惹起別人的嫉妒,背後里面對付我那我就危險了,要不你找別人吧?”

“不行!”菲碧大喝了一聲,然後愁眉苦臉的解釋說:“上次在商會里面,我已經帶你見過商會的元老,如果一個月的時間,我就忽然換了另外一個人,那大家一定會當我是水性楊花的女人,這絕對不行!”

韓碩還是猶豫不絕,顯得有些為難。菲碧盯著韓碩看了幾眼,賭氣的說:“要是某人不答應。我做起事情來就會不認真,到時候答應地事情拖延個十天半個月的也會很正常的。”

這是韓碩

意看到的,聽菲碧這麼一說,韓碩是真的不得不答應奈的點了點頭說:“那好吧,到時候你別嫌我給你丟人就好了。”

“這才對嘛,你怎麼能夠讓我帶別人去赴宴,要是我被人占了便宜,你就不擔心麼?”菲碧看韓碩答應下來。臉蛋上重新掛起了淡然微笑,詢問韓碩說。

“那你就不怕我會趁機占你便宜?”韓碩白了菲碧一眼,沒好氣的說。

此話一出,菲碧絕美的臉蛋又是一紅。然後別過頭不敢看韓碩,低低的說:“不怕,反正你該占地便宜,也全部都占去了。”

韓碩心里面一蕩。從後面看到菲碧脖頸與耳朵的紅潮,鬼使神差的脫口而出說:“不是全部,我們還沒有上過床呢!”

這句話一出口,韓碩瞬間反應過來。沒等菲碧開口當即起身快速的往外面走去,口中慌忙說:“我吃飽了,先走一步。五天後我會過來地。”

“你這個胡言亂語的臭惡棍!”菲碧怎麼也沒有想到韓碩會這麼說。當即惱羞成怒。對著韓碩逃跑的背影罵了一句,等到韓碩的身形更加快速地消失後。她才“噗嗤”低笑了一聲,說:“該死的,居然敢對我說這種話。哼,膽子是越來越大了!”

離開布斯特商會,剛剛過了中午沒多久。從上一次前往暗幕報道起,到現在算算日子已經快要到一個月了,因此看了看時間後,韓碩便雇了一輛馬車往暗幕的據點走出。

在離據點一條街的距離,韓碩從馬車上面下來,將三條元魔放出來巡視著四周,獨自步行往那個莊園走去。

“老大,你終于過來了,我算算日子就知道,最近一段時間你要過來報道一次。因此我專門和人換了值班地日程,就等候著你過來帶你進入組織內部了。”韓碩一到這兒,盜賊切斯特就從里面鑽了出來,興奮的低聲嚷嚷道。

“呃,你怎麼叫我老大?”韓碩奇怪的看了切斯特一眼,疑惑地詢問說。

“我以後就跟你混了,還指望你提點提點我地啊,當然要對你表示出尊重了。”切斯特理所當然地對韓碩說。

“這個稱呼不好聽,以後我們還是按照原來的稱呼就是了。呵呵,不過你放心,如果有什麼好任務,我會要求帶你一個地。”韓碩說。

得到了韓碩的保證,切斯特顯得非常欣喜,一路上熱情的帶著韓碩往里面走,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詢問韓碩這段時間都到什麼地方去了,有沒有再出什麼任務。

韓碩隨意的應付著切斯特的詢問,慢慢的往暗幕內部走去。這一次韓碩倒是沒有什麼驚訝,輕車熟路的直接到達了坎迪達的房間。

“唔,你真的過來了,我還以為艾米麗騙我的。”坎迪達坐在陰暗的角落,手里面擰著一個魔法瓶研究著什麼,韓碩進來以後頭也沒抬的說。

倒是沒有料到艾米麗會提起自己,韓碩顯得有些驚詫,也不知道艾米麗在坎迪達的面前說了什麼,于是站在那兒沉默不語。

過了一會兒,坎迪達將手里面的藥劑瓶收好,這才終年不變的陰沉著臉,低沉說:“艾米麗說她在幽暗森林偶然遇到你,非常欣賞你的作風與能力,這真是令我驚訝,沒想到這麼眼高的艾米麗會那麼評價你,看樣子你的確有些獨到之處了。”

廢話,艾米麗是我的女人,當然是撿好話說我了,韓碩心里面得意的想著,臉上卻是神色如常,開口說:“離上一次的任務已經一個月,我按照規矩過來報道,順便問問有沒有其他任務。”

暗幕一般不干涉個人的私事,因此關于怎麼認識艾米麗的韓碩沒有解釋什麼。既然艾米麗已經說了,肯定是該隱瞞的都隱瞞過去了,韓碩只要不自己多嘴亂說,一點事情都不會有。

點了點頭,坎迪達說:“艾米麗贊揚了你一番,指明要你和她一同完成她手里面的任務,到時候獲得的功勞與你共分,你認為怎麼樣?你是我身邊的人,即使是艾米麗沒有你的同意,也不能隨便用你,但是如果你願意的話,倒是另當別論。”

以如今韓碩與艾米麗的關系,自然是沒有理由不同意,更何況艾米麗的任務,還需要韓碩通過森林巨魔將那批貨物弄走,他已經在不知不覺當中牽扯進去了,如果這成了一個任務能夠獲得功勞,那當然更加劃算了。

“沒問題,我願意幫她一起完成任務。”韓碩沒有猶豫,點頭答應了下來,頓了一下說:“帶我一起來的盜賊切斯特很精明,能不能讓他也參與進來。”

“任務是艾米麗的,需要不需要另外加個人,艾米麗說的算,你直接問她就好了。”坎迪達淡淡的回答,然後頓了頓,接著說:“艾米麗是埃米亞斯的親妹妹,她的身份在暗幕里面可不低,與她多接觸對你的確有些好處。不過艾米麗現實中的身份有些玄妙,你自己注意一點,免得給人留下什麼話柄。”

埃米亞斯乃是暗幕三巨頭之一,負責監控與查辦帝國各個大貴族與高官,是暗幕里面完全活躍在政壇的人物,乃是手握大權的強勢人物,沒想到艾米麗居然是他的親妹妹。

另外坎迪達所說艾米麗另外的一個身份似乎有些問題,這讓韓碩有些驚詫,不知道坎迪達話里面的意思具體指什麼。

“原來你還不知道這些,我給你提一提你自己注意一下就好了。嗯,就這樣吧,她將你的資料調過去看過了,能夠能夠輕易找到你的,等你和她把任務完成後再來見我吧。”坎迪達望著韓碩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