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二十一章 原來是自己人

克使用漂浮術來到這兒,居高臨下的巡視了四周一圈什麼異常動靜。過了一會兒,那高級劍士埃里克也從遠處趕來,小心翼翼的在灌木叢內翻動了一陣,抬頭對著天上的杜克說:“杜克先生,沒有什麼動靜!”

風系魔導師杜克,閉上眼睛沒有答話,凝神聆聽風聲,似乎想從風聲中得到一些什麼端倪。

處于一片茂密枝葉包圍中的韓碩與艾米麗,身子完全被遮掩住,周圍還被艾米麗布置了暗黑系一層灰色的魔法屏障。暗黑系的魔法詭秘莫測,一向擅長隱匿蹤跡,同為魔導師的艾米麗布置的暗黑系魔法屏障,杜克應該很難察覺到。

在一聲低呼後,艾米麗極其驚訝的望了望韓碩,說:“你是怎麼做到的?”

神色一怔,韓碩望了望遠處的杜克,做了個小心的手勢,示意艾米麗不要講話驚動了杜克與埃里克兩人。

伸出蔥指在韓碩的額頭點了一記,艾米麗笑著說:“賊頭賊腦的怕什麼,在我們的周圍有繁密的枝葉掩蓋,我剛剛布置的屏障還有隔音的效果。杜克就是風系魔導師,也休想能夠聽到我們的講話,你擔心個什麼勁?”

艾米麗連續講了好幾次話,不過遠處的杜克依然是閉目聆聽,看樣子真的是什麼都沒有發現。松了一口氣,韓碩抓住艾米麗點來的手指舔了一下,弄的艾米麗一臉嬌豔欲滴地白了韓碩一眼。

“快說。你是怎麼做到的?”臉蛋一片酡紅的艾米麗,盯著韓碩發問。

這個時候,艾米麗倚靠在韓碩的左側,大半個身子都貼著韓碩,豐滿的乳峰頂在韓碩的左臂上,修直滑膩的大腿緊貼在韓碩的腰身處。一臉嬌豔欲滴的艾米麗,對于初嘗滋味地韓碩,有著難以遏制的誘惑力。

嘿嘿一聲低笑,韓碩說:“原來是有隔音的效果。嘿嘿,我們還沒有試過在樹上做呢!”

此話一落,韓碩一把將艾米麗扯到懷里,動身扶住她的隆臀盤在了腰間。立即上下其手大肆活動起來。剛剛才被韓碩舔了一下手指地艾米麗,被韓碩這麼一番放肆的挑逗,臉頰脖頸紅潮一片,張口急喘說:“杜克就在旁邊。下面還有一個埃里克觀察著,我們不能夠這樣做,太羞人了!”

“沒事,這樣才刺激嘛。嘿嘿!”韓碩將艾米麗衣衫褪下後,大口湊向艾米麗的香耳,一邊溫柔的輕吻著。一邊低聲壞笑著說。

這麼一連串地挑逗。艾米麗終于忍耐不住。從香唇發出一聲誘人的呻吟。剛剛的話語全部忘記了,也不再顧忌這兒是在大樹上。周圍還有兩個敵人四處觀察,主動的伸手將韓碩地衣衫褪去,扭動豐滿的臀部尋找位置。

“哦……”倏一進入,兩人同時發出一聲銷魂的暢快呻吟。

片刻後,等到艾米麗渾身癱軟,放聲嘶喊出來以後,慢慢地一切才平靜下來。保持著原來地姿勢不變,艾米麗趴在韓碩地胸口,用食指在韓碩的胸口劃著小圈圈,再次發問說:“剛剛你是怎麼做到地?”

這個時候,風系魔導師杜克與埃里克兩人,早已經離開了。一條元魔遠遠的吊在兩人的身後,將觀察到的一切反應到韓碩的腦海里面。因為兩人是帶著搜尋死亡墓地的目的過來的,所以行走的速度並不快,短時間內應該難以脫離元魔的窺視,因此韓碩倒是並不著急。

大手無意識在艾米麗光潔的背脊處游走,韓碩詢問說:“什麼怎麼做到的?”

“我是暗黑系的魔導師,都沒有能夠發現杜克接近的情況。而你只是一個小亡靈法師,為什麼能夠察覺到這個動靜,另外身為魔法師的你,攀爬大樹的熟練與敏捷簡直比一般的劍士還要誇張,包括你調整呼吸與心跳的情況我都是看在了眼里,這都是怎麼一回事?”在韓碩的事後愛撫下,艾米麗一邊受用的輕呼一邊詢問韓碩。

沉默了一會兒,韓碩張口說:“除了亡靈魔法的修煉外,我還修煉了一套神奇的武技。這套神奇的武技,不同于一般的斗氣,因此我可以算得上是一名魔劍士,剛剛的特殊都是因為這套武技的影響。”

身子微微一挺,艾米麗驚奇的望著韓碩,說:“還有這麼神奇的武技,那麼你能不能夠像劍士一樣戰斗?”

點了點頭,韓碩肯定的說:“當然可以。”然後眉頭一皺,韓碩疑惑的望著艾米麗,問道:“你怎麼會認識這兩個人?”

這句話一說,換成艾米麗沉默了,只見艾米麗猶豫了一下,才緩緩說:“我一直沒有告訴你關于我的一切,就是害怕會給你帶來麻煩。其實我是蘭斯洛特帝國的人,這一次從巴特商盟護送麥迪文走私的這些物品回國,只是因為調查一件事情,想要弄清楚這一批戰爭用的物資,到底送往帝國誰的手中。

坦白說,我是屬于一個秘密機構,杜克與埃里克兩人,這一次懷著不可告人的秘密前來帝國。所作所為威脅到了帝國的利益,因此我們機構對兩人下手了,我雖然人不在帝國,但我卻有權限得到發生的一切。

杜克與埃里克兩人的頭像,也是我在機構的資料中看到的,組織上正在派人追逐兩人的行蹤,說是可能出現在帝國的邊境,因我要從邊境返回帝國,所以留意了一下這才知道了那麼多消息,我們機構雖然個人有獨立的空間,機構一般不會干澀每個人的生活,但是如果讓你知道的太多,對于你還是沒有太多好處。”

輕柔的聲音從艾米麗的口中發出,事情的經

艾米麗地身份。被她這麼一番話給娓娓道來。等到這一切,韓碩忽然一臉的怪異笑容,倒是把艾米麗嚇了一跳,還以為韓碩怎了啦。

“怎了啦,你是不是嚇到了,你不要擔心的,我們機構直接聽令與國王陛下,完全是因為帝國的安全才存在的,而且不會干澀成員的生活。我想不會對你造成什麼威脅的。哦,你是不是害怕我了,你是不是准備不要我了?”艾米麗先是解釋了一下,等到韓碩搖頭一臉怪笑後。不覺心里有些害怕。這個男人已經得到了自己的一切,而且壞的還非常可愛,這麼多年一顆芳心難得平靜安逸地享樂了幾天,無論如何也不能夠放任他離開。艾米麗心慌意亂的想著。

在艾米麗的擔驚受怕下,剛剛紅潮密布的美豔臉蛋,顯得很是驚慌失措,到了後來聲音都幾乎要帶著哭腔了。再怎麼堅強成熟地女人。身心一旦交付給一個男人後,便會在這個得到她一切的男人身上,展露出軟弱與畏懼。艾米麗自然也不會例外。

半響。韓碩似笑非笑的盯著艾米麗說:“你們的機構是叫暗幕吧?”

悚然一驚。艾米麗身子挺直,極其震駭地望著韓碩。詢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空間戒指一亮,象征著暗幕成員身份的鐵牌,猛然出現在了韓碩的掌心,韓碩對艾米麗說:“因為我也是暗幕地!”

艾米麗:“……”

“嘿嘿,沒想到我們居然是一伙的。快把你的鐵牌拿給我看看,讓我知道你是什麼級別?”韓碩怪笑著將艾米麗地小手握住,手指在她地空間戒指上面摸了摸。

“討厭地壞小鬼!”艾米麗怔了一會兒,忽然咯咯嬌笑起來,喜極而泣的猛然趴在韓碩地胸口,香舌伸出先是舔了韓碩的胸口一下,在韓碩一聲舒服的輕呼聲中,銀牙猛地使力狠狠的咬了下去,弄的韓碩一陣尖叫。

“看你再敢欺負我,哼!”艾米麗見韓碩尖聲驚叫,得意的咯咯嬌笑起來,裝模作樣的惡狠狠的瞪了韓碩一眼才罷休。

感覺到跟隨杜克元魔的距離,被逐漸的拉大了,韓碩猛然提了提衣衫,為艾米麗同樣整理了一下,才開口說:“我們去跟著杜克,看看他到底想要干什麼?”

在韓碩話語落下,艾米麗低聲吟唱了一段咒語,一直籠罩在周圍的灰氣忽然消失的無影無蹤。隨後韓碩從枝葉里面探出身子,一把抱住艾米麗,在她的尖叫聲中直接從大樹上面躍下,平穩的站立在後面的灌木叢內,沒有造成艾米麗身體上的任何損傷。

借助與元魔跟蹤杜克的過程中,韓碩與艾米麗兩人交換了一些訊息,韓碩也將自己的一些最近幽暗森林里面的經曆告訴了艾米麗,不過只是撿一些能說的說,該隱瞞的韓碩照樣還是隱瞞了下來。

“三星的小嘍啰,以後要聽我話哦,不然我可是可以直接懲罰你的哦!”得知韓碩只是低級的三星使後,艾米麗一路上不住的輕笑調侃韓碩。暗冥三巨頭坎迪達是最高級別的五日使,已經是三日使的艾米麗,在暗幕里面的身份一定也非常之高,也難怪她有權限能夠獲知那麼多的訊息了。

“沒想到你居然是三日使,嘿嘿,你就是三日使又怎麼樣,還不是一樣在我的胯下呻吟,我要你生就生要你死就死!”一巴掌拍在艾米麗的隆臀上,韓碩得意的大笑說。

“粗魯討厭的壞小子,早晚我要治的你服服帖帖!”艾米麗挽著韓碩臂彎的小手,回應的擰了韓碩一把,對于韓碩的粗魯也不生氣。

忽然身子猛然定住了,通過元魔的觀察,韓碩發現杜克與埃里克兩人,居然真是尋找到了死亡墓地的蹤跡。在死亡墓地周圍的一帶,杜克皺著眉頭不斷的游蕩著,看樣子發現了什麼。

伴隨著韓碩一同停下來的艾米麗,詫異的望著韓碩,張口詢問說:“你又是怎麼啦,不會怪我說要馴服你吧,你知道我是和你開玩笑的啦!”

搖了搖頭,韓碩沉聲說:“我們要不要干掉杜克兩人?”

“暫時不要吧,如果我猜測不錯的話,坎迪達那個老狐狸一定是打算弄清楚杜克地意圖才留他活路的。否則在蘭斯洛特帝國。他們兩個人根本沒有可能活著離開,你剛剛加入暗幕不多久,你還不知道暗幕的能量有多大,光憑一個風系魔導師還有一個高級劍士,怎麼可能逃出坎迪達那個老狐狸的手心。”艾米麗沉吟了一下,張口對韓碩解釋說。

“其實我了解的,因為我直接聽令與坎迪達!”韓碩沉聲說。

掩口驚訝的望著韓碩,艾米麗輕呼說:“你是開玩笑的吧,你只是一個三星使。根本沒有資格受他管理才對啊?”

聳了聳肩,韓碩說:“你要是不信,可以查閱一下暗幕的內部資料。我本來就是被坎迪達直接帶進機構的,他說從今以後我直接受他調配。就是這樣子。”

韓碩這麼一說,艾米麗倒是真地相信了,然後嬌笑著摸了摸韓碩的臉頰,張口說:“你還挺厲害的嘛。老狐狸怎麼會看中你的?”

“不提這個,我們快些跟上去,我看杜克兩人似乎打算做些什麼了。”韓碩突然開口說,然後拉扯著艾米麗。就往杜克與埃里克地方向走。

借助與元魔的視線,韓碩發現杜克埃里克兩人在死亡墓地的周圍徘徊著。看樣子杜克肯定是發現了什麼,口中念叨著魔法咒語。幾個厲風術釋放出來後。在死亡墓地的周圍呼嘯著。試圖得到一些什麼端倪

就在這個時候,隱匿地元魔發現了一個趴伏在灌木叢的人物。這人一身的暗褐色的衣衫,衣服地顏色與樹木融為一色,趴伏在那兒一動不動,如果不細看的話的確很難發現到他。

他地衣服與作為,明顯是針對杜克與埃里克兩人,從剛剛艾米麗地口中得到了一些訊息地韓碩,心里面一動後立即明白這個人,應該就是暗幕派來監視杜克與埃里克兩人的。

厲風術地胡亂吹拂,在周邊肆虐著一切。其中一道厲風吹拂過來,不偏不斜湊巧的砸在了他的身上,那人雖然趴伏在原地一動不動,不過身體被刮出血痕,還是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聲痛呼。

“什麼人?”杜克耳朵之尖超乎想象,那麼遠的一聲痛呼居然硬是被他聽到了,然後本來處于灌木叢當中的杜克,猛然再次使用漂浮術懸浮虛空,直接向那人所在的方位飛掠過來。

眼見行蹤暴露,他立即站立起來,打算趕緊離開這兒。不過風系魔導師杜克速度之迅捷明顯高于此人,漂浮術一起來後,嗖的一聲就到了他的身後。

“又是你們這些暗幕的人,果然是陰魂不散啊,現在已經到了幽暗森林還能夠被你們發現,不得不說你們暗幕的人果然神通廣大!”杜克輕笑著說了這麼一句,然後一陣魔法咒語吟唱出來。

只見這個試圖離開的暗幕成員前方,大風猛地呼嘯著吹出阻礙了他的前行速度,厲風化形成風刃,排空交錯著朝著這個暗幕的成員射去。

他的身形一阻礙後,手中多了一把匕首,先是敏捷的在灌木叢內滾動了一下,避過了最前方大部分風刃的襲擊,然後才揮動匕首抵禦另外幾道的風刃。一陣“叮叮咚咚”的爆響,他匕首雖然抵禦住了幾下風刃,但兩腿上面卻多了兩道深深的血痕。

“不好,我們組織那個觀察他們的盜賊的行蹤好像是暴露了。我們快一些趕過去,你對付那個杜克,高級劍士埃里克就交給我應付吧。”韓碩生怕死亡墓地會被暴露,打算趁機借艾米麗的力量,將杜克與埃里克兩人一次性徹底干掉,因此一見如此形勢發生,立即驚呼起來。

艾米麗聽韓碩這麼一說,嬌容一變後一套灰色的衣衫猛然出現,瞬間將她全身裹住。同樣使出漂浮術懸浮虛空,對韓碩說了一句“小心”後,就率先一步飛了出去。

暗幕里面的成員,除了在暗冥供職以外,許多人還有另外的身份。因此不到萬不得已,輕易不將本來面露示人,這一般是暗幕里面成員的基本做法。

在艾米麗離開後,韓碩同樣取出一身灰衣遮住全身,其中兩條元魔飛向杜克那邊,另外一條緊盯著埃里克,韓碩本身對于這片區域非常熟悉,從另外一條道路飛速跑去,打算在中途堵截先將埃里克干掉。

到了現在,韓碩的傷勢基本上算是康複了,經曆上一次的入魔之後,韓碩的魔元力居然獲得了大幅度的提高,如今魔元力流轉起來,令韓碩另有一種暢快淋漓的感覺。

聽到杜克聲音的埃里克,手提著長劍,一邊小心警惕著一邊快速的飛掠。走到一個起伏不平的小坡時候,蓄勢待發的韓碩猛然吟唱出一段魔法咒語,一道骨矛忽然成形刺向埃里克,骨矛一出現後弩弓同時發動。

弩弓射出後,韓碩的身子也電射沖出,杜克眼見兩道攻擊襲擊過來,慌亂之下居然完全不顧形象,使用了一個最為實用但卻極為丑陋的懶驢打滾的做法,毫不顧忌形象的往前面滾去。

丑陋的方法非常有用,居然硬是躲過了韓碩的兩波襲擊,然後埃里克直接出現在韓碩的面前,充滿了深青色斗氣的一劍刺出後,韓碩慌忙祭出戮魔鋒,倒是被震的手臂微微一震。

埃里克也是悶哼了一聲,然後居然沒有繼續趁勢攻擊韓碩,站了起來後立即往杜克的方向追去。

輕哼了一聲,韓碩提著戮魔鋒快速的跟上。另外一條觀察杜克那邊的元魔,發現艾米麗已經與杜克交上了手,看樣子艾米麗還占據了上風,不過可惜艾米麗好像來遲了一步,那個暗幕的盜賊現在身體劃痕縱橫交錯,看樣子是已經死去了。

“杜克先生,我來了!”埃里克大呼了一聲,提劍沖了過來,正在與艾米麗大戰的杜克神色一震,不過等他看見埃里克身後的韓碩時,手里面的法杖忽然一晃,一個颶風術釋放出來,將韓碩的奔跑的身體猛然懸空,朝著遠處遠遠的拋落。

就在這個時候,被韓碩收藏在空間戒指里面的黑暗之瞳,居然自動的從空間戒指里面飛了出來,爆射出綠瑩瑩的光芒,將庇護住死亡墓地的結界打開,而韓碩的身體也是轟然落入了死亡墓地之內。

“哦,天哪,居然真的是死亡墓地出現了!”正准備掉頭對付艾米麗的杜克,一見空中綠色光芒大射,顯露出死亡墓地奇怪的景象,當即狂喜著大呼了一聲,猛然不顧一切的往里面沖了過去。

那邊埃里克與艾米麗兩人,同樣是驚駭莫名,先是愣了一下子,然後同時在死亡墓地結界關閉之前,使足了全力沖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