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一十七章 其實,我是亡靈法師!

“快點殺了那個瘋子!”另外一個倒下的劍士,猛地厲聲喝道。

“你給我閉嘴!”正走向韓碩的這個劍士,忽然間回頭,冷酷的瞪了身後那人一眼,聲音僵硬的說:“再敢廢話,我連你一起殺了!”

這句話一出,那人忽然愣在了那兒,用一副完全陌生的目光看著他,張口疑惑的問道:“非朗斯,你這是怎麼啦?”

提劍走向韓碩的非朗斯,臉上充滿了興奮與貪婪,目光只是凝聚在韓碩的身上,張口激動的說:“我可能要發大財了,你最好不要擋著我的路,否則我會讓你和他一起死。”

到了這個時候,那人總算是明白了怎麼一回事,原來非朗斯如今已經被貪婪之心淹沒,腦子里面再也沒了同伴,只剩下發大財的欲望了。

腦子刺痛之下的韓碩,漸漸的由入魔狀態醒轉了過來,經曆了短暫的迷茫後,韓碩記起來了剛剛發生的所有事情,也立即意識到了現在形勢的緊急。

“蛇發怪身上的戰利品還有達格瑪果實,馬上都將屬于我的了,你這個邪惡的瘋子給我去死吧!”非朗斯目光緊緊的盯著韓碩手上的空間戒指,陰沉著臉興奮的說。

這句話一落下後,非朗斯手中的長劍舉起,就朝著渾身無力的韓碩當胸刺來。看樣子非朗斯是打算先取了韓碩的性命,然後再取下空間戒指研究里面的東西。

一段亡靈咒語,被韓碩快速的吟唱出來,非朗斯手中的劍刺向韓碩胸前的時候,被忽然出現的一柄骨刀擋住。

“其實,我是一名亡靈法師!”韓碩古怪的望著一臉驚駭的非朗斯,冷漠的說道。

在非朗斯的驚恐當中,小骨刀一個推動,非朗斯身子不由自主往後退開。然後一只眼睛帶著巨大眼罩地小骷髏,提著骨刀迅速的貼身靠近非朗斯,在一陣金戈的交擊聲中。神勇的小骷髏將這個也早已受傷者斬殺在小骨刀下。

剛剛一直吆喝著,要將韓碩殺死的另外一名重傷劍士,韓碩自然也毫不留情,在一個命令的下達後,被小骷髏同樣斬殺。

這一行人從一開始出現,就使用卑劣地手段對付自己。從頭至尾沒有仁慈過一下。韓碩也不是天真的人,自然明白血債血償的做法才是最適合他們的歸宿。

小骷髏的出現,將即將被誅殺的韓碩及時救下,也徹底顛倒了原本應該出現地局面。提著骨刀的小骷髏,熟練的擺弄著三人的尸體,將他們身上所有有價值地物品。一個個收刮起後讓韓碩使用空間戒指裝起。

三人當中,只有那個電系高級魔法師有些家當,包括一根不菲的魔法杖,和幾百個金幣加上兩三塊三四級的魔獸晶核。兩個劍士除了一把劣質地劍。加上一些零碎的金幣外,並沒有其它東西。

癱軟在地地韓碩,明白一旦入魔之後。神智立即陷入厮殺狂暴當中,不等身上的魔元力與體力全部耗費光。是絕對不會醒轉過來的。這一次韓碩入魔以後,不但魔元力體力耗盡了,身上連番遭受各種各樣的打擊,乃是有史以來受傷最重地一次。比被蠍尾獅劈了一擊地奧德賽還要嚴重。

好在韓碩肉體的強韌。遠非奧德賽能夠比擬地,因此現在形同厲鬼一般猙獰的韓碩。雖然身體虛弱的甚至不能夠支撐著站立起來,但他心中卻明白自己的身體狀況,即使不借助任何的藥物,也能夠在短時間內恢複過來。

一直以來,韓碩都沒有暴露自己亡靈法師的身份。這是因為身上隱藏著一些秘密,在關鍵的時候能夠拯救自己的性命,這一次面對幾個偷襲者,最後若非因為韓碩還有精神力可以運用,必將難逃一死,如果事前這些人明白韓碩還是一名亡靈法師,恐怕現在的結果還不定會是如此。

口中一段段魔法咒語出現,只見幾個僵尸戰士和幾個骷髏戰士,忽然在韓碩的身體周圍出現,一個個拿著武器將韓碩包圍起來,打算應付隨時可能會發生的變化。

醒轉過來的韓碩,立即與元魔取得了聯系,通過元魔的觀察,韓碩看到特蘭克斯已經與阿芙拉等人彙合,正在這片區域內,尋找自己的蹤跡。

如今體力虛弱的韓碩,不但無法行動也無法大聲講話,但卻有著大批的黑暗生物可以使用。命令下達後,小骷髏在這兒鬧出了巨大的動靜,漫天的灌木呼呼飛出。

“那邊有動靜,我們過去看看!”特蘭克斯耳朵倒是尖的很,立即察覺到了動靜,指明了方向後,帶著一行人朝著韓碩所處的方位趕來。

剛剛召喚出的一些黑暗生物,又立即被韓碩重新用精神力送回了異時空。沒過多長時間,以特蘭克斯為首的一幫人,總算是趕到了韓碩的面前。

“怎樣了?”特蘭克斯驚呼一聲,立即大步奔向韓碩。

現在韓碩的模樣狼狽到了極點,渾身一片焦糊,身體也有許多地方被大火焚燒,臉上一片烏黑差點看不出本來的面貌,倒是難為特蘭克斯還能夠一眼辨認出韓碩。

“我沒事,沒想到居然中途碰到這幫人。”韓碩聲音顯得有些虛弱,苦笑了一聲後,才輕聲說道。

“這一次是我疏忽了,因為被你新奇的做法驚訝了,一時放松了警惕性,這才造成了如此局面的發生。不過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在幽暗森林里面這種事情每天都在發生,我早已經習慣了這里的一切。”特蘭克斯看到韓碩還活著,不由得松了一口氣,聳了聳肩說。

阿芙

拉尼婭戈登幾人,過來後一一問候了韓碩,然後阿芙拉才有些感觸的說:“看樣子的確像凱斯賓說的那樣,特蘭克斯還算是好人了。至少上一次特蘭克斯只是要雙頭龍身上的戰利品,並沒有一開始就偷襲動手,也沒有要殺了我們,更沒有懷有淫褻的思想,和他們一比較我才明白凱斯賓所說的話,我原本還認為他開玩笑的。”

阿芙拉這麼一說,眾人回憶起遇到特蘭克斯的遭遇。再一想剛剛那些人的做法,忽然間覺得特蘭克斯倒也還算仁慈地了。

“其實我沒有你們想的那麼好,而且我還在不斷的改變,我剛剛來到幽暗森林里面的時候,也曾經和你們一樣單純過,也曾經非常信賴我身旁的同伴。不過一次次的行動後,讓我認識到在這個幽暗森林里面,除了自己什麼都不可以信任,無處不在地危險使得你必須冷酷起心腸,來面對周圍的一切,否則一旦有仁慈軟弱的情緒。就很有可能讓你喪命。”特蘭克斯聳了聳,瀟灑的解釋說。

“剛剛,你是怎麼啦?”猶豫了一下,尼婭望著韓碩有點心有余悸的詢問。

尼婭這句話一開口。眾人的目光刷地一聲全部聚集在了韓碩的身上,似乎等候著韓碩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畢竟先前韓碩的手段顯得有些殘暴,他地表情也是與平時大相徑庭。不得不讓眾人有此疑問。

“我所修習的武技,因為有些不太完整。一旦我受到強烈的刺激,就可能使我陷入自己都難以控制地可怕境況。很抱歉剛剛因為我的憤怒,帶給了大家一些困惑,我自己也不想這樣。但是這不是我能夠控制地。”關于魔功入魔的情況。韓碩根本無法對他們解釋什麼,只能這麼來說了。

“原來是這樣子。剛剛你的表現很可怕,如果這種武技無法控制的話,你最好還是早點放棄吧,因為這樣下去地話,可能會造成難以預料地後果。”阿芙拉真誠的望著韓碩,好言勸說道。

對于阿芙拉地勸說,韓碩自然不會放在心上,魔功入魔的境況如果能夠得到有效的控制的話,那也不能夠稱為入魔了。這種入魔並不是那麼輕易發生的,這都是境界到了一定階段後,因為心境與其他原因才造成的,對于韓碩來說只能警惕防備,但卻不會因為這點而放棄魔功的修煉。

“好了,我們現在應該先把韓弄走,與奧德賽彙合後再談論其他的。”特蘭克斯先是有些奇怪的盯著韓碩看了看,然後才開口對阿芙拉說。

特蘭克斯的提議,得到了眾人的一致同意,隨後由戈登兩個劍士,再次做了一個簡陋的擔架,將韓碩給架了起來,往奧德賽所處的方位走去。

一路行來,韓碩從特蘭克斯的口中,得知這一行人好像是麥迪文商會的私人護衛,特蘭克斯一直追擊下去,一連殺了好幾人,直到發現他們與更多的護衛彙合以後,察覺到對方的實力不是他單獨能夠撼動的,因為顧忌韓碩的情形這才返回了。

麥迪文商會韓碩也曾經聽過,那是一個和布斯特一樣存在的大商會,上一次菲碧還因為這個商會煩惱過一陣子。據說這個商會專干一些走私的生意,來往與各國之間出售各種違禁品,與各國的權貴關系很緊密。

麥迪文商會不屬于蘭斯洛特帝國,而是屬于由傭兵商人門建立的巴特商盟,在巴特商盟名聲似乎不小,最近一段時間才頻繁出入蘭斯洛特帝國,給菲碧的布斯特商行還造成了一些不小的損失。

如今韓碩身體上創傷之重可謂慘不忍睹,這麼重的傷勢落在一般人的身上,加上不斷的顛簸趕路,只要是正常人絕對會痛呼出聲。可半個小時的顛簸趕路,被簡單處理了一下傷口的韓碩,躺在擔架上面從始至終沒有發出那怕一聲痛呼,這讓眾人對于韓碩驚人的忍耐力佩服莫名。

不但如此,韓碩居然還有精力與特蘭克斯不斷的講話,向特蘭克斯詢問觀察到的關于麥迪文商會的情況,仿佛他身上的那些看了就讓人頭皮發麻的傷勢,根本不是他在承受一般。

等到在一個眾人合力挖掘的洞穴內,將重重布置的石塊搬開,看到奧德賽齜牙咧嘴從里面走出來以後,戈登終于忍耐不住,一臉受不了的望著韓碩,說出了眾人的心聲:“韓,你是一個什麼怪物?”

啞然失笑,對于痛苦的承受力已經達到怪物級別的韓碩,實在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戈登才好,只得苦笑著搖了搖頭,說:“我只是比你們神經大條一點而已。”

奧德賽出來以後。由那尼婭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身體恢複了很多的奧德賽聽的一陣心驚肉跳,非常驚訝與一行人的遭遇。

“尼婭姐姐,我想我該回去了,我爺爺應該著急了。”安吉莉卡來到這兒後,發現沒有人搭理她。歪著頭想了一下,顯得有些無趣的說。

尼婭聽安吉莉卡這麼一說,猛地一拍頭恍然大悟道:“我差點忘記了你地事情,走吧我立即送你到你爺爺那兒,幽暗森林里面太危險啦,你下一次千萬不要偷偷亂跑了。”

點了點頭。安吉莉卡甜笑著和眾人一一告別,到了韓碩的時候搖了搖手,說了一句:“再見壞人!”

“尼婭,你一個人沒有問題吧。戈登你陪她一塊兒去吧。”奧德賽皺了皺眉頭,對尼婭張口說。

搖了搖頭,尼婭微笑著說:“不必了隊長。他的爺爺就在附近,如果有情況我會大喊出來的。”

此話一落。

尼婭拉著安吉莉卡快速的離開,轉眼不見蹤跡。

“我想,我對于你的承諾已經完成,現在是時候離開這兒了。”特蘭克斯望著韓碩。張口對韓碩說。

經曆了這段時間地相處。韓碩發現特蘭克斯並不像外面傳言的那樣不堪,至少這段時間特蘭克斯的所作所為。沒有讓韓碩覺得任何不舒服。在韓碩的心里面,甚至已經不知不覺當中將特蘭克斯當成了同伴,現在聽特蘭克斯立即就要離開,心里面反而有些不太習慣。

“好事做到底嘛,你看我現在受了這麼重的傷勢,怎麼說也要留下照顧我一些時間吧。等我們離開這片危險地方,你再離開也不遲啊!”韓碩望著特蘭克斯,嬉皮笑臉的說。

“這可不是我先前答應你地哦,其實從果實到手開始,我應該就算是完成了承諾,後面幫你們對付敵人已經是額外的,你可不要太貪心哦!”

“你看我受了傷,現在奧德賽也是不能夠動手,剩下的一行人想要安然無恙的走出這片危險地帶,非常地不容易,我想你不會這麼狠心的拋棄我們吧?”

這麼一說,特蘭克斯沉默了一會兒,最終開口說:“這樣吧韓,你答應我一件事,我保護你們,將你們送到相對安全的地方。”

“什麼事情?”韓碩愣了一下,開口詢問特蘭克斯。

“暫時我不會說,反正你只要記得答應我就行了。”

“你不怕我事後反悔,嘿嘿,我可是沒有什麼信譽地人!”

“我相信你!”特蘭克斯深深的盯著韓碩地眼睛,一字一頓的說。

韓碩忽然沉默下來,與特蘭克斯對視了一下,然後韓碩依舊是嬉皮笑臉的微笑著,不過卻點頭回答說:“好,我答應你!”

奧德賽是一臉欣慰的望著兩人,忽然覺得這一刻兩人許多地方都很相似,一樣地來曆神秘,一樣地實力高強,一樣的性格堅韌遇事沉重冷靜,該出手時毫不留情。

在奧德賽盯著韓碩地時候,韓碩也望向了奧德賽,想了一下,韓碩正色對奧德賽開口說:“你們這一次前來幽暗森林的目的,就是為了達格瑪果實,我知道你們原來沒有抱著什麼希望,似乎並沒有我想象中的那麼重視達格瑪果實。作為朋友,我想問問你奧德賽,你是不是真的非常需要達格瑪果實?”

“也不是,我們來幽暗森林,最主要的目的還是鍛煉自己的實力,當然好運的話希望得到一些有價值的東西。到了現在,我想我們完全的達成了願望,達格瑪果實本來只是一個虛無的目標,我們也沒有真的認為能夠得到,這種果實正常人吃了會發瘋,我們是用不到的,只不過隨口答應了別人,前來碰碰運氣而已。”奧德賽見韓碩一臉凝重,也是正兒八經的解釋,然後疑惑的望著韓碩,詢問說:“韓,你問這些干什麼?”

松了一口氣,韓碩微笑著點了點頭,開口說:“因為我想獨吞達格瑪果實,我修習的武技會造成神志不清,就像剛剛他們所說的那樣。但如果有了達格瑪果實的話,我能夠改善這方面的情況,所以如果你們不是太需要的話,我想把三塊達格瑪果實全部占有,但我可以以金幣補償你們!”

“那你就獨吞好了,呵呵,我們已經得到太多了,你把雙頭龍與蛇發怪的魔獸晶核統統讓給了我們,這些已經可以換取到足夠的金幣了。你需要達格瑪果實那就全部拿去好了,要是提什麼金幣補償的話,就沒有什麼意思了。”奧德賽灑然一笑,誠懇的對韓碩說。

阿芙拉與戈登幾人,示意韓碩千萬不要客氣,紛紛說出反正他們也不是真正的需要達格瑪果實這類的話語。

“那好,既然如此我就不再客氣了。”這一層塑魂的魔功境界,韓碩是真的需要達格瑪果實,因此倒也沒有過多虛偽的推辭,爽快的答應了下來。

之後的幾天內,由韓碩元魔的四處探察,加上特蘭克斯的庇護,一行人按照原路返回,打算盡快的離開幽暗森林的深處。

只是幾天的時間,本來虛弱的只能夠任由眾人抬著的韓碩,居然也已經從擔架上面下來。被嚴重焚燒後的手臂和臉頰,隨著一層老皮褪去後,一雙修長的手臂與潔白如玉的臉頰,重新的展露出來,找不到一絲一毫的焚燒痕跡。

身體上的焦黑與頭發的焦糊,也在短短幾天的時間內恢複了正常,神奇的令奧德賽等人再次發出“你是什麼怪物”的疑惑。

魔元力同樣迅速的恢複著,這個過程中韓碩小心的將達格瑪果實保存後,准備返回死亡墓地以後,獨自一人安靜的時候再服用。身體內的傷勢,隨著魔元力的流轉,也是快速的恢複著,隨著日子一天天的流逝,韓碩的傷勢快速的恢複起來。

這一日,韓碩的元魔窺探到遠處一大批人馬帶著地龍行走,在里面居然發現了高級魔法師里安的蹤跡,忽然明白那些人應該就是麥迪文商會的人。

算了算日子與路程,韓碩發現已經快要接近那些森林巨魔居住的地方,忽然想起來這些出了名的惡棍強盜,還在等候他們達達拉大神的指示,聯想起麥迪文商會的那些護衛,對自己做出的那些卑劣事情,韓碩的嘴角不由得綻放出冷厲毒辣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