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情之所至
g,更新快,無彈窗,!

致遠路上,陳佩菡和江漢並肩而行.

一個是才走出校園不到一年的學姐,另一個是就快畢業的大四學弟,他們兩人都在這座校園呆了四年,致遠路上的一木一景,他們都非常熟悉.

陳佩菡低著頭,腦子有點亂.

十個月前,為了幫急需換腎的尿毒症母親負擔大額的醫療費用,陳佩菡迫于無奈找到了拉皮條紅花銷售出賣自己的初夜,在醫院的走廊里,兩人因為價格沒談攏而爭吵,無巧不巧的碰到了送小傑上醫院的江漢!

後來,莫名其妙江漢成了陳佩菡初夜的買家,還簽了一張到現在來看都怪異至極的欠條.

此時對于江漢,陳佩菡的心情非常複雜.

其實一開始她是極度厭惡江漢的.

三十萬買她一夜,像極了衣食無憂的豪擲千金的二世祖,和那些手上有點錢就不把普通女孩子當人看的油膩中年男人一樣,令人作嘔.

即便那時候江漢讓她簽了一張看起來對她非常有利的欠條,卻被他當成江漢想讓她主動獻身欲擒故縱的肮髒手段.不僅要玩弄她的人,還要玩弄她的心,想讓她主動投懷送抱.畢竟,陳佩菡認識的不少長得不錯的同學都是這麼被有點錢的渣男給騙了的.

她原本以為,江漢會時不時的去騷擾她,至少也會隔三差五的在她耳邊拿那三十萬說說事,提醒她主動一些用身體把帳還了,以至于那段時間,只要電話一響,她就會神經質的認為是江漢來催債了,想讓她償還了,曾一度讓她聽見電話鈴聲響就覺得恐懼.

可隨著時間一天天的過去,她所恐懼的事情竟然一次都沒有發生過!

不僅如此,自打江漢錢到賬之後他人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電話沒有,人也再沒有在自己面前出現過一次,更別提催債了.

他答應自己的工作,健身房的門店店長如諾履行,真的讓她當上了一店店長,給了自己賺錢的機會.

當初簽那張欠條的時候江漢說學姐你別忘了,我給你三十萬,而且我只要你一夜,比起那個什麼蔡老板二十萬要你陪三個月好得多!更何況你為什麼不賭一把,堵我一天兩天,一個月兩個月甚至在你賺到三十萬之前都沒有要你的需求呢!

當時陳佩菡以為這是一個必輸的賭局,她的初夜怎麼樣都是要被齷齪的江漢拿走的,但是一天兩天,一個月兩個月,好像真的就像江漢當時說的那樣,他一直沒有需求!

真的沒有需求麼?

陳佩菡不是傻子.只是當時她處在人生最崩潰的邊緣,敏感的神經鑽了牛角尖,對一切試圖靠近她的男人都懷著濃重的敵意,那時候的她已經分不清惡念與善意,為了保護自己只能一杆子全打死.但當幾個月後,江漢真的再也沒出現過,陳佩菡這才終于開始明白,可能江漢當初給她那三十萬,真的是想幫她.

不僅如此,江漢還故意順著她牛角尖的心思設計,只為了讓她能接受的心安理得!

起初陳佩菡還抱著一定的戒心,但是當江漢半年都沒再出現過時候她終于篤定,當初的江漢真的就是純粹的幫她,並沒有任何歹意.

也是從那時候開始,陳佩菡開始自責,為自己誤解一個曾經真心幫助過他的男孩而深深自責,同時她越來越感激江漢.

在確定她炎陵所轄的健身房的確是江漢的資產時,她工作變得比以前還要努力十倍.

以前她努力工作純粹是想為自己賺錢還債,但是現在她要更努力的工作還欠江漢的情.

江漢以一種讓她覺得體面的方式幫了她,保留了她的全部尊嚴,她非常感激.

以至于後來當一個叫江偉的男人以區域經理的名義帶著團隊空降炎陵接管整個健身房的時候已經在健身房有一套自己班底的陳佩菡也沒有任何微詞,甘心給江偉當了副手.

原本以為工作會因此而變得艱難,但事實上並非如此,那個叫江偉的男人不僅沒有對她有任何為難,而且在業務上處處為她解惑,以至于在短短三個月不到的時間里她的業務能力進一步飛升,在不久之前她還代表所在健身房去往星城和國內稱雄的大型健身集團M進行合作洽談!

她的生活開始變化,一切都是正向的,越來越好,而這一切變化的源頭,都離不開江漢.

而對于江漢觀感,陳佩菡也從最初的厭惡變成了現在濃重的好奇.

這些日子,她經常會情不自禁的開始回憶自己和江漢相識的過程,回憶大四的那場江漢主導的畢業晚會,回憶她最後一台主持.

當然,偶爾也會從區域經理江偉的嘴里聽到關于江漢的名字亦或者消息,每每提及,那個她在業務上佩服得五體投地的區域經理總對江漢推崇備至,連她自己都沒發現,她對江漢的感官開始摻雜了一些更微妙的情緒,而且日漸濃烈.

一個多月前她放假從公司宿舍回家,母親徐蔚然告訴她江漢在幾天前來看過自己,買了不少補品.

得知這一消息的陳佩菡第一反應不是意外,她的第一反應竟然是驚喜!

連她自己都不明白得知江漢去過自己家時內心會如此雀躍,按道理她該排斥和緊張才對.

這幾天她一直在想這個問題,知道今天真的見到江漢,她也沒想明白,而此刻,她只覺得局促和緊張.

或許是為了緩解一路無話的尷尬,她鼓起勇氣主動抬頭對江漢道:"剛才為什麼拒絕梁老師的建議?去年那台畢業晚會你辦的很好啊,今天為什麼不接負責辦?"

江漢看過來,或許是覺得陳佩菡一直沒說話突然開口有些意外,他愣了那麼一下,然後才笑著道:"沒聽說過自己給自己辦畢業晚會的,再說,這種風頭出一次就夠了,再多了,會招人嫉恨的."

江漢這話指的是陸羽的事情,聽說全校的黨委會議上,還有人拿這事擠兌陸羽,說他因為自己徇私.

陳佩菡不了解內情:"你還會怕別人嫉恨麼?"

在她的印象里,江漢好像不是那種小心翼翼的人,當初對上陳一舟的時候,他不就是一步不讓麼?

想到這個,陳佩菡又臉紅了,因為那個時候她也誤會江漢是個愣頭青不明事理,為後來更深的誤解埋下了伏筆,不過好在現在誤會都解開了,江漢是個好人,至少眼下陳佩菡如此篤定.

江漢笑笑:"怕倒是不怕,但是與人為善總比與人交惡的好,人活在世上,誰都不容易,何苦相互為難."

這話,江漢是有感而發,經曆了這麼多事情,江漢的心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現在江漢的處世狀態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他才會毫不猶豫的拒絕梁勇應想讓他再度承辦畢業晚會的提議.

他也清楚,他們無非看中的就是紅葉這個大明星,想利用自己和紅葉的關系再把她請過來,好再給學校做一次推廣.

不是江漢小氣,只是這里邊太多錯綜複雜的關系是梁勇應看不到的.

至于眼前的陳佩菡,他的出現倒是讓江漢蠻意外的,不過想想也正常,畢竟每年學校畢業晚會的贊助要麼是學校周邊的商店,要麼就是往屆畢業的學生自主創業有成就了回饋學校,陳佩菡應該屬于後者.她出現是因為被學校當贊助給拉了過來,今天代表公司跟學校來談的.

好在學校不知道她所在的企業是江漢的產業,不然又不知道要多出多少麻煩,陳佩菡倒是知道一些,不過以她的聰慧肯定是不會多嘴的.

說到這個,就不得不提一句江漢早些天去看望陳佩菡的母親,那是在一個飯局上,江偉提了一句說公司副手陳佩菡的母親好像因為排斥反應住了次院.

因為當初從M健身被江漢挖過來的時候江漢提了一嘴說讓他有時間的話多帶帶陳佩菡,本來是一句很平常的提攜的話,江漢卻聰明反被聰明誤,解讀出了更多的東西,誤會了江漢跟陳佩菡的關系.

對此,江漢懶得解釋,不過還是找了個時間買了些東西去看了看徐蔚然,處于對同學的關心而已,並沒有別的什麼情緒.

他並不知道,因為他的這個舉動,陳佩菡的母親對他好感倍增.

上一次在醫院徐蔚然對江漢觀感就不錯,而且從來沒有血緣之外的和女兒有牽連的年輕男人她見過兩回的,江漢是第一個.

自打那以後,徐蔚然就開始在陳佩菡耳朵邊嘮叨:既然一直沒有男朋友,怎麼不跟那個叫江漢的小伙子試試呢?我看著那個小伙子人品不錯,長得也精神,很好的嘛!

搞得陳佩菡不厭其煩,最近休假都不太敢回家了.倒也不是真的煩母親這麼說,只是一聽母親提到江漢,她就有些不好意思,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

"你說話總是這麼老氣橫秋麼?"陳佩菡笑著問.

"偶爾."說完,江漢自己也笑了.

的確,經曆的事情多了,身體還年輕,心卻變得比一般人要老,任何一點簡單的事情,過腦子總下意識的要多轉幾個彎,沒辦法,見過那麼多老謀深算的家伙,才知道或者不容易.

想到這,江漢皺眉搖頭,無奈歎氣.

"別皺眉!"陳佩菡皺眉道.

她下意識的身手幫江漢撫平眉心的三道皺眉.

突如其來的動作,她微微浸潤的拇指溫度,讓江漢當時就愣在那里.

"學姐你……"

反應過來的陳佩菡像觸電一樣猛地把手縮了回去,把頭埋在胸口,其實臉已經紅的像個熟透的龍蝦.

"該死,我怎麼會這樣呢!"

情之所至,情不自禁,有些東西,並不是她自己的身體能掌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