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擋刀!
g,更新快,無彈窗,!

公孫景煜公孫景逸兩兄弟原本只是簫紫萱養的狗,主人在的時候他們只得做好自己分內事不敢越雷池一步,說起來這些年倒也兢兢業業,算條忠狗.

不過現在簫紫萱死了,原本的無冕之王太子也死了,再忠心的狗也是會想翻身當家做主人的.

籣帝青的喪禮上,不知有意還是無意,這兩個跳出來想要反水的家伙司空暮云並沒有要他們的命,只是讓祁連豹廢了公孫景煜一雙腿,事後更是任憑他們的人把這兩兄弟帶回了廈門,沒有干預,如此種種,也就讓公孫景煜會錯了意.

他以為司空暮云廢他雙腿的意思只是要給他點教訓,或者說新官上任給他個下馬威,廈門地下的事情還是由他公孫家說了算.

不就當狗嘛,又不是沒做過,換個主人而已,留了條命回到廈門的公孫景煜也認了,睡覺形勢比人強呢.

再者,公孫景煜私下一合計,給司空暮云當狗肯定是要比給簫紫萱當狗好的,畢竟司空暮云所有產業都擺在明面上,清清楚楚受華夏稅務司法監控,是清清白白的產業.

原本簫紫萱手里的這些產業,大多都在灰色邊緣,這麼一來的話,有些東西司空暮云肯定是不好摻和的,畢竟當年太子費了那麼大的功夫才讓她洗白上岸,司空暮云不會蠢到連這點遠見都沒有.

但是公孫景煜萬萬沒想到,他斷了一雙腿才換回來的勝利果實竟然被一個空降的廖庭傑給奪走了!

以前聽都沒聽過的這麼一號人物,司空暮云一句話就讓她接替了簫紫萱的位置,不是裝模作樣的傀儡,而是一股腦把原本在簫紫萱名下的所有產業也通通轉到了他名下,這讓公孫景煜如何能坐得住.

他媽的,老子辛辛苦苦差點連命都在閩州,好不容易看到希望掙下今天的大好局面,憑什麼被你一個名都沒聽過的小子一口吞下?

要是辛八也就算了,大不了一人一半讓點利,但是這個廖庭傑,公孫景煜不服.

後來通過特殊渠道打聽到廖庭傑的來曆,這就是讓公孫景煜更氣不過了,他心說你一個連校門都沒出的鄉巴佬還敢虎口奪食?你他媽怕是沒見過馬王爺有幾只眼不知道四字怎麼寫.

更加火上澆油的是,公孫景煜還從別處打聽到江漢和廖庭傑的關系,這麼一來就不僅僅是公孫景煜不服氣了,他那個撿回了一條命的太監弟弟公孫景逸更是直言要讓廖庭傑在地球消失,這不,摸清了小傑這些日子的生活習性,眼下趁著他洗腳的空檔身邊沒幾個幫手,帶人就殺了過來,看樣子還真有些不死不休的味道.

"傑哥!不…不是公孫景煜,是公孫景逸那孫子,已經到樓下了,百十號人就要殺上來了,傑哥,咱們先躲躲吧!"

又一個人從門口沖進來,心急火燎的程度比頭前一個還要亂,看樣子真的已經是火燒眉毛,公孫景逸那小子帶人說話就該到了!

小傑臉上陰晴不定,雖然沉著臉,但卻沒有任何慌亂,司空暮云讓他過來的時候他就預料到了會有今天這種局面,只不過,稍微比他料想的要早了些.

"後門在哪?"小傑當機立斷.

形勢比人強,他深知自己的斤兩,比不得江漢.

李沁兒雖然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但從眼前進來的這兩人臉色也能看出來事情已經刻不容緩,她也不知道出于什麼原因哪來的勇氣,站起來就拉著小傑的手往外面走.

"跟我走,我帶你們去後門!"

李沁兒現在還不知道,她今後的人生軌跡就因為她這個下意識的舉動而悄然發生轉變.

小傑愣了愣,眼中複雜的神色一閃而逝,隨後連鞋都顧不上穿直接就跟著走了.

剛跑出門外,就聽見公孫景逸陰厲的聲音!

"就是那個小子,誰能要了他的命,老子賞他一百萬,另外這'水簾洞’的姑娘不管是誰,今後他想怎麼玩兒就怎麼玩!"

棍棒刀口下討生活的渣滓,沒什麼比金錢美色對他們更具誘惑力.

從樓梯口陸續上道三樓冒頭的那些牲口扯出報紙里包著的片刀,猩紅著眼眶朝著小傑狂奔,在他們眼里此時的小傑已經不是人,而是一百萬啊,是姑娘白花花的胸脯啊!

噔噔噔噔噔噔噔!

百十號人的癲狂仿佛把樓梯都快震塌了.

"他媽的,你他媽什麼玩意兒,跟老子搶地盤,看你死不死!"公孫景煜在後面陰測測的看著,目光陰冷.

或許是身後動靜太大,拉著小傑在樓道狂奔的李沁兒嚇得大叫了一聲,但她沒有跟一般女孩子那樣嚇得停下來不敢動,反而是把小傑的手抓得更緊,腳下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快,快!前面左拐出了長廊就是後門,只要到了後門出去把門反鎖上你就安全了!"李沁兒慌張到.

"傑哥你先走,我們兩兄弟留下來攔他們一陣,你快走,三五分鍾不成問題!"

眼前後邊的人就快追上來,之前那兩個精瘦的小子反身迎了上去.

但情況並沒有像他們說的那樣,別說三五分鍾,他們連三五秒鍾都沒撐過去,僅僅一個照面,迎面而來的片刀就在他們身上留下很深的口子,迎頭倒下.

沾染了血腥的牲口們仿佛受到蠱惑的喪尸,這一刻完全失去理智!

小傑紅了眼眶,但他沒有回頭甚至連哼唧一句都沒有,即便聽到身後剛才那兩位兄弟的慘叫他依舊咬著牙往前跑.

之前跟在江漢身邊的時間不算短,他從江漢身上學到了一個道理:任何時候,只有活下去以後的一切才有可能.

眼下他必須活著,而回頭是極沒腦子的必死之路!

李沁兒仿佛感受到了小傑求生的欲念,手越抓越近,步子越來越快,連他自己都震撼于自己那小身板竟然能有這樣的爆發力,她不想讓他死,沒來由的非常堅定!

"跑啊,你他娘的倒是繼續跑啊!怎麼不跑了!嗯?"

形勢比人強,現實遠比想象的要殘酷,有個腦子不笨的牲口事先看出了小傑的意圖,先一步從門外反鎖了,所以小傑和李沁兒最終還是被堵在了'水簾洞’的後門.

"姓廖的,看你好像有些眼熟,我們之前見過?"

公孫景逸皺了皺眉頭,提著把片刀從後面走到人前包圍圈,站在小傑面前,片刀刀鋒輕拍著手掌,一副玩世不恭的戲謔姿態.

"噢!我想起來了,兩年前在紫羅蘭夜場,就是你跟籣偉強那廢物跟在江漢那雜碎身邊吧?"

公孫景逸自說自話,一副貓戲老鼠的痛快模樣.

小傑冷漠的盯著這群人,把李沁兒拉到身後,任公孫景逸自說自話,他一聲不吭.

跟在江漢身邊,江漢那些神乎其技的卓絕古武沒學到什麼,但九死一生的大場面卻見過不少,閉眼前更危險的陣仗幾人就一起經曆過不下數次,這公孫景逸還真唬不住他.

"怎麼?到現在還跟老子擺著一張臭臉,不打算跪下來跟本少爺幾百個響頭求個饒?沒准我一高興,就把你當屁給放了!"

小傑不說話.

"你說你好好在你的溫室當乖學生不好麼?偏偏跑到廈門來跟我哥搶地盤,更可恨的是,你竟然是江漢那個雜碎的馬仔."

這次雜碎兩個字似乎觸怒了小傑那根敏感的神經,公孫景煜話一出口,小傑說話了.

"你恨江漢我理解,畢竟你現在成了太監就是拜他所賜,不過我還是覺得江漢當初對你的懲罰太輕了些,如果是我,別說太監,我會讓你連人都做不了!對了,差點忘了,你本來就不是人,你只是當初簫紫萱養的一條狗!"

"我去你媽的!"公孫景逸瞬間雙目猩紅,什麼太監,什麼狗,這些字眼都是他的逆鱗.

可惜,含怒的一腳卻被小傑躲了過去,一腳踢空不說,牽扯到褲襠還差點摔了個狗吃屎.

"逸哥,別跟他廢話了,這小子死到臨頭了還嘴硬,一刀劈了了事!"旁邊有人見公孫景逸吃癟出聲支援.

小傑冷冷一笑:"來來來,上來劈了我!我廖庭傑雖說出身卑微來曆粗淺,但大小都是個登記在冊的正常人,你劈了我,這輩子怕也別想再過正常人的生活,哦,不對,我忘了你現在已經不是正常人了,對吧?公孫太監!"

小傑眼眶微紅,嘴角牽扯的弧度有些殘忍.

眼下他的毒舌倒有江漢的幾分真味,沒人知道,他之所以突然變得不冷靜,是因為公孫景逸罵江漢雜碎觸碰了他的逆鱗!

"你他媽找死!"

幾次三番被小傑說太監,公孫景逸終于爆發了,提著片刀跨步就捅,刀尖直突小傑的肚子眼!

沒人料到公孫景逸真會出手,而且是這麼出其不意.

如此近的距離,誰都沒有反應過來,只能眼睜睜看著那冰冷的刀面就要刺進小傑的腹部,那下場將會是白刀進紅刀出的血腥!

"小心!"

千鈞一發,誰也沒有料到之前被小傑拉倒身後的李沁兒會突然拉開小傑!

也不知道她哪來的力氣,直接就把小傑往後拉開甩到一邊!

"噗~!"

刀鋒刺破皮膚穿透血肉的聲音冰冷的響起!

小傑猛地轉身,瞳孔瞬間放大數倍!

他眼睜睜看著那冰冷的刀身一寸一寸的進入李沁兒的身體!

"沁兒!"

小傑的聲音撕心裂肺!

他知道李沁兒的名字,他也知道李沁兒的來曆,其實自打見了這姑娘第一眼起,他就喜歡上了她,不然以他如今的身份,那有功夫每天過來洗腳,有怎麼可能只讓李沁兒接他一個人的鍾!

"你們這群雜碎!老子跟你們拼了!"

生平第一次,小傑因為一個女孩,徹底爆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