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籣家劇變!
g,更新快,無彈窗,!

早年好事的江湖人編纂出了無數的榜單.

華夏七絕,是其中公信力最強也最得江湖人心的一個.

因為出自江湖人之手,自然是重江湖而輕都市.

除了一個學界宰輔的林清源以及半野半朝的半仙蘇稟天.

榜上的其他人都是出自江湖!

雖然在江湖中認可度極高,榜上之人評也算得人心,但終歸還是會有失偏頗的地方.

比如替鬼谷戍衛門廷的滇南四鬼能在七絕中穩占四席,但是冠絕華夏論實力還強四鬼一線的刀劍雙絕,驚鴻與修羅兩人卻只得一席!

雖然因為鬼谷鬼醫在江湖上的浩蕩威名而無人詬病鬼谷戍門四鬼穩占四絕之事,但是如果非要認真計較起來,其實有很多江湖人對七絕冠以華夏之名是不服氣的!

泱泱華夏,地大物博.

不包括藍色國土在內的幾百萬平方公里的巍峨河山,數千年的正統江湖傳承,難道區區七絕真能囊括?

道門行癲,禪機寺三大神僧,南海九指神尼,藏南鷹王……這些人若真鐵了心要為了所謂的名頭與七絕榜上的人爭個高下的話,只怕那七絕榜設榜之人得要再增設幾十上百席才能逃過一劫了!

江漢剛才脫口而出的掌中花和方寸雷,正是江湖中能和九指神尼還有藏南鷹王這些人媲美甚至隱隱還要強他們一線的高人隱士!

劍冠刀皇!

刀劍雙絕指的是握刀長劍的驚鴻和修羅,而劍冠刀皇則是指短刃飛刀!

劍冠.名柳葉,又叫掌中花!

江湖盛傳,柳葉出,修羅暗淡,百鬼讓道!

比起那個血中修羅的傲嬌小蘿莉,柳葉傳人還要恐怖數倍!

而刀皇,名為方寸雷,又叫驚天變!

一匣七鋒,飛刀出,鬼神驚,小李汗顏!

但是就江漢所了解的情況,柳葉傳人屠守成已經在他被沈家父子于燕京通教寺外截殺的那晚死在了江家老宅!

那晚屠守成那個老東西趁著江文軒遠赴燕京,率人夜襲老槐村想要斬殺江河第,最後被十多年來一直隱居在老槐村的劍聖莫驚鴻一劍斃命!

而屠守成的徒弟,也就是東北王趙震天之子趙幼凌,早在數月前也因為尋龍訣死在了內陸邊境的天關之內.

這麼一來,短刃劍冠的掌中花就等同于江湖絕跡,秦牧風剛才那番話的的意思就顯而易見了!

"你的意思是我娘她是刀皇方寸雷的傳人?!"江漢震驚道.

"沒錯!"秦牧風聲色平靜,話語中並沒有多少波瀾,對他來說,只不過實在陳述一件客觀存在的事實!

稀松平常,再正常不過.

可江漢不一樣!

他滿臉震驚,心中更極度詫異.

不等江漢反應過來,秦牧風已經再度開口!

"你知道你娘是誰的徒弟麼?"

江漢那張震驚的臉上閃爍一絲疑惑!

你都說了我娘是方寸雷的傳人,自然便是刀皇的徒弟……

等等!

莫非……

江漢眼中靈光乍現:秦牧風的意思莫非是這刀皇我也認識?

"你爺爺江河第江老爺子便是當年的刀皇!"

"什麼!?"

秦牧風語不驚人死不休,江漢整個面部都跟著抽搐了一下,這個消息對他來說,實在太過震撼!

老頭子就是當年江湖上極負盛名的刀皇?

我媽是老頭子的徒弟?

媳婦是公公的徒弟?

老爹老娘是師兄妹?

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為什麼江河第的驚天變,如此厲害的絕不僅沒有沒有教過他而且舍近求遠的讓他到處在江湖尋訪隱世拜師?

為什麼他長這麼大,江文軒江河第從來沒有向他哪怕透露一丁點這方面的訊息!

他們為什麼要瞞著自己?

他猛地抬頭灼灼的盯著秦牧風,想從他臉上找到一些杜撰的痕跡,可秦牧風極為平靜,灼灼以對一臉坦然,坦然的神色讓江漢瞬間泄氣.

這種事,秦牧風完全沒有騙他的意義!

"你爺爺當年是現在已故的前任華夏第一首長的警衛員,跟著老首長一起從炮火年代在浴血中走過來的!而你娘則是第一首長和第一夫人的女兒,你爺爺從小看著她長大,收為徒弟並不奇怪!"

"至于你爹和你娘,他們從小一起長大,青梅竹馬感情深厚.而當年的老首長心胸寬厚平易近人,第一夫人更是溫潤平和詳藹待人,完全沒有眼下這些豪門高伐的門戶之見,所以你爹你娘的結合,可以說是順理成章!顏如玉和畫中仙的結合,在當時的燕京城內是一段流傳甚廣的佳話!"

"老首長退位後,為了應對華夏國內外的動蕩局勢,我父親秦錚應軍部要求專門建立了一支隨時應對和善後處理國內外各種突發事件的特種部隊,也就是後來包括如今仍舊威震華夏甚至世界特種兵界的--潛龍!"

秦牧風頓了頓,饒是以他這樣的鐵血硬漢,回憶往昔臉上仍是有著掩蓋不住的柔光,似感歎,似緬懷!

"當年的潛龍還不是如今的潛龍能比的!三十六正編,七十二編外!這支隊伍雖然是由我父親秦錚組建,但實際上當年他並沒有直接調配的權利!"

"當年的潛龍國防部掛名隸屬國防部,但卻只接受華夏中央丨軍委的最高指令的調配!"

"三十六正編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由潛龍三英龍魂龍脊龍魄各領十二,戰場上手足協同,幾乎戰無不勝!"

"七十二潛龍編外也都是華夏各個特種部隊中的精英,考核殘酷嚴謹,是三十六正編最重要的儲備血液!"

"認真說起來,當年的潛龍領袖不止潛龍三英,因為負責訓練潛龍七十二編外的兩人同樣不比我們三人差!准確說來該是潛龍五傑!"

"五人四男一女,龍魂,龍脊,龍魄,龍鱗再加上龍女!"

江漢瞳孔一縮,隱隱猜到了什麼!

秦牧風看了江漢一眼.

"你猜的不錯,你娘就是當年的龍女!"

"那龍鱗是誰?"經曆了之前的心里動蕩,以他的心性這時候已經能對自身情緒收放自如,聽到自己的母親是潛龍龍女他並不意外,秦牧風說的沒錯,在他說出龍女的瞬間,江漢就已經篤定那必定是他母親!

龍魂江文軒,龍脊秦牧風,龍魄已經戰死,龍女是江漢的母親,可是這龍鱗是誰?

心中所想,口中所言,江漢灼灼的看著秦牧風,神色凝重!

"你已經猜到了,又何必再多此一問,不用懷疑,你心中所想就是答案!"秦牧風語氣平淡.

江漢深吸了一口氣,又重重的吐出這口濁氣!

是的,他猜到了!

剛才不敢相信,現在卻不得不信!

龍鱗!

獨?夫----沈笙寒!

或許是信息量太大,此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江漢都陷入了沉默.

秦牧風亦是靜默無言,旁邊的陳硯觀剛才一直聽得云里霧里,潛龍是國之重器,而且是從來沒有向普通人展示過的國之重器,即便是以陳家的底蘊,他陳硯觀最多也就是能知道秦牧風站的是龐然大物的軍部大佬秦錚,而不可能知道潛龍為何物!

雖然心中疑惑于江漢的反常,但是陳硯觀這時候卻沒有打擾江漢,以陳硯觀的情商心性,他知道自己當下最好的選擇就是沉默!

江漢臉上的神色陰晴不定,腦海中更是各種思緒交集.

自打我記事起,老頭的右手就一直是殘疾,行走江湖那些年捧碗握筷尚且力勉,他怎麼就是刀皇了!

如果老頭子真是江湖刀皇,那柳葉屠守成要殺他會是簡單的江湖刀劍之爭麼?

為什麼這麼多年老頭子還有江文軒他們從來沒有跟我提過這茬?

再者潛龍三英,當年個個都是肩抗橄欖枝掛星的國之棟梁,好好的國之重器怎麼就淪落在如今這個地步?

照秦牧風的說法,以我江漢的家世無論是江湖還是都市都該是天字第一號的大紈绔才對,怎麼就成了今天這副苦逼樣?

江文軒當年到底是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我江家才淪落到今天這個地步?

還有那個沈笙寒……

良久,江漢緩緩抬頭,他看著秦牧風深吸一口氣問道:"當年…………"

"既然江老爺子臨走之前都忍著沒有把當年全部的實情告訴你,一定是由他的用意的!"

江漢一張嘴,秦牧風就已經知道他要問什麼,直接被他打斷!

"我想該你知道的時候,文軒會親自告訴你,我不會做畫蛇添足的事,如果你現在已經迫不及待一定想要知道,你可以嘗試回去問問文軒,看他會怎麼說!"

江漢沉默,沒有再多問.

秦牧風說不會畫蛇添足,那就肯定不會再多說半個字,這一點,毋庸置疑.

……

半個小時後,江漢和陳硯觀雙雙離開了秦牧風的辦公室.

他們走時,來時接他們的陸靜怡並沒有出現!

但是在江漢和陳硯觀乘坐電梯下去後不到五分鍾,陸靜怡卻出現在秦牧風辦公室外.

這一次,陸靜怡作為秦牧風的秘書,竟然門都未敲直接就推門而入!

"想好了?"

秦牧風站在巨幅足以俯瞰大半星城的玻璃窗前,並未回頭.

陸靜怡一臉平靜,秦牧風的辦公室此時只開了一盞壁燈,昏暗的燈光下陸靜怡此時的眼睛異常的明亮!

"我不做花瓶!"言簡意賅,平靜的聲音里卻透著一股子狂熱的執著!

"我知道了,你可以下班了!"秦牧風淡淡道!

辦公室的門再度被推開合上,陸靜怡走的乾淨利落!而自始至終秦牧風都沒有回頭看過陸靜怡一眼!

此時他正透過玻璃往下看,似乎是在找江漢和陳硯觀兩人的身影.

其實從他這個角度,是不可能看得見下面的人的.

但是驀然間,秦牧風卻突然笑了!

"都說老而不死是為賊,江老啊江老,您可別怪我這個當晚輩在這里腹誹您幾句,這麼些年,您當真是好算計,牧風佩服啊!"

……

樓下,江漢陳硯觀兩人已經上了捷豹.

兩人出奇的默契.誰也沒有說話,誰也沒有打算說話.

就在陳硯觀准備發動車子直接走的時候,他的手機卻突然響了.

"是小強."

看了一眼來電顯示,陳硯觀對江漢說了一句,然後臉上很自然的浮現出一抹笑意,接通道:"怎麼,是不是之前的事有對策……"

陳硯觀話只說了幾個字,臉上的表情卻突然變得僵硬,也不知道那頭說了些什麼,剛才那抹由心而發的笑意此刻已經變成凝霜定格在了陳硯觀的臉上!

全程沉默,三分鍾後陳硯觀掛了電話,此時他臉上的凝霜已經化作了堅冰!

"小強那邊出什麼事了?"江漢皺眉問道!

陳硯觀看了一眼江漢,深吸氣滿臉震撼道:"籣帝青,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