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豆腐渣!
g,更新快,無彈窗,!

"你這是要帶我去哪?"

眼見江漢徑直進了牧風國際,跟在身後的陳硯觀終于忍不住出聲.

"你不會告訴我你是要帶我去見秦牧風吧?"

"上去了你就知道了!"江漢頭也不回道.

陳硯觀撇撇嘴:"德行!都到這里了還賣什麼關子!"

他是星城三虎一儒中的大儒陳學究陳老爺子的二公子,土生土長的星城人.

加上他哥哥又在秦牧風身邊跟了差不多十年,牧風國際的大名他早就如雷貫耳.

只不過一直苦于沒有機會來見識見識.

即便這兩年幫著江漢打理星城的產業與牧風國際合作頻頻,但他沒來過牧風國際也沒有和秦牧風有過直接會面的機會,從來都是他哥哥陳硯觀與秦牧風直接對接.

倒是秦牧風身邊有個叫陸靜怡的女秘書,近半年因為某些項目合作上的需求和他有過很多次接觸,混了個臉熟,兩人還曾經因為工作原因交換過彼此的聯系方式.

而他剛才的那句江漢是不是帶他來見秦牧風的話絕大部分也都是玩笑的揶揄.

陳家底蘊不俗,陳硯觀的父親陳學究作為華夏七絕之一亞聖林清源老爺子,也就是華夏上屆老國相的高足,雖然在商界籍籍無名,但是在華夏學術界卻素有小清源的美譽,更是因為老國相的緣故,陳家對于華夏上層建築的消息來源從來都是直達天聽.

雖然陳老爺子從不來不依靠這些東西去謀私利,但這並不妨礙陳家兄弟對華夏上層建築局勢以及人物的關系的了解.

這種熏陶,打小的耳濡目染,也造就了他們兄弟二人遠超常人的政治嗅覺,也是陳硯殊陳硯觀兩兄弟能夠在星城商界闖出一片天的重要根基.

對于秦牧風,在星城商界至今還有許多模棱兩可似是而非的傳說,他們只知道秦牧風猛龍過江背景深厚,但若要具體說出個一二三四,多半是會支支吾吾一頭霧水,但是陳家兄弟則不一樣,對他們來說秦牧風的身份早已經不是什麼秘密!

所以當初秦輕語第一次開著她那輛紅色敞篷小寶馬去工大找江漢的時候,陳硯觀才會當著小強和小傑的面似有所指對江漢說出那番開玩笑的話:江漢,你丫要是真能把這小富婆拿下,那我們寢室幾個兄弟以後的前程就都靠你了.

陳硯觀知道江漢和秦輕語的關系應該不錯,因為在他眼中江漢一直都非常有女人緣,而且都是美女,但是江漢和秦輕語的關系好並不意味著江漢可以這個點到牧風國際來見得到秦牧風,或許江漢可以憑借和秦輕語相熟的便利在秦牧風家里和他碰上一面.

但是在這里,整個星城商政兩界的牛人都知道,身處牧風國際的秦牧風,不是誰相見就能見到的!

在陳硯觀看來,江漢也不可能例外.因為他清楚秦牧風的另一層身份,以及秦牧風身後的那個秦家,可遠不是他們這些所謂的星城三虎一儒又或者如小強他爹籣帝青那樣的沿海霸主可比的,這些人,望其項背都還差很大火候!

果然,他們兩人剛進大廳走出沒兩步,兩個身形魁梧的大漢的就已經攔住了江漢和陳硯觀的去路.

齊整的黑色保安制服,魁梧壯碩的硬朗身軀猶如兩座人形鐵塔,站在這兩個保安面前陳硯觀和江漢都差不多矮了一個頭!

"對不起,請問你們這麼晚了來我們牧風國際有什麼事?如果是集團員工請出示你們的工作證件,如果不是的話,現在已經不是工作時間,集團員工和領導也基本上都下班了回家了,你們要是有什麼工作上的訴求需要找我們集團某位領導或者員工的話,請你們注意把握時間等明天正常工作上班的時候再來!"

兩個保安的態度還算客氣,但是說話的語氣卻毋庸置疑沒有半點商量的余地.他們銳利的目光在江漢和陳硯觀兩人身上來回打量,那種氣勢,沒有在部隊里曆練過四五年的人是不可能會有的!

"我是來找秦牧風的,來之前我跟他打過他說在樓上等我,他難道沒告訴你們麼?"

江漢的話兩個保安同時一愣.

陳硯觀更是直接傻眼,心中震驚道:秦牧風等你?你小子還真的什麼都敢說啊!

兩個保安對視一眼.

集團老總秦牧風的大名他們肯定是知道的.

前這個年輕人卻說董事長在等他?

雖然他們知道秦牧風此時確實還在樓上,可是江漢這話說來卻沒有半點說服力,因為他們確實沒有接到任何相關指令,更重要的是,江漢這麼年輕說出來的話卻如此老氣橫秋!

在牧風國際甚至整個星城有誰敢這麼直呼董事長的大名?

交換眼神後兩個保安臉上少都有著一些怒意,但出于職業素養,仍是耐心道:"不好意思先生,我們並沒有接道董事長有關于你要來的任何指示,所以請回吧,不要讓我們為難!"

江漢皺眉,臉色微變.

下馬威?

江漢搖頭.

不可能,以他對秦牧風的了解,這種把戲不是他的格局,而且今天這次來,秦牧風完全沒有任何要給他下馬威的理由.

可是為什麼這麼晚了連聲招呼都不跟下面的人打,是他忘了還是說他覺得沒必要因為不打招呼我也能上去?

見到江漢冷著一張臉一副要搞事情的模樣,旁邊的陳硯觀立刻就緊張了起來.

"江漢,你小子不會是想要硬闖吧?我跟你說這里可不比其他地方,而且我們和牧風國際一直都是很好的合作關系,你別亂來啊!"陳硯觀實在也是關心則亂,來不及深思就脫口而出.

硬闖?

那兩個保安一聽這話,那還了得,當下眼冒冷光,手已經下意識的往腰間的警棍挪移!

陳硯觀後知後覺,暗道不好,眼看著劍拔弩張就要動手了,一個清亮不失溫婉帶著疑惑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陳總?這麼晚了你怎麼會來這里?"

一個女人從牧風國際正門進來,她兩手一邊提著一個白色的購物塑料袋,正從口朝這邊走過來.

上身白色襯衣打底,套著一件褐色的女性置業小西裝,清爽干練.

下面一雙傲人美腿在黑長直鉛筆褲以及一雙恰到好處的銀色小高跟的映襯下更是被凸顯得淋漓盡致,如果是那種對女性雙腿有著迷之狂熱的牲口,恐怕只要一眼就會腎上腺素狂飆!

她臉上化著職業淡妝,明眸皓齒,唇彩豔麗!

長直的黑發沒有束縛自然柔順的落在肩的兩側,清爽不失嫵媚,干練也多柔情.

這個人正是秦牧風的秘書,也是江漢的老相識,陸羽的女兒陸靜怡!

順著陳硯觀的目光,陸靜怡疑惑的看向保安所在的方向,很快,她雙眸驟然一輛,比起陳硯觀的驚喜,她臉上的表情更驚喜!

"江漢!你…你…怎麼也在這兒!?"

她看著江漢,連帶著聲音也比剛才提高了好幾個分唄!

陳硯觀一愣,試探性的問道:"陸秘書,你…你跟江漢…你們也認識?"

對于陸靜怡的出現,江漢倒是並沒有多少意外,見到她手上提著的那些東西,江漢好像突然明白了什麼.

兩個保安自然是認識陸靜怡的,見她對這兩個人都認識並且一副很熟的樣子,原本去摸電棍的手也就放了下來,但是臉上的警惕卻不見少.

"陸秘書,這兩個人你都認識?這個小伙子說董事長在上面等他,你知不知道這事兒?"其中一個保安問道.

陸靜怡一愣,旋即恍然大悟,當下苦笑道:"不好意思兩位大哥,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個就是之前我跟你們說過的董事長讓我下來接的那位晚輩了!"

"江漢不好意思啊,董事長之前吩咐我下來接他一位晚輩上去,我不知道是你,等了一個多小時不見人來而我肚子又餓了,就想著先去吃點東西,沒想到我這剛走一會你就來了!"

兩個保安面面相覷!

他就是陸秘書之前說的董事長的那個晚輩?

陳硯觀更是一臉錯愕!

秦牧風?江漢?晚輩?

江漢再一次讓他感到震驚!

江漢緊皺的眉頭舒展,之前心頭對秦牧風的那點疑惑也是解開,原來是上傳下達的不夠通透.

下來接一個晚輩?

江漢心中苦笑,還真是這位國之棟梁,華夏龍脊的風格啊!

"兩位,這是我剛才特地幫你們打包的餛飩,你們上夜班辛苦拿去墊墊肚子,董事長已經在上面等了很久了,那我就先帶他們上去了~"

看著被陸靜怡硬塞到手里的一個雙份打包盒,又看看陸靜怡江漢陳硯觀三人走向集團大廳電梯的背影,兩個魁梧的保安再度面面相覷.

就在他們兩人准備轉身崗哨的時候,身後傳來了江漢去而複返的冷冽聲音.

"你們倆等等!"

兩人同時轉身.

"本來我不想多嘴,但見你們兩個如此盡職盡責,又實在忍不住想問一句,是不是從陳硯殊一走,你們牧風國際原本超一流軍事化的安保工作就變成豆腐渣工程了?"

兩個魁梧保安聽完江漢的話後有那麼片刻的錯愕,但是很快,這兩人便是拳頭緊攥同時臉上

浮現難以隱忍的憤怒!

"你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