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你拿什麼證明自己的忠誠!
g,更新快,無彈窗,!

遺忘,是這個時代的特性,也是人骨子里的劣根性.

在今天無論什麼東西,更新換代來的太快,新鮮的事物永遠在出現,你以為自己很年輕,很快就老了,很快就會被人們忘記!

江河第的死在老槐村的余波並未持續多久,除了江家一家人以及和江漢有所牽扯的有心人仍然對此有所惦念外,其余的村人早已經進入了正常的生活狀態,世界就是這樣,不能說人情冷漠,只是因為這個地球離了誰也能照常轉動,沒有人會永遠因為一個死人牽動心緒!

老槐村.

羊腸小徑上,江文軒在前面領路,江漢大熊跟在後邊,李秋白則背負長劍跟的更遠,神色漠然.

走過黑暗並伴有陣陣惡臭味道的狹窄街道,幾人來到一幢看起來很有些年頭的筒子樓前.在江文軒的帶領下,又爬了一段破落踩上去就塵土飛揚的樓梯,這才看見一扇破亂的門板.

"就在這兒."江文軒指著一間沒有關嚴實的房間門說道.

面對如此糟糕的環境,貌比潘安的江文軒臉上沒有絲毫厭棄,想起這間房子的主人,他挺了挺脊梁,滿臉敬意!

世上能讓江文軒肅然起敬的人不多,這房子的主人恰是其中一個,他不是別人,正是那晚一劍驚鴻,摧枯拉朽的劍癡莫驚鴻!

"既然都來了,那就進來吧!"

江漢一愣,遠遠跟在後面的李秋白更是瞳孔一縮!

江文軒大熊和李秋白在外面等,江漢一個人走了進去.

房間里的陳設同樣簡陋,除了一個很不起眼的木床外,就只剩一扇窗和四壁,倒是比杜少陵的草廬還要破敗,莫驚鴻一身灰色長炮就坐在那木床上.

良久,出聲問道:"沒想好下一步應該如何走?"

"還請前輩繼續指點迷津."江漢客氣的說道.

從最初的震驚到如今的坦然接受現狀,這其中江漢也是經曆了一個過程,至于劍癡和江河第乃至江文軒的淵源,此時江漢也是知道了一些!

"你自己的路,應該由你自己走."莫驚鴻撇了江漢一眼.

"但我不明白的是,你現在做的事到底有什麼意義?"

"莫老,我……"江漢皺了皺眉頭.莫驚鴻這話還真是直接啊,像是釘子般戳的人難受.

"你和四九城里的那些年輕人比,已經輸在了起跑線上很多."莫驚鴻目光如炬!

江漢明白他說的意思.他在責怪自己的進度太慢.可有時候事情卻並不像自己想象的那麼容易,他不再是赤條條來去無牽掛,在這個利益錯蹤複雜的敏感地方,牽一發而動全身.尤其是現在爺爺江河第已經正寢,他往後每走一步,都必須慎之又慎不能有絲毫馬虎!

江漢明白劍癡的實力以及在江湖中的地位,不然,那天晚他真的很難活下來,可是,他總歸要一個人撐起一片天地的,不能永遠靠別人!

"我明白."江漢誠肯道.

莫驚鴻看著江漢,說道:"你知道嗎?我的這條命是黃牛救下來的.現在他去了,所以我還在你身上.但是,你不能讓我失望.也就是說,你不能黃牛死的豪無價值.那晚上你應該看到了,我能做很多事."

"我會努力."江漢一臉鄭重.這個時候,他不覺得面前這個老人的衣著打扮怪異了.甚至心里還對他有著足夠的尊重.他和自己的爺爺一樣,值得自己去尊重.

"好.或許是當年黃牛對你太嚴了吧.他總是希望快一些.再快一些.二十年都等下來了,卻在你入世之後突然變得急功近利起來,以至于刺激到了很多人敏感的神經!以前是絕望,現在,你給了我一絲希望.江漢,你很優秀.但是,還不足夠的好.你太低調,低調不是錯,但過份的低調就是一種示弱.是時候站出來了,去燕京,奪回潛龍,那是你父親的也是你爺爺的心血,也應該是你一生為之奮斗的事業!"

"你爺爺一輩子的夙願,就是光明正大的接你娘入江家大門!"

接回母親,奪回潛龍,莫驚鴻字字珠璣,江漢眼神灼熱.

…………

三個月後,燕京特戰軍區,正北大營的小會議室內!

一邊是身著迷彩服的特戰軍人,沒有肩章,一邊是身著簡介休閑服的江漢等人,兩邊的人都非常堅持,沒有人願意放棄,小會議室的氣氛變的極其凝重.

徐振南有些詫異的看了江漢一眼,見到他低著頭不看在場的任何人,有些摸不透江漢的性子!這些年從廈門公安部到燕京軍區,他一直是連跳,但是對于這一次的特戰軍區的人事任命協商,連他這個官場的老油子也是有些看不太懂!

不過他之前找秦牧風談話的時候就明白秦牧風想推薦江漢接潛龍小隊擔任下一任隊長的想法,而當初正是兩個月前軍區特種兵比武大賽的中途,江漢那時候已經成了本次大賽最耀眼的黑馬.徐振南對他的印象也非常不錯,江上當初在處理籣帝青女人名下紫羅蘭以及廈門一些列順水人情都和這個年輕人有關,所以就答應了秦牧風替江漢向上面說幾句好話.

可是事情突變,沈笙寒突然間運作起來,竟然把自己的兒子沈傲天給推了出來,並有意將他推向潛龍隊長任上的意思.這個時候,徐振南這個特戰軍區的副參謀長要說的話也就只能藏在心里了.

在四九城,在軍方,沈家的地位不是一個普通人可以想象的,就好比普通人絕對不可能理解沈笙寒獨夫的名頭!

徐振南知道秦牧風會有些情緒,但是沒想到他會這麼執拗.甚至不惜調動他當年軍隊體系內的一些嫡系給江漢拉旗助威,而一直給他感覺很聰明的江漢也突然間變的堅持起來,甚至讓他感覺江漢堅持的有些愚蠢!

何苦要和沈家硬碰硬的對抗呢?

江漢進入軍界的時間尚短,甚至還不到半年的時間.好好的呆在潛龍當兩年正式編員,等到沈傲天鑲金完畢或者高升,他順理成章的接班,不是很好嗎?

就像他,當初去廈門,不就是鍍金麼?

年輕人啊,還是有些太浮燥了.不知道等待這兩個字眼在官場的重要性.

江漢和沈傲天不說話,秦牧風的人和一位特戰軍區的首長唐局也不說話.其它人都可以不開口說話,他是要說話的.

"大家這麼沉默著也不是個辦法.總要討論出個章程來.唐局長,你有什麼建議?"

"我地意思自然是按照上面地任命辦事兒.一項任命經過上面無數次地討論才通過地.自然要其一定地道理.要是所有地人都不服從組織地任命.那以後咱們還怎麼工作?"唐局長語氣不善地說道.仍然將不服從組織命令地大帽子朝江漢和秦牧風腦袋上扣過去.

徐振南知道他是沈家的人.有這樣地反應也不覺得奇怪.江漢和秦牧風地行為.確實讓沈家派系地人覺得他們地權威受到了挑戰.

"牧風.你的意見呢?"徐振南又轉過臉看著秦牧風問道.

"潛龍從建立以來.隊長職位一直都是從隊內選拔……因為.我堅信潛龍成員地優秀.更堅信那個脫穎而出成為隊長地人選必然有其卓越地能力和獨特地人格魅力.他能夠帶領那些願意服從他.跟隨他地隊員們走向輝煌."

秦牧風轉過頭掃了江漢一眼.以前所末有地認真語氣說道:"我相信.江漢就是這樣一個領導者.他會是一個好隊長.我希望組織能考慮潛龍全體成員地意見.為潛龍挑選一個最適合它地領路人."

秦牧風心中有愧,不僅僅是因為秦輕語,更因為江文軒,還有有老槐村江漢九死一生的那一夜他卻什麼都沒做,也什麼都不能做!

"全體成員地意見?"唐局長臉色陰沉.嘴角掛著一抹冷笑.說道:"怕是你秦牧風地偏執吧.誰不知道他地父親是江文軒.而你跟--"

"老唐."徐振南敲敲桌子,眼神犀利的盯著唐局長.那一刻的冷洌和危險,竟然讓唐局長喉嚨打結,一瞬間忘記說話.

唐局長這才想起徐振南參謀長地身份,尷尬地笑笑,倒也不敢在這個問題上糾纏.

江漢眼神玩味的打量著唐局長,心里琢磨著什麼時候從他身上討回來點兒場子.秦牧風卻是眼神冰冷而凶狠的盯著他,殺機乍機,按在桌子上的手青筋暴起,沒人可以褻瀆他們潛龍三英!但他也沒有輕舉妄動,秦牧風很清楚,沈家那頭龐然大物,在受到挑釁後,全力運作起來是很恐怖的.摧枯拉朽,無人能敵.

這個時候,一直沉默的沈傲天突然開口了.

"我不是懷疑江漢地忠誠,任何一個華夏國的士兵.都願意為自己所深愛的國家拋頭顱灑熱血,戰死在祖國的山川大河也在所不惜.只是,我有一點點兒懷疑--江漢同學的父親,他的行為侮辱了一個軍人的名譽和尊嚴.江漢同志,能夠有什麼方法來證明自己的忠誠?"

沈傲天像條毒蛇一般,一直潛伏在旁邊冷眼旁觀,等到最合適的機會後,突然間跳出來猛咬

江文軒的案子已經被定義,沈傲天這麼說並不會讓人覺得有什麼不對,雖然這些年江文軒一直相安無事,但是那是付出了血的代價的,比如說江漢的母親現在還在那狗屁的尼姑庵里躺著!.

出賣隊友,等同于叛國,當年江文軒說不清道不明到如今還理不清的冤屈,又豈止是侮辱了軍人地名譽和尊嚴這麼簡單?

沈傲天說完話後.又低下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而會議室里原本就灼熱地溫度卻因為他的一席話給火上澆油,呼吸進肺腑里地空氣都熱乎乎的.讓人身心都覺得煩躁.

秦牧風地拳頭緊緊地握在一起,咯嘣咯嘣作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