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上窮碧落下黃泉!
g,更新快,無彈窗,!

烈焰燃燒般的修羅刀和空氣刮擦,尖銳轟鳴聲仄起,在空中劃過一道極長的弧線,裹挾無可匹敵的罡風勁氣呼嘯而來!

因為琴聲而產生的浩蕩內息波紋瞬間受到了干擾,公孫龍和其手下的一眾江湖人明顯感覺之前那鋪天蓋地的壓力驟然一松.

在修羅刀噌的一聲遁入地面的那一刻,巨大的內息氣韻直接就把那像是一片片利劍一樣的樹葉震散,琴聲也是隨之潰散!

這時候,剛剛幾乎被琴聲壓得喘不過氣來的公孫龍和一眾他帶來的還存活下來的江湖好手都是松了一口氣!

松懈下來的公孫龍一臉欣喜,盯著已經輕盈落地的沐纖塵,那佝僂的背脊在盡力的想要豎起來!

"真的是她!"于此同時小山頭上圍觀的九指神尼等人都是臉色冰冷,盯著山下江家宅邸中突然殺到的沐纖塵.

而這一切,他們在魔駝公孫龍出現的時候就已經有所預見了!

"既然躲了幾十年,為什麼干脆一直躲到死?這小子究竟給了你什麼好處,竟然讓你這般維護?"

一身紫色薄衫,身姿嫵媚的沐纖塵盯著身前百米開外的一處黑暗,聲音冰冷!

"他是誰?這個裝神弄鬼的東西是誰?"公孫龍臉色微詫,聽沐纖塵這話的意思,她明顯知道來人是誰.

沐纖塵看都沒有看公孫龍一眼,雙眼仍舊盯著遠處的那片黑暗,她的小指輕輕一顫,原本完全插入地面的修羅刀噌的一聲自動從地上被吸到了沐纖塵的手里.

隔空取物,非畫骨境內息登峰造極者不可做到,這沐纖塵竟然輕易就做到了!

一直把注意力放在沐纖塵和公孫龍身上的江漢和柳含煙眼見這一幕,兩人側頭相識,都是看到了對方眼中那一抹微妙的驚駭.

"莫驚鴻,都這時候了你還在裝神弄鬼,你還要躲躲藏藏到什麼時候!"沐纖塵疾言厲色,目光灼灼並且語出驚人!

當莫驚鴻這三個字從他嘴里蹦出來的時候,場中所有人,包括江漢,包括柳含煙,包括李秋白山甚至頭上本就猜到一些東西的九指神尼等人都是瞳孔一縮,一臉驚駭!

華夏江湖有七絕,其中絕塵驚鴻劍,修羅七絕斬的主人莫驚鴻和沐纖塵便是其中之一!

相比滇南四鬼,占據了華夏七絕四個席位給滇南鬼谷戍守門廷的四兄弟,劍癡莫驚鴻和修羅刀沐纖塵兩人只占七絕一個席位.

饒是如此,幾乎所有江湖人都知道這兩個才僅占七絕一個席位的人在江湖排名卻是華夏七絕之首!

不客氣的說,滇南四鬼四兄弟雖然占居四席,但如果他們見到莫驚鴻,也得乖乖拱手行禮,恭恭敬敬道一聲前輩!

這是實力的鴻溝!

至于沐纖塵,既然驚鴻和修羅齊名,對她的實力已經是一種佐證!

粗布短衣,還是衣衫破爛的裝扮,一個人在眾目睽睽下從沐纖塵注視的那片黑暗中走了出來,背上背著一把破爛的古琴!

"莫驚鴻!"

看著這個從黑暗中走出來的蓬頭垢面的老頭,尤其是看見他背上背著那破爛的古琴,那些江湖人再一次震撼了!

有人歡喜,有人膽寒,但是更多的是對他充滿了好奇,劍癡已經在江湖上絕跡幾十年了,突然出現,誰能不好奇?

"怎麼是他!"

"你認識他?"

"你認識我師傅?"

李秋白和柳含煙異口而呼,看著震驚仿佛震驚道無以複加的江漢,一臉詫異!

"難不成江漢還早就和劍癡相識?"

此時兩人心中都有著同樣的疑惑,這時候的李秋白甚至在想,當初江漢給他的那半部驚殘譜是不是就是莫驚鴻給江漢的!

江漢第知交遍及整個江湖,若是和劍癡有舊倒也不稀奇!

江漢沒有理會柳含煙和李秋白的震撼,而是死死的盯著那個自黑暗中走出來出現在一眾江湖人和自己面前的背著破爛古琴的老者,腦海中瞬間閃過無數破碎的畫面!

……

"藍臉的竇爾敦盜禦馬,紅臉的關公戰長沙,黃臉的典韋白臉的曹操,黑臉的張飛叫喳喳……!"

"呵呵,莫老爺子,很潮嘛!"

……

"酒留下,煙就留給你家里那頭老黃牛吧,我還想多活幾年!"

"好嘞"!

……

"你以後也不用每次都給我帶這些個東西了,你們家那頭老黃牛可是眼紅我很久了,也不知道跟我絮叨了多少回,罵你不是東西,說你是養不熟還胳膊肘往外拐的白眼狼!"

……

"這些個在外流落的日子,沒了那頭老黃牛的庇護,你回你該知道江湖險惡,人心叵測了吧?"

"江湖險惡,人心叵測,這一點從我跟著老頭子涉足江湖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了,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只不過,人心叵測的程度讓我膽寒啊!"

"呵呵!"

……

"接下來有什麼打算?繼續跟著那頭老黃牛四處居無定所的游蕩漂泊?"

"老頭子和他都說讓我去讀書,大學,在炎陵!"

"讀書?!"

"好一個江河第,好一個江文軒!世人皆是先讀書,後做人,雖無過錯,卻未免失了靈性,難成大才,而你們家的那兩位卻是苦心孤詣別出心裁,先做人後讀書,南山捷徑,尚可期許啊!"

……

"老爺子,我該走了!"

"走吧,走吧!再不走,那老黃牛就拿刀沖過來了!"

……

"好一個人心叵測令其膽寒,人龍之子豈是鼴鼠,只怕有些豺狼土狗,要睡臥難安嘍!"

……

"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江河第牛嘴里吐不出象牙,整天惦念的就是傳宗接代那點破事,沒想到還真被我猜中了,你說你老小子無聊不無聊!"

"你個老不死的,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我江家的事,干你甚事,哪涼快哪呆著去!"

"你江家的事,是跟我關系不大,我就是提醒你一句,人生在世,不過百年,悉心照料不過三代,你老小子福源不錯,有那麼點龜壽,旁人難以企及的四代同堂到你這算是實現了,但是四代之後呢?好些東西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你老黃牛犟了一輩子,害苦了你江家幾代人,怎麼著,現在這都快要入土了,還要給這些小輩們立條框束縛他們?"

"兒孫自有兒孫福,莫為兒孫作馬牛!"

……

一幕一幕,一字一句,都像是電影一樣一幀一幀從江漢的腦中閃過,這個老頭他認識,從他踏出第一天踏出老槐村跟著黃牛浪跡江湖的時候他就認識這個老頭!

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窮困潦倒卻不接受政府救濟,號稱是老槐村異類一般存在的莫老頭!

也就是那個時常在老槐村村頭乘涼逗弄村中小孩子的落魄老頭!

誰又會想到,他竟然是冠絕華夏江湖名滿京華的劍癡莫驚鴻?

難怪這老頭敢是他江家的常客,難怪他敢無所顧忌的和江河第嘴炮並且江河第還從沒有真正和他翻過臉,難怪兒時每次江漢從外游曆歸來,老黃牛江河第總讓自己去村頭看望一下這個落魄的老頭,哪怕只是簡單的和他聊幾句.

江河第肯定早就知道了這個莫老頭的身份,現在看來,這一切都是江河第早就安排好的.

江湖這條路,到死,黃牛都在為他鋪!

那麼江文軒呢?他知不知道莫老頭就是劍癡?

想到這里,江漢轉臉在人群中尋找江文軒的身影,竟然沒有找到!

就是江漢愣神的功夫,現場的情況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

夜已經很深,明月高懸,白的有些瘆人!

"侯爵大人,托馬斯公爵那邊已經發來消息,'天使’部署已經順利完成,詢問我們這邊的進度."

老槐村盆地外圍,在幾個小時前秘密潛入老緩存的白人幾十人的小隊此時正分成兩撥圍聚在老槐村的邊沿地帶,他們口紅的'天使’,其實是一種威力僅次于核?彈大規模殺傷性烈性火器,他們此行的目的,是想趁著大半個華夏江湖的高手聚集在老槐村,將這些人全部留在這里!

連帶著老槐村的無辜村民,都成了他們計劃的葬品!

"告訴托馬斯,讓他原地待命,等候我的命令隨時准備撤離!"白人眼中陰冷的光一閃而逝,內斂的殺氣被他很好的隱藏了起來,在他的計劃里,這個所謂的托馬斯公爵和那些愚蠢的華夏黃皮猴子一樣,都是要在這里化為灰燼的!

然而他們並不知道的是,在他自以為隱秘要不聲不響的要完成這一項的計劃的時候,其實他的一舉一動早就全都被人看在眼里!

借著月光,一雙冷冽的眼睛看著這群在黑暗中摸索的異國人,一臉漠然!

他不是別人,正是江漢父親龍魂江文軒!

華夏潛龍,國之重器.

善戰龍魂,善斷龍脊,善謀龍魄,當年的華夏潛龍三是世界特種兵界的一跟標杆,明里暗里替華夏立下無數戰功,是讓世界暗黑界聞風喪膽的人物!

雖時過境遷,但是敏銳的軍事嗅覺和遠超常人的靈性反應已經是融入骨血的特質.

借著月光,江文軒冷冷的看著這些在黑暗中忙活的異國人,一種極為不妙的感覺在他心頭蔓延,超強的軍事意識和久經沙場所練就出來的軍事警覺在朝他示警!

而當他借著月光終于看清一個白人在地上挖出一個坑從背包里掏出的東西時,饒是以江文軒的心性也是瞬間臉色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