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行如風,立如松,坐如鍾!
g,更新快,無彈窗,!

或許在華夏國內一些抱有極端思想的愛國憤青眼中,跆拳道就是華夏武術流派的一個分支,羽翼漸豐之後就流出過門便翻臉不認祖宗自立起了門戶,但是江漢卻知道其實事實並非如此!

它起源于朝鮮民族武術的"花郎道"和"跆跟",在其漫長的發展過程中,糅合了華夏的古武國術,東洋的柔道,合氣道,也算是一項集百家之長的武功路數,但是辯證的看待問題,他們也必須承認的是,在跆拳道糅合的這百家之中,對它們影響最深遠的無疑是我們華夏古武的哲學思想,這也是為什麼現下我們會有那麼多華夏人認為,跆拳道應該屬于華夏古武流派分支的原因!

在如今跆拳道風靡全世界深受青少年所喜愛的同時,也有不少人給這項運動冠上了花拳繡腿的名號,殊不知,他們眼中的花拳繡腿僅僅是跆拳道這項健身運動,而並跆拳道武術!

據江漢所知,拋開表面上跆拳道這些年在世界發展的繁榮景象不談,韓國境內的九大道館其實是很有實力的!

而眼前這名和陳正河對陣九段的高手,恐怕在韓國還是凌駕于九大道館之上的人物!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在他雙腳跺地的瞬間,江漢分明捕捉到了內勁的氣息.

跆拳道和華夏古武國術中外加橫練的路數有所相似,自古以來外加橫練的武者想要想要通過外家路數練出內勁要比內家高手艱難百倍,江漢敢這麼說,如眼前這男人一樣的高手,整個韓國找不出三個!

如此看來,陳正河這間小武館的麻煩還不小.看看那便來勢洶洶的一撥人,再想起對方之前叫囂的什麼東亞病夫,滾出唐人街之類的鬼話,想來陳正河這些年在這異國他鄉雖表面榮光,實際上混的也並不如意.

江漢這須臾的思索間,韓國人已經撲到陳正河跟前,臨空降世,狠辣的光腳下劈直沖陳正河的面門.

噗呲!

以陳正河為圓心,在他身體周圍的碎裂木塊二次受損,雖然沒有之前直接化為齏粉那麼恐怖,但是卻也碎裂成多快!

此情此景,陳正河的學員們都是臉色慘白,之前兩人交手的情況他們曆曆在目,那個韓國人雖然光著一雙腳,但是每踢一腳都對那陰陽雙魚的太極演武台造成了毀滅性的打擊,直至那演武台成了現在這般景象,如果眼前這一腳踢到陳正河的腦袋的話,以他六十高齡的年紀……

這些學員們已經不敢接著再往下想了,而反觀那邊,那些穿插著不少華人在中間的一大撮韓國人,一個個都是臉帶興奮,他們仿佛看到了陳正河被他們的人一腳踢爆腦袋的盛況!

這時候,之前紋絲未動的陳正河沉肩垂肘忽的動了.他的手在那刁鑽狠厲的腳板距離他眉眼不足三寸的地方上手搭橋,同時額面側位,迅疾不失剛勁的太極推借力打力,一手鎖住韓國人凌空的腳踝,直接將將他拋了出去!

"哇!"

"嘶!"

"陳師傅好強啊!"

有人大呼過癮,有人心驚肉跳倒吸冷氣.

看看韓國人那邊,那些人臉上都不太好看.

陳正河立在當場,寬松的白色太極服衣褶飄飄,看著這個年俞六十長者仙風道骨的背影,江漢眼中閃過一抹驚豔!

和別人注意的重點不同,他看得分明,在剛才的交鋒中無論形式如何危急,身體姿態上身如何變化,他那一雙腳就像在地面生根了一樣,始終未挪移半分,站立如松,太極功的穩健,讓江漢歎服!

韓國人被甩開之後,太極四兩撥千斤的反震力道讓他在地上連滾了數滾這才堪堪穩住,黑著臉的陳正河豁然轉身,眼神越發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