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一切憑實力說話!
g,更新快,無彈窗,!

"倒也沒有不服氣."江漢禮節性的笑笑,波瀾不驚.

"我只是不明白,充其量我就是這家公司干拿分紅沒有話語權的股東,產業鏈運作和公司運營我一竅不通,硯觀和小傑對這個項目才是透徹了解的人,你為什麼放空他們倆不談偏偏指名道姓要我見到我?如果說這就是你們公司合作談判的運營手段的話,我同樣覺得,你所在的這家企業以後也不可能會有什麼大的發展!"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你上來一個巴掌甩在我右臉上,難不成我還要伸過去臉去讓你甩左臉?

若是以禮相待,江漢這人其實很好說話,他最忌諱的就是一些人莫名其妙自以為是的敵意,行走江湖多年,二廳眼見多少大人物在這種細枝末節的陰溝里翻船,江漢精神得很.

不管眼前這個女人今天是抱著什麼樣的目的前來,她已經給江漢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

女人冷哼一聲,神色倨傲多是不屑,她的神色不是那種故作姿態,是真的不屑,像一頭仰頭的驕傲雌孔雀對殷勤者不屑一顧的感覺.

"一家企業的發展前景若是能被你一言蔽之,那你豈不是早就坐上這個國度的頭把交椅?同樣的,一家企業的發展也不是靠著領導者的一張利嘴就可以的,本來有人極力推薦,加上我今天看到的覺得你們公司的潛力卻是還不錯,有意合作,但現在看來,應該是我之前了解的還不夠全面,有你這樣的領導者,這家公司也就是這樣了!"

不悲不喜,女人對于江漢似乎充滿了失望,又或者說她之前對于見江漢還是存有一絲期待的,至于是什麼事造成了這些,只有這個女人自己清楚.

江漢嘴角微微抽搐,被一個女人如此看輕,是個男人心里都會有些不舒服,這個無關氣量和格局,關乎男性尊嚴的劣根,更重要的是,對方還是一個如此漂亮的女人!

看著女人頭也不甩的就要轉身出會議室在沒有下文,江漢突然開口道:"我們以前認識麼?"

江漢這句話一出口,在氣勢上他就已經落了下乘!高跟鞋踩地噔噔噔的聲音一頓,她停下步子卻沒有回頭.

"我們不認識,只不過,我對你的惡行和劣跡卻已經早有耳聞,你們華夏有句老話,叫上梁不正下梁歪,這也是為什麼我一眼就將你們企業pass掉的原因!"

說完,這女人拉門就走,連多看一眼都欠奉!

門口陳硯觀看到那女人高冷的走了出來,當即微笑著迎了上去:"詹妮弗小姐,談的怎麼樣了?我跟你說,雖然在國內我們企業的規模還很小,公司也才剛剛起步,但是……"

"省省吧~!"

陳硯觀的臉色一僵,沒想到對方竟然如此直接不留情面的打斷自己,甚至還是一臉不耐.

之前這個叫詹妮弗的女人雖然表現的很高冷,但是基本的禮儀規范還是有的,怎麼現在一轉臉就像是吃了槍子一樣,到處噴火?

不等陳硯觀再有所反應,這個叫詹妮弗的女人已經走遠,進了下樓的電梯!

江漢這時候也從里面走出來,一頭霧水的陳硯觀當即走過去,疑惑道:"江漢,這到底什麼情況?不是讓你和人家好好談麼?怎麼這……"

江漢瞥了他一眼,沒好氣道:"你問我,我還要問你的?這女人是哪里來的什麼鬼CEO,整個一姨媽期大媽,我進去還一句話沒說呢,她就對我冷嘲熱諷,說的你心里冒火還硬是一個髒字不帶!"說實話,江漢這時候也有些惱火,要是由頭明確的針對他江漢,他一點都不在乎,但是這麼不明不白的,讓他很不爽.

"誒,我說,你也不會是見她長得漂亮,對人家做了些什麼讓她對你產生反感了吧?要真是這樣,我跟你說,你可就死定了,這人還是思思姐牽的線,人家去思思姐那告你一狀,你下半輩子就准備睡沙發吧!"

江漢直接一拳頭揮過去,砸在了陳硯觀的胸口,陳硯觀當即捂著胸口一陣哀嚎.

當然,江漢也不是真砸,陳硯觀也不是真痛,只聽見江漢笑罵道:"去你丫的,你看我像是這麼牲口的人麼!"

陳硯觀和小傑兩人眉眼微動,極有默契的對視一眼,隨即兩人都是一本正經的看著江漢認真的點頭!

"像,真像!"

"我去你們的!"

江漢揮起拳頭又要砸過去,陳硯觀和小二人轉身就跑,不過這時候江漢卻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拳頭還滯留在空中!

"等等~!"

陳硯觀和小傑二人同時疑惑的回頭.

"這人是思思牽線叫來的,而她之前又指名道姓的只跟我談,還有剛才……!"

江漢瞳孔猛然一怔,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

"嘿,珍妮弗,你見到江漢了麼?怎麼樣?"

星城爵味咖啡館,鄭思思一邊拉開雅間包廂的門,用純正的美式英語和一個坐在沙發山愣神的女人打招呼,這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兩個小時前從陳硯觀公司出來把江漢貶低得一無是處的女人!

"Cher!你來啦!"

原本冰塊臉的詹妮弗再見到鄭思思之後一掃陰郁,像是冰消雪融一般,笑顏如花,她的笑容,既有著東方古典的雅韻,又不伐西方風神的嫵媚,如果陳硯觀和小傑在這一定會驚得合不攏嘴吧,沒想到這個見誰都是一副死人臉的女人也會有笑的時候!

"怎麼樣,怎麼樣?見過江漢了吧,你們談的怎樣樣?"鄭思思輕輕的掙脫詹妮弗放在她胳膊上的手,一臉希冀的看著她.

她和珍妮弗是在美國認識的朋友,也是她在美國唯一的朋友,嚴格來說,也可以稱得上是閨蜜.

而這個叫詹妮弗的女人,據說在美國所在的家族背景深厚,因為受不了家族的束縛所以一個出來打拼,鄭思思會認識她也是因為江漢小姑的關系,這個詹妮弗還有另外一層身份,那就是江漢小姑的大管家!

"oh!cher,我剛下飛機就聽你的話馬不停蹄的去他們公司見他,現在剛回來,這杯咖啡還沒喝完呢你又提他,cher,你這重色輕友是不是太嚴重了!"詹妮弗滿口抱怨,嗔視這鄭思思,一臉怨婦般的不滿情緒.

"好了好了,詹妮弗,你就別拿我打趣了,快告訴我嘛,到底怎麼樣了?你的這次招標對他們很重要的,我當應你,等這件事請辦成了,到美國我一定好好感謝你!"

"真受不不了你Cher!也不知道那個叫江漢的小子到底哪里好,讓你這麼死心塌地!"

"不過我告訴你,這次我直接就把他們公司pass掉了,所以你求我的事我也沒辦法!"

"什麼?你直接把他們pass掉了?"鄭思思小嘴微張,一臉震驚!

"為什麼會這樣?"

詹妮弗無奈的擺了擺手,解釋道:"底蘊單薄,經驗不足,而且據我所知現在他們公司還處在一場惡性競爭中,處理不好,他們公司極有可能面臨倒閉的危險,所以,這樣的情況下,我不可能再選擇和他們合作,更何況,這次如果不是你和凱特琳向我推薦,這樣的公司我看都不會看一眼,雖然這個行業剛剛起步不久,但是這麼大個華夏,比他們適合的公司企業多了去了!"

這個詹妮弗倒也不是個意氣用事的女人,之前對江漢的態度多半是因為鄭思思的緣故,她和鄭思思關系好,而鄭思思懷了江漢的孩子在美國受了那麼多委屈,詹妮弗幫自己的閨蜜埋汰江漢幾句倒也正常.

只不她pass掉江漢他們公司的理由卻也不是因為江漢這個人,認真說起來,倒也不失為一個明知的選擇者!

"可是,凱特琳她……"鄭思思臉色有些難看!

詹妮弗的手擋在了鄭思思的嘴上.

"凱特琳說過讓我考察一下他們公司沒錯,但是卻沒說一定非他們公司不可!我知道那個叫江漢的是凱特琳的外甥,但是Cher,你可能不了解凱特琳,我跟在她身邊快五年了,她一貫公私分明,生意是生意,親疏是親疏,凱特琳最討厭的就是把華夏交際場的那一套用在自己的企業里,在凱特領那里,一切都要憑實力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