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虎毒不食子!
g,更新快,無彈窗,!

星城紫羅蘭的總統套房內,染血的紗布散了一地,除了彌漫在空氣中的淡淡血腥味,房內還充斥這中藥的味道.

大理石的茶幾上,一個電陶瓷砂鍋,正在熬藥.

雖然是白天,但由于采光緊閉,房間里顯得很昏暗.漢則盤腿坐在床上,雙平緩置于雙膝,這時候如果有不明真想的人闖進來看到江漢這副樣,只怕會哂笑著說這小子肯定是武俠劇看多了,以為盤腿閉個眼就是練功.事實上,江漢的確在練功,更准確的說他在療傷!

腦門上早已經凝結了一層細密的汗珠,有的早已彙聚成滴,沿著臉頰滑落,濕了大片床沿.

仔細觀察會發現,其實不僅江漢的額面和床單,胸前的衣襟也早已經濕透,他整個人都是侵泡在汗水中的!

更奇妙的事,江漢周圍一動不動,而他周圍似有一團氤氳霧氣環繞,雖然肉眼看不見,但是只要一靠近,便是有著一股灼熱的風浪撲面而來!

突然,一腦袋汗水的江漢嘴角抽搐了一下,臉上的表情莫名的便的痛苦!

"噗~!"

一口殷紅的鮮血從他口中噴薄而出,當即在雪白的床單上點綴了出了一幅斑駁的雪地梅景圖,異常妖豔!

江漢緩緩睜開眼睛,眼中閃過一抹駭然.

"那白猿翁好厲害!"

"若不是行癲突然殺到,我怕真要把命交代在楓林會所!"

荊易行雖死,但在老道出現之前他卻已經把江漢重創了.

畫骨境的高手,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江漢這個空中樓閣一樣的偽畫骨境能在荊易行手下留下一條命,已經算是萬幸了!

摸了一把嘴角的血跡,江漢步伐踉蹌著下床,拔掉砂鍋的的電源,將里面的藥倒入了茶幾上早就准備好的青花瓷碗里,褐色澄明的液體,一股比之前更加濃郁的藥味的充斥在房間里,不用嘗就知道這藥肯定是極苦的!

但凡有點藥理的人都知道,中醫的藥方必須根據不同藥品的藥效醫理以文武火的協調煎燉才能使一個藥方煎出來的湯藥藥效達到最佳,像江漢這樣的完全不照規矩的以純現在的器皿燉藥,不僅效果大打折扣不說,這要是被甘百草知道了,肯定會大罵江漢不學無術丟人現眼!

但眼下的情況倒也顧不得那麼嚴謹,江漢體內的入侵內息勁氣已經被逼了出來,調理複原的湯藥也不用那麼講究.

"既然閻王爺不收,還沒讓我死,那就必須好好活著!"

端起青花瓷的湯碗,江漢皺著眉頭一飲而盡,也只有像他這樣的人才敢這麼喝藥,要是換個普通人,遲早燙出食道癌!

剛放下手中的青花瓷碗,手機就響了.

江漢走過去,瞥了一眼來電顯示,嘴角牽扯出來一個冰冷的弧度.

"娜塔莎說讓我謝謝你,謝謝你救了小嫣."電話那頭,司空暮云的聲音依舊嫵媚溫潤,一如既往,並沒有任何異樣.

"哦?那她准備怎麼謝我?"江漢波瀾不驚的回道.

"籣氏集團百分之八的控股!"司空暮云直截了當,魄力非凡.

"不不不!暮云師姐,我想你沒弄明白我的意思,這多出的百分之三的股份只能算你對我的補償,我說的是,那個英國皇室的公主該怎麼補償我!"有了這麼一次,和司空暮云遲早要撕破臉皮,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一旦打破,再藏著掖著虛情假意只會覺得惡心,所以倒不如干脆點,早些撕破臉皮!

那頭司空暮云一怔,回複到:"江漢,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小嫣可是你介紹到我公司的,雖然她現在是娜塔莎的干女兒,但是憑你和她之前的交情,你提這樣的要求不合適吧?"

"交情歸交情,買賣是買賣,再說咱們倆之間的那點交情在你給我提供消息的時候就已經消失殆盡,這一點你應該清楚,所以現在我們沒交情可攀,只剩買賣能談!既然你們給不出好處,那我就直接張嘴要了,我也不貪心,聽說娜塔莎手上掌控著歐洲百分之十的高端化妝品市場份額,我要她在華夏的代理權!"江漢臉不紅心不跳,說的義正言辭理所應當!

"你說什麼?!"司空暮云的情緒出現了很大波動.

面對幾百號狠茬子圍困時臉色不改依舊雍容淡定的她聽了江漢這番話是在電話那頭竟然當場臉色大變!

"江漢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歐洲的高端品牌,是整個世界潮流的導向,雖然只是在化妝品這一塊,但是娜塔莎手里的那百分之十的市場份額,說是富可敵國都不為過,還華夏區的總代理,這樣的念頭就連她司空暮云也只是偶爾在心里盤算一下可能性到底有多大,甚至還沒有真正著手准備的那一步,今天這個小子竟敢直截了當的提出來.

這不是獅子大開口,這分明是想蛇吞象!這一點,司空暮云是無論如何都不能接受!

"我很清楚自己在說什麼,倒是暮云師姐你,一貫做事都欲蓋彌彰,假裝聽不懂我在說什麼!"

"不可能!"司空暮云直截了當!

倒不是他看不起江漢,相反的,在她這些年接觸的年輕人中最看好的就是他爹的這個便宜徒弟.

為人小賤,不踩底線,身手卓絕,殺伐果斷卻又進退有度.雖然骨子里仍然還少了一絲虎人的嗜血暴戾,但在年輕一輩中能做到這樣已經非常難得.即便是那些出身豪門底蘊深厚的年輕翹楚也不見得能比他好,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可以異想天開!

說實話,她被江漢突然的獅子大開口嚇到了,她突然覺得江漢和那些不學無術還妄想著一步登天的紈绔好像也沒什麼區別!

對于司空暮云的反應,江漢表現的很平靜.

"別急著拒絕,說不定娜塔莎公主會很樂意用這樣的方式來感謝我!"

"我說過了,不可能!娜塔莎不可能答應!年輕人知足,有些東西不是你隨隨便便能沾染的,小心有命拿沒命花!"

江漢笑了,這是他當初教訓杜如晦的話!

"怎麼,你沒把握的做的事情,難道還不許別人做到?你問都沒問過,又怎麼會知道娜塔莎不會答應!至于有沒有命拿這一點就不勞師姐費心了!"

司空暮云神色一冷:"我說過了,娜塔莎不會答應,只有百分之八的籣氏股份,其他的你想都不要想!"

"沒到最後,就別把話說的那麼絕,你覺得你很了解娜塔莎?我之前也覺得自己很了解師姐你,你看現在,我可是差點死掉!"

"你什麼意思?"司空暮云突然有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沒什麼意思,我只是告訴你這個世界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別人做不到的,你做不到不敢做的,不代表別人也和你一樣!利益才是亙古不變的主題,你不是不久前才就這個命題給我上了一課麼,怎麼這麼快自己倒忘了!"

"意思你能做到?"司空暮云不屑道.

"多說無益,既然你如此肯定的說娜塔莎不會答應,那我只好自己跟她去談了!"

"你連見到她都不可能,你拿什麼談?"

"這些東西不是靠嘴說的,說多了你也不會信,咱麼走著瞧!還有,籣氏集團你的百分之八的股權書記得簽完字之後給我寄過來,總不能我在前面出生入死,你們坐地分贓我連湯都不喝,記住,這不是娜塔莎給我的,是你欠我的!"

"你……!"

司空暮云有些詫異,這樣的江漢好像不是她所知道的那個江漢,難道僅僅是因為一次無傷大雅的利用,會讓他發生這麼大的變化?變得如此貪得無厭?

"對了,還有個問題想要請教一下暮云師姐!"

本來想直接掛電話的江漢再度把手機放到了耳邊,對著那頭的司空暮云道:"如果沒有李霜嫣這個人,或者說當初不是我把李霜嫣推薦給你的,這一次你又會靠誰請我入局?如果我猜的不錯,現在整個籣氏集團已經完完全全掌控在你手里了吧?"

電話那頭司空暮云沉默了.

一環套一環,很明顯,司空暮云這個局已經布了很久了,目的就是清除籣氏內部所有不受掌控或者說功高震主的勢力,或許從當初司空暮云見到江漢的第一眼起,就有了今天這個局!

這個女人的心機不可謂不深,或許他沒有想過傷及江漢的性命,但是單純是這種利用,江漢就完全接受不了,更何況,江漢當初是真的完全信任她的!

"是小強對麼?如果沒有司空暮云,昨天晚上等著我去救的就會是你的兒子籣偉強對麼?"

江漢聲音冰寒,有著一股子嗜血的戾氣!

"虎毒不食子,難道為了這些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東西連自己的親生兒子都可以利用,連他的性命都可以不顧及?"

"不可能,若是真有那麼一步,無論是李耀文還是李重都絕不敢動他!"司空暮云這話一出口,就等于變向承認了初衷,也就是說,他真的考慮過讓小強來當這個導火索!

"好一個不敢!司空暮云,你很好!"

江漢冰冷一笑掐斷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