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竟然是真的!(大家新年快樂!)
g,更新快,無彈窗,!

陸羽坐在譚毅民身邊,兩條紅漆木靠椅的距離不超過五十公分.

他知譚毅民心里有火,畢竟今晚他是推了省教育廳的一個研討會議才得空來參加這些大四學生的畢業晚會.

本來陸羽還在納悶,這些大四的學生剛才還好好,氣氛也正好符合今天你的主題,怎麼轉眼就變得這麼毛躁?直到旁邊的一個副校長把自己的手機遞過來,示意他看一張照片.等陸羽看清照片上的內容時,如果不是場合不對,他就要拍案而起了!

體制內的人,層次和身份決定了他的視角和重心都對娛樂圈這一方面的信息有所欠缺的,但是因為他有一個思想時尚前衛喜歡干些出格事情但又不違背原則的女兒,所以陸羽平時對這些娛樂圈的明星們也是知道一些,自然清楚那張單子上展現的東西代表著什麼.他的第一反應和體育學院院長劉仲奇的反應如出一轍.江漢這是在亂彈琴,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當場就想去後天把江漢叫來問個清楚.

但僅僅是那麼一瞬,他就冷靜下來,以陸羽對江漢的了解,這小子雖未成文,卻早有食牛之氣,絕不是無的放矢不知輕重的人.

他開始思考照片上這些東西的可能性,很快,他就想到了秦牧風!

以他了解的江漢和秦牧風的關系,聯系到秦牧風背後的關系以及他在星城乃至整個湘南的財力和影響力,如果江漢去找秦牧風幫忙辦這些事情,節目單上請的這些人,還真不是那麼難請!

想到這里,陸羽不由得露出一絲苦笑,他已經開始相信這節目單的真實性了,只不過他原本想讓江漢做的只是中規中矩的辦好一台晚會,一切遵循舊例即可,沒想到江漢這小子劍走偏鋒,竟然搞出了這麼大的陣仗!

主席台上的都是在教育系統的工作了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老人,他們更中意中規中矩的學生,平常但凡在校園里見到穿著有些暴露的女生他們都會忍不住上前提醒注意言行舉止和穿著,如此前衛和別出心裁的大手筆畢業晚會設計,他們會接受得了麼?尤其是譚毅民校長,有著深厚學術地位的他素來對娛樂圈這一塊的東西嗤之以鼻,那麼今天江漢的這出晚會又是否能做到讓他滿意呢?

陸羽聽著旁邊譚校長抑揚頓挫抬高了好幾度的腔調,陷入沉思.

…………

已經發言完畢的校長譚毅民和一種校院領導坐在了內場的最前排,在它們身後,是三千多名即將畢業大四學生.

譚譚毅民回頭看了看身身後的三千多名學生,又抬頭往人頭攢動的體育館觀眾席上掃了一圈,壓低了聲音對身邊的陸羽道:"老陸啊,剛才老周和老李他們幾個怎麼回事,身為老師在台上還交頭接耳,這成何體統!"

陸羽愣了愣,隨即掏出自己的手機遞給譚毅民,鄭重道:"校長,你先看看這個."

…………

"呵呵,千呼萬喚始出來啊!"

兩藍兩白,兩男兩女,當兩對俊男美女主持人出現在舞台上的時候,剛才因為囂張譚毅民後來的中正言論而顯得有些沉郁的氣氛瞬間被沖散,之前關于微信群內那張節目安排表的話題再一次被引爆!

"這下有好戲看了,看看台下那些個師哥師姐的表情,這次體育學院那個叫江漢的小子恐怕是吃不了兜著走了!"

"豈止啊,學校和各院系的領導都在那坐著呢,你沒看到剛才譚校長說話的那表情啊,要是讓他知道剛才的騷動是因為江漢引起的,你說他會怎麼樣?"

"都想等著看別人的笑話,難道你們就沒想過江漢真能把這些明星請過來?"

包設學院和電氣學院看台交界處,一個坐在那都尤為顯眼的包設漢子打斷了電氣學院兩個交頭接耳的學生的談話.

"你誰啊,我們說話關你屁事,一邊呆著去."電氣一個同樣壯碩的流氣黑臉漢子當即尖聲反駁,惡狠狠的瞪著那個包設的漢子.

包設漢子咧開嘴笑了起來,露出一顆蠢萌的虎牙,一臉憨厚道:"俺娘說了,背後說人家的是非是不對的,死了是會下拔舌地獄的."

電氣的漢子蹭的一下站了起來,"你他媽……"話還沒說完,那便整個包設的看台上除了女生以外,近三百名學生刷的一下全站了起來!

三百多學生的那股子氣勢,僅僅是眼神就嚇得這小子險些一個跟頭直接從看台上摔下去!

"你……你們想干什麼!"他沒想到,這個一臉二逼像的包設大塊頭竟然這麼有號召力,還沒發話呢,那些學生就已經主動站起來助威了.

"算了,那是包設的李哲浩,工大最難招惹的學生之一,別看他一臉憨厚好欺負的模樣,真要動起手來,那可不是一般的狠,上次我聽說有人欺負他女朋友,他直接廢了那小子的一條腿,而且事後毛事沒有!"

聽著身邊的同伴在自己耳邊嘟囔的這些信息,這個電氣的學生一腦門子的冷汗,沒想到在這個節骨眼上還有這麼一個狠人聲援江漢,而自己又恰好撞在了槍口上.

李哲浩自然就是大熊這小子.他朝著身後揮了揮手,那些包設的學生當即一個個安靜的座下,這只是警告,大熊倒是還沒到為這種事情出手的地步,更何況,他一旦動手為江漢的事情動手可不是廢別人一條腿那麼簡單,對待這些學生,明顯沒必要.

好在這時候場內的燈光已經暗了,所以除了臨近的幾個看台外,下面主席台根本不知道這邊發生了什麼,也沒有引發什麼大的波瀾.

"好了,話不多說下面就請各位領導和同學們欣賞今天的第一個節目~!"

當陳佩菡手握麥克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台下以及觀眾席上的學生的目光瞬間聚攏了過來,原本低頭看手機的那些學生猛地抬頭,眼睛都是死死的盯著舞台上一男一女兩個主持人.他們都心知肚明,他們收到的節目單上寫的清清楚楚,第一個節目是華夏歌壇一線的當紅天後菲兒演唱《夏天》!

陳佩菡握著麥克風的手有些顫抖,臉上神色複雜,說出上一句後,下面的報幕遲遲沒有出口.

"師姐,師姐,該你了~~"那個一身白色西裝帥氣得像個王子的男主持人壓低了聲音提醒著.這時候她才像是恍然驚覺,臉色發窘的有偷偷瞄了一眼手中的報幕詞,這才確認自己卻是不是在做夢!

"下面有請天後菲兒為我們帶來歌曲《夏天》的個人獨唱,大家掌聲歡迎!"

當陳佩菡的這一句報幕通過麥克風傳遍全場的時候,只聽得嘩啦一聲體育館內無論是看台上還是內場的觀眾都瞬間炸鍋!

"我去,這體育學院還真順杆上爬了,還真是不怕事大啊?"

"不會是什麼模仿秀吧?從哪里找來的土鱉,別放出來侮辱我們心目中的菲兒!"

"就是,如果是模仿秀,那就讓她滾吧,在我們心里,沒人能模仿得了菲兒!"

……

陳一舟坐在角落里,看著慢慢升起的舞台幕布,一臉譏誚:"很好,江漢,你就接著玩吧,看特麼玩不死你!"

"滾下去,滾下去!"

人群中已經有人開始唾罵!

"皎潔的像我的思念

用心彈一遍你曾經給的諾言

季節變遷沒改變

櫥窗外還是雨天"

"咦,竟然模仿得這麼像!"

當舞台幕布完全開啟,舞台中心的那個人開腔配合著早已經響起的旋律吐出《夏天》第一句歌詞的時候,全場的喧鬧聲突然消失了.

所有人都意識到了好像有些不對.

陳一舟猛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一雙眼睛死死的盯住舞台上那個一襲紫色禮服的氣質女人,心頭猛跳,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有一種非常不妙的預感!

"我撐著傘等你出現

溫柔的雨點潮濕了你的側臉

愛的感覺不擱淺

你的笑容像夏天

溫暖漸漸在蔓延

融化了我所有的膽怯

你的愛情像夏天

顏色還那麼鮮豔

就像你守護我到永遠

櫥窗外還是雨天

我撐著傘等你出現

溫柔的雨點潮濕了你的側臉

愛的感覺不擱淺

你的笑容像夏天

溫暖漸漸在蔓延

融化了我所有的膽怯

你的愛情像夏天

顏色還那麼鮮豔

就像你守護我到永遠"

"我靠,那……,那那那真的是菲兒啊!"

看台上,不知道是哪個牲口在一曲完結後大家都陷入真空沉寂狀態時吼了這麼一句,接著整個體育館內都火一般的開始沸騰起來,尖叫聲,驚呼聲,大家都在尖叫著天後菲兒的名字,場面越來越火爆!

角落里,陳一舟一屁股坐在的凳子上,雙眼空洞,唇齒輕顫道:"去他媽的!"

此時陳一舟一副喝尿的懵逼模樣!

(大家新年快樂!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