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踩雷!
g,更新快,無彈窗,!

江漢自然不可能向陳一舟低頭.

美女學姐陳佩菡的那套說辭看似鞭辟入里,但經不起推敲,對江漢而言更沒什麼建設性,江漢能感覺到她對自己態度變化,也理解她這種變化的緣由,無心點破,也沒想過解釋什麼.只是覺得這是個不錯的姑娘,但也僅此而已.

大熊是自己打電話找上門來的,自從上次星城別墅密室火燒事件差點要了江漢的命,大熊一直很自責,這一次不知道是從哪兒聽到風聲,聽說江漢承包了這次學校的畢業晚會就主動找了過來.

江漢本就有心找他幫忙,他自己平時很少在學校,和別院的學生基本上沒有什麼交集,但大熊不一樣,這小子當初進來的時候腦袋就頂著一個湘省理科狀元大光環,深得他們院長的器重,後來又在迎新晚會上當著數萬師生的面發言,指著那些起哄的學生罵傻-逼大出風頭,一直是學校的風云人物.有了他幫忙,江漢接下來的安排就順利多了.

先是從美院請來了幾個顏值爆表大二學妹撐門面,後來又是來了一位小家碧玉顏值頗高並且畫的一手好沙畫的姑娘送來了一精彩的節目,再後來在大熊的號召下,包設和包材以及工大音樂學院的校友們紛紛獻策主動請纓幫忙,甚至還來了幾位新聞學院播音系女王級的人物來供江漢作主持人挑選參考.

沒出幾天,原本由體院承包的畢業晚會最後成了在江漢的引導下全校群策群力的集體活動,原本十六個節目的表演安排單在短短三天內瞬間超標,還有好幾十個從下面被投遞過來的節目等著審核通過,除此之外甚至還有不少學院的社團私下里給江漢打電話,許好處希望自己的節目能被選上,只求在畢業晚會上露個臉.

相對于江漢這邊如火如荼的晚會籌備,體院學生會這邊卻是門前冷落,原本那些個眼瞅著要看江漢笑話的學生會部長們,一個個都傻了眼.

他們沒想到,一個經常逃課還不請假和同學關系處的並不怎麼樣和老師的關系也並不親近的江漢竟然有這麼大的能量,能發動全校的力量來幫他.

"陳主席,你當初跟我們說的可不是現在這麼個情況,你告訴我們只要我們態度強硬些,那個江漢就會向我們低頭找學生會合作,我們再提要求把他架空,現在你看,這眼瞅著這畢業晚會完全跟咱體育學院沒什麼關系了,你倒是快想個對策啊!"

"一年才那麼一次,還是幾十個學院輪著來,這得要多少年才能輪到咱體院來這麼一回,這麼好的讓檔案閃光的機會就這麼白白的溜走了,早知道當初江學長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就直接答應了!"

"就是,搞不好和音樂學院以及播音系的那些美女多接觸,不僅能在晚會上露臉,還能抱一個回來當女朋友給咱體院爭光呢!"

……

陳一舟臉色相當難看,在他身邊除了學生會各個部門的部長,還有平素體院集體活動節目編排時必選的當家小生和小花旦們,這些人原本都接到過江漢的邀請,因為信了陳一舟的話才假意拒絕了江漢,導致他們現在無人問津.

"慌什麼,慌什麼!"

陳一舟一米八五的大個,嗓門也壯,還真別說,這麼一吼,原本還聒噪一片的學工辦立馬就安靜下來,那些個體院的學生一個個都看著他.

"就算現在江漢人有了,節目有了,主持人也了,但是你們別忘了,一台晚會最重要的是什麼!"

"陳主席你的意思是?"一個滿臉小雀斑的秀氣女生輕聲問道.

"哼,沒事意思!別忘了,往屆那些師兄留下的贊助商的資源都在咱們學生會手里攥著,別的學院可以幫江漢出人出節目,那是因為畢業晚會對他們來說有利可圖,但是一旦涉及到贊助,涉及到錢,你覺得他們還會那麼熱心腸麼?"

陳一舟滿臉得意,好像重新找回了自信.

"學院就那麼點經費,支撐整台晚會肯定不夠,他江漢如果拉不到贊助,拿什麼把晚會進行下去?道具服裝這些都他媽從天上掉下來麼!"

"一舟你是說最後他還得來求咱?"

"那可不!我告訴你,就安靜等著吧,我敢打包票,不出三天江漢絕對老老實實回來求我,到時候,還不是任我們拿捏!"

陳一舟得意洋洋的在他這些部門下屬面前炫耀,好像已經吃定了江漢,卻不知道,這個場景要是傳到將傳到江漢眼里,只怕連再多看他一眼都欠奉.

等以後眾人了解了江漢的身份,陳一舟今天說的話在大家眼中就會變成一個天大笑話,跟他走一輩子!

這邊陳一舟還在癡心妄想著拿贊助的事來威脅江漢,那邊已經有好幾家工大門外附近的超市餐廳,甚至還有炎陵市中心王府井的一家電影院的人主動找上門來和江漢談贊助的事情了!

要不說陳一舟這人情商低呢,一個學校的畢業晚會雖然分配到一個學院,但是全校的師生的人口基數卻沒變,這麼好的廣告機會,這些苦心鑽營的商家怎麼會不把握機會呢!

當陳一舟知道這一切之後,氣得當著學工辦主人老師的面就摔了杯子,五大三粗,嘴上沒個把門,還爆出了幾句極為難聽的粗口,當時恰逢體院學工書記也在學工辦,陳一舟這小子算是踩著雷了,學生會主席的位子當場被撤掉不說,還要背一個記過處分,還是那種在例會上要當著全院同學書面檢討的那種.

事後,有些心灰意冷的陳一舟在心里把江漢的祖宗十八代問候了個遍,不過這邊他氣還沒消一點呢,那邊在工大的校園論壇上,又爆出了一件讓他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