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你算什馬玩意兒!
g,更新快,無彈窗,!

匪氣十足的百來號人,浩浩蕩蕩殺進來,餐廳門口的玻璃門刮擦得嘎吱作響.

這些人的衣服五花八門,手臂肩膀上花花綠綠的各種紋身,明眼人一打眼就知道這些家伙不是什麼正經人.

剛才還擠在一塊有心看熱鬧的食客瞬間鳥作獸散,躲得遠遠的.

譚明一臉得意,暗道狗勝這小子會做人,心中甚是滿意.

可不等他暗爽幾秒,他就意識到了不對.

這百來號人殺進來之後,目標不是江漢也是不是陳硯觀,反倒是他自己和身後的那小十口人被里外三層圍了個通透,虎視眈眈的模樣像是要把他們給吃了.

"狗勝呢,狗勝在哪?你們他媽是不是眼瞎,正主在那呢,上去一人卸他們一條腿,明哥有賞!"譚明身後一個尖嘴猴腮染著紅毛的家伙指著身前一個攔在他面前的魁梧光膀男的鼻子吼道.

這個紅毛的身子不高,即便是加上那雙明顯內增高的鞋,頂破天也就一米七五,而他面前的光膀男卻是個將近兩米的漢子,這樣怪異的一幕落在現場那些躲在外圍看熱鬧的食客眼里,相當滑稽.

那個魁梧大漢鳥都不鳥紅毛,直接伸出一只手掌,將紅毛那根手指握在了手中!

"老子跟你說話呢,你他媽不僅瞎還聾是吧,再……啊~~~!"

尖銳而有淒厲的慘叫瞬間響徹了整個食客廳.

高個的動作不快,但下手極狠,紅毛慘叫前一秒,所有人都看清了那被握住食指還想出言不遜的紅毛被大塊頭把食指先反向折疊成了九十度,最後更是咔嚓一聲,變成了零度角,讓紅毛的食指和他的手背來了一個親密接觸!

"把他丟出去!"

大塊頭甕聲甕氣,聲音有些嘶啞,說出來的話極為好使,話音剛落,身後便是站出來四個小子,四人把紅毛的四肢那麼一握,也不管這紅毛如何掙紮,直接抬起來下一刻就已經丟到了店外.

這一手,鎮住了現場很多人,被人攔在店內的食客們面露恐懼,一個個寒蟬若噤,原本還想站得遠遠的看個熱鬧撈頓免費的午餐,但是現在一個個避之不及,唯恐戰火蔓延到自己身上!

"你們不是狗勝的人,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紅毛傻,瘦猴腦袋也不靈光,但是如果這樣擺在眼前的事實譚明還看不出端倪的話,那麼他就沒理由到處惹事還好好的活到今天了!

"老高,你他媽到底搞什麼鬼?"譚明狠瞪著那個瘦高的小子,滿臉憤色.

不是他媽的是幫老子撐場子的麼,怎麼反過來搞我的人?

那個叫老高的有苦說不出,自己這邊還在打狗勝的電話,就來了這麼一大撥人,既然不是他們的人,那麼……

老高不敢把心中所想說出來,他怕譚明當場就會沖上來扇他,大罵他廢物.

"廢物!平常白養你們,關鍵時刻一點用都沒有!"譚明朝地上狠狠的唾了一口唾沫,倒也沒有害怕.

江漢和陳硯觀觀被隔離在外面,原本是這件事情主角的幾個人這時候反倒成了看客,那些沖進來的牲口也不說話,就這麼圍著譚明一伙人,除了把那個出言不遜的紅毛丟出去外,也並沒有上手的意思.即便江漢和陳硯觀有心了解,也無從入手.

只是現場的情況倒是明朗了,這沖進來的近百號人肯定是沖著譚明一伙人來的,至于是不是幫江漢的陳硯觀的忙的,就要看待會事態怎麼發展了.

"朋友,我看你們也是在道上混的,我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別人錯了人!我認識你們道上的不少朋友,你們最好弄清楚了再做事,否則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在這里同室操戈讓外人看了笑話可就不好了!"譚明盯著剛才折斷了紅毛的食指並且派人把紅毛丟出去的大漢道.

大漢手中把玩著一個銀閃閃的防風打火機,懶洋洋的抬眼皮看了譚明一眼,眼神戲謔,擺明了一副爺沒有把你放在眼里的模樣.

"你……!"譚明氣極,剛要張嘴,一個聲線粗狂,音如悶雷的聲音從外圍傳了過來!

"譚明,誰他媽和你是一家人,別他媽明明一張嘴就噴糞還老想著往自己的臉上貼金,就你這鱉孫慫貨樣,你他媽也配?"

江漢陳硯觀聽到這個聲音頓時一震,笑笑這姑娘也覺得這聲音好像有些熟悉,踮起小腳削尖了小腦袋循聲望去.

江漢陳硯觀相視一愣,隨後同時苦笑.

"籣偉強!?"

看著那些沖進來的人恭恭敬敬主動讓開一條道來從外面請進來的人竟然是那個被自己搶了女朋友還屁都不敢放一個的慫逼大三學生籣偉強的時候,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媽的,這他媽開的哪門子玩笑?"譚明心中只覺得很荒唐.

"說實話,看到你一副吃屎的表情我挺樂呵的,不過這不代表我今天會輕易的放過你!"嘴里叼著一根煙,小強這貨也是光著膀子,腳上踩的還是那雙快要斷邊的人字拖,很顯然,這厮肯定是直接從寢室就殺過來了!

"籣偉強,這些人都是你喊來的?"短暫的震驚之後,譚明回複了冷靜.

"強哥,是丁叔派我們來的,來之前還特地囑咐過我們,讓我們聽您的安排,您讓我們做什麼我們就做什麼!"小強沒有說話,他身後那個大塊頭已經幫他回答了譚明的問題.

"呵呵,倒是沒看出來,想不到你這個鱉孫還挺能啊,不過你要是以為就著這麼家伙就能在炎陵動我的話,怕是自己怎麼死的都會不知道!"

完全確認對方身份,譚明一點害怕的感覺都沒有了,本來叫那狗勝來就是讓他在工商局的人沒來之前撐場子的,換句話說就是必要的時候當炮灰的來著,在他們這樣的人眼里,一般的混黑道的為非就是掌控在他們的手里的黑刀,指哪捅哪,上不得台面也見不得光,在這眾目睽睽下,籣偉強要真敢仗著這麼一些人對他做什麼,憑他們家的手腕籣偉強也就離死不遠了!

"譚明,你他媽是不是覺得自己特能耐?"嘴里的煙煙霧飄渺,小強的眼睛微微眯起,那張大餅臉在煙霧中變得模糊.

"呵呵,在炎陵甚至湘南這一畝三分地上,我譚明……"

"啪~!"

譚明的話還沒有說完,小強這厮二話不說上去就是一巴掌呼在了他臉上.

"什馬玩意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