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 未卜先知?
g,更新快,無彈窗,!

江漢隔得老遠就看見陳硯觀往餐廳里面趕,本以為他只是得到消息來幫笑笑解決麻煩的,可是眼前的情況似乎有些出乎江漢的預料.

"硯觀哥哥!"

雖然很害怕,即便很擔心,但是笑笑在這之前一直強忍著沒有露出什麼不堪的情緒,但是這一刻,見到陳硯觀的這一刻,她終于忍不住了,撲到陳硯觀的懷里小聲的抽泣起來.

終究是是一個十六七而且單純的小姑娘,她有自己的主見,因為想念陳硯觀來到這里,她接受了陳硯觀對她的一切安排,因為喜歡因為愛所以接受,但是小姑娘也有自己的自尊心,她想證明自己,她不想凡事都靠陳硯觀,所以他利用課余的時間來這里兼職打工,其實她並不知道陳硯觀因為這樣直接偷偷把這里給買了下來.

"老……"見到陳硯觀,經理臉上的表情這才舒展一些,剛想開口叫老板,卻被陳硯觀一個禁聲的手勢給阻止了.

年輕的男人看著撲到陳硯觀懷里的笑笑,原本張狂的臉變得陰沉,像是突然得知自己被人帶了綠帽子,心里跟吃了蒼蠅一樣難受.

這小子家里也算是有點實力也有些背景,自小就被家里放養,從沒缺過錢.所有女人對他來說不過是必要的時候發泄和平衡荷爾蒙亦或者玩樂的工具,嘗試過無數種女人,這小子早就厭煩了,早些日子在學校里還使手段搶了一個學生的女朋友,本來也是沖著那女人的清純可人和清新去的,誰知道玩了兩天之後就索然無味了.直到今天,在這家餐廳見到了單純清澈的笑笑,雖然胸部小了些,身材還不夠圓潤甚至有些干癟,但是經不住那出水芙蓉一般的水靈勁兒,這小子像著了魔一樣想要把這姑娘弄到手,和那幫吹牛打屁的孫子一合計,就有了這麼一出上不了的台面的無恥戲碼!

早就寫好了劇本,在他眼里笑笑這樣的女孩子肯定不會有背景,要不然也不可能會在這里當一個服務員,一看就是未經人事的雛,不懂社會的邪惡和黑暗.但是眼前,事情發展的主線好像偏離了他事先的劇本主線設定,有一種為他人做了嫁衣裳成了綠葉的憋屈感.

"你是這家店的老板?"譚明陰沉著臉看著陳硯觀,看著這個和自己差不多大但是口氣卻比自己還狂的小子.

"我怎麼不知道炎陵還有這麼一號人物?是虛張聲勢的紙老虎,還是外地來的過江龍?"譚明並不是完全沒腦子,他只是顯擺的時候不喜歡用腦子.

陳硯觀輕輕的撫摸著笑笑柔潤的發梢,一臉溫柔,像懷里抱著的是全世界一樣,全然沒有吧譚明的話當一回事.

"你他媽是不是聾了!明哥問你話你沒聽到麼!"

陳硯觀皺眉.

"聽到的人話還真不多,相反的從進門到現在,倒是有一群狗一直在叫!"

"你他媽……"譚明身後的那群小子在炎陵這塊地上一直是橫著走的主,哪里聽過這個,當即就要沖上去把陳硯觀摁倒.

陳硯觀笑笑:"保安!"

聲音不大,但是所有人都聽到了,接著十來個穿著黑背心的漢子刷刷的沖了過來,呼啦一下攔在了那些松松垮垮的小子面前.

這些穿著背心的孩子雖然高矮參差不齊,但是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身上的腱子肉撐得背心鼓囊囊的,一個個都跟健美先生的似得,具體戰斗力怎樣不好說,但是唬人絕對一用一個准.

站在外圍看熱鬧的江漢一看這陣仗當即就樂了:"我去,這小子從哪個健身房拖來了這麼一群健身教練給他撐場子來了?不過還真別說,說他們是打手保安,還真像那麼回事!"

"你這是什麼意思?店大欺客?今兒個這兒可是有這麼多食客在這兒,我看以後你這點也不要開了!"譚明一臉冷笑,跟他比叫人?這玩意也太他媽低端了,他一個電話能拉過來好幾車,不過陳硯觀越是這樣做,他就越發認為陳硯觀無非是一個有些錢的土包子,沒什麼見識,沒把他放在眼里.

陳硯觀也不搭理他,溫柔的捧起笑笑的臉,擦拭乾淨她臉上的淚花.

"別怕,哥在呢,絕對不會讓你受任何委屈!"

接著他轉身,對著圍觀的食客道:"不還意思,很抱歉打擾大家用餐,為了表示歉意,今天大家在這里的一切消費通通免單,如果你們覺得還沒吃飽,那就等我把事情解決了你們再接著吃,如果吃飽了,也可以自行離去,我們絕對不攔著,當然如果你想留下來看熱鬧,我們也不會趕你,總之,小店不是什麼店大欺客,我只是想關起門來,收拾幾條試圖欺負我女朋友的狗!"

這話一出,人群中當即爆發出一陣議論聲,剛才這些個食客可是全程都見到了事情的經過,經陳硯觀這麼一說,輿論瞬間一邊倒,這下子,這幾個小子倒還真成了眾人眼中的過街瘋狗.

"小子,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在炎陵這地界上得罪我沒什麼好下場!"譚明寒著臉.

"我想你弄錯了,現在是你得罪我了,得罪你是什麼下場我沒興趣知道,但是得罪我的下場,你很快就會知道!"

"別說我不給你機會,現在我給你兩個選擇,要麼你一個電話叫人來把這家店封了,你要真有這本事,今天我認栽,你大大方方走我絕不攔著,但是如果你辦不到,那你就跪下來給我女朋友敬茶,說三聲對不起我錯了!不然,我會像我之前說的,讓人把你和你身邊的這幾只狗腿子從店里丟出去,我說到做到!"陳硯觀一臉認真,語氣平淡,而偏偏是這副姿態說出這番話才更讓人覺得羞辱.

"他媽的,還真把自己當成二五八萬了,就這麼幾個鱉孫還想唬明哥唬你爺爺,你也不出去打聽打聽……"

一個長得跟個瘦猴子一樣的小子剛要跳,話還沒說完就被人捏著肩膀提了起來,還不等在場的這些人反應過來,咣當一聲,直接就從門口甩到了大馬路上,傳來一串哀嚎.

"你他媽還真敢丟啊!"譚明臉色鐵青,旁人也是一滿臉驚愕不可置信的看著門口那個行動迅速的男人.

江漢拍了拍手上的灰塵,笑道:"不好意思,之前我已經買過單出去了,剛剛聽這位先生說你們都免單,我現在幫了這麼大忙,不知道能不能把我之前買單的錢退給我,好幾百塊呢!"

看清來人,陳硯觀也是一愣,但是很快兩人便是相視一笑,彼此心照不宣.

"是你!"譚明沒想到對方真的敢丟人,而且還這麼果決,但是當他看清楚吧瘦猴丟出去的那個人後,一股子更大的火氣生生躥了出來.

他記得江漢,江漢也記得他,譚明就是那個從小強身邊搶走了葛婉婷開奧迪Q7的家伙,昨天中午,他們還在王府井新開的那家海鮮館碰了個正著!

"你和這小子是一伙的?"譚明指著陳硯觀對江漢道.

江漢很老實的點了點頭,一副回答老師問題的小學生模樣.

"好,很好!"譚明怒極反笑,原本他見陳硯觀一上來就這麼硬氣,還以為他有些實力怕自己看走眼.平常在家里,他那個在省府高就的叔叔總是教導他,出門在外,小打小鬧沒關系,但是要動什麼人之前一定要先弄清楚對方的來頭,避免對方也是一個圈子的人,一腳踢到鐵板上搞得一家人都不安甯!

剛才他還有這方面的顧慮,但是現在看到江漢,再聯想到那個被自己搶了女朋友還屁都不敢放一個的籣偉強,想想都覺得可笑,陳硯觀和江漢瞬間就被他歸類到沒有什麼實力還要強撐門面裝逼的紙老虎一類.

"老高,你給狗勝打個電話,讓他叫人過來,就說老子今天請他吃大餐,讓他麻溜的,老虎不發威,這些個阿貓阿狗還真他媽當我譚明是紙糊的了!"

譚明一臉匪氣的吆喝,同時自己也掏出了手機,撥通了湘南省委機關的一個內部電話,打這個電話的時候這小子囂張的氣焰倒是收斂了不少,就好像電話那邊的人就在他面前一樣,一臉的恭敬,說的話也大抵是求對方派人來查封陳硯觀的這家店,說什麼店大欺客,還有什麼食品存在嚴重的質量問題,菜品天價什麼的亂七八糟胡謅了一大通這才滿意的掛了手機,洋洋得意的看著陳硯觀和江漢.

"嘟嘟嘟~!"

這小子剛掛手機,餐廳門外就傳來了一陣大皮卡停車的聲音,不到十秒,兩輛大皮卡上浩浩蕩蕩的下來了近百號人,直奔餐廳里!

江漢和陳硯觀對視一眼,都是看到了對方眼中意外.

"呦呵,這小子的動作挺快啊!"

譚明也樂了:"老高,可以啊,狗勝這小子這次做事真厚道,待會完事了一定要給他找幾個好妞."

聽到譚明這話,他身後的老高一臉懵逼.

這怎麼可能呢,他這邊打了狗勝四五個電話還沒接通呢,這邊人就來了,難不成狗勝那崽種還會未卜先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