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修羅!
g,更新快,無彈窗,!

江漢冷笑道:"這麼想讓我死,還偏偏就不能讓他們如意,不僅如此,我還要活得舒坦活得風光出現在那些想讓我死的人面前!"

"有志向,我喜歡!"

難得李秋白冒出這麼一句,而他人已經從江漢身邊消失了!

既然知道是死士,那麼再下手可不僅僅是斬斷手腳這麼簡單了!

江漢邪魅一笑,也是詭異在了原地.

月黑風高夜,殺人放火時.這是一場單方面的屠戮,江漢和李秋白恍若暗夜中的幽靈,出入穿梭在那些死士中間,每一次穿梭,就有一名死士頹然倒地再無生機!

時間持續的很短,十分鍾不到,百十個冒出來要取江漢性命的死士就已經變成漫山遍野的死尸.

李秋白和江漢就像是從煉獄中走出來的冷面修羅,掌控生死.這堪比一只裝備精良獨立團的百十號死士就這麼被他們倆盡數吞下!

可是,暗夜的序幕這才剛剛開始.

"啪啪啪~!"

拍巴掌的聲音由遠及近,一個人影自黑暗處走出,越來越近,穿過那些橫七豎八躺倒在地上的死士尸體,朝著江漢和李秋白走了過來!

還沒有看清這人長得什麼模樣,她戲謔的聲音倒是先穿了過來:"素聞劍癡莫驚鴻的弟子劍隱一手秋白落葉劍使得出神入化,神鬼莫測,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來人聲音沙啞,在這暗夜中顯得尤為驚悚,不過聽聲辨析,還是能分辨出這應該是一個女人!

江漢李秋白二人同時色變!如果說之前這百十號死士出現之前兩人事先還有所感召的話,那麼此刻這黑衣人的出現在江漢和李秋白的感知中完全是空白的,也就是說,二人在此之前完全沒有注意到還有這麼一個人隱藏在暗處!

心中震駭,江漢死死的盯著那道借著月光能看清個大概的黑衣人,有些驚疑道:"你是誰?"

這人就像是憑空出現的一樣,饒是江漢素來百試百靈的戰時靈感也沒有絲毫預警,若說他是一個毫無威脅的存在,江漢卻怎麼也不會相信!

"呵呵,手上有南拳的影子鐵線的路子,腳上是譚腿內勁風靈的招式,骨子里竟然還有道門的底子!看起來這些年,江河第的那老不死的沒讓你閑著啊!"這話自然是對江漢說的!

她沒有回答的江漢的問題,只不過這黑衣人倒是把江漢的身上的路子說的七七八八,並且所說的絲毫不差!

"你到底是誰!"江漢聲音冰冷道.

說實話,他很不喜歡這種被人一眼看穿但自己卻對對方一無所知的感覺!

就好比一個原本雙目視力1.5的健全人突然間變成了瞎子,這種感覺很操蛋!

"我是誰?呵呵,倒是可惜了這兩幅俊俏的皮囊,若不是那冤家下了狠話,倒還真想借你們好好玩玩!不過現在……"

話到一半,那人已經憑空消失!

江漢李秋白同時一驚,還不等二人有任何的應對,一股勢如破竹的罡風勁氣已經浩蕩而來,還沒見到本尊就已經壓得二人喘不過氣來!

"嘶!畫骨境,又是畫骨境!"

兩人震驚得無以複加,先是秦釗,現在又是這神秘的黑衣女人,平素江湖中如鳳毛菱角一般存在的畫骨境高手,今天一遇就是倆!

慌亂間,兩人身形暴退,慌不擇路!

在畫骨境的高手面前慌不擇路,即便傳到江湖中,也不見得是什麼丑事!

只可惜,那股壓迫感並沒有因為令人的退縮而有所減緩,反倒是如跗骨之蛆並且越來越重,後來,直接就能看見一雙白皙如雪的手掌,裹挾著像是湧動的水波一樣的內息氣韻,向二人的脖頸!

"噗~!"

江漢臉色瞬息間慘白,而李秋白更是眼中,直接一口鮮血從他嘴里噴了出來!

並非江漢伸手高過李秋白,而是李秋白在對戰秦釗的時候已經付出了很大的代價,有傷在身!

"等你們死了,閻王爺會告訴你們我是誰的!"

對方顯然沒有任何留手,一上來就是九成九的功力,對于內息氣韻到了一定境界的畫骨境高手來說,李秋白和江漢孱弱的像是嬰兒,而眼前這黑衣女人恰恰就是這樣的存在!

上百死士只是開胃菜,這才是真正的大殺氣!

雙雙被人握住脖頸,兩人這才看清,黑衣人竟生得一副妖豔的雙瞳,雖然蒙著臉,但是那雙暴露在空氣中的眼睛如此近距離下看竟是如此魅惑,讓江漢險些陷落!

被人掐住命脈的感覺是不好受的!

江漢拼命的想要調動內息,可是卻悲哀的發現,自己丹田完全沉寂,在黑衣蒙面女如此強大的內息氣韻下,他那自以為已經純屬到一定程度的內息韻力完全死寂,觸摸不到半分契機!

李秋白同樣不甘,可是有傷在身的他比起江漢的情況卻是更加不堪!

似乎是感受到兩人的掙紮,黑衣蒙面女冷笑道:"你們二人年紀輕輕能走到這一步,在整個江湖都屬罕見,叫你們一聲武道天才一點都不為過!"

"不過……!"

女人聲色陡然一寒:"我最喜歡的就是屠戮像你們這樣的天才!"

就在她手腕回縮准備解決掉江漢和李秋白的當口,她的臉色陡然色變,連殺李秋白和江漢都顧不上,直接將二人丟了出去,自己慌不擇路狼狽的閃開了原地!

也就在她離開原地的同時,只聽見"噌~!"的一聲,一道赤色的光線自遠處呼嘯而來,瞬息及至!

"轟!"

土屑四濺,塵埃四起,等到塵埃落定,只見夜幕之下,一柄通體赤色的短刀一半的刀身已經嵌入剛才黑衣女人腳下的山石中!

"是誰!"

黑衣女人躲開之後臉色陰沉的嘶吼道!

然而當她看到地上的那柄赤色短刀後,當即又是臉色大變!

"修羅刀!柳含煙,竟然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