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挖眼珠子!
g,更新快,無彈窗,!

孫青目光瞬間陰冷,他沒有說話,更加沒問江漢類似'你為什麼會在這里’這樣的愚蠢問題,相反他腦中思緒如飛,正思量著眼前的局面該如何自處!

江漢笑笑,也不避諱,自來熟的從酒櫃上拿了一瓶紅酒,給自己倒了一杯後,輕抿了一口後開始上下打量沙發前赤身裸?體的這對男女.

當然,對于男人江漢的興趣不大,所以他的目光更多的是在有顏有料的沈傲霜身上三點留戀!

見到這一幕,孫青眼中的陰厲更甚,即便他不喜歡沈傲霜,那也是他的女人,沒有哪個男人能忍受自己的女人如此衣不蔽體的暴露在另一個男人眼前,更何況那個男人和他的關系還是不共戴天!

"賤人,這樣被人盯著看很爽麼,還不穿衣服!"

沈傲霜面無表情,一臉寒霜,不僅對孫青的話沒有半分反應,面對江漢赤裸裸的目光也是沒有一絲正常女人該有的羞赧!不僅如此,她反倒也是學著江漢在酒櫃前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又回到孫青身邊坐在善法上輕輕的搖曳著手中的紅酒杯,只是這一次,她翹起了二郎腿,稍稍的遮掩了一下下身的春光!

"是你!你個賤人!"孫青似乎是恍然驚覺,只覺一道天雷滾滾來,當即雙目赤紅!

要怎樣的一個女人要怎樣一顆冰冷的心才能一邊享受的和自己男人做著愛還能一邊和別的男人合謀來算計自己的男人!

抿了一口紅酒,沈傲霜面無表情道:"我更喜歡不打女人的男人!"

沈傲霜這句話對于孫青來說無異于火上澆油,是對孫青作為一個男人尊嚴的踐踏,這讓原本就出在爆發邊緣的他如何還能隱忍,"沈傲霜,你這個婊-子!"拳頭緊攥,孫青抬手一拳想朝沈傲霜的腦袋上砸!

"不不不,孫大少,何必動怒呢!"

江漢笑著擺了擺手:"我想你是誤會尊夫人的意思了."

"你什麼意思!"孫青動作一滯,心中震駭,倒不是被江漢的話吸引才停下來,只是他發現,體內的勁氣竟然調不懂分毫,並且腦袋還有些暈!

"難道是之前勞累過度?"

孫青心下一凜,卻不動聲色,看著就像是被江漢的話吸引一般!

江漢笑笑,解釋道:"尊夫人的意思是,你能給她生理上的滿足,我能給她另外方面的滿足,相對于生理上的滿足,他更加迫切的需要那個方面的滿足,基于這個層面,她是選擇我的."

江漢咧開嘴笑笑,似乎是很自得這一番解釋,似是意猶未盡,又補充道:"孫大少你放心,雖然尊夫人有顏有料看著就讓人食指大動,但是我這個人有潔癖,所以孫大少你懂的嗯哼……!"

挑了挑眉,江漢一副大家都是男人你懂的表情.不說還好,這一番解釋的話一出口,即便心里再有顧忌,孫青這厮也是按捺不住!

"婊-子,去死吧!"

孫青一拳頭揮出,狠狠朝沈傲霜臉上砸!

"嗯!?"

孫青瞳孔一縮,他揮過去的拳頭不僅連沈傲霜額頭發都沒有碰到,反倒是被沈傲霜攥在了手中!孫青以為是自己的錯覺,歸臻境的楚逸風都不是他的他的一合之將,沈傲霜怎麼可能擋得住他的拳頭?

剛才那一抹揮之不去的陰霾終于清晰,恍然驚覺,內勁深厚的他此時儼然已經成了一個普通人!

"等等!"

孫青想到了一種可能!

"又是你這個婊-子!你對我做了什麼?"

"我沒有對你做什麼,我只是在自己身上做了一些手腳,要怪就該怪你自己不該碰我!"

"賤人!"

他沒想到沈傲霜竟然通過給她自己下藥來對付他,不怪他不謹慎,而是這女人的手段實在太過歹毒!孫青氣極,盛怒之下另一只拳頭又朝沈傲霜砸了過去!

若說全勝時期的孫青,能在瞬息間秒殺歸臻境的天宗閣少閣主楚逸風,拿下沈傲霜自然也不再話下,但是現在,失去了內勁修為,他還想攻擊獨?夫的女兒那就明顯有些不自量力了.

拳頭不僅沒中,反而是孫青的身子整個離地,別看這沈傲霜在和孫青做?愛的時候一副不堪蹂躪的嬌柔模樣,可人家畢竟是獨?夫的女人,此刻她更像是個赤裸的女修羅一般,捏著孫青的兩只拳頭一使力直接就把他甩了出去!

下一秒,就只聽見乒乒乓乓瓶瓶罐罐的碎裂聲,剛才江漢還在那個酒架上拿酒,這一秒卻是直接被孫青那厮個砸壞了,江漢暗自歎息,可惜了這些個好酒.

江漢也不阻止,反倒是饒有興致的看著窩里斗的這一幕,是不是在此時依舊赤裸著身子的沈傲霜身上打量幾眼,不亦樂乎.

沈傲霜雙眸如冰橫了江漢一眼,冷徹道:"再多看一眼,我就把你眼珠子挖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