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生死一瞬!
g,更新快,無彈窗,!

江漢苦笑,他知道今晚回去只怕又免不了被寢室的幾個牲口一通嚴刑逼供的追問了!

"好久不見,沒想到再見你會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還真是天意弄人啊."

江漢對著激動的李霜嫣笑笑,說實話,如果不是再見到她,江漢都快把她給忘了.

小強很郁悶,什麼叫'是你!竟然是你!真的是你!’?'好久不見’又是幾個意思?

江漢和紅葉一早就認識?

小強不服氣,從鄭思思道秦輕語,再到眼前的紅葉,就江漢和小強所共同知道的那些個極品女人中,好像就沒有和江漢沒有交集的!

見到紅葉見到江漢竟然如此激動一副兩人交情匪淺的模樣,陳硯觀和小傑都是不約而同的看向了江漢,神色銳利,目光灼灼,那意思很明顯:你丫待會要是不解釋清楚,以後就別想再進207的門!

江漢苦笑,要說廈門那次大家都是一起去的,可是眼前關于紅葉的這些事真要解釋起來還真就不是三言兩語就說得清的!

"咦,不對!"一直盯著江漢和紅葉臉看的小強突然一聲怪叫.

"陳硯觀小傑,你們看紅葉,她像不像當初我們在廈門夜場見過的那個女主持人?"

小強這厮記性倒是不錯,近距離的觀察下竟然把紅葉給認出來了!

"咦,小強你這麼一說好像還真是誒!"小傑盯著紅葉的臉看了一會,也是連連點頭!

"紅葉,恕我們冒昧,他們說的是真的麼?"

雖然說深扒一個知名藝人的過去有寫冒昧,但是陳硯觀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他也覺得紅葉眼熟,本來還以為是紅葉天生比較具有親和力,現在看來好像並不是那麼回事.

紅葉表現的倒是很坦然,平複了一下激動的情緒,這才微笑道:"是的,雖然我對你們三個沒有什麼映象,但是我出道前確實是常年在廈門走穴,經常在各大夜場擔任主持人,你們之前見過的那個應該是就是我了."

因為問心無愧,所以李霜嫣從來不介意別人知道她的過去,在她看來,一個人在成功之後一味的逃避晦暗的過去其實是在否定自己的現在和未來!

當然,她的回答也很巧妙,她說對小強陳硯觀小傑三人沒什麼映象,但是對江漢的話……

偷偷的瞄了江漢一眼,她閃電般的移開了自己的目光,隨即像是做了壞事的孩子一樣,臉紅的像一個熟透的蘋果,風情無限!

小傑陳硯觀小強三人詫異的對視了一眼,三人眼中當即都是寫滿了"有奸-情"三個字!

…………

"真的只是這樣?!"

紫羅蘭的電梯里,江漢被小傑小強和陳硯觀三人逼在一角,刑訊逼供.

"我再男洗手間里碰到過她一次,然後又從公孫景煜手里救了他一次,後來就給你媽打了一個電話說幫幫她,就這麼簡單!"

電梯上上下下好幾回,每次一開門,電梯外的人見到電梯內三個男人一臉獰笑的把另外一個男人逼在角落里,都是望而卻步,甯願走安全通道也不敢進去,心中更是同時大罵世風日下人心不古!

"這麼說起來,當初公孫景煜那個廢柴的武功是被你廢的?"

江漢小雞啄米般的點頭,他實在是怕了這幾個牲口了.

"可以啊!你小子!"

剛才還一臉憤色不甘的小強轉眼就是喜氣洋洋,一拳輕砸在江漢的胸口上!

他上來一把摟住江漢的肩膀道:"當初知道那小子的身份和下場後我還高興了好久,只當是按個英雄好漢幫我報了一箭之仇,想不到竟然就是你啊!"

"……!"

拉拉扯扯,跌跌撞撞,好不容易和這幾個小子解釋清楚,江漢這才算是送了一口氣.只不過卻也沒有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比如說他和簫紫萱的交易,這樣的事情江漢並不希望眼前這幾個兄弟過早的接觸,或許陳硯觀已經知道一些,但若是告訴小傑和小強,那就有些拔苗助長的味道了,凡事過猶不及,這一點江漢比誰都清楚!

此時已經是凌晨三點,李霜嫣被安排在了紫羅蘭的套房里,想必江漢他們離開之後她肯定會自己聯系經紀公司的,不過臨走的時候江漢還是暗中跟鄒胖子打了聲招呼,畢竟李耀文這事肯定不算完,若是那小子色膽包天殺個回馬槍江漢也好提前有個照應.

一行四人,說笑著往紫羅蘭的停車場走去.雖然當初簫紫萱的那輛蘭博基里早就劃到了江漢的名下,但是那輛車實在太過招搖,所以從簫紫萱差人從廈門托運股過來後,江漢一次都沒開過!反倒是秦牧風的那輛奧迪A6,江漢現在越開越順手,已經成了他的四人座駕,江漢已經准備長期霸占了,想必秦牧風也不會跟他計較這幾十萬的事情.

"媽的,老子現在是越來越看不透你小子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輛奧迪應該是星城相馬秦牧風的座駕吧?"

小強其實老早就認出來了,只不過一直忍著沒說,反正今晚知道的也不少,也不在乎這一件索性又多了一句嘴.

陳硯觀笑笑,是不是,只怕沒人比他更清楚.當初陳硯殊可是沒少開這輛車載他.

江漢不可置否的笑笑,也不接話,說得太多了,反倒是顯得他在炫耀一樣.

"操性!"小強撇撇嘴,對著江漢的後背連翻白眼.

說話間,幾人已經來到了奧迪車前,可是江漢腳下的步子卻是突然一滯!

"怎麼了?"

陳硯觀注意到了江漢的舉動.

"不對勁!"江漢的臉色越來越凝重,就在剛才,他心中沒由來的一陣心悸,不知道為什麼,越往奧迪車靠近,那種感覺越強烈!

危險!

是的,多年江湖生死曆練造就的靈感預警了,它在告訴江漢危險!

"那里不對?"陳硯觀來的臉色也是變得凝重,雖然他沒有江漢那樣的本領,但是他相信江漢絕對不會無的放矢,尤其是在今晚發生了這麼多事情的情況下!

"說不上來,只是一種感覺!"

"你丫別神神叨叨的,那里有什麼不對,好了,趕緊走吧,老子還要回寢室睡覺呢!"

小強不耐的擺擺手,對于江漢的謹慎不以為意,已經率先一步跨出,朝著奧迪走去!

嘭,嘭,嘭.

小強每朝奧迪靠近一步,江漢的心跳就加快一分,那抹先知先覺的心悸又強烈一分!

"走啊,都愣著干什麼!"

小強站在奧迪車門前,一只手去拉門把,一邊轉過頭來招呼三人.

江漢瞳孔驟然一縮,什麼都沒有說,內息瞬間調動身體騰空奪路而出,他的速度達到了自己所能達到的極致,而即便如此,等他到達小強身邊的時候,小強已經發力拉動門把了!

"趴下!"

一把把小強拽了過來,江漢對著陳硯觀小傑二人咆哮出聲,與此同時他已經抱著小強的腰朝著與奧迪車相反的方向跳了出去!

"轟~!"

平地驚雷,火光沖而起,秦牧風的奧迪A6瞬間化為一朵絢爛的煙花,火浪狂湧,瞬間就把還在半空中的小強和江漢淹沒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