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熟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原來鄭思思之前所說的讓江漢去她家陪她過十五並不是單純的見父母,也並非是單純在她家過十五.

鄭良和江漢單獨在房里的時候就告訴過江漢,今年那對父子在初八的時候主動來鄭家拜過年並且還重提了他家的孩子和鄭思思指腹為婚的事情,並且那兩父子來拜年的時候鄭思思是在場的,只不過當時這父子兩就被鄭思思氣憤掃地出門!

原本以為事情到此為止,可是沒想到那家的父子二人竟然發動了鄭良老家的全村人在正月十五的時候舉辦了一個懷舊會,並且如今在村里威望依舊很高的老村長還特地就這件事情給鄭良打了電話,叮囑他一定要帶上家人一起到,電話里,這位鄭良曾經很敬重的老村長就曾有意無意的提過鄭思思和那家小子的指腹為婚的事情.

當初兩家結娃娃親的事情,全村人都是見證,這麼一來,鄭良一家人倒是被動了.

若換做別人這麼跟他說,他只是聽一下也就過去了,但是這個素來德高望重的老村長,鄭良還真不好忤逆.

雖然鄭良早些年就已經出了村在這星城有了自己的房產,這些年除了清明祭祖回去的也極少.但是怎麼說鄭家還供著祖上靈堂牌位的祖屋依舊在村里,,鄭良不想日後在回鄉祭祖的時候被人指著脊梁骨罵他做人忘本,是有了吃食忘了家根的白眼狼.

鄭思思那姑娘一慌,就把自己和江漢的事情和鄭良和盤托出了,于是也便有了鄭良和江漢房間內深談的那一幕.

既然不得不去,那就要想個法子避免一些事情的發生,對于那家的孩子,鄭良無論如何是再也看不上眼的.

小時候就那樣,長大了在這汙濁的社會中耳濡目染身體力行之後還能好到哪里去,于是江漢順理成章的就成了最好的擋箭牌,一切也都有了一個好的由頭,畢竟都二十一世紀了,婚姻戀愛自由,父母也難做得了主不是,即便村里人說起來,也算是有了一個好的說辭.

……

懷舊同鄉會的地點聽說是一家選在星城的郊區的五星級酒店,距離鄭良他們老家的村子不算遠,距離星城市區也比較近,看得出來,那家人在選址方面肯定是花了心思的!

當江漢和鄭良一家人到達目的地見到那家酒店時江漢當場就愣了!

"紫羅蘭國際大酒店"

雖然在外部裝飾方面不及廈門希爾頓大酒店的奢華內斂,但是絕對是正常五星的標准,更重要的是,這家酒店和廈門紫羅蘭隸屬簫紫萱的豪華夜總會如出一轍!

無論是從外部裝飾,還是整體感覺而言,怎麼看都是同一個媽生出來的不同的仔!

"怎麼了?江漢."

對于這次特殊的赴宴,鄭思思打心里的是排斥的.

她不想來,不是因為還喜歡,不是因為還沒放下,他更多的是怕江漢會誤會還有他也不想在見那男的.

所以從上車趕來的路上開始,鄭思思這姑娘此刻一顆心就都在江漢身上,對他一絲一毫的微妙變化很是敏感,小心翼翼.

"沒事,這酒店看著挺大的,嚇到我了."江漢一臉古怪的笑意,曖昧的看著鄭思思.

臉色一紅,鄭思思將頭偏向一方不去看他.小嘴撇了撇小聲嘟囔道:"騙誰呢,當初抱著我從橋頭跳下去的時候也沒見你被嚇到,倒是把我嚇得不輕!"

江漢莞爾,隨即輕輕的把鄭思思的手拉過來,緊緊的握在手中,牽著她就要朝酒店內走去!

鄭思思臉色瞬間通紅,有心掙脫但最後還是任由江漢這麼牽著,偷瞄了眼父母所在的位置,心中莫名的泛起甜蜜.像一個漂亮的提線木偶般跟著江漢走!

瞪大眼睛看著這對旁若無人手牽手的璧人兒,鄭良夫婦二人對視一眼.鄭良兀自歎了一口氣,無奈的搖了搖頭對妻子道:"文清,咱也進去吧."

對于這個老實巴交的男人而言,要面對今天可能將要發生的事情,他遠不能表現的像江漢那麼輕松!

……

金色的主調,紫色的點綴,金碧輝煌的酒店大廳確實有著五星酒店的格調.

而這個酒店沒有選址在商業繁榮的星城市中心相比當初的投資者也是經過一番權衡度量的.

江漢牽著鄭思思的手,坦然的走在前頭,因為從小的跟著江河第游離的原因,對他而言茅草枯敗的矮簷和金碧輝煌的殿堂沒有太大的區別,或許對江漢而言最大的本事不是他能以一敵百的身手,而是走到哪都能迅速適應一切環境的強大能力!

鄭思思這姑娘因為一顆心系在江漢身上,心里緊張的很,又哪有心思去在意這酒店的奢華環境!

而鄭良夫婦二人則更是有一種小媳婦進城的感覺,小夫妻兩都有些瑟縮,這肯定是他們生平第一次進這樣的地方了.

想來鄭良當初的那個朋友之所以選這樣的地方,除了心中的小九九,更多的恐怕是想要在昔日的老鄉面前炫耀一番,秀一下自己這些年的成功.

有道是富貴不還鄉,如錦衣夜行,想必那厮等著一天應該很久了!

大堂內,一個套裙絲襪裹著紫色絲巾一臉微笑看上去既有職業素養的迎賓朝走在前面的江漢和鄭思思迎了上來.

"先生小姐你們好,請問二位有預定麼?"

"有的有的,電話里說的是在花開富貴大廳."江漢剛想回頭詢問鄭良,身後已經傳來了鄭良的聲音.

"那是夏總預定的,想必四位都是他的同鄉吧,請跟我來,這邊請~!"

一說花開富貴提起夏先生,女迎賓的原本職業化的微笑就變得有些諂媚了,雖然不是對鄭良江漢一行人,但是當即也客客氣氣的躬身向他們指明方向,並且很有禮貌的在前面領路.

"夏先生,會是何方神聖?"江漢心中低語一聲,不動聲色,牽著鄭思思跟在後面!

"江漢!"這一次,鄭良夫婦二人走在了前面,江漢和鄭思思在後面,而在即將踏入花開富貴大廳的那一刻,鄭思思卻突兀的扯了扯江漢的臂膀,臉色顯得有些蒼白.

"沒事的思思,別怕,你可是我江漢的媳婦,誰都別想搶走!"江漢理解鄭思思的顧慮,此刻說出的話也顯得有些賤兮兮,希望她能輕松些.

"哼,不想理你~!"果然,鄭思思臉色一紅,執拗的把頭偏向一邊,江漢能明顯的感覺她身子骨都輕松了不少.

伸手輕輕的摸了摸她的頭發,江漢當即牽著她跟在鄭良夫婦的後面走進了花開富貴大廳!

鄭良一家子來的不算晚,但是大廳里已經有不少人了!

花開富貴廳,相當于星城紫羅蘭酒店二十八樓的半個樓層,所以並不小.看得出來,那個把這花開富貴包下來的人是下了功夫本錢的.

"哈哈哈,老鄭,這邊這邊,剛才還和世明在說你,你後腳就到了,還真是巧啊!"

一個爽朗的笑聲極富掌控力的想起,原本喧鬧的大廳頓時安靜,只剩下那個人說話的聲音.以此同時,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順著那個男人的目光齊刷刷的朝著包括江漢在內的鄭良一家子望了過來!

江漢突然覺得鄭思思的手緊了一下,身體也是跟著突然緊張了起來!

眉頭微皺,江漢當即順著她的目光饒有興趣的望了過去.

"嗯?!"江漢神色一冷,神色突然變得有些玩味!

"原來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