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毛都沒長齊的毛孩子
g,更新快,無彈窗,!

"他是怎麼進來的?這是他做的?"

在江漢出現的那一刻,場中所有人的腦中都是不由自主的出現了這樣的一個問題!

主要是江漢太年輕,而且看上去清清秀秀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江漢一直不再開口,他們就無法確定剛才那番如此揶揄狂妄的話是不是出自于眼前這個年輕得有些過分的小崽子的口中!

而現場最震驚的人莫過于司空暮云!

"他為什麼會回來,小強呢?!祁伯呢?!"

心中擔憂之余,司空暮云愈發覺得眼前的江漢似曾相識!

杜如晦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有著笑面虎之稱的杜二爺此刻陰沉的仿佛能擰出水來.那司空暮云和他平輩相交,揶揄幾句以他的養氣功夫忍忍也就過去了,但是被一個而是出頭乳臭未干的小子辱罵算個什麼事,還有眼前這個砸過來的已經死絕的家伙又算什麼,耀武揚威麼!

場中的氣氛有些詭異,應該說是江漢的年齡和他出場的方式說的話太過詭異,以至于一時間大家還處在錯愕中沒有反應過來!

江漢卻是沒有一絲一毫已經得罪人闖大禍的覺悟,他一臉戲謔大步流星走到了杜如晦的面前!

在眾目睽睽下伸出手,對著杜如晦那張油膩膩鼓囊囊的臉上啪~啪~啪輕拍了三下~!

江漢並沒有要甩杜如晦臉的意思,他也基本上沒用什麼力道,更多的是桀驁輕挑的輕輕拍了三下,怪只怪這胖子臉上的肥膘太多,撞擊聲音清脆入耳,那叫一個響亮!

"我說杜胖子,你好像不認識小爺我了啊~!"

所以人都蒙了!

那可是當年在華夏中部包括上海灘在內的地方橫行無忌的青龍會魁首,如今上海鼎鼎有名的地產大亨笑面虎杜如晦杜二爺啊!

竟然有人敢如此輕挑侮辱的拍他的臉?!

那小子死定了,不,應該說他這輩子都會生不如死了!就看杜二爺如何做才覺得能撒氣了!

饒是東北王趙震天被江漢這一手震住了,司空暮云也震驚了,現場更是一片倒吸冷氣的聲音!

最後,還是那杜如晦自己最先回過神來,他的臉色由紅變白再變黑,最終變成純純的青色像泡發了的死人一樣!

"我去你媽的小爺,你他媽知道老子是誰麼!"

杜如晦一聲怒吼,那鼓囊囊盡是肥膘的腮幫子氣吹的很大,但是當即就破音了,聲音尖銳而滑稽!

要說這杜如晦早年混跡青龍會的時候也確實是黑道爭鋒場上的一個狠人,只不過這些年養尊處優慣了,頭腦比起初入世的時候靈光了不知多少倍,可是身體上和手上的功夫卻已經退化的差不多了.

所以當他怒吼之後一拳砸向江漢的時候,那軟綿綿的拳頭一把就被江漢輕易的捏在了手中!

"本來想和你好好談談的,跟你說說五講四美,說說尊老愛幼,說說知恩圖報,說說和諧社會做一個合格的華夏公民所要履行的社會責任和義務.但是就在剛才前一秒你說了不該說的話,罵了不該罵的人,所以我現在想告訴你,花兒為什麼那樣紅~!"

江漢握住杜如晦拳頭的手猛地往內一縮,咔嚓一聲,他那整只爪子的掌骨和指骨就算是徹底報廢了!

胖子當即再度破了音,再也見不到當年的半分血性,面部因為痛處而猙獰,齜牙咧嘴肥膘震顫殺豬一般的慘叫!

這還不算完,江漢一個狠辣的膝撞直接對准杜如晦的腹部招呼了上去,噗通一聲,竟然像是石頭落水的聲音一般,江漢只覺得自己一膝蓋定在了棉花上!

當然不是那杜二爺有什麼特殊的功夫,而是他肚子上的肥膘太多了,讓江漢覺得力道不痛不癢.

但是那杜如晦卻是覺得比死還難受,剛剛還殺豬一般的慘叫,這一刻直接收斂,痛的再也叫喚不出聲來!

電光火石,從江漢進門到此刻廢了這胖子的一只手,再讓他收住鬼哭狼嚎的慘叫,整個過程不過十來秒,江漢出手不可謂不果決,到此刻,這些個圍在一旁的杜如晦的小崽子們才算是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草丨你媽的,二爺你也敢動,今天你算是活到……!"

那小崽子話還沒有說完,已經被江漢一拳將鼻梁骨完全打的凹進了臉中!

"兄弟們,砍翻他,救二爺!"

呼啦一聲,七八十來個大漢揚起手中的唐刀,朝著江漢殺過去.

江漢沒有絲毫慌亂,抬手一拳砸在了杜如晦的臉上,崩碎了他半邊牙,這才算是松開了他的手.

"都~住~手~!"

電光火石間手下的小崽子們還未殺到,被江漢一拳打掉了一邊牙的杜如晦竟然躺在地上忍著劇痛嘶啞的喊出了聲來!

"都~他媽~給我住手!"

杜如晦這個胖子用那只完好無損的手撐著地,艱難的站了起來,無視一嘴的血泡和一邊已經腫的很高的臉,竟然還擠出了一絲諏媚的笑容,踉踉蹌蹌的走到了江漢的面前:"小爺,剛剛是胖子瞎了狗眼不識泰山,沖撞了您,還請小爺寬恕,不要跟我一般見識!我是混蛋,我是牲口,我不該對爺媽不敬,要是小爺覺得剛才教訓的還不夠解氣,那現在就繼續往我臉上招呼吧……!"

"哦,不不不,不勞煩小爺,我自己來,我自己扇!"

說著,已經被廢了一只手的杜胖子還就真真就在眾目睽睽下用那只完好無損的碩大肥掌,啪啪啪的扇起了自己的耳光,可不是像之前江漢那樣的輕拍,而是真真狠狠的來,一下五條掌印的那種狠扇!

"啪~!啪~!啪~!……!"

于是籣家內宅大廳便出現了這樣的詭異的一幕,當年在華夏中部包括上海灘在內的地方橫行無忌的青龍會魁首,如今上海鼎鼎有名的地產大亨笑面虎杜如晦杜二爺,這個今天過來打劫的杜胖子此刻就站在一個比他小上好幾輪的毛頭小子面前狠狠的扇著自己的巴掌,一巴掌接一巴掌,掌掌不含糊,更驚奇的是,每扇自己一巴掌,他臉上的諏媚就濃重一份,看向江漢的眼神就像是一只流著哈喇子的癩皮狗!

"老杜,你這是干什麼!"

一直沒有出聲的東北王終于忍不住了,可是杜胖子鳥都不鳥他,自顧自的扇著,只要江漢不喊停,給他膽子也不敢停啊!

別人不知清楚,可他杜胖子心里跟明鏡似得,斷一只手,掉幾顆牙,扇自己幾巴掌那都是小事,但要是惹毛了眼前這位爺,別說是他杜胖子的這幾號人,只怕是他背後的那位爺也都是掉腦袋的大買賣啊!

"杜如晦,你他媽是不是傻啊!這他媽從那冒出一個毛都還沒長齊的毛孩子,值得你這麼不要臉!不就是能打嗎,難不成他媽的還能干翻我們幾百號人麼,你他媽當年青龍魁首的血性呢!"

趙震天怒了,伸手去抓杜如晦扇自己巴掌的手,他今天可是帶著使命來的,可不是跟著杜胖子來耍寶的,眼前的情況這他媽叫什麼事啊!

"可以了~!"

江漢的聲音不大,卻毋庸置疑.

杜胖子原本已經甩開了趙老虎的手准備自己繼續扇,聽到這一聲,當即感激涕甯,那腫的不像樣的半邊臉笑得跟一朵基因突變的狗尾巴花一樣!

"謝謝小爺寬宏大量,謝謝小爺寬宏大量……!"

杜如晦點頭話要,一副被人打了還要感謝打他的那個人的操性讓他帶來的那些小崽子看得是一愣一愣的!

"二爺今天是怎麼了,莫非那小子是閻羅在世,隨時能勾魂索命?"

"帶著你的人,怎麼來的怎麼滾!還有,把門外那些雜七雜八的東西給我清理乾淨,要是和之前有半點不同,我還會找你的!"

杜如晦如蒙大赦,打擊又是點頭哈腰:"我這就走,小爺放心,絕對讓您滿意!"

接著這厮還真就招呼他的那些個剩余的崽子們扶著他出去!

"等等~!"

杜如晦身子一僵,一臉諂媚的轉過身來:"小爺,您還有什麼吩咐?"

"吩咐談不上,不過有幾句忠告要給你,既然已經上了岸,以前的東西能丟就丟,是婊丨子還想立牌坊,你不是聖母做不來!還有既然在這條道上,那做人就得講道義,當年司空博老爺子宅心仁厚不跟你計較,但是我可是吃人不吐骨頭的魔鬼,往後若是再落到我手里,你就祈求自己能死的痛快寫吧!滾!"

杜如晦一聲不吭,轉身屁顛屁顛就朝門外落荒而逃,再也不看那震驚的司空暮云和一臉猙獰的趙震天一眼.

經過趙震天身邊的時候,江漢面無表情的冷冽道:

"你也滾吧,好好回你的東北當你的東北王,不該摻和的事情別瞎摻和,小心你有命拿,沒命花!"

"我操……!"

趙震天話還沒出口,江漢突兀的一腳就已經讓他這兩米多高的東北大漢飛上了半空,狠狠的向門外砸去.

將這戲劇性畫面看在眼里的氣質少婦司空暮云紅唇張開,臉上和眼里滿滿的都是震驚和複雜的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