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老夫祁連豹!
g,更新快,無彈窗,!

捷豹這時候劇烈的顫動,因為小強不看前路,已經開始在路上打滑!

"你閉嘴!你以為你是誰,你他媽有什麼資格教訓我!老子最討厭你他媽每次都是一副不咸不淡的冰塊臉,我忍你很久了!"

小強這厮終于爆發了,江漢所言字字不差,並且每一字每一句都是戳中了他的痛處!

當年在沿海四省權傾一時的太上皇籣第周是他爺爺不假,十年前閩省威名赫赫的太子籣帝青是他父親也沒錯,而如今華夏十大傑出民營企業家之一的皇妃司空暮云是她的母親更是如假包換,至于他是孬種,仔細算來,江漢說的也並不無道理!

看他一身草莽痞氣,要說他是道上混的吧,不過是少年時期小打小鬧出了事還得司空暮云給他擦屁股的那種!你要說他在學術和商道有所建樹的話那更是扯淡,要真是那樣,他又怎麼可能淪落到湘南工大那樣的地方去!

"你們兩干什麼!車!小強,開車啊!江漢,你們這是在做什麼……"

車子顫動得愈發劇烈,走出的軌跡更是歪歪斜斜,側彎的幅度越來越大!

"怎麼,說你是孬種難道說錯了麼!"

江漢的聲音有些冷冽,或許是因為自己母親的緣故,他對此時的小強很不滿,他很生氣!

"江漢,我操丨你姥姥!"

砰~!

小強的另一只手也豁然松開了方向盤,猛地朝著江漢的臉砸了過去!

小強慣性出拳時向右刮擦到了方向盤,失去控制的車子當即向右側猛烈側彎,而此時正處于高架橋上,若是沖出了護欄掉了下去,後果很難想象!

"媽的,你倆是不是有病啊,干什麼這麼玩命!"

陳硯觀有些慌了,對著前面的兩人咆哮道!

江漢瞳目一凝,一只手瞬間上舉,准確無誤的再次捏住了小強揮過來的拳頭,同時瞬間出腳!

一陣車輪刮擦地面的尖銳聲響起,在車子即將沖破破護欄跌落橋下的驚險時刻堪堪穩住!

江漢心中長舒了一口氣,可憐他這個連油門和刹車都分不清的汽車白癡竟然在驚險瞬間一腳伸過去選對了刹車!

小強這牲口這才猛然驚覺,一不小心就拿自己的命玩了一次心跳!

"放開我的手!"

心中略微有些歉疚,但是想起江漢之前的話他的語氣又是極為不善,面色更是陰沉!

江漢倒是還真聽話,小強讓他松開就松開了,只不過卻是松開了他的手,就化掌為拳朝小強臉上招呼!

"你丫就是一副該揍的孬種操性!"

江漢一拳揮了出去,可是還不等他的拳頭觸及到小強的臉卻又猛然止住了,原因無他,只因為一柄明晃晃的短刀已經抵在了他的咽喉之處!

"你要是敢再進分毫,老夫手中的刀可是長了眼睛的!"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被司空暮云派來保護小強一直尾隨在後的祁伯!

"你干什麼!"

陳硯觀剛從生死瞬間的驚險中回過神來,便見到了江漢被人用刀抵住咽喉的一幕,當即吼道!

"祁伯,放開他!"反應過來的小強也是冷著臉即沉聲道,這是他和江漢兩個人之間的事情,遠不止于上升到生死的高度,至于祁伯出手那有算個什麼事!

江漢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的慌亂,只是那只揮出但還未達到初衷目的的拳頭再也沒有往前擊打,而是收了回來,嘴角微掀,臉上出現一抹冷冽的笑意!

"傳聞當年太上皇籣第周老爺子金戈鐵馬扛著柴刀打天下的時候身邊一直有近衛龍虎豹三英誓死追隨,不知道前輩是龍是虎還是豹?"

江漢聲音淡然,卻夾著一股子冷冽,以往敢拿槍頂著他腦袋或者拿刀抵住他脖子的人下場一般不會很好!

"呵呵,小朋友看起來知道的還不少,老夫祁連豹!不知道小朋友你到底是家學淵源有所涉獵呢還是懷著不軌的心思早有預謀有備而來的!"

老者手中到刀緊了緊,雖然還不至于刺破江漢的皮膚,但是卻也當即讓江漢感受到了森然寒意!

"祁伯,你誤會了,他只是我同學,你快放開他!"小強有些慌了,家里這個老管家的手段他可是清楚知道的很,若是祁伯較起真來,江漢的命指不定還真得交代在這,他可沒少見祁伯做這樣的事情!

殺人犯法對他們這樣的人來說那真的比放屁還扯淡,殺個把人那是真真的連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少爺放心,等老夫弄清楚了事情的真相,若這位小朋友真的就只是你的同學,老夫絕不動他一根汗毛!但倘若他是心人安插的暗子殺器,那老夫抹了他的脖子少爺也不要見怪!"

老者臉上褶皺蠕動,雖然面無表情,但是卻能讓人感受到肅殺之氣,讓人絲毫都不懷疑他說過的話的可信度!

"呵呵,聽聞當年龍虎豹三英皆是草莽虎人,蓋世英豪,卻怎知古來稀時卻成了抱首逃竄的鼠輩,還真是替籣第周老爺子趕到悲哀啊!"

聽到江漢這句話,老者手中的刀陡然一凝!

"無知小輩!老夫祁連豹一生仰不愧天俯不愧地,兩位兄長在天英靈更是忠肝義膽,怎容你信口雌黃!"

"好一個不愧天地,好一個信口雌黃!"

江漢冷笑連連!

"就為了這樣一個像劉嬋一樣扶不起的阿斗,置正主司空暮云生死于不顧這是不忠,對一個普通無辜之人貿然出手是為不仁!不問緣由就要宰割決定他人生死更是不義,如此境況你竟還敢信誓旦旦忠肝義膽不愧天地,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小輩!莫要胡說!少奶奶蕙質蘭心,世間少有,她自由她的打算,我等下人只需遵命行事就好!"

"哼,老頭,現在還要加上一條,一味愚忠不知變通,實為不忠!"

"小輩,你找死!"

祁連豹殺伐一聲,何曾被人這樣揶揄過!

"祁伯!"

"你干什麼!"

小強和陳硯觀的同時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老者手中的刀一不留神就把江漢的吧脖子給抹了,反倒是江漢自己,一臉不在意沒心沒肺的跟這個祁連豹死磕!

"怎麼,是不是自覺理虧,現在要殺我底氣沒有之前那麼足了!"

江漢冷笑道.

他知道,龍虎豹三英當初在江湖上都是有名氣的英豪,絕不是濫殺無辜的凶狠蠻夷之輩.他料定了對方在疑慮沒有打消或確定之前絕不會對自己動手!

"小輩,莫要猖狂!待老夫送少爺離開這是非之地,再來細細盤問你的身份,若是有絲毫圖謀不軌的地方,老夫手中的刀子可是長了眼睛的!"

老者終究還是咽下被江漢揶揄的那口氣!

"是麼,不過可惜了,只怕你我都很難走得掉了!"

江漢的聲音中有一絲冰寒,但更多的卻是凝重!

"小輩你什麼……"

老者本來想說小輩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可還不待他說完他手中的刀已經脫離了江漢的咽喉,人突兀的高高躍起,明明是古來稀的祁連豹身體的靈敏和反應程度卻比一般青壯年要快上不知道多少倍!

一聲槍響,本來瞄准老者的一槍打在了敞篷捷豹的引擎蓋側翼!

"別開槍動靜太大,用刀,速戰速決,司空暮云那賤人的兒子留下,其他一個不留!"

"那老頭不簡單,重點照顧他!"

沿海公路高架橋,這原本是一段過車輛稀少人跡不多的地方,可是卻一下子湧出了近百號人!

沒有嘶吼震天的吶喊,這不是街頭混混爭搶地盤的砍殺游戲,他們穿著並非五花八門而是清一色黑衣棉褲,手里拿的也不是開過鋒的西瓜刀,而是纏著繃帶的黑漆漆膠殼包裹的唐刀!而有些人更是腰間鼓囊囊的,一看就藏著熱火!

這是一場早有預謀的屠殺!

不到一分鍾,車子已經被團團圍住!

小強蒙了,接著他臉色漲得通紅拳頭更是攥得死死的,身體里似乎有什麼東西在醞釀!

陳硯觀的臉色發白,書香門第的他雖玩世不恭,但是何曾見過這樣的陣仗,但是他讀書人的風骨氣節還是在這一刻有所體現的,至少他還保持著應有的鎮定!

至于江漢,他摸了摸剛才被那老者用刀抵過的咽喉,雙眼微微眯起,眼中有著異樣的光彩在躍動!

"少爺,走!"

駕駛座的車門被祁伯一把拉開,車內的小強被他拉了出去護在身後,接著就沖進了人堆里!

"跟在老夫身邊,只要是三米之內,老夫舍了這一條老命,也會保護少爺周全!"

三英之一祁連豹,當初一手鬼手短刀使得出神入化,是太上皇籣第周身邊最為拔尖的刺客,在那段誰的心狠命硬刀鋒夠快誰就能笑道最後的熱血年代,祁連豹這柄利刃幾乎是籣第周所有敵對陣營的噩夢!

如今即便遲暮,但是當年依稀可見!

短刀在手,拖著小強一上手就是收割了兩名連刀都未曾拔出的壯漢黑衣人!

看著祁連豹帶著小強重圍厮殺的景象江漢並沒有打算出手的意思,而是眼疾手快的一把關上了駕駛座邊上的車門,關上擋風玻璃並且直接從里面鎖死!

"江漢,我們怎麼辦?"

陳硯觀臉色鐵青.

雖然已經是四五十人奔著小強和祁連豹殺去了,但是還是有不少人停在了捷豹外面,意圖明了!

江漢一臉平靜,看著任由祁連豹拉著護著往外奔逃走遠的小強,他的心慢慢冷了下來,冷冽道:"靜觀其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