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不甘心和野心
g,更新快,無彈窗,!

深更半夜的,江漢當然不會真的去打擾鄭思思,他也就是一時嘴花花和鄭思思打情罵俏了一陣.

原本那姑娘睡眼惺忪,最後硬是被江漢這小子撩撥得要出來找他,問他現在在哪里.

江漢自然不會同意,好說歹說總算是勸住了鄭思思這姑娘的那份心思,安撫她乖乖睡覺.要說江漢這小子也是作,不過還真別說,經過這麼一下子,原本在警局里的那點不痛快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到最後全然不覺得有什麼了.

也是,當我們身處這個世界的黑暗面時通常會覺得天都塌下來了自己活不下去了,但是我們也知道,這個世界並不只有陰暗的一面!

江漢隨便找了一家賓館,這僅剩幾個小時的一夜也就算是對付過去了.第二天一早,他就直接叫了一輛車把他從星城送回了炎陵工大,路上倒是沒什麼事故,江漢心中清楚,那些個暗地里對他使陰招的渣滓只怕會消停一陣了,雖然不可能會死心收手,但是那個牛逼轟轟的男人面子上的功夫還是做足的,至少江漢不用擔心此刻馬上就會有人來再對他下手!

進了207的門,江漢發現陳硯觀和小傑的床已經空了,江漢記得小傑老早就買好了考試那天的回程票,估摸著昨天考完就趕火車去了,至于陳硯觀,應該也是已經回家了.

像他們這樣的人,每當臨近放假的那幾天就開始嗷嗷直叫,看著車票上的日期掰著指頭數日子盼望著放假的那一天早些來,搞得好像他們一放假回到家就有美女約他們似得.

讓江漢詫異的是,小強這厮竟然還沒走,叼根煙在那自顧自的敲著鼠標.

"小強你怎麼還沒回去?"

"回去個毛啊,以前放寒假還他媽有個盼頭,盼著過年放炮仗收紅包,如今,在家過個年都能單淡出個鳥來,都他娘的是人情世故!家里面冷清不說,在家還得整天他媽的被那婆娘嘮叨,我回去犯賤啊!"

江漢這不問還好,這一問小強這厮就像竹筒倒豆子一般嘰里呱啦髒話連篇的泄個不停.

"誒,你小子怎麼樣,昨天那個水靈妞是不是昨天晚上被你給辦了?"

小強這厮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一臉淫-蕩的笑意.

"你小子可以啊,雙線操作,這邊和我們女神學姐柔情蜜意,那邊又和小富婆卿卿我我顛鸞倒鳳,雙線操作這一手什麼時候也教教兄弟我啊!"

江漢臉色頓時一沉,也懶得跟這貨解釋,脫口而出道:"你丫不是喜歡男人麼!"

"操~!"

小強對著江漢啐了一口,橫著眼睛表示鄙夷後當即失去了和江漢繼續探討的興趣,又是目光轉移,盯向了他的電腦屏幕.

江漢倒是樂得清靜,踩著床梯就攀上了床,清理收拾床鋪.

來的時候江漢還背了個包,這次回去他卻是連背包的打算都沒有,空空如也,輕輕松松.

"喂,你丫的不會這麼不地道,把老子一個人撂寢室吧?"

見到江漢的動作,小強當即甩開了手里的鼠標,叼著煙就站了起來.

"你自己有家不回,怪我嘍!"

"靠~!"

江漢最終還是走了,只剩下二十來天就要過年了,他必須趕在過年之前回一趟家,然後去星城把答應秦輕語幫她祛疤的事情辦完.

另外江漢也是在頭痛該補一份怎樣的禮物送給那丫頭,畢竟人家在生日那天特地從星城跑過來請他吃飯而他連句生日快樂都沒跟人家說,這怎麼都有點說不過去.

至于小強這厮,雖然萬般不情願但是最終還是在江漢的勸諫下買了第二天會閩州的飛機票,小強倒是提議過讓江漢跟他一起去閩州玩,還說在那衣食住行通通算他的統統會是最好的,不過江漢最後還是拒絕了.

看的出來,小強這貨是真心想邀他去,只不過江漢是真有事,只能笑著對他說等暑假再看.

火車大巴一路折騰,到村口的時候已經是中午,正好是飯點,經過吉叔吉嬸小賣部的時候他們家已經開飯了.

不過江漢再沒有如上次那般進去叨擾,只是遠遠的往門里面看了一眼,依稀見到桌旁坐的除了吉叔和吉嬸外還有一個略顯纖瘦的女孩子,安安靜靜的在咀嚼著飯粒的側影.

驚鴻一瞥,江漢趕緊將自己的視線移開,心沒由來的露跳了一拍,不知道為什麼,江湖中曆練無數的江漢這一刻竟然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孩子,快速的小跑跑過小賣部的門前.

"咦,那小子不是江漢麼?平常回來他都要在我們家進門打個招呼的,怎麼今天好像是故意躲著咱家一樣?"

聽到正對大門坐著的吉叔的話,女孩正夾菜往嘴里送的動作一緩,朝門外看去.

可是這時江漢早已經跑過去老遠,哪還有半分蹤影.

"誒,小花,你在星城讀書的時候,有沒有碰到過江漢?"

一旁的吉嬸似乎想到了什麼,對著桌對面的女兒問道.

"他真的也在星城讀書麼?"

女孩的聲音很秀氣,臉上不知為何有了一絲釋然的神色.

"別總小花小花的叫,咱家幽幽都是大姑娘了,小花這名字多俗氣,小時候這麼叫是為了好養活,可是如今再這麼叫要是被她學校的同學知道了那會笑話咱家閨女的!"

吉叔聽到自己的婆娘叫女兒小花,有些不樂意.

"再說了,星城那麼大,即便是同一個學校也不定能碰得著幾次,更何況我聽江老爺子說這小子在什麼工大,和咱閨女根本就不是一個學校的,怎麼可能碰的著嘛!"

"你看你,我都沒說什麼呢,那就數落我,我那不是覺著小花小花的叫了快二十年了,聽著親切嘛!"吉嬸白了丈夫了一眼,對他的數落倒也沒有去否定.

林幽幽微微一笑,看了看父親母親,心中滿是溫馨.

雖然這些年父母也時常拌拌嘴鬧鬧別扭,但是還真沒有誰對誰眼紅的時候,夫妻生活愈發融洽.

而他們在小磕小拌中建立起來的伉儷深情有時候讓林幽幽這個做女兒的都有些羨慕.

"爸媽,你們叫幽幽還是叫小花都不打緊的,我們管別人干什麼,咱自己明白不久好了麼!"

至于江漢,林幽幽仿佛是刻意回避,絕口不提.

不過吉叔卻是話匣子打開有些刹不住車.

"還有那小子打小就喜歡欺負咱家幽幽,那時候都是孩子我也不好說什麼,這現在都長大了,要是那小子還是是小時候的脾性在學校里欺負咱家閨女,到時候咱家閨女找誰哭去!所以啊,即便是在一座城市,一個學校,也不要遇到的好!"

吉嬸看了女兒一眼,也不反駁,默默低頭吃飯.但是林幽幽臉上卻是有些掛不住了.

"爸,你說什麼呢,什麼哭鼻子,那都是小時候的事情了,我們現在都長大了,誰還會跟小時候一樣啊!"

"吃飯,吃飯!"

吉嬸狠狠狠的瞪了一眼吉叔示意他閉嘴,然後伸手給女兒碗里夾菜.

"學校的伙食肯定沒有家里好,你才回來,多吃點……"

……

老槐的葉子早已經不是江漢出去時的濃蔭密布,而是光禿禿的在寒風中顯得有些蕭索.

老槐樹下也並沒有看見莫老爺子和一群熊孩子的身影,倒是那條藤椅孤零零的依舊在原地,顯得有些落寞.

四時變幻,猶如人心,不知為何,江漢的心里突然有些堵得慌,也不知道是所謂的近鄉情怯,還是剛才在吉嬸的小賣部驚鴻一瞥見到那麼瘦削人影側面的原因.

"回來啦!"

老爺子還是那副模樣,雖然大冬天的但是卻還是喜歡躺在院子里的那條藤椅上,只不過這一次他身上多了一件大衣,藤椅前圍了一盆炭火.

"恩,回來了!"

江漢的步子有些沉重.

"牌子丟了,我自己丟的!"

老爺子睜開眼睛瞥了一眼帶著愧色的江漢後隨即又是閉上了眼睛,裹了裹身上的大衣,臉上並沒有絲毫異色.

"丟了就丟了!"

江漢一怔,老爺子的反應在他的意料之外.

"如果當年牌子在你老子手上丟了,那我會打斷他的狗腿並且他這輩子都別想再進這個家門,因為這是一件辱沒先人的齷齪事!但是從你手上丟了,雖不能說有什麼光彩,卻也絕不是件不能原諒的壞事!"

"丟了也便也丟了,不丟,你又怎麼會有長進呢!"

老爺子對著江漢擺了擺手又道:"能幫你的我這把老骨頭已經盡量幫你做好了,接下來就看你自己的不甘心能否駕馭得了你的野心了!"

江漢神色一驚脊梁一挺,心中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