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以身相許
g,更新快,無彈窗,!

"那還是我認識的秦輕語麼?"江漢一臉錯愕.

淡紅色的馬甲小棉襖黑色的棉質緊身熱褲,原本一頭疏散肩頭的秀發也干練的梳成馬尾別再肩上,腳上蹬的是雙穿在她腳上極其俏皮的小皮靴.

江漢記憶中是一個低調的文文靜靜柔柔弱弱鄰家女孩的秦輕語,此刻儼然是一身干練女軍官的畫風.更重要的是,這姑娘身後竟然停著一輛大紅色的精致女款敞篷大奔,在致遠路旁,在諸多考生的注目下,簡直明豔驚心張狂得一塌糊塗!

"這小丫頭今天是不是吃錯藥了?"

旁邊的小強臉上掛著狗尾巴草一樣的笑意,一邊很自來熟的摟著江漢的肩膀和秦輕語揮著手,一邊用暗地里用膝蓋頂了一下江漢的大腿,在江漢耳邊壓低聲音酸溜溜的道:"我靠,江漢你小子可以啊,泡著鄭思思,同時還會著這麼水靈的小富婆,雙線操作的這一手簡直6到沒邊啊,不過,你竟然敢這麼明目張膽的在校園里會你的小富婆,你就不怕我們的女神姐姐知道?還是說,你小子早一龍二鳳,大被同眠享受過齊人之福了?!"

小強這牲口臉上的笑意逐漸變得淫-蕩,原本一句話三次不離髒字的他這一次竟然一口氣就從嘴里蹦跶出了三個文縐縐的成語!這厮又看了一眼清新干練的秦輕語一眼,一臉崇拜的偷偷對江漢豎起了大拇指.

江漢這幾天和鄭思思打電話柔情蜜意打情罵俏的時候也沒有避諱這幾個牲口,所以他和鄭思思的關系在207早已經是公開的秘密.

陳硯觀看了看站在紅色敞篷寶馬旁一臉燦爛笑容的秦輕語,又看了看臉上還帶些錯愕的江漢,臉上浮現一抹怪異的神色,笑嘻嘻道:"江漢,你丫要是真把這小富婆拿下了,那我們寢室幾個兄弟以後的前程就都靠你了!"

"怎麼,我他媽這麼覺得你小子這話里有故事呢!要是知道就快說,別他媽磨磨唧唧,那水靈的丫頭到底什麼來頭?"再開口,小強這厮的真實嘴臉就漏出來了.

看著五大三粗的壯漢心倒是真細,小強這貨當即揣摩到了陳硯觀話里的深層含義.但是很快,他突然就意識到有些不對勁:"咦,我怎麼覺得這水靈的丫頭好像在哪看見過呢!"

……

江漢沒工夫搭理這對活寶,趁著來往的人流少了許多,他已經朝著秦輕語走了過去!

小臉微紅,雖是一臉素顏但同樣美豔不可方物.再不是以前那股子讓人憐惜的病態白皙白色,紅撲撲的像是一個長得恰到好處的誘人蘋果,讓人有一種沖上去咬一口的沖動.看著秦輕語那張近在咫尺的燦爛笑臉,江漢突然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如果說,江漢記憶中的秦輕語是一個堅強樂觀的姑娘的話,那麼此刻他眼前的秦輕語則更像是一個充滿活力的小太陽,笑容燦爛,充滿著無限的活力的姑娘.尤其是那雙靈動的眼睛,將以往的柔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自心底迸發出來的希望,無論誰見到她,都會覺得眼前一亮!

這一刻,江漢釋然,對這個姑娘來說,死而複生,可不就是隔了一世麼!

"江漢,你好!"

可能是因為見到多次救過自己的恩人有些小激動,不知道如何開口,言語略顯生疏的同時連帶著她的聲音也有些顫抖,只不過卻再也不會如第一次在病房里見到江漢的那樣神色躲閃,秦輕語很大方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意圖明顯,靈動的雙眸帶些複雜的情緒抬頭看著江漢的眼睛.

江漢笑笑,同樣伸手和她握了握.

可能這姑娘在這里等了很久了,白皙滑膩的小手有些冰涼,江漢和她一觸即分,不矯情不疏離,像是久別重逢的普通朋友.

秦輕語那張燦爛的臉上一絲不可察覺的失望一閃而逝,心中有些失落,但是很快她就接著笑容燦爛道:"江漢,好久不見!"

"你變了."江漢微微一笑,想了想又補充道:"變得更美麗,更能給人以動力和希望了!"

是啊,充滿活力的女孩子總會給自己的美麗加分的.

"真的麼?"

秦輕語的眼睛似乎在瞬間明亮了不少,雙腮微紅的抬頭看著江漢.

江漢微微頷首:"怎麼今天跑過來了,你們放假了麼?"

聽到江漢的話,秦輕語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似得,一把就握住了江漢的手,拉著他奔馳敞篷的副駕駛走.

手背微涼,江漢微微一愣,他也不知道為什麼,竟是任由這小丫頭把車門打開,把她推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

接著,在關車門轉背走向駕駛座的瞬間,秦輕語俏皮的吐了吐舌頭,似乎剛才做了一件很刺激的事情,雙腮的紅暈又深了幾分.

然而她不知道,她的這個舉動,讓周邊時不時朝她車子這邊打打量的牲口都是倒吸冷氣.

"我去,這就是傳說中的包養麼?"

"天吶,趕快賜一個這麼水靈的小妞也來包養我吧,我不挑,只要顏值高,管飽就好!"

……

直到那輛精致的紅色敞篷寶馬完全消失在大家的視線中,過往的議論還未停止,認識江漢的牲口大都是佩服江漢這小子的泡妞手段,不認識江漢的,也都在跟旁人取經,問那小子是誰.至于小強,這厮這時候終于是猛拍大腿,激動的喝道:"我想起來了,那水靈的妞我上次在秦……!"

看到陳硯觀和小傑突然望過來的希冀神色,小強的話語戛然而止.

"沒什麼,我記錯了~!"

"嘁!"

小傑和陳硯觀同時啐了一聲,給小強投去了一個極度鄙夷的白眼.

而小強則是默然的望著剛才秦輕語的紅色奔馳離開的方向,一臉沉思.

他確實見過秦輕語,不過不是本人,而是照片!

……

車子出了校園後就直接轉道上了高速,讓江漢詫異的是,這小妮子的車技不俗並且膽子也不小,這一上高速就直接就飆到了一百四!

看著秦輕語小臉緋紅,還是一副享受模樣的側臉,江漢一陣恍惚.看起來,這個小姑娘以前的生活並不是如江漢想象的那般乏味,應該也有著不少的故事!

"你要帶我去哪?不會是想找個沒人的地方對我干什麼壞事吧?"

江漢故意沒正經道,他對這個姑娘的過往有了一些些好奇,好像他以前看到的那個柔柔弱弱的姑娘並不是秦輕語的全部.

秦輕語的反應出乎江漢的意料,這姑娘操控著方向盤,看了江漢一眼,澄明的大眼睛里閃過一絲羞怯,隨即又像是鼓足了勇氣道:"我倒是想,你敢麼?"

"……!"

江漢一陣失語,這真的是她救過的那個秦輕語麼,即便再世為人重新活過一次,變化也不應該這麼大吧!

見到江漢一下就被自己噎住了,秦輕語撲哧一聲忍俊不禁咯咯笑了起來,如清荷浮動,荷香四溢.當即讓江漢有一種調戲不成反被調的錯愕感覺.

笑過之後,秦輕語收斂神色,一臉誠摯的看了江漢一眼,對他柔聲道:"謝謝你!"

江漢默然,有些東西,說白了反而會顯得矯情,他明白秦輕語的意思.

可能是突然感覺到氣氛有些沉悶,秦輕語當即輕盈道:"其實我從小就很喜歡車,這點跟你們男孩子有點像,這輛車是爸爸在半年送給我的成人禮,今天是我第一次開.原本以為這輩子都沒有機會開這輛車了,是你救了我,讓我有了重生的機會!所以今天為了感謝你,我讓你做了我這輛車的第一個乘客,並且,還要請你吃飯.怎麼樣,是不是瞬間覺得自己很榮幸!"

說完,鄭思思俏皮的挑了挑眉毛看了江漢一眼,神色淡雅還帶些小嫵媚.

"小樣,你這小丫頭片子竟然還敢調戲我!"

江漢心中嘀咕了一句,似是漫不經心道:"我記得那次你說過即便謝謝說的再真誠,也不足以報答你救我過我的恩情!"

"對啊."鄭思思神情篤定,雖然不知道江漢為什麼突然提起這個,但是她並不想否認自己說過的話,也沒必要否認.

"我記得你還說過,那時候認為自己快死了你沒機會親自報答我了,所以你讓我接受你爸爸給我的那一千萬算是報恩對麼?"

"恩."雖然秦輕語意識到哪里有些不對,但是當時她對江漢說的話確實是這樣的意思,所以依舊輕聲的承認了.

"那你現在自己有機會親自報答我了,並且我還救過你兩次,前面那一次我那一千萬沒有還給你爸爸這也就不提了.但是後面這一次你就想簡單的請我坐一次豪車,請我吃一頓飯就算了?"江漢這是故意板起了臉孔,一副討價還價的正經模樣.

"那,那你……想怎麼樣~!"秦輕語心思單純,看到江漢一臉認真的模樣,倒也還真信了,完全沒有想到自己一步一步掉入了江漢給她挖好的坑里,就快把她給埋了.

"怎麼樣?救命大恩,你怎麼著也得以身相許吧!"

江漢張嘴就來,還夾帶著一副桀驁的地痞神情,像極了當初他在秦牧風辦公室威脅秦牧風的犯賤模樣.

讓江漢沒想到的是,秦輕語這小丫頭在聽到自己拋出的這個定論後不僅沒有生氣或者像一般的女孩那樣罵自己流氓無恥,反倒是面色通紅的開車,並且再也不敢看他一眼!

過了許久,就在江漢以為秦輕語是選擇冷處理故意逃避自己的話題時,竟然再度聽到她恍如蚊子般夢囈的"嗯!"了一聲!

"嗯!?"

江漢身軀一震,嗯是什麼意思?

自己跟她開玩笑調戲一下這個小丫頭莫非她不僅當真而且認真考慮之後答應了以身相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