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安息
g,更新快,無彈窗,!

早在七天前,江漢就得到了自己江湖同道的消息,有一伙來曆不明的江湖人進駐炎陵,刨根追底,目標正是他江漢.

江漢不是傻子,半個月過去了,那孫家吃了這麼大的虧還損失了一位奶媽不可能會對自己毫無應對,江漢之所以沒有主動出擊,是他料定了對方既然來了那就一定會再對自己出手,而他,正好順帶著弄清楚一些疑惑了許久的事情!

本來一切都在江漢的計劃之內,但是偏偏生出了鄭思思這麼個變數,約她在沿江大橋上會面,要知道,沿江大橋在晚上可是殺人越貨的好地方.江漢知道,自己一旦赴約,對方就極有可能在那里對他出手,但是他不得不去,鄭思思那個執拗到了骨子里的姑娘,他怕自己這次不去,那就以後都沒有機會了.

而且如果他不去,鄭思思還極有可能會遇到危險,畢竟上次的事情,鄭思思也脫不了干系.

果不其然,他們出手了,一上手直接就是熱兵-器的掃射,沒有絲毫余地的趕盡殺絕,江漢臨場應變,懷抱美人跳湘江,倒也算是成就了一段姻緣,雖有不小的波折,但是好歹也算有驚無險.

安頓好鄭思思離開,江漢是去幫鄭思思買換洗的衣服不假,但是在這之前,他還有一件不得不先去做的事情!

炎陵原來是湘省乃至整個華夏都出名的重工業城市,早在二十年前,這里的各種工廠遍地開花,在改革開放的曆史進程中,創造了巨大的經濟效益的同時也是以嚴重破壞炎陵的生態環境為代價.

近十年,國家大政方針的調整,一些汙染尤為嚴重的廠子,整改的整改關閉的關閉,這就導致了在炎陵原先的重工業基地區域,廢棄了許多陳舊的機械和化工廠,而這些廢棄的廠房遺留下來,就成了喜歡暗夜中行走的江湖人最熱衷的暫時落腳之地!

炎陵市區以北十多里,一個原先廢舊的化工廠外面,黑色的影子隱隱晃動.周遭寂靜,除了冷風呼嘯在空曠的廢棄廠房打轉的聲音外,幾乎很難聽到其它的雜音.

"好一對苦命鴛鴦,奶媽已經死了,想必上次為了救那孫宏被我廢掉一只手臂的就是沒有功夫的天殘了!"

江漢說的沒有功夫,是指那天殘天生就沒有男人的本能武功,而不是軀體的經脈上的武道!

兩個這樣的人物湊到了一起,倒也還真對得起苦命鴛鴦的這個稱號,只不過,這兩個原本苦命的人卻是一起走上了一條通往黑暗的不歸路,江湖正統人人得而誅之,可能這就是所謂的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吧!

江漢的輕功雖然還沒有達到一葦渡江亦或者踏雪無痕的程度,但是步履無聲還是有的.

黑暗中空曠廠房除了呼嘯的寒風外,再無其他異樣,但是人一落地江漢就已經篤定,這里面絕對有人,而且還不止一個!

"怎麼,老婆子都被我殺了,見到我來了不准備跟我來個熱情的擁抱夾道歡迎然後趁我不注意的時候狠狠的給我一刀麼?"

江漢的聲音中氣十足,在這空曠卻依舊還有牆體遮蔽的廠房內顯得格外嘹亮,但是暗夜里,又是莫名的詭異.

江漢的耳垂不易察覺的動了動,西南十米,鏽鐵門板後面有著一陣細密不可聞的窸窣聲響,江漢卻是清楚,那是熱兵-器上膛拉栓的聲音!

沒有半分遲疑,江漢右手豁然起抬腕骨曲折,一顆尖銳的石子應聲而出,噹的一聲後,甚至連一聲慘叫都沒有發出就聽到一具軟綿綿的尸體倒下的聲音!

片葉飛花皆可傷人,這是當初江湖上一位將棗核釘練到極致的前輩高人授予他的獨門絕技,江漢不喜歡那種隨時在嘴里含棗核鐵釘的怪誕做法,所以將咀嚼肌鼓吹的爆發力的修煉原理遷移到了腕骨折疊肌肉爆發力上,近十年來,同樣收到了奇效!

如今,三十步之內,江漢可以將周圍任何細小尖銳的東西變成子彈,洞穿三到四厘米的鋼板,並且彈無虛發!

就像這一次,僅僅是聽聲辨位石子應聲而出,就直接洞穿了那已經腐朽鏽爛的鋼板,正中那人的眉心!

在江漢手中石子出去的一瞬間,同時在以另一個方位響起了槍聲!

江漢縱身一躍,向背後連連翻滾,躲避子彈.最後,在一堵厚厚的鋼體牆面後面江漢這才止住了身形,算是暫避鋒芒!

如果他所料不差,今天晚上在那橋頭上對自己和生思思開槍的除了剛剛被自己殺掉的那一個,應該就是剩下的現在對自己開槍的這個了!

火光四濺,一梭子子彈打完,在地上濺起無數星火,瞬間打破了此間沉寂!

短暫的沉寂,江漢聽到了換膛的窸窣聲響!

"就是現在!"

江漢等的就是這一刻,趁他病要他命!

縱身一躍,江漢從鋼體牆面後躍出,同時手中朝著某個方向連續彈出三顆早就在來的路上甄選好的三顆尖銳石子,砰砰砰!例無虛發,如同小李飛刀,三子全中,黑暗中隱蔽處的那人當場斃命!

可是江漢在等待時機,黑暗中的某人又何嘗不是在等待殺江漢的時機,在江漢躍出牆體的同時,一柄類似吳鉤的利刃劃破虛空,在暗中湧動著冷光,直鎖還在虛空騰躍的江漢的咽喉!

殺伐攻勢來得如此突兀,冷冽的鉤刃讓還停滯在虛空的江漢瞳孔一縮,腳尖盡力撞擊牆體,勉強借力,奮力改變身體的扭轉方向,千鈞一發,那冰寒刺骨的鉤刃幾乎是緊貼著江漢的鼻翼劃過,生生略過江漢微凸的肩骨,江漢略微狼狽的落地,後退數步才堪堪止住身形!

左臂肩頭先是一陣清涼,接著便是一陣火辣辣的疼痛,那是鉤刃劃破肩頭肌膚入骨時的疼痛!

江漢一臉冷傲,剛才那個瞬間不可謂不驚險,望著身前身形佝僂的黑影,不由得暗贊一句:端的好心機,端的好隱忍!

好在肩頭就是皮包骨頭,雖然碰骨,但是對于江漢這樣的人來說並無大礙!

"我一直很好奇,作為一個天生沒有男性武功的廢人,需要老婆干什麼,難道就是為了新婚之夜兩個人大眼瞪小眼麼?數晚輩愚昧,前輩可否解惑?"

江漢一臉冷笑,語言轉化成了江湖上半古不白的調調,嘲諷著眼前這老匹夫.

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雌雄雙煞苦命鴛鴦,一個是半月前已經死在了江漢手上的奶媽,一個則是眼前這個身形佝僂的老匹夫天殘!

這二人有夫妻之名,但一個無能,一個無用,所以永遠不可能會有夫妻之實!

"小輩,欺人不可太甚,小心會遭報應!"

老匹夫的聲音沙啞,卻是蘊含著無邊的殺意!

江漢一怔,很想哈哈大笑,用小強的話來轉述江漢此時的心情的話,那真他媽的是嘩了整個動物園!

一個江湖上的凶名赫赫的獵嬰殺嬰惡魔,在受了委屈被江漢欺負了逼急了之後竟然跟江漢討論什麼因果循環的報應,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日了狗了!

"報應,是會有報應的,你看,你那惡婆娘躲躲藏藏這麼些年,最後還是遭報應了吧,所以,你今天也該下去陪她了!"

語音未閉而身形已動,以天殘這樣的貨色也就只能在突襲的時候才能讓江漢吃一些虧,論速度,論力量,原本經不起歲月折騰的一把老骨頭就只剩下半條命,更何況,上次還被江漢一拳廢掉了一只手.所以這一刻,還不是被江漢一吹就倒!

握手那老匹夫持鉤刃的手臂,他沒有絲毫抵抗之力,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江漢很公平,鉤刃在老匹夫的脖頸處輕輕一劃拉,他就算是徹底與這個世界說再見了!

當初那些個被他們夫婦倆獵殺的嬰靈,在這一刻終于因為江漢能得以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