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私奔?
g,更新快,無彈窗,!

當前奏響起,當簾幕緩緩拉開看清舞台上的人時,江漢只覺周遭的牲口一片沉寂,如果有聲音的話,那必定是體院這些牲口咽口水的聲音!

淡藍色的連衣裙,淺黃色的圓頂帽,長發披肩的鄭思思一手優雅攤開,一手輕輕的握著麥克風淡淡開腔:

好久沒見了什麼角色呢

細心裝扮著

白色襯衫的袖扣是你送的

盡量表現著像不在意的

頻繁暴露了自欺欺人者

越掩飾越深刻

你說我說聽說

忍著言不由衷的段落

我反正決定自己難過

我想摸你的頭發

只是簡單的試探啊

我想給你個擁抱

像以前一樣可以嗎

你退半步的動作認真的嗎

小小的動作傷害還那麼大

我只能扮演個紳士

才能和你說說話

……

明明是一首適合男生聲線的歌,但是從鄭思思的嘴里唱出來卻一點都不違和,全場兩千多的新生觀眾,似乎都被他的歌聲牽引打動,心緒也是隨著歌的曲調沉浮!

風中薔薇鄭思思,在這一刻,憑借著一手男生聲線的《紳士》,俘獲了現場兩千富多新生的心!

而鄭思思的這身小家碧玉的清純打扮,更是秒殺了現場無數的純禽小處男.對于江漢來說,那就更加要命了,讓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個晚上,想到了那個春夢,而那晚江漢在鄭思思床頭摸出的那張照片里,鄭思思就是眼前的這副模樣!

一眼萬年,恍若隔世!

一曲末了,等歌曲的旋律完全落下之後,現場這才想起了雷鳴般的掌聲和歡呼聲,不少的牲口直接就站在了看台的椅子上,對著舞台上鞠躬謝幕的鄭思思輕浮的吹起了口哨.

而坐在江漢旁邊的小強則是嗷嗷直叫:"極品啊,極品啊!以我小強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情場曆練開看,這絕對是個清純到骨子里的極品啊,還是絕對沒有被糟蹋過的那種!"

陳硯觀狠狠的捅了他一下,一個勁的對小強眼色,還時不時偷瞄一下一旁的江漢!

小強這厮當即心領神會"哦~!這就是你說的那個江漢的女朋友鄭思思啊!"

這厮當即臉色瞬變,義正言辭道:"朋友妻,不可欺,兄弟的女人堅決不多看一眼!"

說這話的時候,這厮臉不紅心不跳的但卻又是當即暗地里偷瞄了幾眼台上的鄭思思,心里還忍不住酸溜溜的嘀咕道:"多好的一顆大白菜,卻被江漢這頭豬給拱了!"

江漢突如其來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小強的後腦勺上!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你丫才是豬!"

"靠!"

小強一臉震驚甚至還帶些畏懼的看著江漢,心里再也不敢有念想,卻不知道剛剛只不過是他自己的嘴型出賣了自己.

然而就在這時,原本已經謝幕即將要離開舞台而這台晚會也將完美謝幕的時候,舞台上面卻是生出了極為夢幻的一幕!

無數的鮮豔的玫瑰花瓣從簾幕的源頭處散落了下來,而此時舞台的聚光燈恰好全都彙聚在即將離開的鄭思思的身上,漫天飛舞的玫瑰花瓣,絢爛的燈光,加上這個時候突然響起的《泰坦尼克號》主題曲的音樂旋律旋律,讓鄭思思整個人都變得有些夢幻.

當然,僅僅只是場景夢幻,鄭思思的心卻清醒的很.

她感受著這些變化,細膩的眉頭微微皺起,心中已經預想到了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事情,而她不確定僅僅只是接下來究竟又會出現一副怎樣討厭的臉孔.

"我靠,那小子還來真的啊!"

陳硯觀看到這樣一幕,恍然驚覺.

昨晚和江漢提及鄭思思的事情也不過是他從別人嘴里聽來的小道消息,他只是把它當成了騙江漢過來的噱頭,卻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我去,江漢,這你丫能忍?!"

看著台上的這副場景,就連小強這個大老粗都猜到了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事情,一邊鼓吹著江漢,一邊又只恨這場景不是自己的手筆啊!

心里嘀咕著,小強又是忍不住瞥了一眼江漢,見到他沒什麼反應這才放心,倒不是他怕了江漢,而是之前江漢一針見血道破他心思的舉動太過詭異,讓他隱隱有些發怵!

現場一些個唯恐天下不亂的牲口見到舞台在謝幕的時候竟然會出現這樣的一幕,當即來了興趣,倒是主動幫起了那個至今還未現身的家伙鼓吹了起來,在看台上瞎起哄!

果真如鄭思思所料,一個一身潔白襯衫,穿著锃亮皮鞋,頭發上油光可鑒打扮的像個紳士並且長得還很小鮮肉的家伙捧著一束鮮豔的紅玫瑰從舞台的後面緩緩的朝她走了過來.

走到她跟前之後,那男的當即單膝跪地,把手里的紅玫瑰用雙手捧到了鄭思思的眼前.

"思思,嫁給我吧,讓我來好好照顧你一輩子吧?"

或許是為了表演的效果,這牲口竟然嘴邊還掛著個連通館內大音響的小蜜蜂,這一句清晰的傳入了在場兩千多新生的耳中!

"我靠!媽的,不是表白麼,這小子竟然一上來就是求婚,他媽的毛長齊了麼就敢求婚!"

小強第一個罵了起來.

"江漢,你丫就這麼看著?我告訴你,你現在要是不上去,等下思思姐被他的攻勢打動,答應了可有你哭的!"陳硯觀在一旁憤憤不平的鼓動江漢.

現場不知道是誰帶頭喊起了"答應他!答應他!",然後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國人素來喜歡湊熱鬧起哄,只不過,這一次起哄的大都是大一的那些個小學妹,至于男的嘛,除了在包設那邊的看台上有十幾二十個男的在鼓吹,其余的倒還真沒見幾個喊答應他的!至于其中的原因,想來是個男人都明白!作為一個男人,即便自己吃不到甜美的葡萄,那也是不樂意眼睜睜的看著被別人吃到的!

"思思,如果你是那落寞的紳士,我一定願意做上前一步任你牽住左手過馬路的女孩子,嫁給我吧思思,讓我照顧你一輩子!"

當聲音再一次傳遍體育館內的時候,又是一陣陣尖銳喊叫的浪潮,看起來這小子視線還真的是費了不少功夫,至少龍套就請了不少.

這麼一副浮誇的做派,再加上他那顏值不賴的臉蛋,現場倒還真有不少為他所傾倒,只恨台上那個女的不是自己的小女生為他尖叫鼓吹.

鄭思思這才注意到,原來在他捧向自己的玫瑰花中還放著一個同樣鮮豔的小盒子,里面放了一個戒指,當目光觸及道那個戒指的時候,鄭思思本能的晃動了一下眼皮,看著那能讓無數女人為之癡狂的大鑽戒,鄭思思心里有些悲哀的想著:"自己的父母辛辛苦苦大半輩子,只怕還抵不上這顆鑽戒吧!"

"答應他!答應他!"

聲浪一浪高過一浪,而那小子的眼神倒也應景,含情脈脈,一臉誠摯的表情,在加上他的那張臉,還真的很難有女生能狠心拒絕他!

可是鄭思思是女生麼?!顯然是,不過是她不是普通的女生,而是體院女神!

"你先起來!"

鄭思思一臉平靜,看著這個開著一輛紅色保時捷來學院騷擾過自己幾次但是仍舊一點也不熟的外院大一新生,鄭思思對他並沒有一點好感.

"思思你這是答應了麼?!"

那牲口一臉喜形于色,屁顛屁顛當即站了起來.

"你很有錢麼?"

那牲口聽到鄭思思這麼問,臉上的傲氣當即一閃而逝,故作謙虛道:"也不是很有錢,我爸媽的公司也就值幾個億而已!"

"哇~!"

場中無數大一小女孩的嘴巴都張成了O型,只怕她們這輩子還是頭一次見到一個敢如此直白的承認自己家身價好幾億的人,還是長得很帥並且和她們同齡的小鮮肉,一個個看鄭思思的眼神都是又羨又妒!

"靠,丫的,這樣的貨就該走出去被雷劈!"

陳硯觀罵道.

"去你爹的,幾個億了不起啊,老子分分鍾幾十個億砸死你!"小強也不怕閃著腰的說道,現在他倒是很顧及江漢的感受,即便是對別人吐髒也都盡量不帶媽字.

"可我只有一千萬!"

江漢冷不丁的一句話讓他身邊的小強和陳硯觀都是一愣!

"有病!"

兩人異口同聲,對著江漢啐道.

……

"我的意思是,你有錢麼!而不是你父母有多少錢!"

鄭思思臉上浮現一抹驚豔的笑意.

"我父母的錢就是我的錢啊!"

那牲口吐口而出!而鄭思思也沒想過要跟他解釋什麼,繼續問道:"你今年多大?"

"二十一啊,我知的道思思,雖然我比你小,但是我不在乎的……"

"但是我在乎!"

鄭思思不等那牲口說就搶白道!

"第一,雖然你今天穿的很紳士,但我覺得你一點都不紳士!第二,你父母有錢,但是你沒有錢,什麼時候你能靠自己的實力買得起這顆鑽戒,你什麼時候再想著來找我,我再想是否考慮!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我不喜歡比我小的男孩子!"

說完,鄭思思再也不看那牲口一眼,轉身就想走,但卻被那牲口一把給抓住了,現場的那些龍套則是更加不答應了,什麼答應他,嫁給他之類的云云喊的更加大聲,更加賣力!

"思思,我覺得你還是認真的考慮一下我剛才的請求吧,嫁給我吧!"

那牲口再一次求婚了,全然沒將鄭思思剛才的那些話聽進耳里,原本一臉溫暖笑意的純禽鮮肉臉,也變得陰沉了幾分.

也對,搞出了這麼大的陣仗,當著全校兩千多新生的面,若是就這麼被拒絕了,那多下不來台,多丟面子喪尊嚴啊!

鄭思思慌了,那牲口的手握的很緊,大有如果她不答應就絕不松手耗下去的陣勢.她以前還從來沒有碰到過這樣的情況,即便以前有些人雖然難纏,但是他們的態度總的來說都還算得上是君子風度,被拒絕多幾次也就知難而退了,像今天這樣直接拉住她不讓她走的她還是第一次遇到!

"放開她!"

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在那牲口身邊響起!

在舞台上不知什麼時候多出了一個人,甚至場中兩千多人都不知道他是怎麼上去的,從哪里上去的又是什麼時候上去的!

"我靠,這小子是鬼麼!"

陳硯觀震驚的看了一眼身旁空空如也的座位,再看看矗立在台上的那道人影,一聲鬼叫!

"他不會真的是鬼吧!"

小強看著台上江漢的身影,再想起剛才被江漢識破心中想法的事情,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你是誰啊!我跟思思求婚,關你什麼事!"

江漢卻是不跟那牲口廢話,一把握住那小子的手腕,輕輕一撚,當即疼的他哇哇大叫,第一時間松開了鄭思思的手!

"跟我走!"

江漢一把握住鄭思思已經有些泛紅的小手,拉著她就往台下走,穿過體院牲口們所在的籃球場,眾目睽睽下很快就消失在了體育館的門口!